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六十一章 战前(下)

“你吴佑图能下得了那个狠心才怪!”朱重九笑了笑,不屑地摇头。“没等动手,他先哭两嗓子,估计一切就都揭过去了。弄不好,你还得反过来给他赔礼道歉!”
“是!”吴良谋心里猛地打了个冷战,仔细看了两眼,然后大声承诺。“末将绝不会辜负主公信任!”
“不会吧,主公既然还给他东山再起的机会,就说明没有放弃他!你是不是领会错主公的意思了?!”刘魁根本没听懂吴良谋的意思,裂开嘴巴,低声质问。
“不冤,不冤,他罪有应得!”吴良谋站直身体,用力摆手,“末将以为,主公已经很念旧情了。如果交给末将处理此事,少不得送他全家去挖煤!”
“末将明白!”吴良谋想了想,用力点头。“末将准备采取轮战之术,先带两个旅过去。然后每隔半个月,从水上再运一个旅替换下其中一个。这样,蕲州城内,随时都会有两个旅的战兵防守。而替换下来的那个旅,则可以回到扬州继续休整,同时总结作战经验!”
而都督将来,则必将是开国之君。
“有不满意的地方,也尽管说。我好像没禁止过你们说话!”朱重九又瞪了他一眼,笑着吩咐,“真要是存心收拾你的话,我早下令夺你的兵权了。不会一直等到现在!”
“装,你倒是继续装啊,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去?!”朱重九瞪了他一眼,笑着撇嘴,“滚回来,有屁就赶紧放。别跟个应声虫http://www•hetushu•com似的,好像我是个不讲道理的暴君一般!”
如果是两年前的都督,绝不会给自己下这个暗示。那时候的都督身上缺乏帝王之气,却如朝阳般光明。
朱重九笑了笑,举手还礼,“去吧,替我带话给韩老六。他既然喜欢送人情,即就把因伤退役的老兵都给我照顾好。这是他最后的机会,如果还不知道把握的话,那就怪不得我刻薄寡恩了。毕竟我现在是整个淮扬的大总管,一言一行,都要影响到咱们所有人今后的前程!”
正如都督自己所言,他现在是整个淮扬的大总管。
“主公根本没有怪过他,何谈原谅不原谅!”吴良谋笑了笑,嘴角隐隐带上了一点儿苦涩。
“末将,末将……”吴良谋脑门上开始出汗,满脸通红。临来之前,他的确是受了韩老六的托付,来试探一下自家主公的态度。没想到目的还未达成,自己的底细却先被揭了个清清楚楚。
“去吧!”朱重九笑着挥手,慢慢走了几步,将吴良谋送出书房门外。
“的确如此!”心中默念着一个人名字,吴良谋疲惫地点头。
“其他零碎事情,也都写在纸上了,你拿回去慢慢看。我今天不跟你多啰嗦。”朱重九笑了笑,起身吩咐,“下去练兵吧,估计徐寿辉的信使,不会来得这么快。你应该还有几天时间做战前准备!”
“是!”吴良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再度hetushu.com转身离开。
虽然本身存在着许多缺陷,比起这个时代的其他官僚机构来,淮扬大总管府的效率还是高出了很大一截。会议开完的当天上午,足够装备一整个团的新式火枪和一百支升级版神机铳,连同相应的弹药,就划拨到了第五军手中。当天下午两点,第五军都指挥使吴良谋的身影,也急匆匆地出现在了大总管府的书房之内。
后者则将资料放进一个皮口袋中,跨在肩头匆匆而行。三两步出了大总管行辕,飞身跳上马背。在亲兵的护卫下一路风驰电掣。直到回了军营当中,才轻轻对着天空吐了口气,然后拉紧战马的缰绳,半晌沉吟不语。
“末将知道,末将一定不负都督所望!”吴良谋想了想,再度用力点头。
“是,都督教诲,末将一定牢记于心!”吴良谋起身敬礼,双手接过资料。
“办法不错!”朱重九嘉许地点头,“新式迅雷铳和新式神机铳的样子,估计你已经看到了。最大改动就是把火绳引火改成了燧石击发。速度提高了许多,但哑火率也跟着成倍的增加。特别是对于训练不足的新手,临阵时哑火情况恐怕要超过三成。另外,燧轮和扳机的寿命,百工坊只能保证在四百次击发以上。如此一来,火枪的日常保养和维护就需要专门培训。你和焕吾、德山三个心思细密,我希望打完了这仗,你们能给我提出一套相对完整训练的方案出来!”
“主公相和-图-书待之恩,末将绝不敢忘!”吴良谋赶紧笑着给朱重九拍了一个大马屁,然后讪讪地说道,“韩老六那厮,的确辜负了主公的信任,他自己也后悔莫及……”
“主公,末将,末将知错,请主公宽宥!”吴良谋紧绷着的肩膀,立刻松弛了下来,转过身,满脸讪笑,“末将是心里有愧,所以才不敢造次。绝对没有对主公丝毫不满的地方!”
“坐吧,没有外人,不必这么拘束!”朱重九举手给吴良谋还了个礼,笑着补充,“因为不准备让你去攻城略地,战后咱们淮安军也不准备在蕲州那边驻扎。所以这次你去,只能带第五军团的一部分精锐战兵。数量你自己来定,但是要跟水师那边协商。首先,要满足守住蕲州,打退敌军的战略目标。其次,因为路途遥远,中间还隔着朱重八和彭莹玉的地盘,所以要仔细考虑粮草辎重的补给问题。免得出现什么以外,或者天气原因,水师那边一时无法给你输送物资,你自己就立刻断了顿。第三,就是要考虑伤亡问题,因为这一仗不是在家门口,也不是为了咱们自己而战,如果伤亡太大,弟兄们的士气肯定会受到影响。身为主帅,你必须通盘考虑,不得一味地贪功!”
“算了,有情有义不算坏事,但把握好了度就好。毕竟咱们是准备立国,而不是占山为王,大称分金!”见吴良谋窘迫成了如此模样,朱重九摆摆手,笑着安慰,“你是个好将军,日后和*图*书也必然是个帅才。但你还做不了一个文官,所以有些事情,就不要再操心了。”
“怎么,你觉得他很冤枉么?”朱重九将眉头一皱,脸上的笑容慢慢变冷。
“那……那……”刘魁还是不懂,急得抓耳挠腮。
没过多责怪,所以自然无从原谅。在自家主公眼里,韩老六早就成了一个普通文官。该受处罚时就按照规矩处罚,该立功受奖时就按照规矩升迁。当年的并肩而战情义,早已消耗殆尽。
行军长史逯德山却笑着拉了他一把,低声说道:“不是跟你说了么,别瞎操心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福缘。咱们是武将,就该干武将的事情。其他事情自然有文官来权衡。至于韩老六,以他那护短的脾气,去负责安置伤兵,未必全是坏事!”
“用心做事吧,都督对咱们第五军抱的期许很重。你我今后只管好好带兵打仗就行了,别多管闲事。毕竟保着都督坐上江山,才是眼下最要紧的事情!而想坐稳江山,凡事就不能没个规矩!”吴良谋看了他一眼,大声叮嘱。
“是!”吴良谋立刻起身行礼,转头大步流星往外走。一脚跨过了门坎儿,却又慢慢倒着退了回来,“主公,末将有几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都督变了,早已不是当年黄河畔拎着把杀猪刀跟敌人拼命的朱八十一。而自己和大总管府内的很多人,却还没意识到这种变化。至于这种变化到底是好是坏,吴良谋也说不清楚。也许对于淮安军整体http://www.hetushu•com而言,这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但对于具体到其中某一个人,却不尽其然。
“怎么了,没求下来情?都督至今还不肯原谅六子?!”副都指挥使刘魁正等得心急,听到中军帐外的马蹄声,赶紧起身迎了出来。
“对了,还有一件事,你酌情考虑!”朱重九却从背后叫住了他,然后转身取了笔,飞快地在自家掌心写了一个名字,“记住这个人,如果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立刻下手除掉,不需要考虑任何人的态度,也不需要向任何人请示!”
“你上次总结出来的四叠横阵,我觉得很不错。所以这次新式迅雷铳和神机铳一造出来,我就立刻想到了第五军。这里边,都是我能想到的进一步战术完善方向,未必正确,你拿去参考!”双方分宾主落座之后,先说了几句场面话,朱重九随即拿起一叠事先准备好的资料,笑着递给神情略微有些紧张的吴良谋,“这一仗,我不要求你攻城掠地,以实验新火器的威力,并且完善新战术为主。蕲州南面临江,西侧靠水,背后还有两座高山,守起来难度应该不会太大。但需要提防的是友军中的内奸,倪文俊毕竟是天完朝廷的左相,树大根深。他跟徐寿辉之间的冲突,责任也不完全在他头上。所以蕲州城内,难免有人会同情他。或者对徐寿辉已经绝望,准备交出城池换取自家的活路!”
“末将一定牢记都督教诲!”吴良谋额头上汗水变得更多,举手再度给朱重九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