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五十六章 家国天下(下)

“夫君,妾身觉得,您和那个大英雄不一样!”禄双儿与朱重九接触时间最多,也最理解自家丈夫的心思。仰起头,望着丈夫的眼睛说道。
“夫君将来一定比他强,夫君是百战名将,手里有淮安军!”禄芙蓉抢在朱重九的情绪再度陷入低落之前,大声打断。
众女七嘴八舌,大声给朱重九出谋划策。至于清国到底在什么地方,女真人是否犯了必死之罪,她们才懒得去管。
“唉,怎么说呢?”朱重九在她手背上拍了拍,然后反过胳膊,将她直接抱了下来,放在了自家膝盖上。
“夫君不用听她们的,我们都是妇道人家,难免头发长,见识就短!”禄双儿听朱重九的笑声里头始终带着几分苦涩,起身替他捏了几下肩膀,低声耳语。
“夫君又在说笑了!”众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睛里头充满了羡慕,却谁也不敢去跟禄双儿分享另外的膝盖。
“这个办法,我看可行!”朱重九笑了笑,带着几分鼓励的口吻说道。禄芙蓉的想法,无疑过于简单粗暴。但在没有更好的选择之时,却不失为一条解决之道。
走在最前头的一个叫禄芙蓉,在诸媵妾中年龄最长。也是最有眼色的一个。特地支开了侍女,挑了禄双儿的哭声停止之后,才带领大伙鱼贯而入。只是八双红彤彤的眼皮,却将她们几个刚刚又躲在外边哭过的事实暴露无遗。
大伙知道他心结尚未完全打开,所以都尽量陪着笑脸迎合。一顿饭吃得笑声不断,令整座内宅都充满温馨的味道。
大伙天南地北说些有趣的事情,又将平素市井中流传的笑话,添油加醋地抖了出来,倒也其乐融融。但是,终究是心里都藏着事儿,所以说了一会儿,气氛就慢慢开始降温。
“夫君……”众妻妾红着脸,低声嗔怪。却谁也不敢拿朱重九的威胁不当一回事,举起酒盏,将里边的琼浆饮得一干二净。
“夫君http://www.hetushu.com,等您得了天下,一定传一道圣旨,让女真人全都并入,并入汉人。谁再敢自称为女真,就将他满门抄斩!”
“谁推荐的人犯了事儿,谁跟着连坐。”禄娃儿的想法更直接,挥舞着小拳头说道。“这样,他们自然就会小心了。您当初让他们荐贤,他们却弄了一堆臭鱼烂虾糊弄差事,本身就犯了欺君之罪!”
朱重九见状,赶紧收起心事,笑着安慰:“好了,没事儿了。都坐下吃饭。从今往后,老子跟谁都不置气。只管娶一大堆老婆,生七八百个儿子!”
有了领先于时代整整五十年的兵器和一百多年的工业基础,后人依旧要被北方蛮族征服,那也实在是太烂泥扶不上强,自己即便是神仙也救不过来。
“哈哈哈,不急,不急,慢慢来。既然已经娶了你们,总没有再全都赶出去的道理!”朱重九被娃儿娇憨的模样逗得哈哈大笑,挥了挥手,满脸豪气地许诺。
除了他之外,这个时空里,恐怕没有人会相信。大伙赶走了蒙古殖民者以后不过短短两百余年,华夏大地就再度沉沦。有清一代,竟然出现了几百桩文字狱,签署了上千个卖国条约,从肉体到精神野蛮摧残,从科技到整个文明的整体大倒退……
待酒足饭饱,禄双儿命侍女们收去了残羹冷炙。又换上了当年的新茶,给自家丈夫和姐妹们消食止渴。
“怎么可能?那全国的男人都死绝了么?甘心被他们如此糟蹋?!”禄芙蓉根本无法相信这个故事,瞪大眼睛反驳。
“怎么,你等不想给为夫我生儿子么?”朱重九存心调节家里的气氛,故意装出一幅色迷迷的模样追问。
“反正他们自己说是盛世,你要是敢说个不字,改天兵丁就找上门!”朱重九苦笑着摇摇头,继续补充。“就这样一下子盛了两百多年,把前人积累典籍烧得差不多了,把华和*图*书夏文化也糟蹋得差不多了……”
“将女真人斩草除根!”
“夫君,姐妹们,姐妹们都看着呢!”禄双儿被吓了一跳,连忙挣扎着准备逃走。
……
众女从没跟朱重九如此长时间的闲聊过,一个个围拢过来,满脸期待。朱重九笑了笑,沉吟着说道,“话说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个大清国。国主是女真人之后,残暴昏庸,动辄因言治罪……”
“现在夫君这里不那么缺人了,就规定每个官员,每年可以推荐的名额。人都有三亲六故,一点人情都不让他们讲,也不太可能。但规定了名额,自然就有个限度。”
“妾身把蜡烛端得远些!”
“是啊,夫君,您都说过咱们是一家人。有福,有福那个同享,有难那个同当!”年龄最小的媵妾娃儿,也小心翼翼地恳求。
无论他适应不适应,大户人家娶老婆带陪嫁小妾,都是这时代的传统。强行顶着来,只会令这八个无辜的女人过得被悲惨。况且在朱大鹏残缺的记忆中,别的穿越者动不动就几十个老婆,天下布种。凭什么轮到自己就非得把几百年后的心全操完?!
……
“然而这位大英雄和众位豪杰们,却没开一个好头。他们起义时,依靠的是自己身边的人。治国时,仍然还得依靠自己身边的人。亲戚、老乡和同学关系,成了所有人升迁的必须条件。结果没等那位大英雄死去,内战就打了起来。百姓的生活,比女真人统治时还要不如。他们一打就是二十余年,直到另外一伙野蛮的禽兽,从海上登陆,重演了另外一次血腥屠杀……”
“女真人,是当年金兀术的后人么?”一名媵妾听得掌故多,小心翼翼地询问。
“就是,拿人挡猪来养,怎么可能是盛世?”
“夫君,您尽管抱着姐姐,妾身给您捶背!”
还甭说,其中不少主意还的确切实可行,至少能达到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效果。朱m•hetushu.com重九听了,心绪便一点点变得晴朗。然而,想到大总管府已经渐渐变成了自己也难控制其走向的怪胎,他眉梢终究有一丝阴影,迟迟难以散去。
其他几个女人,也都纷纷开口。都希望朱重九把心中的郁闷早点倾倒出来,以免憋坏了身体。后者知道大伙出于一番好意,便笑了笑,低声道:“杀一个人容易,但我总不能把整个大总管府上下所有人全都给杀光了吧!况且当初要他们举贤不避亲,是我亲口下的令。现在出了问题翻脸不认账,也,也的确不太妥当!”
“收了钱办事的,就以贪赃受贿论处。无论是行贿的那个,还是收钱的那个,都抓起来送去挖矿石!”
“那算哪门子太平盛世,比蒙古人还要过分!”
“夫君手里有兵有将,那位大英雄没有!”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她继续说道,“夫君说一句话,大宗府上下即便心有抵触,至少也能落到实处一大半儿。而夫君从现在就开始杜绝任人唯亲,总比以后发现尾大不掉时再动手强。虽然一时半会儿未必能见到效果,但假以时日,慢慢总能改过来。只要夫君自己沉得住气,不急于求成便好!”
朱重九也不勉强大伙,笑了笑,继续低声道,“都坐好,听我给你们讲个故事。”
“夫君——!”众女闻听,顿时都羞红脸,心中的悲戚顿时被冲了个七零八落。
朱重九却用一支胳膊,轻轻地揽住了她。“一家人,没事儿。这边还空着另外一条腿,谁喜欢就过来坐!”
……
众女子都多少读过一些书,这两年又受朱重九的影响,思维活跃,出言便一针见血。
“你们出得主意都不错,我估计最后苏先生和禄公,能拿出来的也就是这些办法!”朱重九笑了笑,摇着头回应。
“那夫君还有什么不放心的?难道咱们做得还能比蒙古朝廷更差?”禄双儿的手指力气不大,却拿捏得非常到位。很快,就和-图-书令朱重九浑身上下涌起一股慵懒的感觉。
“是,是他们大肆提拔了私人么?”年龄最大的媵妾禄芙蓉低声询问。旋即,笑着摇头。“那有什么闹心的?夫君让他们荐贤,又不是让他们胡乱拉入入伙?!如果他们举荐的人的确有本事,就不算错。如果他们举荐的全是些庸才,就该打板子打板子,该撤职法办就撤职法办。谁叫她们故意曲解夫君的意图来?!”
“直到他们把一切能糟蹋的都糟蹋得差不多之后,才有一个大英雄,从海外归来,带领一群志同道合者去反抗。他们跟我现在一样,发誓要驱逐鞑虏,恢复华夏。但是这个大英雄手里头却没有一兵一卒,众位豪杰也只能依靠自己的亲朋好友。许多仁人志士都被他唤醒,站起来试图重塑中华。他们前仆后继,百死不悔。他们付出了无数条生命之后,终于赶走了女真人,建立了自己的国家!”
“对,直接防患于未然!”
“夫君等等,妾身给您添上茶!”
“开饭了,开饭了!夫人亲手做的鱼羹,妾身闻着就想流口水!”正思量间,却是八名媵妾各端着一个盘子,袅袅婷婷地走了进来。
如此想着,他心中便又轻松了许多。抓起面前酒盏先抿了一口,然后举起来,对着禄双儿和另外八名媵妾说道,“来,大伙一起喝一杯。成亲这么久了,咱们家居然连顿团圆饭都没正经吃过几次。干了,从今以后,咱们开始努力造儿子!谁不喝,我以后就永远躲着她!”
……
“这就对了么!家就要有家的样子。要是回家之后还跟在议事堂里头一般,我岂活得不是太苦逼了?!”朱重九笑着说了一句让大伙似懂非懂的话,抄起筷子,朝着菜蔬开始疯狂进攻,“都吃点儿菜,这个芦芽是谁的手艺?相当不错!”
“夫君白天到底跟谁生气啊,把他杀了还不能解恨么?”又是年龄最大的媵妾芙蓉,主动笑着将话题引了回来。“妾hetushu.com身不敢干政,但您说说,我们听听。无论能不能帮上忙,至少好过夫君一个人把所有事情都憋在心里头!”
“就算是吧!”朱重九点头,“但不是在这里,是在很远的地方。他们马背上得天下,用刀子治天下。凡是敢出怨言的,抓住杀头。凡是敢借古讽今的,抓住杀全家。凡是敢针砭时弊的,抓住流放三千里。把全国百姓像养猪一样养起来,把关于前朝的记载烧得烧,篡改的篡改,倒也杀出了一个太平盛世!”
大清国肯定不存在于世上,但是大清国却未必真的不存在。正如自家丈夫肚子里那些令人惊叹的学问一般,肯定不是凭空就生出来的。肯定是来自一个大伙谁也不知道的地方,而那个地方,一定曾经有过一段让自家丈夫想起来就会痛心疾首的历史。
“是,是妾身的!”一名平素很少说话的媵妾抬起头,满脸欢喜。“夫君喜欢,就多吃一点。芦芽,芦芽去火。”
“要生,也是双儿姐姐先生!我们,我们还,还没跟夫君圆房呢!怎么……”最小那名叫禄娃儿媵妾嘴快,大实话说到一半儿,才意识到此语不该出于淑女之口,低下头,恨不得找个地洞赶紧躲进去。
“不甘心又能怎样?他们南下时,把有骨气的全杀了,剩下的,骨气都不怎么样!”朱重九叹了口气,笑容愈发凄苦。
“嗯嗯,喜欢!你们几个烧得菜我都喜欢。这个水晶羊肉也不错,这道豆花蒸鱼味道刚刚好!来,咱们再饮一杯。”朱重九一边笑呵呵的夸赞着,一边与众妻妾推杯换盏。
众女子见禄芙蓉和禄娃儿的“后宫干政”举动,没有受到责备。也都大了胆子,从各个角度给自家丈夫出起了主意。
“夫君,妾身去拿些点心!”
众女跟他成亲多年,几曾见过如此没正形?顿时一个个心头鹿撞,嘴巴上却喃喃地嘀咕,“当然,当然愿意!妾身既然嫁入朱家……只是,只是,怎么可能,可能生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