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六十七章 苦战(下)

更远处,弓箭手们惨叫一声,潮水般后退。
爆炸点周围两丈范围内的元军,像被一把巨大的镰刀割过一般,纷纷倒地。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灰暗的薄暮中,轰天雷爆炸所迸射的火光,显得格外绚丽。
“老子是陈友谅,执金吾陈友谅,做官要做执金吾,生子当若陈友谅!”陈友谅一边朝城外扔着手雷,一边继续大喊大叫。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桀骜不驯。
重金购自淮安的板甲防护力天下无双,二十步外可挡住大部分羽箭的攒射。这,是早就广为流传已久的消息。但听说过和亲眼看到,毕竟不一样。当发现抹了毒药的箭矢,根本奈何不了淮安甲分毫之后,一众铁甲卫们士气大振。沿着城墙快速散开,替换掉队伍最前方那些无甲者,用自己的身体和盾牌替袍泽们构筑起第二道防线。
“轰!”一枚实心弹飞至,将一名铁甲卫连同手里的盾牌一道送上天空,四分五裂。
城外的蒙元士兵迅速发现了城头上移动目标,调整方向,箭如雨落。
“轰!”一门被推到城下不足五十步远的四斤炮,猛然发威。将一枚实心铸铁弹丸,呼啸着送上了城头。
正在弯弓搭箭的蒙元兵卒被一排排放倒,不得不仓惶后撤。然而很快,新的一波兵卒就又涌到城墙下,向城头上泼洒出新一轮死亡之雨。
“没人了,三哥,真的没人了!敢上来的,全上来了!”张定边气急败坏,哑着嗓子提醒。
“他和_图_书奶奶的,老子算是倒了八辈子霉!”张定边一边骂,一边挥动钢刀左格右挡,尽量将冒着火星的药箭拨离城头,同时用自己的身体,牢牢地将陈友谅护在了背后。
巨大的弩箭凌空飞起,将压在弩车上的勇士一并带出了城外。
一小队御林军士卒,高举着盾牌,迅速向马脸上的床子弩跑动。这具古老的武器威力巨大,只是生不逢时,在六斤炮和四斤炮出现后,没等投入使用就宣告淘汰。
几名蹲在城墙根儿瑟瑟发抖的火铳手愣了愣,迟疑地抬头。随即,嘴里发出一声叫喊,踉跄着朝马道冲去。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爆炸声此起彼伏,正在城外弯弓搭箭的蒙元官兵,没想到这世界上还真有不怕死的人,瞬间被炸翻了上百个,碎肉残肢四下飞溅。
看到三位最有权势的人都冒着被万箭攒身的危险站出来带头反击,其他将士愈发舍生忘死,将点燃了引线的手雷像冰雹般,一波接一波朝城外砸去。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激越的号角声响了起来,将不屈的意志,迅速传遍全城。
几名炮手从倒塌的敌楼中爬了出来,合上前辈的眼睛,从血泊中扶正四斤炮和六斤炮。
做官要做执金吾,娶妻当娶阴丽华。陈某人虽然出身寒微,但陈某人的志向,却丝毫不比古时的英雄豪杰少。(注1)
“疯子!”太师邹普胜吐了口带血的唾沫,摇摇晃晃走下www.hetushu.com马道。
“顶上去,铁甲卫,顶到最前头去。破甲锥破不开淮安甲。只管注意火箭就好!”于光迅速总结经验,用尽全身力气跟周围的弟兄们分享经验。
陈友谅等人扭头抓起手雷,用艾绒点燃了引线,一个接一个朝城外丢去。速度远远超过了四斤小炮。
“轰隆!”红光四射,黑色的烟尘扶摇而起。
四名御林军将士利用自家袍泽以性命换来的机会,靠近了床子弩。有人迅速将十几枚手雷挂在了弩杆上,另外一人用艾绒点燃引线。
太师邹普胜带领一伙御林军沿着马道跑上来,两两一组,放下成筐的手雷。这些手雷都是天完帝国的工匠所制,威力比淮安军对外出售的手雷略有不及。但胜在造价低廉,并且可以敞开量供应,完全不用担心断货问题。
“轰!轰!轰!轰!”有人在敌楼中冒死开火,用四斤炮吸引走了大部分弓箭手的关注。
无数支羽箭飞来,把他们两个射成了刺猬。
“不用管准头,只管往人多的地方招呼!”千夫长张必先也点燃了手雷,一边朝敌军头上掷,一边大声提醒周围的袍泽跟进。“一命换一命,老子就不信鞑子不怕死!”
“吹角!继续调人上城!”陈友谅吐了口暗红色的血水,咬着牙发出命令。
新来的大铳手从箭垛中抽出已经发射和尚未发射的铳管,将自己背后的大铳塞进去,探出城外,对准敌军,然后点燃引线。
十几枚手雷www•hetushu•com与弩杆一道,飞出三丈多远,一头扎在了炮车上。
“啪!”被弹丸命中的盾牌四分五裂。铁弹却余势未衰,借着惯性再度撞上了持盾者的胸口。性能优良的淮安板甲,被砸得向内凹进一个深坑。持盾者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被弹丸推着向后飞去,鲜血和破碎的内脏,从张大的嘴巴里喷射而出。
数不清的蒙元弓箭手被送上了天空,数不清的倪家军兵卒惨叫着抱头鼠窜。
他是陈友谅,金吾将军陈友谅。想当年,大汉光武皇帝刘秀,就是以这个职位开始,一步步走向了人生的辉煌。
御林军千户张洪生带着六七八百刚刚收拢起来的残兵从街巷中钻出,沿着马道冲向了城头。
“让你吹你就吹,我就不信,天完帝国就这么几个男人!”陈友谅根本听不进他的劝告,继续大声重复。
又一排黑色羽箭以不同的角度落下来,落入盾墙后。
“破甲锥,鞑子的破甲锥不管用,不管用!”不远处,有人大声附和,语调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惊喜。
“老子是陈友谅,执金吾陈友谅……”嚣张的笑声,不断于爆炸声的间隙中钻出来,顽强得如春日里的野草。
他臂力奇大,凭借居高临下的优势,几乎每一枚手雷都能扔出三十步远,落在敌军当中,就是一片鬼哭狼嚎。
“轰!轰!轰!轰!”火炮和大铳的射击声如雷。
几名掷弹兵将艾绒凑在被炮弹炸塌的民房上,点燃。然后大步追向了人群。
和-图-书“床子弩,那边有床子弩!”太师邹普胜跳着角大叫,钢刀所指,正是马脸上一具古老的守城利器。
“啪!”举盾的勇士用自己的脚,取代击发锤,踹开了扳机。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火药箭和炮弹从城下交替射进敌楼,陆续炸开,将敌楼炸得摇摇欲坠。
注1:做官要做执金吾,娶妻当娶阴丽华。野史中相传,这是汉光武帝刘秀少年时的志向。后来他果然做了执金吾,取了阴丽华为妻子。再往后则做了大汉的中兴之君。
两名持盾者后颈受伤倒下,更多的羽箭和火药箭则从他们露出的缺口射进来,将数名身上只有皮甲的掷弹兵像割麦子般割倒。
“呯!”铁砂和掺杂在火药中剧毒之物纷纷扬扬,朝城墙下正在架设云梯的倪家军头上落去,吓得对方抱头鼠窜。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号角声宛若龙吟,穿云裂石。
“干掉它,赶紧干掉它!”有人在陈友谅身后大叫,却想不出任何对策。先前城头上那场突如其来的“内乱”,令大部分炮手都死于非命。布置在城头上的火炮要么被叛乱者炸毁,要么没人操作,根本发挥不了作用。
“顶上去,顶上去,铁甲卫,顶到最前头去!”百夫长于光高举盾牌,顶着箭雨向前。闪着寒光的破甲锥砸在他的小腹和大腿等处,叮叮当当乱响。
新上来的盾牌手跨过前辈的尸骸,在自家袍泽的头顶,竖起最后m.hetushu.com一道防线。
剩下的五名铁甲卫收拢队形,堵住死者留下的缺口,继续护住袍泽的后背。
“轰!”又一门四斤炮被推上前,朝着城头开火。黑漆漆的弹丸掠过陈友谅等人的头顶,将背后的敌楼砸得碎瓦乱飞。
未被爆炸波及的弓箭手们立刻放缓了动作,倒退着远离城墙。没等他们稳住阵脚,更多的轰天雷,拖着猩红色的火光当空而落。
“护住他们的身后,铁甲卫,给我护住他们的身后!”陈友谅红着眼睛,大声指挥。
“疯子!”御林军千户张洪生从门洞里探出半个脑袋,咬牙切齿。如果换作平时,听到这几声叫喊,他一定会冲上去,问一问陈友谅该当何罪。但是现在,他却只想站起来,跟那个疯子站在一起,死在一起。
“嗖!”一支火药箭拖着猩红色的尾迹疾飞而至,千夫长欧普祥抢上前,挥刀猛拍。火药箭在半空中打了旋儿,倒飞回去,轰然炸响。
试图去操作床子弩的御林军将士没等靠近目标,就已经阵亡过半。但剩下的四个人,却依旧举着盾牌床子弩猛冲。
然而,却有更多的蒙元官兵冲上前,砍翻那些仓惶逃命者,然后继续举起强弓硬弩。将涂了毒药的羽箭和点燃了的火药箭,再度一波波送上城头。
剩下的两名勇士一人举盾,护住袍泽。另外一个,却用身体扑在了弩车上,将巨弩的角度尽力下压,下压!
六名身穿重甲的勇士沿着城墙斜站成一排,用身体和巨盾,挡住大部分飞向御林军的箭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