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六十二章 绝响(上)

“呜――呜――呜”号角在炮弹轰鸣的间隙里,倔强地响了起来,沉闷而又苍凉。随着进攻的号角声,倪家军的战兵开始加快脚步。枪如林,刀如雪,包裹着水牛皮的靴子踩在地面上,将头盔缝隙中的整个世界,震得摇摇晃晃。
然而明明知道老贼打的是驱虎吞狼的主意,城内和城外的红巾军,却谁也无法停手。仗打到现在,双方已经都没了退路,要么倪文俊干掉徐寿辉,凭借昔日袍泽的鲜血证明他对大元朝的耿耿忠心。要么徐寿辉干掉倪文俊,证明他这个天完皇帝天命犹在,对方大逆不道。城内城外,谁都没有第三种道路可选!
那是倪家军的阵列经过时,用脚踩起来的烟尘。残酷的老天爷最喜欢开玩笑,在恶战即将到来之前短暂时间里,总会刻意制造出各种各样美丽的景象。而被所他厌弃的人类,则按部就班地,成为所有美好的破坏者。他们像蝗虫一般,成群结队地淌过小溪,走过旷野,所过之处,一切色彩都变得黯淡,只留下丑陋冰冷的黑与白。
“是!”千夫长吴宏起身接令,毫不犹豫地就向外走。
随着参战各方对火器的熟悉,以及六斤炮的出现,早期从淮安军手里求购来的四斤炮,效果已经越来越鸡肋。但工匠们的智慧是无穷的,至少在陈友谅麾下,工匠们充分发挥出了各自的潜能,让频临淘汰的四斤炮重新焕发了青春。
“六个千人队,二十架凿城车,一百多架云梯!”站在敌m.hetushu.com楼顶层的瞭望手,扯开嗓子,大声汇报。“主攻方向还是西门右侧马脸。他们又带了大铳,很多很多大铳!”
那是天完朝廷以每门六千贯的高价,从淮安军手里求购来的六斤炮。射程远,威力大,炮弹落处,周围半丈远就再也站不起来一个活人。然而,这批镇国利器全都被倪文俊带给了蒙元,现在反过头来,又开始屠杀曾经的袍泽。
“轰——!”六个整齐的方阵,瞬间四分五裂。浓烟起处,每名被波及到了倪家军将士都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和鼻子,佝偻着腰,拼命地咳嗽。烟熏火燎的脸上,眼泪和鼻涕滚滚而下。
随着千夫长吴宏的身影在城头上出现,很快,摆放在城垛后的四斤炮,陆续发起了轰鸣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数十枚猩红色的火球拖着长长的弧线,接二连三砸进了城外正在缓缓向前推进的队伍里。紧跟着,一团团暗黄色的烟雾从地面上涌起,高高地跳上半空当中。
“六个千人队,二十架凿城车,一百多架云梯!数不清楚的大铳!”一名百夫长快步冲进敌楼深处,对陈友谅大声复述观察结果。“主攻方向西门右侧马脸附近。其他方向暂时没看到敌情!”
“泼张,两分钟后,你带着咱们的火铳手上墙!”陈友谅非常冷静地朝外边扫了两眼,然后果断地命令。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正是因为徐寿辉的奢侈浪和_图_书费,蕲州城才能坚守到今天。早在天完二年就用青色条石重新贴面儿的城墙,炮弹打上去只能砸出一个白色的小坑。而凭着坚固的敌楼、箭垛,以及各类齐全繁杂的防御设施,陈友谅从池州带回来的三千精锐,才能协裹着已经腿软脚软的御林军,苦苦顶住城外的一轮又一轮疯狂进攻。
“吴宏,让四斤炮装填毒药弹,制造烟雾,扰乱敌军炮手视线!”目送着泼张离开,陈友谅想了想,再度果断地拔出第二支令箭。
只是如此一来,双方的伤亡率,可就成倍的增加了。并且死得全是天完帝国的老弟兄,城内城外都是!急于在新主人面前有所表现的倪文俊,将其麾下精锐部队全都搬了出来,根本不惜血本。而为了守住天完帝国的都城,陈友谅自己也使尽了浑身解术。倒是蒙元四川行省丞相达矢八都鲁和他手下的官军,这些日子好整以暇地在城外山丘上看起了热闹。仿佛一个大户人家的阔少,在看着两只野狗撕咬一般。
说罢,将令旗朝身边的亲兵怀里一丢,大步流星地冲进了敌楼。
他迫切需要这种冷静,否则,他很难保证自己会活到这一轮战斗的结束,更无法保证身后的孤城,还有孤城深处皇宫里的那个暴发户,也能平安地继续活下去。所以哪怕是内心深处充满了厌倦,他都不得不再度将手掌从城墙上收回来,高高地举起一面橙黄色的令旗,“每个城垛后留下一名战兵,其他人全都下去躲和图书避火炮。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上来!”
“是!”绰号“泼张”的千夫长张必先站起身,抱着一个猪头大小的“金钟”冲出敌楼。
所以在天完帝国新任金吾将军,五城兵马司都指挥使陈友谅眼里,守住蕲州,是保全天完帝国的第一关键。如果蕲州没了,天完帝国也就彻底失去了存在的必要。对于安庆和池州的其他南派红巾弟兄来说,没有徐寿辉这个暴发户皇帝,比有这么一个皇帝更要舒服。至少,大伙不用把本该拿来打造军备的钱,花在给皇帝陛下娶妃子上。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摆放在敌楼和左右两侧马脸上的六斤炮,迅速还以颜色。居高临下地射出弹丸,砸进城外进攻一方的炮兵阵地当中,将阵地砸得硝烟滚滚。
即使有第三种可能,答矢八都鲁也不会准许其存在。他需要的是赫赫战功及一片永远不会再造反的土地,借此平步青云。至于战争结束之后,这片土地上还剩下多少人,根本没必要在乎。反正在他和大部分蒙古贵胄眼里,老百姓就是户籍纸上的一个数字。今天割没了,用不了多久便会再长出来。你不见当年丞相伯颜南下时,杀得尸山血海。这才短短七八十年光景,长江两岸的城市和乡村当中,就又变得人满为患。蒙古老爷们想找到一大片开阔无人的地方做牧场,都要反复折腾好几次才行。
陈友谅单手扶在城垛上,脸色比天空中的彤云还要黑和*图*书。一串粉红的色血珠,缓缓从他的掌心处淌出来,他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达矢八都鲁老贼的目的,是把南派红巾的血彻底放干。在他眼里,其实城里的徐寿辉也好,城外的倪文俊也罢,都属于需要被消灭的对象。彼此之间根本没太大区别。
所以,今天的血还没有流够,太阳还没有落山,答矢八都鲁老贼,还有宽裕的时间,逼着城内城外的红巾弟兄再流一回。抬头看了看西边的云层,还有云层下正在摆放火炮的敌军,陈友谅咬着牙推断。
一座座暖金色的丘陵,与城外不远处几条狭窄的溪水辉映在一起,构成了一个静谧的金色世界。在世界的外侧,有几层铅灰色的雾气,丝丝缕缕的,从天上到地下,飘飘荡荡。
同样规格的火炮,同样规格的弹丸,同样配方的火药,甚至连双方的炮手所经受的,也是同一伙师父的训练,彼此之间本领难分高下。转眼间,城内城外,就打成了一锅粥。笨重的铸铁弹丸拖着凄厉的呼啸声,你来我往,夺走一条条鲜活的性命,将原本安宁静谧的世界,炸得支离破碎。
西边的天空慢慢变成了暗红色,彤云被其所遮挡住的太阳烧出了一圈亮丽的金边儿。丝丝缕缕阳光从云朵的拼接处透出来,洒在周围烟熏火燎的丘陵上,给所有风物,都镀上了一层暖暖的流苏。
受淮扬方面的影响,如今池州红巾和蕲州红巾内,也开始流行以分钟来记时。而产自扬州的“金钟”,更被每一名高级将领视和_图_书作珍宝。与沙漏、水钟、圭表比起来,此物非但精度高、计时准确,携带性也方便了许多。在作战之前与主帅手里的“金钟”对准一次,接下来只要发条拧足,一整天之内,双方就能达到协调一致。
“人类最大的本事就是自相残杀。并且乐此不疲。”下一个瞬间,陈友谅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得道高僧。冷静而又睿智。
那是六斤炮的弹丸,穿透空气的声音,冰冷得令人绝望。再跟着,蕲州城的西墙开始晃动,无数破碎的石头渣子随着炮弹爆炸声溅起,将炮弹落地点周围砸得血肉横飞。
浠水防线被攻破了,蕲水大桥紧跟着易手,只用了短短不到半个月时间,天完帝国就仅剩下了老巢蕲州一座孤城。不对,假如把江南的池州和半个安庆路也算上的话,应该还不至于亡国。但那边的繁华程度怎么能跟蕲州比?天完朝的徐皇帝自打即位以来,把每年的大部分财税,连同抄没所得,都用在了蕲州。将此城打造得宛若人间仙境。丢了蕲州,就等于将天完帝国的家底儿丢了一大半儿。况且以皇帝陛下那个性情,撤到池州后,少不得又要把在蕲州的事情重来一遍。到时候,被逼反的可不是左相倪文俊了,右相彭莹玉同样未必忍受得了他的骄奢淫逸!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一连串沉闷的雷声贴着地面响起。紧跟着,天空中出现了凄厉的呼啸,“嗤——!”“嗤——!”“嗤——!”。此起彼伏,连绵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