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六十四章 绝响(下)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分布于城头各处的四斤炮快速做出响应,将一轮又一轮弹丸砸向三百步之内的敌军。他们堪称训练有素,每一轮射击,都能打翻几十名进攻者。然而对方过于分散的阵形,却令四斤炮的战果很难再继续扩大。身经百战的倪家军精锐,也绝不可能因为区区几十人的伤亡,就立刻开始士气崩溃。
“四斤炮,四斤炮给我开火!”陈友谅越看越惊心,越看越觉得头皮发乍,举起令旗,大声呼和。
“该死!”陈友谅闻听,再顾不上跟邹普胜生气。抄起一具重金求购来的望远镜,举在眼前,快速向城外张望。
“彭相手中总共才两万兵马,给我带来的五千,剩下的如果再往这边调,池州那边怎么办?万一守不住蕲州,咱们可就连退路都没了!”陈友谅瞪了邹普胜一眼,咆哮着补充,“至于朱重八,连远交近攻你们也不懂么?他已经有了庐州和半个安庆,再赶来救咱们一次,另外半个安庆也得归了他!到时候,咱们一样是要仰人鼻息!”
身穿板甲叛军将领,却丝毫没有生气。从旁边的侍卫手里抢过一面画着黑色的角旗,举过自家的头顶,缓缓舞动。
……
“来啊,有种继续来了,全都是小丫头生的!”
“老夫,老夫劝,劝过了。但,但陛下,陛下他被倪贼伤透了心,根本听不进去老夫的劝。并且,并且他也怕,也怕请神,请神容易送神难啊!”邹普胜被吓了一哆嗦,后退两步,倚着墙壁和*图*书低声解释。
大铳手、弓箭手、长矛兵、攻城凿……其他各式各样的兵种,在盾车之后,排成一条长长的纵队。每个纵队和纵队之间,都保留着相当宽的距离。哪怕再遇到一次大铳齐射,也不会像先前那样,付出巨大的伤亡。
“朱总管至少,至少不会要你我的命!”陈友谅恨得牙根儿都痒痒,却是无可奈何。
“彭,彭相不是马上就到么?还有,还有朱重八,他也答应发救兵来着?”邹普胜自知理亏,却挣扎着强辩。
只见金色的晚霞下,大队大队的倪家军,又开始向蕲州城靠近。紧跟在他们身后的,则是数十个由蒙元官兵组成的方阵。枪如林,刀如雪,巨大的盾牌举在阵前,组成一道道移动的城墙。
“这个……”邹普胜闻听,兴奋的老脸上,立刻又涌现了几分尴尬。咬着牙犹豫了好一阵儿,才压低了声音回应道,“派肯定是派了。但是陛下那个脾气,陈将军也应该知道。他好歹也是个皇帝,而,而那朱重九却……”
“换人,换人,换人!”单调的喊叫声再次涌起,第二波大铳手迅速向后翻滚,把射击孔让给身后蓄势以待的袍泽。
就在此时,城外又传来一阵连绵的角鼓之声。紧跟着,千户张定边又跑了进来,先冲邹普胜拱了拱手,然后大声汇报,“阿三,坏事了。官军这次来真的了。倪文俊的人,还有答矢八都鲁的人一起逼上来了。黑压压地根本看不清多少!”
“后退,后退,后退二十步,分散列阵!”队伍中的百夫长们果断地重复和*图*书,收拢各自身边的部属,丢下架在地上的大铳和血泊中翻滚的同伴,迅速闪到距离城墙六十步之外。
“放着好好的人不做,却去给蒙古鞑子做奴才。这种玩意,怎么会有骨头……”
“小丫头养的软蛋玩意儿,有本事把真家伙亮下来……”
“轰隆,轰隆,轰隆!”城墙上,马脸内,敌楼旁,火药的殉爆声不绝于耳。毫无防备的大铳手们要么被人从身后砍翻,要么被火药炸得粉身碎骨,一瞬间,血流成河。
“够了!”陈友谅大怒,一拳捶在柱子上,震得头顶瑟瑟土落。“你这个太师是喝稀饭的么?居然不去进谏!如果淮安军五天之内还没赶到,咱们大伙全都死无葬身之地!”
同样经验丰富的他们,非常清楚大铳的缺陷所在。一个非常简单的战术调整,就将剩余的自家兄弟从绝境中解脱了出来。
偶尔一枚弹丸命中目标,瞬间将官兵的方阵炸出一个巨大的塌陷。蒙元四川行省丞相答矢八都鲁的卫队策马冲过去,砍翻惊惶失措者,迅速恢复方阵的秩序。令其随着鼓角的节奏继续缓缓前行。
“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连绵不断的射击声第三次响起。大铳受到火药的反推向后猛缩,却被大铳手肩头上的木板牢牢顶住。数以千计的散弹从城头狂泻而下,将城外的敌军打得尸骸枕籍。
“好像,那个,嗯嗯……”邹普胜的神情,就像新娘子谈起房事一样扭捏。红着脸呻吟了半天,才硬起头皮不补充,“差,差不太多吧。陛下,陛下这回,http://m.hetushu.com封,封,封了朱总管一个淮阳王。食邑万户,并赐予淮阳王白璧十对,绝色美女二十名,金珠……”
城墙上,则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叫骂声。张必先麾下的大铳手们,一边飞快地解下腰间的黑白两只布袋,用勺子向大铳内装填火药和散弹。一边用污言秽语,撩拨城外进攻者的神经。
“那,那……”邹普胜听得似懂非懂,眨巴着眼睛,嘴角不停濡嗫。
“炸膛了!谁他娘的在操炮。老子剐了他!”陈友谅第一反应,就是六斤炮因为过度使用而炸膛。然而,接下来看到的一幕,却令他肝胆俱烈。几队正在帮忙搬运火药的御林军,忽然从腰间抽出佩刀,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大铳手乱砍。紧跟着,又一大队御林军沿着马道急冲而上,手中火把毫不犹豫,就朝摆在城墙内侧的火药箱丢去。
他们手中的大铳模样非常怪异,既没有火绳枪上常见的扳机,绳夹、铜簧等精密配件,也没有供射击者架在肩膀上的木托。只是一根光溜溜的铁管子,尾部像蟋蟀一样分出两个短短的铁叉。然而,对于箭垛和城墙这类狭窄地形,一根光溜溜的铁管子,反而显得更为灵活。
最近一段时间,多亏了陈友谅和他带来的张定边、张必先和吴宏等人卖力死战,才确保了蕲州城不被叛军攻破。所以除了徐寿辉这个皇帝陛下之外,其余满朝文武都把金吾将军陈友谅当成了天完王朝的武曲星。对他的百般奉承,有求必应。
“当当当当当……”单调的破锣声响起,刚刚退下来的倪家军士卒和图书,又继续朝更远的地方退去,谁也不肯多做任何停留。
“噢!噢!”“噢!噢!”“噢!噢!”城头上的辱骂声变成了欢呼,轻松就打退了敌军一轮进攻的天完王朝将士们兴奋地站起来,沿着城墙跑来跑去。
“轰!”“轰!”“轰!”“轰!”架在敌楼和马脸上的六斤炮,果断开火拦截。但由于距离过于遥远,大部分弹丸都落在了方阵之间的空地上,徒劳地激起一团团浓烟。
“注意,注意炮管,小心炸膛!”几名有经验的老炮长,也跳起来,向城头的同行们示警。购自淮扬的火炮,按说都有连续发射三十次不炸膛的保证。但仗打到酣处,谁会还记得三十炮的限制?万一其中某一门除了差错,肇事者可是百死莫赎。
然而,陈友谅脸上,却丝毫看不到欢喜之意。皱了皱眉头,低声询问道:“太师,向淮扬大总管府求救的第二波信使派出去了么?怎么这么久了,依旧没收到任何回应!”
“停下,停下,不要上当!”陈友谅心中突然一凛,再度咆哮着挥舞令旗。倪家军炮手的表现非常不对劲儿,按道理,没有遮蔽物藏身的他们,应该尽量避免火炮之间的对决才是正理。可他们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其中必有猫腻!
“陈,陈将军真乃我天完国第一虎将也!”太师邹普胜也高兴得老脸通红,摇晃着冲进敌楼,对着陈友谅猛挑大拇指。
“轰!”“轰!”“轰!”“轰!”“轰!”“轰!”倪家军手中的四斤炮,也努力向城头开始反击。双方很快就又陷入对轰状态,你来我往,打得不和-图-书可开交。但双方的准头都乏善可陈。往往对轰上三、四轮,才能偶尔蒙上一发。于整个战局没丝毫影响。
“大姑娘生孩子,打小没爹教。碰上点硬茬就缩头!”
“陛下不会是又给朱总管下了一道圣旨吧?”陈友谅微微一愣,迟疑着试探。
粉红色霞光中,担任前锋的倪家军继续向城墙推进,不紧,不慢。这次,走在最前方的变成了盾牌手。每一个人,都用力推着一面齐肩高的盾车。木制的车轮“吱吱呀呀,吱吱呀呀!”,奏出一曲嘈杂又刺耳的旋律。
“后退,后退,速速后退!”一个沙哑的声音,在城外响起,有名全身穿着镀金全身板甲的汉子,高举其铁皮喇叭,大声呼喝。
第二波将士刚刚将发射完毕的大铳抽出来,第三波将士就将装满了火药的新大铳迅速填进了射击孔。然后瞄都不瞄,只是大概调整了一下射击角度,就果断用艾绒点燃了位于大铳后部的引火线,随即用挂着木板的右肩牢牢顶住铳尾的铁叉。
“轰!”“轰!”“轰!”“轰!”倪文俊手中的重炮手们也重新振作士气,操纵着属于自己的六斤炮,遥遥地跟城头上的昔日袍泽展开了对轰。敌楼和马脸上的火炮不得不放弃对蒙元官军方阵的阻拦,调整角度,奋起迎战。双方的炮弹于晚霞下你来我往,在半空中拉出一道又一道凄厉的尾痕。
就在这个瞬间,西门右侧的马脸上,猛地传来一阵巨响“轰隆隆!”。紧跟着,脚下的城墙开始来回摇摇晃晃。巨大的烟柱,于距离敌楼近在咫尺处涌起来,浓烈的硫磺味道四下翻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