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七十四章 犹豫(四)

“我觉得主公把第一批迅雷铳和神机铳全都给了咱们,肯定有让咱们第五军团率先朝这个方向发展的意思!”见吴良谋情绪不高,逯德山想了想,继续笑着点拨。“而你我,再如何努力,武艺也比不上胡大海和陈至善,所以还不如将火器的长处发挥到底!”
正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谈间,第五军团的副都指挥使刘魁从蕲州城方向大步走了过来,一手还拖着一个浑身是血的汉子,满脸欣赏。“佑图,禄长史,看看我带回来的这两条好汉。徐寿辉早撒丫子了,多亏了他们俩,才将答矢八都鲁父子顶在了城外!”
也许,这只是主公给自己出的一道考题?
自己如果真的对陈友谅下了手,恐怕也不再是吴良谋,不配再做第五军的都指挥使!
他的亲兵们,则将这支神机铳和先前打空的数支一并收起来,放入后面的马车。随即再度于吴良谋的马前围成一个扇形,避免自家都指挥使遇到某些无法想象的危险。
虽然双方的推进速度都不快,但转眼后,彼此之间的距离依旧被缩短到了六十步。并且以令人窒息的速度,继续向五十步缩短。近了,近了,更近了,紧握弓臂的射手,几乎能看见长矛兵的面孔。他们猛地停住脚步,果断将弓弦向后猛拉……
“保持注意力,先杀官,再杀兵!”骑着战马的翊麾校尉从后边追上来,冲着第一营的神射手们大声提醒。
他麾下的将士显然也不甘心如此就认输,继续举着兵器缓缓向前移动。临阵不过三矢,指得是自敌军的先锋进入羽箭的有效杀伤范围,到猛冲到弓箭手眼前的这段时间。并不适用于双方都刻意压制住推进速度的情况。而单纯从体力上讲,一名有经验的弓手可以在每次战斗中,连续射出十五到二十箭。并且在二十步左右,羽箭的杀伤力会达到极限。
“让我来打个过节!”刘魁笑了笑,举手投足间,豪气干云,“这位是吴佑m•hetushu.com图,第五军团指挥使。这位是禄梁禄德山,第五军团长史,我们哥仨是老搭档。”
……
“行了,佑图兄。莫非你还想做胡通甫不成?!”逯德山迈着四方步从后边追上,一句话,就彻底扼杀了吴良谋去阵前过把瘾的冲动。
“这是哪里话来?两位能困守危城死战不退,吴某心里好生佩服!”吴良谋笑着拱了下手,以礼相还。在众人都没注意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却猛地闪起了一道寒光。
刘魁和逯德山二人,也不知道吴良谋到底发了哪门子神经。但有外人在前,他们两个却必须维护后者的权威。因此笑了笑,也低声吩咐,“陈将军,张将军,二位先请。蕲州城的事情不必担心,既然我们淮安军已经来了,就断然不会坐视它落入鞑子之手!”
第二排的长枪手迅速上前补位。用身体挡住箭雨,不肯让它们越过这道会移动的长城。快速从后排走上前的各连第二都火枪手,则毫不犹豫架起兵器,对着四十步远的目标胸口,果断扣动扳机。
“多谢吴将军,多谢刘将军和禄长史!”陈友谅也是尸山血海里打过滚的人,虽然后脑勺对着吴良谋,心里头却不寒而栗。本能地就打算尽快离开这里,趋吉避凶。
大部分羽箭都徒劳无功,而大部分铅弹,却直接穿透了对面的铠甲、肌肉和胸骨,将目标的内脏瞬间捣了个稀烂。
“也许吧,也许,应该你是对的!”吴良谋不想跟他争论,笑呵呵地点头。
“稳住,稳住,给我稳住啊!”李哈喇一边逃,一边声嘶力竭的叫嚷。
经过两年多的历练,他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只懂得纸上谈兵的书呆子。对火器的运用和了解都登堂入室。知道这东西早晚都会成为猛将的心头之刺,所以也绝不准许自己的好友朝绝世猛将方向再多前进半步。
本以为这回能把答矢八都鲁父子堵在城里,来个瓮中捉鳖。谁料http://www.hetushu.com对方远比他想象的狡猾,居然见势不妙,立刻就来了个断尾求生。结果第五军团的两个战兵旅,各自只登陆了一个营,就将答矢八都鲁丢下的尾巴,一扫而空。让他这个都指挥使从头到尾,未能发挥出半点儿作用!
注1:早期火枪准头都非常一般。所以排好队,走到敌军近前开火,才成为火枪战术的主流。但随着米尼步枪的出现,这种战术开始逐渐被淘汰。新的小队配合,步炮协同等战术,开始逐渐走上战场。
“这,这我哪里知道?!”
这下,吴良谋彻底被弄没了脾气。摇了摇头,悻然翻身下马。
“稳住,稳住,左右两厢,左右两厢冲上去,近身肉搏!!”李蛤蝲一边被自己的亲兵协裹着,极不情愿地策动战马逃命,一边扭过头去,大声喝令。
“呯!”“呯!”“呯!”,三颗表面包裹着软铅的弹丸,从三个不同角度射入了李哈喇的身体。将此人打得从马鞍上腾空而起,当场气绝。
还没等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呢,这仗就彻底输了。如果还想要活命,他就必须表现出点儿值得答矢八都鲁刀下留情的素质来!
说罢,又快速松开手,指着两名浑身是血的汉子介绍,“这位,是金吾将军陈友谅,这位,是镇殿将军张定边!他们两个,都是一等一的好汉!”
“吱——!”凄厉的哨音响起,淮安军队伍中,有人快速后退。元军队伍中的弓箭手们,则慌乱地射出羽箭。大部分箭矢都直奔长枪手而去,或者被铠甲和头盔直接弹开,或者扎在铁甲上,摇摇晃晃,却无法再深入半分。只有零星几支走了大运,从面颊上专门给眼睛留出来的缺口射了进去,令中箭者轰然栽倒。
“呯!”淮安第五军团都指挥使吴良谋又对着百步外的某个倒霉的敌军将领开了一枪,然后摇摇头,非常不过瘾地将神机铳丢给了自己的亲兵。
“也许累了吧,说实和图书话,我不太喜欢坐船!”
“咱们把火器演练纯熟了,甭多说,弄出三个旅来。保证你今后一样会酣畅淋漓!”逯德山也不否认,只是笑呵呵地展望未来。
“别的不敢保证,主公肯定是要在整个淮安军中,大力推行火器。不信,你看他这几年的精力,主要都放在了什么地方?”逯德山未听得出来吴良谋心事重重,笑着补充。
“是!”身边的亲兵听得满头雾水,但答应得却非常果断。
逯德山说得一点儿都没错,大量使用了火枪的队伍,特别是使用了遂发枪的队伍,攻击力绝对天下无双。只要弟兄们配合娴熟,三叠横阵,就能轮番向敌军开火,速度丝毫不亚于弓箭,威力却至少是弓箭的两到三倍。上千杆火枪源源不断地打过去,即便挡在前面是金刚不坏之躯,最终也得被打成一个马蜂窝。
而更为可怕的是,对火枪手的体力要求,远远低于长枪兵和弓箭手。只要他能将不到十斤重的火枪端平,并且能穿上胸甲走路,就有希望成为一个合格的火枪手。接下来需要努力的方向,无非是服从命令,并且能保持稳定的心态。至于准头,那是神射手才需要具备的技能。普通火枪兵只管对着正前方的目标扣动扳机就行,凭着射击速度和弹丸的密度,也能将对方打得溃不成军。(注1)
杀了陈友谅,自己就是主公嫡系中的嫡系,从此成为整个淮安军中最受信任的将领。然而,这真是主公想做的事情么?他当年手中只有区区几千兵马时,就大气地放走了朱重八,果断地扶持了张士诚,他现在拥兵十万,又怎么可能把一个无名之辈放在心上?
“嗯?”吴良谋的眉头轻轻一跳,眼睛里冒出了几分赞赏。
他的判断非常准确,淮安军的方阵,威力最大的是正面。两个侧翼如果遭受打击,很容易就影响到他的进攻节奏。然而,亲眼目睹了中军如何崩溃的左右两厢元兵,却彻底丧失了思考能力和*图*书。纷纷调转头,紧追自家主帅脚步而去。
“两位激战多日,想必都累坏了!”强按下心头的杀机,他低声吩咐。“来人,送两位壮士先回城去休息,待明日清理完了战场,本指挥使再与他们二位把盏庆功!”
“怎么,你觉得主公还有别的绝招?”终于感觉到吴良谋有点儿心不在焉,逯德山继续追问。
“靠近些,继续射!我就不信……”李哈喇被亲眼看到的景象气得浑身发抖,哑着嗓子继续大喊大叫。
猛然间,吴良谋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奇怪的圈子里头。向前向后,都可能是错。站在原地,亦无法看到答案。
刘魁和逯德山敬他们二人勇敢,又双双送出了百余步,然后才将二人交给亲兵,带着满肚子的困惑走了回来。
接下来的发生的情况,让李哈喇心神恍惚。明知道他们想要将距离拉近,以便更好地发挥弓箭的威力,对面的淮安军,居然还在不紧不慢地整队。前两排长矛手,一排深蹲,一排直立。长矛手身后的那些战兵,则伴随着某种古怪的哨音,快速调整着彼此之间距离,仿佛即将登台做戏一般。
李蛤蝲麾下的八百中军,转眼就倒下了一百五十余。剩余的魂飞胆丧,再也没有勇气拉弓,转身就往后逃。
“呯!”正前方的淮安军中,突然抢先冒起一股白烟。数十股鲜红的血迹,猛然从李哈喇的中军将士们胸口冒起,喷泉般凌空飞溅。尚未拉满的角弓迅速落地,失去控制的羽箭四下乱窜。中弹者惊诧地瞪圆眼睛,像酒鬼一样踉踉跄跄,踉踉跄跄,然后一个接一个跌倒于血泊当中。
想到这儿,他的手就缓缓朝佩剑上伸去。然而当掌心与剑柄接触的瞬间,一股冷气却顺着胳膊直冲顶门。
“佑图兄,你到底怎么了!”
“呯!”又一颗包裹着软铅的弹丸,将另外一名骑马逃命的蒙元千户射下坐骑。这一枪距离非常远,甚至连教导团中的几个神射手都忍不住东张西望,寻http://m•hetushu•com找枪声的起源方向。
这个侥幸的想法,彻底葬送了他的逃生机会。身后的淮安军神射手们,正愁找不到合适目标。看到有一个骑着战马的家伙居然在试图重新稳定队伍,立刻将手中的神机铳转向了他。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但是主公……”吴良谋笑了笑,轻轻摇头。“谁知道主公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咱们还是别胡乱猜测得好。”
那不是朱重九,不是自己熟悉的朱都督。
他的话音刚落,陈友谅和张定边两个,赶紧抢先一步,给吴良谋和逯德山行礼,“见过吴将军,禄长史!末将迎接来迟,请两位大人勿怪!”
“是!”三名神射手赶紧收回目光,一边紧随队伍大步向前推进。一边尽可能快的清理神机铳的枪膛,从前方压入火药和弹丸。然后再用通条压实,举起枪口,快速寻找下一个有价值的目标。
“佑图,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根本不像平时的你!”一见到吴良谋的面儿,刘魁就忍不住大声抱怨。
“没事儿去抓几个俘虏去,别在这儿瞎耽误功夫!”吴良谋几次抖动缰绳,都被自己的亲兵挡住了去路,非常不高兴地吩咐。
“我突然想起一句话!”吴良谋笑了笑,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好生轻松,“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两位以为然否?!”
“胡通甫,胡通甫怎么了?我就喜欢第二军团那种高歌猛进的打法,每一回都酣畅淋漓!”吴良谋回头瞪了逯德山一眼,嘴上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眼睛里的嗜血渴望却迅速冷却了下去。
还没等找到目标,“呯!”又是一声清脆的枪响,某个停下来组织同伙一道逃命的探马赤军百夫长,被敲碎了半颗头颅。
陈友谅!这个人就是陈友谅!如果自己下令杀掉他,眼下是最好的机会。刘魁绝对不会帮着外人,而逯德山,过后也一定会帮助自己寻找出足够多的借口,甚至帮忙毁尸灭迹。
“呯——!”几乎与第二波箭雨射来的同时,八十多颗铅弹脱离枪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