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五十章 市井(下)

那临近雅间的人却不知道隔墙有耳,依旧气焰嚣张地说道,“老菩萨,您别嫌烦。咱们让伙计把窗子关上就是!”
被唤作孙姐的女人也不争辩,笑呵呵地继续说道:“就是赖上了,谁不知道老祖宗是菩萨心肠,最体谅我们这些下人了!老祖宗,我家那个不争气的小三子您知道吧,当年还带去给您磕过头呢。这不,他转眼就是十六了。人挺机灵,手脚也勤快……”
“有什么折杀的。我不也是这扬州城里长大的孩子么?”巡逻队长口才甚好,也不澄清误会,只是笑呵呵地跟大家伙套近乎。“再者说了,我们的薪俸,还不都是从大伙头上收来的。拿了你们的钱,不干点儿正经事怎么行?”
……
夸赞声隔着窗子,很快就传进了苏先生和逯鲁曾两个的耳朵之内。二人听了,心里当然觉得美滋滋的,浑身上下的老骨头都仿佛年青了几分。正所谓“水能载舟,也能覆舟”,自家主公如此得民心,这天下,如果他都坐不得,还有何人能够坐得?
注1:包公案,诞生于明代中晚期。但包公的故事和展昭等人的原型,在元代话本里就已经出现。
“老祖宗,您真是修成了佛。任我们怎么折腾,都逃不过您的慧眼!”
老祖宗闻听,立刻低声打断,“彩云,这事儿我可不敢替六郎做主!不是我说你,孩子大了,要么送去百工坊,要么送去县学,好歹出来后能有口安稳饭吃。直接往衙门里头送是最没出息的。第一安排不到什么好位置,第二,六郎的功名,当年也是凭着一条腿换来的。可不敢随随便便被人寻了错处,害得后半辈子无处容身!”
其他女人则纷纷上前道贺,然后又陆续说道:“老祖宗,我家那孩子,想找个淮扬商号下面的铺子做伙计,您看他是不是那块材料?”
“多谢老祖宗,多谢老祖宗!”孙姓女人又惊又喜,跪在地上重重磕头。
注2:韩老六的事迹,参和*图*书见本书第一百四十六章,武职。
“赶紧说,不说,我可就当没什么事情了!”那被称作“老祖宗”的女人轻轻拍了下桌案,王霸之气四射。
一件件,一桩桩,都是些托人情走关系的事情。说大倒都算不太大,可也着实败坏着淮扬大总管府的清誉。
她的声音渐渐转低,慢慢变得弱不可闻。那“老祖宗”的声音却高了起来,带着十足骄傲,“嗨!我当多大的事情呢,原来是想考讲武堂啊!回家等信吧,不用六郎,这事儿老姐姐我就给你做主了!”
“明天议事时,苏某就提议大总管发公文!”苏先生笑了笑,毫不犹豫地大包大揽。作为朱重九身边的“看门狗”,他无论如何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亲自参与建立起来的淮扬大总管府,被蛀虫一点点啃得百孔千疮,然后迅速像蒙元朝廷一样走向毁灭。哪怕是为此得罪了几个手握重兵的都指挥使,甚至为此丢掉性命,也在所不惜。
“一群走街窜巷的小贩子,哪里见过真佛啊。能认识个巡大街的,可不就觉得自家祖坟上冒了青烟么?”
“是,老祖宗,您稍等。奴婢这就给您催冰盆去!”刘二家的女人大声答应,小跑着冲下了楼梯。
恰恰就在此时,隔壁的“老祖宗”又慢吞吞地开了口。声音里头带着毫不掩饰的自得,“你们啊,就别给我脸上贴金纸了。有啥事情,就明说吧。以后别整这么大动静,让外人看到了,对六郎影响不好。”
淮扬虽然民风开放,但出来到酒楼上摆宴席的女人,依旧是凤毛麟角。逯鲁曾和苏先生两人听得纳罕,不约而同地,都将目光看向了对方,期待从对方眼睛里得到一个答案。然而,让二人失望的是,彼此的记忆中,居然都找不出一个地位高贵的女人,能像隔壁的“老祖宗”一般,坐在云端俯览众生!
“老祖宗就是体贴!”
“老祖宗,婢子家那不hetushu.com争气的,马上就府学结业了。也不知道能安排到哪去。这做爹娘的,谁不想着距离孩子近一点儿。要是他一旦被选派去了睢州那边带领乡下人垦荒,婢子可怎么活啊?”
苏先生和逯鲁曾都不想太引人注目,笑着挥了下手,然后迅速关上了窗子,把所有目光隔离在外。
正听得高兴间,另外一侧隔壁的雅座内,却传来几声愤怒的抱怨,声音不大,但是非常尖利刺耳,“这群没眼力架的贱骨头,冲着一个巡大街瞎拍什么马屁!也不嫌烦人!”
紧跟着,又是一串潮水般的马屁声。席间的女宾们一个接一个,争相向“老祖宗”献媚。
早在此人上任之初,苏先生怕他年少见识浅,就曾经当面告诫过,要珍惜大总管给予的器重。否则,站得越高,也许将来摔得就越狠。此人的好友吴良谋,刘魁也曾经悄悄跟他打过招呼,要求他务必看好他自己和他身边的人,大伙将来一起做开国勋贵,别贪图眼前小利。很显然,韩老六将这些话全都当成了耳旁风,至少,他根本没有约束过他的家人!
“弄不好是个文官!”逯鲁曾叹了口气,脸上的尴尬丝毫不比苏先生少。身为吏局主事,他的职责就是监督百官,淘汰平庸贪婪之辈。而如果有官员的家眷仗势欺人,吏局无论如何都脱不开干系。
“哪敢,哪敢啊。老祖宗,看您说的,奴婢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害了六爷啊!”孙姓女人听了,立刻低声喊冤,“我家那不争气的小三,一心立志要学六爷,想去投笔从戎。结果投考讲武堂时,却因为身子骨不够结实,第一轮就给刷了下来。我这做娘的,又不忍心让他去当个大头兵,所以,所以就想请老祖宗跟六爷说说,能不能,能不能……”
“老夫率领吏局上下,也会全力支持苏公!”逯鲁曾在替自家孙女婿谋划时,决心和动力都丝毫不比苏先生少。“现在做,至少比将和_图_书来做要好。即便早晚会烂,也必须比蒙元那边晚上十几年!”
逯鲁曾在蒙元做过监察御史,经历的事情比较多。得知了那“老祖宗”是谁之后,反而比苏先生更为冷静。想了想,压低了声音提醒,“此事儿不宜操之过急。先让内务处查查,韩大使本人陷进去有多深,然后再看看吴都指挥使和刘指挥两个,有没有关系再说。人都有三亲六故,其中难免会良莠不齐!”
“他们还以为冲他们敬的呢!呵呵,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
他曾经是讲武堂第一批受训的基层军官种子,因为在保卫扬州的战斗中丢了一条胳膊,才不得已退出军队,转到朱重九特地为安置伤残将士而创建的扬州府城市安全管理处任巡逻队的队正一职。因此口才和见识,都远非旧时衙门差役能比,三言两语,就树立起了整个巡逻队的高大形象。
“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的兵!”
“那是,那是,青天大老爷,手下带的就是展昭。换了那庞太师麾下,带出来的全是乌龟王八!”(注1)
“真没眼力价,就没瞅着那巡街的汉子,朝咱们老菩萨敬礼么?”
“老祖宗您真是体贴!”另外一个女声紧跟着响起,话语里充满的讨好之意,“能让您屈尊莅临,是他们的福气,他们烧香还来不及呢,还会在乎多送两个冰盆子?!刘二家的,赶紧去催催。让他们多上几个,等老祖宗身上的汗落了,再安排马车!”
“那奴婢就斗胆了!”有个女人笑嘻嘻的开口。“谁让奴婢是您的家生丫头呢,虽然蒙六爷的照顾在扬州落了户籍,但主人家的恩情却没敢忘。”
“算了!”一个慵懒的老年女声响起,打断了众人的抱怨,“吃得差不多了,咱们也该散了!别难为人家掌柜的了,做点儿小本儿生意也不容易!”
“到底是佛子帐下,就是仁义!”
“关上窗子,让伙计赶紧换一盆子冰来。这太白居怎么做生意的?这么热和*图*书的天,居然就只给上了一个冰盆子!”
“孙姐,你这不是报恩,是赖上了老祖宗!”另外几个女人嬉笑着调侃。
“哎,来了!”一直站在楼梯口小心伺候的大伙计闻听,赶紧拉长了声音回应。
“尔俸尔禄,民脂民膏。这句话,可不是我们大总管最先说出来的!”巡逻队长笑着摇头,引经据典地补充。
“估计是哪个将领的娘亲吧,母凭子贵!”苏先生觉得心里好生不痛快,撇着嘴向逯鲁曾解释。“做儿子的常年出征在外,家里长辈难免缺了章程!”
但是一众百姓们,却习惯了以前被衙役和帮闲们欺负。猛然听到有人说他的俸禄是自己的所给,吓得连连摆手,“长官您可真会说话!您的俸禄,是大总管赐的,草民可是不敢贪功?!”
那“老祖宗”却是个热心肠,喝得酒意上了头,就将大部分委托都给答应了下来。仿佛他的儿子就是朱重九本人一般,什么事情都可以一言而决。
隔壁的喧嚣声嘎然而止,须臾之后,楼梯上响起一串细碎的脚步声。抢在大伙计把账单送进苏先生所在雅间之前,众女人匆匆离去。临出门时,还没忘了朝四周小心打量一番,查探是哪家高官的马车,停靠在太白居前。
“老祖宗……”
淮扬盐政大使韩老六,是跟吴良谋一道从黄河北岸投军的乡绅子弟之一。当年在攻打淮安的战役中带队从排水渠潜入城内,立下过不世奇功。但是因为他左腿受伤感染,不得已找大食郎中锯掉半截,所以无法再领军作战。在病床上就被朱重九朱笔钦点,坐上了整个淮扬最肥的位子,掌管全部食盐的买卖和税收。(注2)
“我当是谁,原来是韩盐政的老娘,怪不得如此嚣张!”苏先生用包金拐杖重重地敲打地面,恨铁不成钢。
“老祖宗……”
那巡逻队长只是笑呵呵地听着,同时命令麾下弟兄,押了小蟊贼去衙门听候处理。随即,又找了个机会,偷偷地扭转身和_图_书形,朝着逯鲁曾和苏先生两个所在的方向遥遥地行礼。
苏先生和逯鲁曾都是步行而来,当然不会被众女人发现行藏。可他们两个却从刚才的对话和楼下正在上车的一群女人背影当中,认出了所谓“老祖宗”的身份。
“嗯!”逯鲁曾和苏先生两个越听越觉得恼怒,忍不住双双皱起了眉头。
众人七嘴八舌,继续毫不吝啬地将赞誉之词朝巡逻队的头上抛。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苏先生冷着脸,咬牙切齿。逯鲁曾的意思他懂,眼下淮安军内部,除了自己所在的徐州系之外,第二大势力就是以吴良谋为首的山阳系。哪怕是内务处那边抓到了盐政大使韩建弘徇私枉法的确凿证据,也得尽量将他跟另外几个将领切割。否则,势必会影响淮安军的内部稳定。
“老祖宗……”
“先看看韩老六陷进去有多深吧!”逯鲁曾想了想,继续低声劝导。“有时候家人做的事情,他自己未必清楚。另外,讲武堂和其他各学堂的入门考试,各地学子毕业后的出路,也得盯紧些。咱们先把漏洞堵上,自然托关系走门路的就少了!否则,很多事情就在所难免!”
“这个脑满肠肥的女人!”苏先生实在听不下去了,抓起靠在墙上的金拐杖,重重朝楼板上一敲,“伙计,上来结账!”
众百姓中有些人心细,知道太白居的二楼中,可能坐着什么大人物。就赶紧降低了嗓门儿,转身匆匆离开了。但是大多数街坊邻居,却没有注意到巡逻队长的眼神转动方向,还以为第二个军礼也是在朝他们致敬,赶紧大声嚷嚷着,给巡逻队长还礼,“折杀了,长官。您每天风吹日晒的抓贼防盗,我等怎敢受您的礼。折杀了,真的折杀了!”
众街坊邻居们听得似懂非懂,却知道巡逻队长是真心想跟大伙亲近,一个个感动莫名,夸奖的话,如江水般向外涌,“长官可真会说话!到底是大总管亲自带出来的亲信。一点儿架子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