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五十五章 家国天下(中)

“不哭,不哭,眼睛哭肿就不好看了。”朱重九轻轻拍打的妻子的脊背,继续笑着安慰。有些事情,其实也没那么可怕。反正自己已经努力过了,也拥有了前两份人生中都不可能拥有的妻子和事业。至于淮安军今后的走向,何必非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呢?难道真的能活一辈子,千秋万载操心下去不成?
朱重九被突如其来的哭声弄得微微一愣,紧跟着,便意识到自己刚才努力装出来的坚强,早被妻子看了个对穿。再结合逯鲁曾、苏先生两个的平素表现,恐怕下午发生的所有事情,也都没能瞒过双儿的耳朵。只是她刚才为了让自己开心,却始终强装着什么都不知道而已。
“嗯,呜呜,呜呜。”禄双儿闻听,哭得愈发大声。丈夫失望了,向来丈夫做事自信满满的丈夫,对他亲手打造出来的淮扬大总管府失望了。他生气,是因为这个怪物已经渐渐开始有了独自的意识m•hetushu.com,渐渐要脱离他的掌控。而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丈夫一次次败给这个怪物,却根本帮不上任何忙。
“妾身,妾身刚才,真的觉得天都塌下来了。真的,真的想冲出去,替你砍了他们!”禄双儿又抽了抽鼻子,低低的说道。“妾身,妾身没用,如果妾身也会兵法就好了,至少还能帮上你!”
“砍谁?!”朱重九轻轻拍了妻子一下,笑着摇头,“把他们都杀了,谁给我干活去?你阿爷和苏先生两个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么?如果犯事的就只是韩老六一个,不用我发话,他们早就动手砍人了。何必拖拖拉拉等到现在?”
“那下次蒙古兵再打过来,咱俩就得亲自抱着火枪去上战场了!就咱们俩,顶多再加上她们八个女兵!”朱重九笑着将妻子扶起来,用大拇指抹掉脸上的泪水。
这才是今天令他最痛苦的关键所在,逯鲁曾不是www•hetushu•com一个不知轻重的人,苏先生更可谓他的影子和爪牙,而这两位肱骨,却同时在为韩老六开脱罪责。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整个淮扬大总管府上下,犯下类似错误的官员不止是韩老六一个,并且肯定还有人做得比韩老六更为过分。如果轻率的处置了一个韩老六,参照同样标准,可能令整个大总管府都得彻底瘫痪。
自己的火器再犀利,也不可能把整个大总管府的人都清洗干净。自己也没有能力,将整个大总管府推倒重来。因为今天大总管府内所有问题,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自己相当于在跟自己一手制造出来的怪兽作战,并且连番两次被打得溃不成军。
“别哭,别哭,我这不是好好的么?”忽然间,又是一股柔柔的暖流从心头滚过,朱重九抬起手,轻轻捋着妻子的长发小声安慰。“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该做hetushu.com的我已经都做过了,大不了等把蒙古人赶出中原那一天,我带着你们泛舟出海。咱们一家子找个海岛藏起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外边天塌下来都不用理!”
“那,那……”禄双儿愣了愣,若有所思。孩子话只是为了出一口气,真的用起心思来,以她的学霸级的智商,可丝毫不比朱重九本人慢。“真的有那么严重么?咱们,咱们才刚刚,刚刚安稳下来几年?”
“妾身不管,谁惹你生气了,妾身就去砍谁。哪怕把他们全杀光!”像另一个时空所有恋爱中的女人一样,禄双儿此刻眼中,根本没有其他人存在。
“严重倒是未必,但万丈之堤毁于蚁穴!”朱重九笑了笑,故作轻松地回应。
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眼前的灯光就瞬间又明亮了许多。自己来了,自己做过了,无论如何,将来的华夏和另外一个时空的大明都会有所不同。
“不哭了,乖!一会儿她们就回和*图*书来了!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一般!”轻轻摸着妻子柔软的身子,他心中柔情无限。
“有什么敢不敢放肆的,都是一家人!”朱重九笑了笑,继续说道。禄双儿子对自己很依恋,他心里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而他自己,在不知不觉间,也同样把禄双儿看成了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这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爱情,他依旧不清楚。但是通过朱大鹏的记忆里他却清楚的知道,在华夏历史上,很多夫妻结婚前根本没见过面,却能相濡以沫,相敬如宾地过完一辈子。许多夫妻婚前爱的天崩地裂,婚后没几年却依旧会劳燕分飞,从此至死不相往来。
“她们,她们其实心里和妾身一样害怕!”禄双儿的哭声渐止,抽泣着回应,“只是,只是她们不敢,不敢像妾身这样放肆而已。”
“也是!”朱重九笑着点头。禄双儿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儿,淮安军和淮扬大总管府总计建立还不到三年时间,纵使烂,也和-图-书还没烂到根子上。所以现在想办法,的确还来得及。但若说容易,却是未必。数千年的人情社会传统,不是自己砍几颗脑袋就能改变的。而历史的强大惯性,也令自己举步维艰。
换句话说,大总管府早就不是他朱重九自己一个人的大总管府。它是眼下所有淮扬系核心人物的利益共同体,也是大伙的意志共同体。即便是一手缔造了它的朱重九,也不可能跟所有人的共同意志对着干。即便朱重九真的变成另外一个时空历史上的朱元璋,杀贪官污吏杀了一辈子,最后也不得不哀叹着放弃,选择一个心地最善良软弱的孙儿,作为自己的继承人。
“那就还来得及!”禄双儿又愣了愣,非常小心地补充。“妾身纵使觉得,刚刚开始的时候就下手用药,总比病入膏肓时容易一些。”
“那,那你以后不会再气自己了吧!”难得听自家丈夫说了一句体己话,禄双儿再也绷不住,趴在对方膝盖上,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