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四十八章 言志

“就好像你嘴里还有多少牙一般!”苏明哲先大大方方受了逯鲁曾的礼,然后笑着调侃。“人到七十古来稀,少生点气,然后留着老命看你孙女母仪天下,比啥都强!到了,到了。等会儿跟我找地方嘬两盅去,放着好日子不享受,你天天跟自己的晚辈较哪门子劲儿?哪天他当了皇帝,还能亏待得了你们老禄家?!”
“善公,你听苏某一句!”苏明哲笑着拱了拱手,低声奉劝,“你老了,苏某也早就不是年青人。有些事情,咱们不懂,就别跟着瞎搀和了。主公年方弱冠,锐意进取一点儿,有何不可?况且他想做的事情,咱们未必都懂。咱们懂的那些东西,都是用在大元朝的。但大元朝被咱们辅佐成了什么样子,你也不是没有看见!”
想到这儿,逯鲁曾看向苏先生的目光,终于变得柔和了起来。半晌之后,惨笑着摇摇头,低声道:“人都说你苏长史糊涂。谁知跟你苏长史比起来,www.hetushu.com禄某才是真正的糊涂虫。受教了,今日点拨之恩,禄某没齿难忘!”
一番话说得很直接,其中道理也无比简单,正因为我不是那当宰相的材料,所以我才唯独主公马首是瞻。你们大伙再有本事,也没主公更厉害。否则怎么没见你们挑摊子去对抗蒙元,而是跟苏某一道投于主公帐下,做了任其驱使的鹰犬?
“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混过去了!”顿了顿,他继续摇头苦笑,“谁料芝麻李却在萧县造了反,把苏某稀里糊涂就卷了进去。然后苏某每天过得像是在做梦,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咬自己手指头。唯恐眼前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冷不丁一觉醒来,又回到原来那幅倒霉模样!”
“呼——”逯鲁曾长长地吐气。如果别人说他老,他肯定立刻就会翻脸。但苏明哲最后这几句话,却深深地打在了他心里。朱重九正年青,整个淮扬也跟他一样年青。hetushu.com他们还有时间去犯错误,他们不怕多做一些尝试。他们尝试之后,也许就会走出一条与前人完全不同的道路来。而自己过去在大元朝所积累的经验,却无法阻止大元朝向覆灭的终点狂奔。所以有时候管得越多,反而是好心做了错事,毁了淮扬大总管府的生机!
“苏某当年读书不成器,花了好多钱,才买了个小吏做!”苏明哲却不管逯鲁曾会不会被自己活活气死,笑了笑,脸上露出了几分嘲讽之色,“每天捡小商小贩勒索一番,再凑齐几个同行去喝顿花酒,就美得忘乎所以。遇上霸道人家当街踹苏某几脚,或者赏苏某个大耳光,苏某也只能陪着笑脸硬捱着,至于讨还公道,却是想都不敢想。”
因为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苏先生说得一点儿都没错。朱重九变得越来越独断专行,越来越霸道,完全是他和章溢、刘伯温等人一手为之。
“所以苏某知足!即便被你们背后数落尸http://www.hetushu.com位素餐,也不当回事。苏某原本就是块做小吏的材料,当上长史全凭主公信任。所以苏某能做的,就是顺着主公的意思来。不懂的事情,尽量不插手。自以为懂的事情,如果主公已经做出了决断,也立刻按照主公改过来。因为没主公,就没有苏某的今天。换了苏某坐在主公的位置上,脑袋早就被蒙古人砍下来传售天下了,怎么可能打下如此大的基业?”
是他们觉得朱重九以前事事都要询问大伙的意见过于没主意,是他们认为君主就该有个君主的样子,不该被臣子的观点所左右。而现在,朱重九开始按照他们的设想转变了,他们却又觉得君权太重,已经侵犯到了相权和臣权,这不是叶公好龙又是什么?
苏明哲的话根本说服不了他,但是他同样也影响不了苏明哲。并且他心里非常明白,整个淮扬大总管府上下,不止苏明哲一个人抱此种态度。可以说,满朝文武中的绝大多数http://www•hetushu.com,都对朱重九有着近乎信徒般的崇拜。认为自家主公是天纵之才,每一步都包含着无比的深意。如果大伙的想法与主公不同,则是大伙肤浅,理解不了主公的深谋远虑。绝不肯认为,自家主公也是个凡人,偶尔也会犯下大错,甚至由着性子肆意胡作非为。
“嗯!”逯鲁曾被气得闷哼一声,身体仰靠在马车的车厢壁上,花白的胡子上下跳动,却找不出任何理由来反驳对方。
只是这番话好说不好听,特别是砸在逯鲁曾这高中过榜眼的大贤心窝子上,简直比直接拿刀子捅他还要令其难受。于是话音落下之后很久,车厢里就是一片死寂。禄老夫子哆哆嗦嗦,哆哆嗦嗦,摆子打了许久。才猛地吐出一口气,呻吟般说道:“好,好你个苏长史,原来一直打的就是榜红庄的主意。如此混吃混喝一辈子,你就不觉得心中有愧于主公么?”
“至于君权与相权,有什么好争的?”意味深长地看了逯鲁曾一眼,他笑着和*图*书说道,“非得像脱脱那样把自己弄死才开心么?大元朝从中又得到了什么好处?不瞒您老,要是到了主公一统天下之后,苏某肯定第一个要求告老还乡。治国的事情,苏某不懂,也不拖大伙的后腿。但在此之前,苏某就是主公脚下的一条老狗,主公看谁不顺眼,苏某就咬谁。谁敢对主公呲牙,苏某就跟他拼个你死我活。因为苏某坚信,你们无论多高明,都不会比主公更高明。火炮火枪你们造不出来,开商号给大伙分红的事情,你们恐怕更是想都不敢想!苏某跟着主公,最后少不得做个开国元勋。可听了你们的,弄不好就是好心做了错事,将来百死莫赎!”
“你,你……”逯鲁曾又一次被噎得无言以对。
“有什么惭愧的,苏某可是押上了全家老小的性命!”苏明哲拱拱手,毫不掩饰地回应,“况且主公的手气正旺,根本不用苏某给他帮什么忙。苏某只要盯着别人,莫被其偷看了主公的骰子,莫被其出了老千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