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六十八章 抉择(上)

看到陈友谅走过来,大伙都纷纷停下手中的活计,起身致意。陈友谅则笑着从大伙身边走过,或者替这个整理一下铠甲,或者替那个抹去脸上的血污,笑容里充满了自信。
“这帮王八蛋,今晚到底发了哪门子疯?”太师邹普胜拄着一面扎满了羽箭的盾牌,气喘如牛。作为一名文官,他的体力消耗已经到达了极限,此刻只要有人在旁边轻轻推上一把,也许就会让他倒下永远无法再站起来。
“呜——!”一声号角被夜风送了过来,苍凉而婉转。
“闭嘴!”倪文俊也觉得孙长史是在帮自己的倒忙。回过头,狠狠瞪了后者一眼,大声呵斥,“没事儿干,就给我整理一下云梯和攻城凿。等会儿,老子还要派上大用场!”
“愿为金吾将军效死!”张必先在人群中带头,大声回应。
而远处的蕲州城,看起来却已经摇摇欲坠。敌楼塌了,左右两个马脸都被炸掉了半边。城墙上的箭垛也十去其五,剩下的绝大多数亦为临时修补过的,根本耐不住四斤实弹到一次轰击……
“是,大人放心,卑职这就去办!”孙东霖赶紧笑着抱了下拳,仓惶而去。远远地走出了人群,却偷偷朝地上啐了一口,然后用脚捻了几下,低声诅咒道:“德行,还不是一样的乡巴佬!这时候还赶着去抱蒙古人的大腿,真是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哪天风水倒转了,看你连和*图*书哭都来不及!”
“一起活着,一起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又是张必先带头,众人齐声呼和。充满豪气的呐喊声顺着城墙飘下去,在夜风中飘遍整个旷野。
城头上,刚刚经历了一轮生死搏杀的勇士们,正在抓紧时间封堵缺口,整理兵器和铠甲。他们的总数大约还剩下一千出头,其中包括两百左右最具战斗力的铁甲卫。凡是能坚持到现在不肯离开的,忠诚和勇气都毋庸置疑。但是,这已经是陈友谅手里的全部兵马了,下一次战斗中,哪怕他将画角吹破,都不可能从城内召集到更多的志同道合者。
紧跟着,蒙元官兵先动了起来。随即,是倪文俊身边的嫡系。倪部精锐,倪部普通士兵,倪部协裹而来的辅兵和百姓。当一队头上包着红布,满脸酒气的壮汉快步走到云梯和攻城车前,推起来就大步朝蕲州方向移动的时候,孙东霖知道,新的一轮攻击马上又要开始了。
“听好了,咱们谁都不死!咱们一起活着,一起大口喝酒,大块吃肉!”陈友谅的眼圈立刻开始发红,拱起手,哽咽着回应。
“可惜了!”孙东霖深一脚浅一脚走在自家队伍中,脸上没有丝毫对胜利的渴望。
“愿为金吾将军效死!”众勇士纷纷附和,烟熏火燎的面孔上,写满了激动。
笑声来自答矢八都鲁麾下的羌兵,这些出生于雪域高原的家http://www.hetushu.com伙,比蒙古人还要野蛮十倍。活着的全部意义好像就是杀人放火,死亡对他们来说,也好像吃饭喝水一样稀松平常。
凭空冒出来的兵马,打了进攻方一个措手不及。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无数声号角低低的回应,宛若百鬼夜哭。
“别哭了,都别哭了,打仗哪有不死人的。早死早托生!”倪文俊的长史,黄州秀才孙东霖也大声帮腔,“好歹大伙都走回了正道上,不再是一群贼寇。即便做了鬼,阎王爷那里也会……”
“你说等会儿鞑子还要夜战?!”邹普胜吓了一哆嗦,差点踉跄着跌倒。多亏张定边在旁及时扶了一下,才勉强稳住了身体。“你怎么知道淮安军就要到了?贼人,贼人就,就不怕被淮安军给堵在城里头?”
这一轮交锋,持续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但激烈程度,却超过了前几天中的任何一场战斗。蒙元官兵和倪家叛贼在短短的半个多时辰之内,就损失了五千余人。而守城的天完将士,死伤也超过了三千。勇士们的鲜血将半截城墙都染成了红色,被跳动的火把一照,从上到下都闪烁着妖异的光芒。
当夜幕终于降临后,元军潮水般退了下去,摇摇欲坠的城墙下,躺满了横七竖八的尸骸。
蕲州是天完国的都城,所以蕲州附近方圆两百里内,对蒙元官兵来说,都属于敌国。敌国的一http://www.hetushu•com切,都属于可掠夺之物。敌国的百姓,则是可以随便屠戮的羔羊。遗传自祖先的野性,让蒙元官兵破坏掉了沿途看到的一切建筑,从城池到村寨,从竹楼到水井。遗传自祖先的嗜血欲望,也让他们杀光了几乎所有遇到的人,从八十老妪到垂髫幼儿。从起义者的亲朋好友,到自愿束手就缚,甚至头前带路的顺民。
他不说还好,一说,周围的哭声立刻就又增大的数分。对于他和倪文俊这种曾经做了蒙元高官的人,投降的确算是找回了“正道”。但对于普通兵卒,蒙元和天完又有什么分别?后者好歹皇上还是个同族,前者却只把大伙当作下贱的野狗。
旷野中,蒙元士兵正在抓紧时间做战饭。大堆大堆的篝火,连成汪洋一片。远远望过去,比蕲州城的规模还要雄壮。每当有风向变换,空气中就传来野蛮的哄闹声和低沉的哀哭声。
“如果不是淮安军马上就到了,答矢八都鲁老贼又何必让他的手下上来拼命?能把倪文俊的兵马耗光,不是将来更好收拾那厮么?”陈友谅又咧了下嘴,惨白的脸上露出几分无法掩饰的愁苦。“至于朱重九那边,呵呵,如果蕲州被鞑子攻破了,淮安军又何必再登岸?”
他是有功名在身的人,应对这些简单的俗务毫无压力。只用了不到一刻钟,就清点完了辎重营内的所有攻城器械,静待着某个乡巴佬前来hetushu•com验收。
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都不是陈友谅的嫡系下属。他们当中甚至还有很大一部分人,以前根本不熟悉陈友谅的名字。但在今晚的战斗中,陈友谅却用他的疯狂和勇悍,彻底征服了大伙。让大伙愿意跟着他一起去战斗,一起去面对任何敌人。
“淮安军马上就要到了!”陈友谅一改战斗时的疯狂模样,咧了下嘴,苦笑着说道。“如果贼人今夜破不了城,等明天淮安军一到,就永远别想着再拿下蕲州。所以今夜就是最后的机会,要么彻底灭了天完,要么铩羽而归,答矢八都鲁老贼别无他选!”
有些话,他没办法明说。如果把他跟朱重九换了位置而处,他最好的选择就是袖手旁观,任由天完国自生自灭。因为中间隔着朱重八和彭莹玉,即便保住了蕲州,淮安军也无法长期控制这里。而徐寿辉偏偏又自大到了愚蠢的地步,居然死到临头了,还给朱重九下什么狗屁圣旨!
“好兄弟!”一边走,他一边随口说道,就像农户家的长子,在照顾着未成年的同辈,“陈某记不住尔等每个人的名字,但尔等都是陈某的兄弟。过今天晚上,咱们就有是一家人,今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别号了,别号了,死的又不是你亲娘老子,号什么丧?!”倪文俊显然感觉到了周围的气氛压抑,拎着刀,带领着自己的一堆铁杆嫡系,来回巡视。“跟着那个老村夫,大伙和_图_书能落到什么好?他连老子的女人都敢抢,你们的婆娘哪天被他看上了,还不得乖乖送进宫去由着他祸害?!”
陈友谅看了看他,转身走向其他弟兄。
骂罢,心里头终于顺过来一口气。倒背起手,施施然去完成倪文俊刚才交待给自己的任务。凭心而论,他压根儿就不看好蒙元朝廷的前途。但是,他更不看好天完皇帝徐寿辉。然而作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他根本无法自己做选择。所以大多数时间里,他只能带着一腔愤懑,随波逐流。
几门距离城墙过近的炮车,先后被城头的床子弩和四斤炮炸翻。踌躇满志的蒙元弓箭手们,也被接二连三的爆炸逼得距离城墙越拉越远。答矢八都鲁和倪文俊几度重整旗鼓,试图再度将守军逼入绝境,但他们各自麾下兵卒的士气却一次比一次低落,再也无法重复先前的疯狂。
“他,他,你是说,他一开始就不愿意来?圣上,圣上毕竟,毕竟……”邹普胜瞪圆了眼睛,小声嘟囔。
破坏和杀戮带来的陶醉感,让官兵们忘记了死亡的恐惧,在篝火旁且歌且饮。而目睹了同乡甚至亲朋被杀,却只能袖手旁观的倪部叛军,此刻士气却低落到了极点。平素最没有地位的是他们,在傍晚的战斗中,伤亡最大的也是他们。但是,他们想回头,却已经来不及。他们只能在蒙元官军和自家将领注意不到的时候,偷偷地哭上几声,以发泄心中的哀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