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五十九章 风暴(下)

陈基微微一笑,也轻轻摇头,“老主顾私下里跟王将军联系过,不到迫不得己,他不会主动向胶州和登莱发起进攻。即便蒙元朝廷苦苦相逼,他也会先给王宣将军递个信儿,然后双方再一道商量怎么打?具体打到什么程度?以便糊弄差事!”
只不过,他老爹妥欢帖木儿利用了脱脱一辈子,最后依旧将脱脱给活活逼死了。这太子爱猷识理达腊跟王保保地方将领之间的友谊,又能维持得了几天?
朱重九自己,也觉得爱猷识理达腊行为过于幼稚鲁莽,笑了笑,将注意力转往其他方向,“咱们的老主顾那边呢,最近有什么动静?!”
换句话说,随着实力的不断成长,朱重九的野心也在迅速膨胀。理想和稚嫩,在一次次碰撞中渐渐被磨去,现实和老辣,慢慢取代了他心脏上空出来的位置,让那些位置慢慢变得冷硬无比。
“你说得对!”朱重九眼睛里精光一闪,断然做出决定,“既然北线暂时还和图书算安宁,咱们就把精力集中放在西南。大伙考虑一下,如果徐寿辉向我军求援,我军最少要派出多少兵马,才能确保他不被蒙元朝廷剿灭。他可能为此付出多大代价?!如果他没等坚持到我军抵达,就已经兵败身死,接下来局势,我军该如何应对才更为妥当?!”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朱重九早已不再是最初那个只想四处找人抱大腿的朱八十一。哪怕他在现实面前,一次次被撞得鼻青脸肿。但是受一次伤,他就变得更现实一些,也变得愈发与这个眼前这个世界贴近。
救兵肯定得出,虽然朱重九心中对徐寿辉这个刚刚翻身就开始盘剥百姓的白眼狼半点好感也欠奉。然而留着他在,至少能挡住长江上游的答矢八都鲁父子,确保淮安军在下一次与蒙元朝廷作战时,不至于三面受敌。而天完政权的存在,也能对羽翼日渐丰满的朱重八起到牵制作用,令后者无法大步向湖广扩张。
http://www.hetushu.com呵呵呵……”四下里,又响起一阵低低的笑声。淮扬大总管府众文武,不约而同地轻轻摇头。
“早在上个月,蒙元资政院使朴不花外出替奇皇后办货,路过察罕贴木儿的驻地,二人相谈甚欢。随即,察罕贴木儿便命令养子王保保带领一百亲兵,将朴不花的车队一路护送回了大都。伪太子爱猷识理达腊在东宫设宴招待了王保保,二人追溯族谱,王保保之父乃是赛因赤答忽,系出蒙古伯也台氏。其祖先做过忽必烈的怯薛长,阵亡于河南。所以伪太子爱猷识理达腊以礼敬功臣之后为名,与王保保结了安答。”
“北方谁负责,有这两人的消息没有?”朱重九心中立刻涌起一股警惕,再度向陈基询问。
如果换做现在的他,在两年前的淮安遇到朱重八,他甚至不可能放后者平安离开。只是这个假设,他很少去想。哪怕偶尔在自己心中一闪念,也迅速被驱赶了出去hetushu•com,免得自己被自己吓得,不寒而栗!
哪怕淮扬大总管府有很多地方令他失望了,清醒时的他都坚持相信,自己亲手打造出来的怪物,是目前世界上最健康的政权。自己将来哪怕真的做了皇帝,也不会比另一个时空中的朱重八来得更差。
因为雪雪的存在,胶州半岛虽然距离蒙元的都城更近,却极为安全。从去年交易中尝到甜头的雪雪,根本不愿意在战场上获取功劳。而益都、济南和泰安等地的高门大户,也从去年朝廷官兵的行为中,得到了充足的教训。宁可帮着雪雪一道糊弄蒙元朝廷,也不愿意再被兵痞子们再“保护”一遭!
“这官封的!”朱重九笑着撇嘴。河南江北行省的五分之四都归各路红巾所有,朝廷却封了察罕帖木儿和李思齐二将,一个左丞一个平章。这不是明摆着要求二人尽快跟红巾军去拼命么?怎奈二人也不是傻瓜,居然玩起了拖延战术,不见切实的好处绝不动身。
朱大http://m•hetushu•com鹏的历史老师死得早,脑子里头大部分功课已经变成了浆糊。但越是这样,能在他记忆中留下痕迹的人,也越是强悍。而王保保的养父察罕贴木儿,恰巧是其中之一。
“有!”陈基果断地点头,快速回应,“本月初十,鞑子朝廷下旨,封察罕帖木儿为河南行省左丞,李思齐为河南行省平章。二人麾下各自给了四个万人队的兵额,粮草辎重由鞑子朝廷支付。但这两个人接到蒙古皇帝的圣旨之后,却迟迟还没任何动作!”
结安答是很古老的蒙古族礼节,意思为相约为生死之交。才十六岁的蒙元太子爱猷识理达腊对王保保如此折节相待,明显是受了他老爹妥欢帖木儿的影响。早早地就开始给自己培植起了党羽。
“微臣明白。”陈基认真地点头,“但微臣从目前情况判断,至少两到三个月之内,蒙元朝廷集结不起足够的力量向我淮扬反扑!”
“呵呵呵……”闻听此言,众文武笑得愈发开心。敌人越愚蠢,和_图_书大总管府的前途越光明。要是哈麻和雪雪两兄弟能永远把持住蒙元那边的朝政才好,有个两三年时间来养精蓄锐,淮安军将不再畏惧任何敌人。
“军情处做得不错,但对蒙元方向的情报收集工作还是要加强。咱们不能总把希望全寄托在敌人的错误上头!”陪着大伙笑了一会儿,朱重九挥了挥手,正色补充。
“其实蒙元朝廷那边,未必全是聋子瞎子!”见在座众人笑得十分暧昧,陈基想了想,继续补充,“年初的时候,就有御史老里沙弹劾雪雪虚报战功,与我军暗通款曲。并且脱脱麾下部将数人联名为证。但罢黜脱脱之令乃是蒙元皇帝妥欢帖木儿亲手所下,雪雪的兄长哈麻又纠集一伙党羽反告老里沙构陷大臣,太尉月阔察儿也伏地喊冤。最后雪雪非但没事儿,御史老的沙反而被勒令归家闭门思过。那些在奏折上联署的蒙汉将领,也被降职的降职,放逐的放逐,以至于蒙元朝廷那边,再也没人敢弹劾哈麻和雪雪两兄弟的过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