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六十九章 抉择(中)

“等打完了这仗老子再收拾你!”一见后者那幅孬种模样,倪文俊的杀心就降低了一大半儿。再度调转角弓,将三尺长箭射入黑漆漆的敌楼。随即,抽出钢刀,大声断喝,“全军压上,半刻钟内,必须给我打开北门!”
“能拖一刻算一刻!”陈友谅狠狠瞪了他一眼,高声打断,“张定边、张必先带领铁甲卫留在这儿,其他人,跟我来!”
“该死,谁开的火,哪个叫你开的火!”倪文俊大怒,调转弓箭,对准铳声响起的位置。却看见自己的狗头军事孙东霖两眼发直,身体哆哆嗦嗦,哆哆嗦嗦,惨白的脸上,没有半分血色。
“当!”一支冷箭从城下飞来,正中他的左胸。陈友谅被推得后退了数步,随即手起刀落,将嵌在铁甲上的箭杆砍为两段。产自淮扬的精钢板甲坚韧无比,远距离而来的冷箭,根本不可能将其洞穿。而作为高级将领的特供福利,陈友谅的板甲下,还衬着一件同样产自淮安的金丝软甲。哪怕板甲即便有了破损,柔软的细钢丝,也能提供第二层防护,将流矢彻底隔离在外。
但是他们的挣扎注定是徒劳的,西城墙那边打得正激烈,炮声、火铳声和手雷爆炸声,将北门附近的警讯彻底吞没,短时间内,谁也不可能注意到他们。
陈友谅身上,也挨了十几弹。多亏了铁甲和金丝软甲的双重防护,才没有被打成筛子。但剧烈的痛楚,依旧令他回过头来,冲着开火者破口大骂,“直娘贼,你没长眼睛啊?!要不是老子……”
强忍着五腑六脏的翻滚,他跟在倪文俊马尾巴后,继续向北潜行。先是远远地兜了个大圈子,然后才趁着西南方打得正热闹之时,悄悄地靠近蕲州城的北门。
已经不用再掩饰行藏了,西城墙上的守军即便听不见北城的示警,至少会留意到灯笼已经全部熄灭。而他们现在分兵过来救援,恐怕也未必来得及。毕竟陈友谅手中的兵力单薄,不可能还拿得出来另外一支后备军。
辘轳周围的倪部叛贼,也被这一轮箭雨放翻了十几个和图书。剩下的愣了愣神,本能地后退。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靠近外墙处的尸体堆中,猛然又跳起了一名天完勇士。三两步冲到辘轳旁,将冒着火星的手雷朝下面一塞。然后张开双臂,整个人盖在了手雷上面。
“咱们这是要去哪?”伸手抓住一名千夫长,孙东霖低声询问。
辘轳被炸坏了,北门轻易无法再打开。但杀了陈友谅,效果也是一样。此人乃是全体蕲州守军的主心骨,杀了他,破城易如反掌。
“当——当当——当当——”正在北门敌楼中焦急倾听城西动静的守军,这才发现城外来了敌人,赶紧拼命扯动报警的大钟。
“射死他们,射死他们,一个不留!”倪文俊见状,气得眼眶欲裂。顾不上再放冷箭偷袭陈友谅,指挥着麾下弓箭手调整角度,冲着敌楼下方来了一次全方位覆盖。
两名操炮手,将大铳专用的散弹,拿铲火药的木头铲子填进炮口。第三名操炮手,抄起木锥朝炮膛内狠狠捣了数下,然后抽出木锥,弯下腰,将四斤小炮推向箭垛,对准城外靠近西北侧的敌军。
“呯!”一支大铳在倪文俊身后不远处发射,将数十枚散弹砸入敌楼。挂在敌楼口的两串灯球瞬间被打得支离破碎,整个敌楼彻底陷入了黑暗。
“我,我只是随便问问,问问!”孙东霖的脸立刻涨成了紫茄子,讪讪地收回手臂。与淮安军那边行军长史手握大权的情况不同,他这个行军长史,就是倪文俊用来装点门面的摆设。所以在整个倪家军中,从上到下,鲜有人肯给予半点儿尊敬。
“轰!”红光闪动,起吊铁闸的辘轳与勇士的遗体同时炸得飞了起来,四分五裂。
北城墙上,早已站满了倪部叛贼。剩下二十几名守军将士无路可退,只能用身体护住敌楼下方的城闸辘轳,阻挡张翰等人靠近。然而他们的防线是那样的单薄,短短几个眨眼,就已经被叛贼冲了四分五裂。
走着走着,行军长史孙东霖就发现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儿。蒙元官军高举着火把,直扑蕲州城www.hetushu.com的西墙。进攻方的大小火炮,也是一股脑地朝西墙上招呼。但自己所在的辎重营,却正在悄悄地向北转,每个过来抬云梯的家伙,眼睛里都闪着决绝。
短短四十几步的距离,弓箭手根本来不及反应。像被冰雹砸过的麦秸一般趴在了地上,一个个死得惨不忍睹。
“还军师呢,连声东击西都不懂!”另一名千夫长从旁边匆匆走过,瞥了孙东霖一眼,不屑地数落。
“拉开他,拉开他!把手雷拿出来,捻子,捻子还很长!”千夫长张翰歇斯底里地大叫,用钢刀逼着手下弟兄去保护辘轳。然而,周围的贼人哪有视死如归的勇气?一个个哆哆嗦嗦地挪动双腿,半晌都未能靠近半步。
“轰”炮口喷出一道红光,斜斜地扫向城外的一排弓箭手。红光在接近目标的刹那骤然扩大,把整排的弓箭手全都包裹了进去。
“砍绳子,把绳子砍断!”陈友谅看得两眼冒火,扯开嗓子大声提醒。城门后的铁闸重逾万斤,只要将辘轳上的起吊绳索砍断,短时间内,倪部叛贼就休想将其再抬起。
密密麻麻的羽箭飞上半空,然后又迅速掉头而下。正在举刀砍绳索的几名勇士瞬间被射成了刺猬,圆睁着双眼相继栽倒。
有股又酸又臭的味道,立刻直冲孙东霖的脑门。然而他却不敢将木棍儿给吐出来。衔枚而行,原本就是偷袭的规矩。倪文俊将自己的“衔枚”直接塞给他,本身代表的就是一种亲近。如果给他敢当众扫了倪丞相的面子,用不了多久就得死无葬身之地。
敌楼下的十几名守军残兵,看到自家金吾将军舍命前来相救,也立刻士气大振。分出一半儿弟兄死死挡住张翰,另外几人举起钢刀,冲着辘轳上的绳索乱砍乱剁。
才敲了两三下,一支三尺余长的狼牙箭凌空而致。“喀嚓!”一声,将拴着大钟的粗麻绳射作了两段。
“呯!”一声火铳近距离射击,打断了他的疯狂。正堵在身后捞便宜的叛匪,被散弹打得东倒西歪,厉声惨嚎。
“三哥,来不及hetushu.com了!”张定边的反映速度丝毫不比陈友谅慢。然而,他却做出了截然相反的判断,“那边只有两百守军,万一贼人刚才是声东击西……”
“直娘贼,走就是了,问那么多干什么?”千夫长张翰一摆肩膀,将孙东霖的胳膊甩到半空。“哪凉快哪呆着去,别给老子添乱!”
声东击西?!孙东霖的眼睛瞬间瞪得老大。城头的守军早已是强弩之末,哪怕是直接强攻,答矢八都鲁和倪文俊两个这回都十拿九稳。再偷偷派一路奇兵从城北攀援云梯而上,徐寿辉今夜恐怕是要在劫难逃!
两名叛贼紧跟着冲到,一左一右,试图对他展开夹击。陈友谅将自己的钢刀端平,拧腰横扫。雪亮的刀锋抢在对方砍中自己之前,画出了一道诡异的圆弧。两名叛贼个个开肠破肚,惨叫着栽倒。
“呯!”“呯!”“呯!”几名大铳手相继开火,将可能威胁到陈友谅的弓箭手,打得抱头鼠窜。借着弟兄们拼死换回来的机会,陈友谅的两腿继续加速,整个人如受了惊吓的野鹿般,冲过马脸,闪过箭垛,转过西城墙和北城墙的夹角,转眼间,就已经靠近了目的地。
“找死!”陈友谅大叫,钢刀斜抡,劈出一道闪电。那名试图建立奇功的百夫长连人带兵器被他砸出了城外,“咚”地一声,变成了一堆肉泥。
“杀陈友谅!”千夫长张翰的眼睛立刻开始发红,像输光了的赌徒般掉转头,带领城墙上的叛贼扑向金吾将军陈友谅。
“当!”又一支羽箭飞来,射得陈友谅大腿火星乱冒。“姓倪的,有种上来单挑!”他快速向前冲了几步,将自己的身体藏在箭垛后,同时扯开嗓子发出挑战,“暗箭伤人算什么好汉,有种过来单挑。陈爷让你一只胳膊!”
事实也正如他们所料,北城敌楼中的灯笼一灭,陈友谅在西城墙上,立刻察觉到了危机。“这交给你!”将令旗向张定边手中一丢,他扯开嗓子大声高喊,“来几个人,跟我一道去北城!把几只浑水摸鱼的小贼赶下去!”
“弓箭手掩护,www.hetushu.com敢死队,登城!”倪文俊再度拉圆角弓,将一名试图跑向城西报信的守军,从背后射翻到城下。同时,冲着身后低声吩咐。
倪文俊已经胜券在握,哪里会答应这种愚蠢要求?撇撇嘴,冷笑着继续放箭。但是陈友谅却再也没给他瞄准机会,快速冲上最靠近自己的那座马脸,贴着内墙,与周围的叛军战做一团。
“这个给你,咬住!别发出声音!”倪文俊策马走过来,弯腰将一根湿漉漉的木棍儿,直接塞进了他的嘴里。
他的叫喊,立刻吸引了反贼的注意力。有名百夫长嘴里发出一声怒喝,带领着十名手下,转头杀了过来。
倪文俊精挑细选出来的弓箭手,准确地找上了他们,两轮覆盖之后,城墙上就再也看不到一个站着的守军。只剩下敌楼的屋檐下方和敌楼之内,还有少数幸存者在做最后的挣扎。
前半句话也许很有道理,但是后半句话,则完全是望梅止渴。然而蕲州城西墙上的勇士们,却瞬间又被激起了斗志。一个个弯下腰,点燃手雷,接二连三地丢向城外。
陈友谅虽然勇力过人,但毕竟不是西楚霸王。面对着一波又一波冲过来的敌军,很快就被逼得节节后退。而他身后,却还有数十名刚刚被甩开的叛匪,嚎叫着扑上前,恨不得把他立刻就剁成肉酱。
“我是陈友谅,金吾将军陈友谅!”铠甲上接连挨了三、四刀,陈友谅终于察觉到了事情不妙。猛地吐出一口血,扯开嗓子大喊大叫,“老子是执金吾,天完国的执金吾。做官要做执金吾,娶妻当娶阴丽华!老子够了,足了!来,杀老子,看老子先死,是你们先死?!”
“呃,噢,卑职明白!”孙东霖愣了愣,神不守舍地回应。
两百多名精挑细选出来的弓箭手紧随其后,一个个敏捷如丛林中的狐狸。短短几个呼吸间,就已经来到了北门附近,借着半空中的火光,悄悄地拉开了角弓。
正惊愕间,身旁不远处又传来倪文俊的声音,“军师,你跟着我,咱们一起去北边。”
“事,事急从权!”太师邹普胜放下正m•hetushu.com在冒烟的大铳,趴在城墙内侧的箭垛上,喘得如同一个风箱。
“弓来!”倪文俊隔着老远就下了马,从侍卫手中接过一把两石半的步弓,拎在手里,迅速靠近城墙。
“是!”再一次被鲜血浸成红色的城墙上,有人大声回应。随即,数十名浑身是血的勇士拎着兵器,快速向陈友谅靠拢。而后者,则调转身躯,一马当先冲向了北侧城墙。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不要怕,如果是声西击北,西城这边就暂时安全。大伙给我顶住了,顶完了这一轮,淮安军马上就到!”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又是一阵急促的箭雨,大钟附近的天完将士,个个被射得如刺猬一般,当场气绝。
早有默契的千夫长张翰用力点了下头,带领麾下兵卒推着云梯车快速前进,三步两步,就将云梯靠在了城墙上,随即用力扯动了云梯上机关。
“呯!”安装于云梯顶部的铁钩猛然下落,死死地勾住了城墙。千夫长张翰吐出衔枚,用嘴巴叼住佩刀,一手持盾,一手抓住梯身,如猿猴般朝云梯顶端爬去。
“给我去死!”陈友谅继续大叫,钢刀挥舞,将第四名对手砍去半边头颅。然后从此人的尸体旁快速突进,刀尖前刺,捅入第五名对手的心窝。狭窄的城墙,给他提供了极大的保护,令每次上前跟他厮杀的叛匪,都无法超过三人。而他却越战越勇,手下没有一合之将。
他出身于赘婿之家,虽然打小被周围的同伴另眼相看,但幼年和少年时代却是衣食无缺,一身习武的底子也打熬得非常雄厚。因此无论体型和刀法,都远超过了周围的对手。三刀两刀,已经杀透了重围,踏着血泊,朝敌楼全速靠近。
北城墙上的守军总计才只有两百余人,并且全都不是精锐。在突如其来的打击面前,顿时乱作一团。有人叫嚷着跑上前试图推翻云梯,有人扯开嗓子大声向西方示警,还有人则丢下兵器,转身逃走。
“是!”更多的云梯快速靠近城墙,接二连三落下铁钩。一队队死士沿着云梯攀援而上,速度快得像扑食的狸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