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四十九章 市井(上)

逯鲁曾想想自己回家后除了政务之外,也没啥事情可干。于是就强笑着回应道,“想让我请你喝酒就直说,绕什么圈子啊!看你的钱存到最后,都得便宜了谁?”
这句话,可有点儿戳苏先生的心窝子了,令后者脸色登时就是一暗。他当年在徐州做小吏时,老婆就娶了三个。做了淮安军的二号人物之后,大姑娘更是没少往家里抬。可这么多年下来,膝下却全养了一堆千金小姐。带把儿的儿子半个也无。
“关起来,关起来!关到地下挖石头去!”
“也就是大总管慈悲,换了当年蒙元那会儿,剁胳膊剁手都是轻的!”
“真是便宜他了。这种人,不缺胳膊不缺腿,偏偏不学好,活该关在地下一辈子不见天日!!”
这下,整条街道都跟着沸腾了。百姓和商贩们一边冲着小贼吐口水,一边冲着巡逻队的头目大声喝彩。那巡逻队的头目也不怯场,举起仅剩的一条左臂给街坊们敬了http://www.hetushu.com个淮扬军礼,然后高声喊道:“老少爷们留点儿情,别用吐沫把他给淹死了。太平府那边正缺人下矿井呢,留他一条命,刚好去替咱们大总管挖石头!”
“呀,那个,那有个小贼,把手伸到别人裤腰上了!住手,光天化日之下,你就不知道廉耻么?”逯鲁曾人老,眼睛却不花,忽然见就看到了一个很煞风景的情况,忍不住高声断喝!
“哪,哪里?”苏先生猛地站起身,从窗口探出一个脑袋。“巡逻队,巡逻队都死哪里去了!有人偷东西,你们不管么?”
“走吧,去太白居喝两盅去?再不喝两盅,你还等着别人给你往坟头上浇啊!”苏先生依旧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但关切之情,却溢于言表。
“吱——!”仿佛在回应他的质问,楼下响起了尖利的哨子声。紧跟着,一大群身穿黑色短打,手持木棒的壮汉就冲了出来。与街和*图*书上的百姓一道按住行窃失手的小贼,三下五除二,就给捆了个结结实实。
去年的战火,始终没能烧进城里头。经过半年多的休生养息,扬州市井,正以日新月异的速度,恢复着往昔的繁华。街道两旁,大大小小的各色铺面早已经连成了片。里边的货物则是天南海北,应有尽有。而走在街道上闲逛或者购物的百姓们,则大多数脸上都带着开心的笑容。系在各自腰间的荷包也都沉甸甸的,里边装满了幸福和期冀。
想到这,逯鲁曾心中最后一丝不满也烟消云散。正如苏老不死说的,何必争什么相权臣权呢,自己都七十多岁的人了,争到手又能怎样?而朱重九又是个少见有情有义的,他做了皇帝,禄家上下怎么可能不跟着平步青云?
……
“你倒真是不傻,怪不得今天眼巴巴地瞅着大总管提拔那个女人呢,原来是给自己留后路!走吧,太白居,听犬子说,那边厨子的手艺不http://www•hetushu•com错!”逯鲁曾笑着奚落。心中知道同僚的隐痛,也不再多废话。与对方一起,步履蹒跚地走向街头上新开张不久的一座酒楼。
然而转念一想,他又开始为曾外孙问题发起了闲愁来。从成亲到现在,满打满算已经整整两年多了,自家孙女的肚子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当祖父的虽然不方便过问,但总不可能装着没看见不是?万一哪天让某个媵妾抢了先,或者群臣又进献上了别的女人,以双儿那绵软性子,她岂不是要活活被欺负死?!
逯鲁曾挥挥手,吩咐亲兵们尽管到另外一间去吃喝。自己和苏先生两个,则让伙计在窗子下摆了个小桌,要了一壶民间酿制的花雕,几个特色小菜,慢条斯理的品了起来。
时令正值盛夏,屋子里的温度多少有些高。而从窗口吹进来的徐徐清风,则成了一种难得的享受。二人一边推杯换盏,一边欣赏外边的人来车往,片刻之后,就有了熏然之意。m.hetushu.com
眼瞅着两个老头子身后跟着七八名亲兵,呼呼啦啦朝自己这边走,太白居的掌柜和伙计们岂能不喜出望外?当即,命人将二楼的临窗的雅间给空出了两个,毕恭毕敬地将贵客们领了上去。
“别着急,你比我小了近三十岁呢!”逯鲁曾反应甚快,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拍了拍苏明哲的肩膀,笑着安慰。“女人家四十岁生孩子,就是老蚌产珠。男人么,七十岁得子,也是福寿双全!”
“便宜他了!”
正闷闷想着,马车已经停在了大总管府门口。众同僚纷纷从各自的车厢中跳了出来,或者告辞回家,或者进入各自的衙门处理公务,很快就散了个干干净净。
众人七嘴八舌,唯恐自己的声音不被巡逻队长听见。
如果朱重九将来坐了天下,除了他本人之外,最大受益者,可能就是禄氏家族了。毕竟朱重九身世孤苦,除了一个被逼死多年的姐姐之外,没有任何直系亲属。所有算得上自家人的,只能和-图-书是禄双儿这边的亲朋。
由于朱重九不喜欢在自己的家中摆宴席,所以整个大总管府上下,也很少有官吏敢在家中专门养着厨师。大伙无论谁家有客人来,通常都带去城中的饭馆招待。久而久之,这种作法在淮扬官场就形成了一种习惯。而当地的酒楼,对官员们的面孔也渐渐熟悉,很少再为某位高官的突然莅临而惊慌失措。
“这种事,我才不在乎?你没看大总管今天任命那姓吴的女人当提督么?我家的女儿,大不了今后都送去上讲武堂。即便自己做不了女将军,至少,也给我找回几个当将军的女婿来!”苏明哲撇撇嘴,强撑着精神头回应。
大元朝人寿命短,四十岁就可以自称为老夫。眼瞅着自己的白头发如家产般一天天增多,却不知道将来由谁继承,苏明哲心里怎么可能不着急?各家佛寺、道观没少布施,连带着喇嘛庙和十字教堂都捐了大把金银,只不过各路神仙却只收钱不办事,谁也不肯给他送下一个儿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