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七十二章 犹豫(二)

“丞相快走,蒙古人自己跑了,弟兄们,弟兄们根本挡不住淮贼!”
“断后,留下一队人断后!!”倪文俊气得大喊大叫,不得不亲自点将,“夏柳松留下断后,其他人,一个接一个慢慢来!”
众幸存下来的勇士,纷纷开口附和。声音不算响亮,但每一句,都好像狠狠抽了倪文俊一个大耳光。
……
从马道下了城,又沿着城门追出了半里之外,大伙所遇到的阻挡也是微不足道。只需要稍稍努力一冲,断后的元兵就立刻开始溃退,敌我双方,都没有多大伤亡。
“陈将军,咱们该怎么办?!”
战场上,一分钟的耽搁,往往就能决定生死。
如果是后者,恐怕答矢八都鲁都要退避三舍,倪家军更没有必要留在城墙上做无谓的挣扎。
“嗯……”张定边犹豫了一下,立刻明白了陈友谅的意思。倪文俊不敢在城头上多做停留,是怕淮安军赶过来,断了他退路,瓮中捉鳖,并非就是怕了他和陈友谅。而万一大伙追出了城外,追到了倪文俊随时都可以跑路的旷野当中,后者便不再有任何顾忌。真的反咬一口,大伙即便不死也得落一身伤。
“呯!呯!呯!呯!呯!呯!呯!……”同一个星空下,一波弹雨飞过,将手持盾牌的元军打得七零八落。
“合兵一处!”
“呯!呯!呯!呯!呯!呯!呯!……”枪声如豆,对面的元军立刻又被削去了整整一层。剩下的残兵不敢再http://www.hetushu.com做任何停留,惨叫一声,转身便逃!
第二火枪都则缓步前行,与倒退回来的第一火枪都交换位置。然后将燧发枪举到肩膀处,冲着乱作一团的元军扣动扳机。
“丞相……”
“倪文俊,有种别跑!你个有爹养没爹教的孬种!”陈友谅冷眼看到倪文俊从城头上消失,立刻追着他的背影大喊大叫。
“黑灯瞎火的,他哪知道来了多少淮安军!”陈友谅也缓缓收住脚步,喘息着摇头,“不过我估计老贼也不会真的就这样一走了之。以他的秉性,宁可舍掉一部分兵马,也得给淮安军填点儿恶心!”
“吱——!”又是一声尖利的哨音,从卢四嘴里发出。听起来与先前那声没有任何差别。做为讲武堂的第一批毕业生,他对各种号令都娴熟无比。
“是淮安军!老贼给淮安军设下了套儿!”张必先又惊又怕,望着陈友谅的眼睛,脊背上冷汗滚滚。
张必先和张定边两人所带领其他弟兄闻听,精神顿时又是一振,刀光过处,人头滚滚。负责替倪文俊断后的夏柳松等人,则彻底失了士气。或者转头逃命,或者被陈友谅身旁的乌合之众冲上来砍死,溃不成军。
“不用急!老贼舍不得下大本钱!”在一片期盼的目光当中,陈友谅信心十足地摆手,“留下的人不会太多。充其量,就是给淮安军一个下马威。让淮安军觉得他不好对付而已!m.hetushu•com咱们这就赶过去,刚好能给淮安军壮壮声势!”
“倪文俊,赶紧逃命,爷爷饶你不死!”
“遵命!”被点了到了名字的亲兵百夫长夏柳松不得不答应,硬着头皮带领自己麾下的弟兄,迎战陈友谅。
夜空下,跑动的人影更多,哭喊悲鸣声也愈发凄厉。
先前铺天盖地的炮击虽然与蕲州城的北墙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却已经让倪文俊和他的手下人心惶惶。
而回头去接应淮安军,任务就轻松多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冲入城内的官兵,如今早已经撤得干干净净。西城外纵使零星还有些歪瓜裂枣,也应该属于被答矢八都鲁故意留下来的“尾巴”,士气和战斗力都不值得一提……
“倪文俊,你主子已经滚蛋了。你个当奴才的还不赶紧去追?!”
突然掉头杀回来的陈友谅等人,更是令倪家军上下不知所措。
战,他们肯定能轻松将陈友谅所率领的乌合之众杀个精光光,然而,他们却不知道淮安军已经走到了什么位置?不知道朱重九的兵马会不会紧跟着就杀到眼前来?更不知道淮安军这次前来争夺蕲州,所出动的兵马是三千五千,还是三万、五万?!
此刻在幸存下来的大多数天完将士眼里,陈友谅就是一尊金甲天神。无论发出什么谕旨,都必须无条件遵从。
受上次出使扬州的影响,他对火器的重视程度,在整个天完国都首屈一指。他麾下弟兄火器配备的数和*图*书量,在整个天完国也是数一数二。但他却无法判断,到底得用多少兵马,采取怎样的战术,才能把火铳使得如此狠辣!
“倪文俊,赶紧逃命去吧!”
张定边,张必先两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一边挥刀向前冲杀,一边大声叫嚷。
“倪文俊,还不赶紧逃命?!”陈友谅偏偏捡了便宜还卖乖,扯开早已嘶哑的嗓子,大声嘲笑,“你的蒙古主子都逃了,你这条老狗瞎坚持个啥?赶紧夹着尾巴滚蛋,看在同事多年的份上,本将军饶你不死!”
“老子先杀了你!”倪文俊被气得七窍生烟,瞪着通红的两只眼睛,就准备跟陈友谅拼命。才朝前走了三五步,就听见城墙外有人乱哄哄地喊道,“丞相,丞相快走。淮安军,淮安军杀过来!”
接下来大伙所看到的事情,也证明陈友谅的判断的确英明无比。从北墙敌楼一直走到西墙敌楼的遗骸处,除了被丢下的伤重等死者之外,大伙没有遇到一个还能站起来的元兵。
其他将士乱纷纷地开口,烟熏火燎的面孔上,写满了对陈友谅的崇拜。
对士兵们来说,最可怕的不是主帅做了错误决策,而是主帅迟迟不做任何决策。
“回来!”陈友谅一把抓住了他的绊甲丝绦,用力摇头,“别逼傻狗进穷巷!咱们回头,去迎接淮安军!”
站在长枪手身后的第一火枪手都立即小步后退,同时将铳口指向地面,将火药残渣甚至未能击发的铅弹,从火铳的前端http://www.hetushu.com倒了出去。
“这……”陈友谅张了张嘴巴,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答矢八都鲁老贼退得倒是果决!”张必先追得兴趣索然,将刀往地上一戳,喘息着说道。“好歹也是一省丞相,连淮安军的面儿都不敢见,他也不嫌丢人!”
“撤,赶紧撤!”众叛匪等得就是他这句话,霎那间,如蒙大赦。掉转头,顺着云梯两侧支柱就往下溜。
“去死!”张定边手起刀落,从背后将百夫长夏柳松劈下了城墙。随即单手朝云梯上一搭,就准备冲出城外,继续追杀敌军。
“三哥,三哥你真神了!”
“合兵一处!”
对毫无防备的一方来说,那简直就是大屠杀!抬起头,陈友谅再度望向星空。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脏比铅块还沉重,每跳动一下,声音大得亦犹如惊雷!
想到这儿,张定边对陈友谅佩服得五体投地。将血淋淋的钢刀一摆,扯开嗓子高声叫喊,“弟兄们,走,跟三哥去迎接淮安军!咱们早日合兵一处,杀鞑子一个屁滚尿流!”
“丞相……”
“呯!呯!呯!呯!呯!呯!呯!……”第三波射击声接踵而至,将他的话淹没在狂暴的旋律当中。
紧跟着,就是第四波,第五波和第六波。淮安军不知道派了多少火铳手登岸,射击的节奏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不多时,回声和火铳声就混在了一起,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说着话,他将手中钢刀一举,带领大伙转头奔向正南方。才走了两三和-图-书步,便又听到了一阵爆豆子般的声响,“呯!呯!呯!呯!呯!呯!呯!……”
一个人喊声倪文俊可以充耳不闻,但几十人同时示警,却让他瞬间又乱了心神。踉跄着又向前挪动了好几步,最终还是停了下来,咬牙切齿地吩咐:“撤,立即撤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吱——!”御侮校尉卢四猛地吹动哨子,命令队伍中的火枪手交换位置。
就在倪文俊在为去留问题犹豫不决之时,陈友谅已经带领其麾下的乌合之众冲上了城头。挡在他前面的倪军将士,要么被他亲手劈翻,要么被张定边和张必先二人挥刀砍死,被杀得节节败退。
速度丝毫不亚于弓箭,甚至比弓箭还要快上半分。如果双方都是密集阵形忽然遭遇……
话音刚落,就听见东南方一阵爆豆子般的脆响,紧跟着,无数黑影在星光下跌跌撞撞。有得向北,有的向南,人的哭喊声和战马的悲鸣声搅作一团。霎那间,仿佛地狱的大门忽然被炸碎,百鬼夜奔!
“排铳!!”没等大伙停下来发问,陈友谅就抢着解释,“到底是朱总管亲手调教出来的嫡系,这配合,可比咱们的人娴熟多了。蒙古人即便派出了骑兵,恐怕也讨到任何好处!如果……”
好在后者也是强弩之末,一时半会儿,倒不至于要了他的小命儿。趁着双方再度陷入僵持的机会,倪文俊果断推开挡路的弟兄,抢了一架云梯,快步冲下。
……
“倪文俊,你主子早就滚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