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七十一章 犹豫(一)

在他们父子的齐心协力下,刚刚夺取了西城墙和部分城区的蒙元官兵,潮水般向城外涌去。哪怕是头顶上的炮火再厉害,也无法让他们再多做片刻停留。至于那些受伤的兵卒,则被他们毫不犹豫地丢在了城墙附近,任凭后者如何哀求、唾骂,都绝不回头。
“杀贼!”已经膨胀到了一千出头的队伍,像潮水般冲上城头。看到挡路的倪部叛匪,立刻围拢上去,乱刃分尸!
“少将军,城外,城外大营!”参知脱欢轻轻扯了他的绊甲丝绦一下,用极低的声音提醒。“城外大营那边起火了。再不撤,我军形势威矣!”
“杀倪文俊,杀倪文俊!”张定边,张必先等人紧随其后,再往后,则是仅存的七十余名残兵。
“淮安军,是淮安军的火炮!鞑子完蛋了!鞑子这回完蛋了!”张定边、张必先等人也纷纷停住脚步,欣喜若狂。
“鞑子撤了,弟兄们,跟我去杀倪文俊!”陈友谅迅速捕捉到了战机,再度跳起来,呐喊着冲向了北www.hetushu•com城门。
“淮安军,淮安军来了!”邹普胜猛然打了个哆嗦,缓缓蹲在地上,眼泪像泉水一样沿着惨白的面孔往下淌。
肯定是淮安军!只有他们的战舰上,才配备了如此规模庞大的火炮。也只有战舰上的火炮,为了避免船身被后坐力推翻,只能按照一定间隔陆续发射。所以打出来的炮声节奏感极强,仿佛唐鼓大家敲出的旋律。
“杀倪文俊!杀倪文俊!别让姓倪的逃了!”
仿佛与他们的欢呼声相应,又一排炮弹凌空而至,砸在摇摇欲坠的西城墙附近,将城上城下的元军炸得鬼哭狼嚎。
……
蒙元官兵被这兜头一通狂轰打了个措手不及。一个个像没头苍蝇般四下乱窜,谁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陈友谅则是来者不拒,将张定边、张必先和欧普祥铁杆死党分派出去,让他们迅速整顿队伍。当视野里终于出现了北门两侧的马道,他立刻将刀尖前指,大声断喝,“跟我来!杀贼!”和_图_书
“您?!”孛罗帖木儿被打得晕头转向,梗着脖子怒视。
答矢八都鲁却从身后拉住了他,两只眼睛里充满了失望,“别去了,来不及了!撤兵,传我的命令,现在就撤!”
……
“轰!”一枚开花弹正中北门敌楼,将原本就垮塌了大半儿的敌楼彻底推平。碎砖乱木与弹片交织在一起,朝四面八方飞溅。凡是被波及者,无不筋断骨折。
一行人走走停停,不断驱散作乱的地痞流氓,不断收拢躲藏在角落里失魂落魄的溃兵。没等走到北城墙下,人数已经扩充了十倍。甚至一些天完王朝的底层小吏,以及达官显贵的家丁,也主动跟在了他们身后,试图在蕲州城的新主人到达之前,能拿到一份耀眼的投名状。
“撤兵!”答矢八都鲁抬手给了他一巴掌,厉声怒吼。“你带着人先撤,我带人断后。稳住阵脚,别多哆嗦!”
在几分钟之前,胜利对他们来说还像熟透的杏子一样唾手可得。然而短短几分钟后,留http://www.hetushu.com给他们的,却只有火焰和死亡。
“站住,不要慌。往城里冲。淮贼来自江上,根本来不及登陆!”
这支浑身是血的残兵,沿着到处是火头的街道大步前行。预见敢发国难财的地痞流氓,就上前用乱刀砍成肉酱。遇到落单的自家弟兄,则不由分说地将他们拉进队伍。
“阿爷——!”孛罗帖木儿气得跳着脚大叫,“总计也没几条船,我就不信,他们凭着火炮,就能把大伙全都轰死!”
只是,短短几分内的巨大落差,让他们父子麾下的蒙元将士,根本无法稳定心神。只想尽快从铺天盖地的炮火下退出去,尽快远离蕲州城这个受诅咒的地方。一股股顺着刚刚打开的西门夺路而出,如同受了惊的蚂蚱。
“不要声张,组织人马后退!大营里有一万弟兄留守,即便遭到偷袭,也不至于立刻被淮贼拿下!”答矢八都鲁的声音再度从他耳畔响起,每一个字都充满了焦灼。
如此密集的狂轰滥炸,必出于淮安军之手。
“站www.hetushu.com住,不要慌。进城,杀进城里去。淮贼来自江上,他们,他们一时半会儿根本登不了陆!”蒙元四川行省丞相答矢八都鲁被气得七窍生烟,轮刀剁翻了两个四下乱窜的百夫长,大声喝令。
“站住,不要慌。尽管往城里头冲。淮贼来自江上,根本来不及登陆!”
敌方典型是在用攻心之计,先派一哨奇兵去大营内四下纵火,然后又用乱炮轰击正在进城的官军。然而,蕲州城与大营之间相距如此远,骤然受挫的大元将士们,怎么可能坚信他们的后路没丢?万一此刻军心崩溃,哪怕杀上岸的淮贼只有三千,也足够让所有人死无葬身之地!
答矢八都鲁之子,四川行省平章孛罗帖木儿带领百余名亲兵,将主帅的命令一遍遍大声重复。
蒙元官兵也有大炮,但他们的大炮以笨重而著称,动辄四五千斤,轻易无法向前移动。而倪家军手中的六斤炮,满打满算也超不过十门,不可能打出如此霸道的气势。
“站住,不要慌。往城里头冲。淮贼来自江上,http://www•hetushu•com根本来不及登陆!”
“鞑子撤了,鞑子撤了。大伙去杀倪文俊,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
他们父子的判断不可谓不准确,淮安军的炮火虽然激烈,但士兵却无法在短时间内杀到蕲州城下。而蒙元官兵只要赶在淮安军之前控制住了蕲州城,就可以将阖城百姓劫做人质,凭借优势的兵力固守。届时,淮安军顾及到朱重九的好名声,未必敢朝着无辜百姓狂轰滥炸。光凭着战舰上携带的辎重,也不足以支持淮贼与官军来一场旷日持久地战争。
“遵命!”孛罗帖木儿好歹也跟在其父身后打了三、四年的仗了,基本功非常扎实。稍微冷静下来,就立刻明白了自家父亲的用心良苦。赶紧拱手行了个礼,转身带领亲信去组织撤退。
“跟我来,堵住城门!”孛罗帖木儿气得两眼冒火,将刀一摆,就准备带领麾下亲信去封堵所有人的退路。
“啊——?”孛罗帖木儿如梦方醒,扭头朝五里外眺望。只见漫天星斗下,有股妖异的火光拔地而起。火光所处位置,正是官军的大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