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七十六章 时势(下)

“昨夜一战,陈某已经不欠天完什么。徐大哥从今往后,也不再是陈某的主公!”陈友谅毫不客气地跟他对视,冷冰冰地打断。“至于彭丞相,他应该明白,天下大势所趋!”
“末将明白,末将一定会劝我家主公深思!”邹普胜越听,脸色越苍白。躬了下身,小心翼翼地大营。
“嗯!”吴良谋赞赏地点头,旋即从腰间解下佩剑,笑着绕过帅案,亲手递给了陈友谅,“这把宝剑乃我家主公所赐,在淮安军中,只有都指挥使才有资格使用。你拿去给徐统领看,他自然会相信吴某的诚意!”
“吴将军说,你,你打跑鞑子就会撤兵?”张定边性子最急,立刻瞪圆了眼睛追问。
“你想得倒是美!”陈友谅瞪了好朋友一眼,声音陡然增大,让邹普胜也能听得清清楚楚。“可谁又比谁傻多少?有张士诚这王八蛋摆在前头……”
“其实,其实……”张定边轻轻拉了一把陈友谅,低声劝告,“你决心别下得这么早啊!那个刘将军,我看挺欣赏你的。而昨夜阖城百姓,应该算是咱们兄弟救http://www.hetushu.com下来的。大伙都会念着你的恩情!如果能借淮安军的势……”
“你家主公在广济!”好在吴良谋也不多兜客气,寒暄了几句后,就立刻开门见山,“吴某想请他回来,他却不放心。所以吴某只好劳烦你们三位,替吴某去跑一趟。就说我淮安军无暇照管蕲州,打退了答矢八都鲁,就会班师回扬州。还请他早些回来,一则可安百姓之心,二来,你我双方也能面对面商量一下今后的诸多事宜!”
“你,你……”邹普胜被气得说不出话,心里却无法否认,陈友谅说得这些未必没有道理。徐寿辉自己丢下文武百官和城头上的将士逃命了,就别怪大伙不再认他这个主公。而彭和尚这两年全靠着淮扬的扶植,才勉强在池州站稳了脚跟。根本没资格去跟朱重九理论是非,更没资格将来去争夺天下。
叹了口气,他不想再说些没有用的话。正所谓时势造英雄,陈某人时运不佳,只能认命。好歹跟上一个雄主,日后未必失公侯之位。
两次称呼徐寿辉,hetushu.com他一次用了旧主,一次用了徐大哥。明显是在表明态度。令后者闻听之后,眼睛里头不知不觉就涌上了几分赞赏。
“多谢吴将军!末将也会竭尽全力劝告徐大哥,不负吴将军所托!”陈友谅再度开口,向吴良谋大声保证。
这话说出来,傻子都不会相信。如果徐寿辉不是妄自尊大,就不会在向扬州求救时,还下什么狗屁圣旨。但吴良谋听了,却也不戳穿。又是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大伙都没必要再提。毕竟徐统领在起兵抗元之时,还算是一条响当当的好汉。我家主公如果在乎徐统领给他下旨,就不会派末将逆流来援。但今后你我双方该如何相处,还请邹将军多替徐统领打算。毕竟,我淮扬兵力有限,不可能每次都放下自己的事情,跑过来替外人守城!”
“这话以后再说,你先去做事。我家主公向来欣赏有血性的汉子!”吴良谋笑着挥了下手,示意陈友谅不要想得太远。
“张士诚,这又关张士诚什么事情了?!”张定边依旧懵懵懂懂,皱着眉hetushu.com头不停地询问。
陈友谅快速在背后踩了一下他的脚跟,然后转上前,躬身施礼,“我等愿意为大将军效力。请大将军赐予信物,我等也好去说服旧主放心来归!”
“我家主公……”邹普胜在旁边闻听,神色顿时大变。然而看见吴良谋那自信的笑容,再想想昨夜淮安军犀利的炮火。轻轻吐了口气,低声说道:“我家主公并非妄自尊大,只是不愿屈居于鞑子皇帝之下。所以才仓促立了国号,分封了百官!”
“陈将军和张将军昨晚所为,吴某听闻之后,甚感佩服!”目光转向陈友谅,吴良谋继续和颜悦色地说道。“此番劳烦两位将军替吴某跑腿儿,算吴某欠了二位一个人情。今后有需要吴某帮忙的地方,二位尽管派人送个信来!”
陈友谅、张定边和邹普胜闻听,赶紧又行了个礼,捧着吴良谋的佩剑告辞。待出了第五军团的临时驻地,三人互相看了看,个个背上都渗出了大片大片的汗渍。
陈友谅嫌他啰嗦,拎着宝剑加快了脚步。正追过来的邹普胜看了他一眼,也苦笑着摇头和-图-书,“你呀,这辈子也就做个猛将的份儿,就别问那么多了!陈将军说得对,不做皇帝,其实对徐统领更好!”
“你,你居然准备投靠淮安军?皇上,皇上和彭丞相平素都待你不薄……”邹普胜先喘匀了一口气,然后瞪着陈友谅的眼睛抱怨。
“不敢,不敢!”陈友谅闻听,立刻连连摆手,“淮安军救了陈某与大伙的命,陈某正愁无以为报,替吴将军跑一趟腿儿,又怎么敢收取酬劳?日后如果承蒙将军不弃,陈某愿意带领麾下百余兄弟,受将军驱策,百死亦不旋踵!”
邹普胜愈发说不出话来,咬着牙将头扭到了一边。
陈友谅也不在乎他生气不生气,抱着宝剑,继续大步流星地赶往自己的住所去牵战马。才将邹普胜甩开了十几步,衣襟下摆处,却又传来一股轻轻的拉力。
“恩公面前,哪有我等的座位!折杀了,折杀了!”三人好像排练了很久了般,异口同声的回应。
昨夜跟刘魁初次相遇时,双方相谈甚欢。然而谁也没料到在吴良谋这个第五军团都指挥使身上,竟藏着极其浓烈的杀机。那种随时就和_图_书可能丢掉性命的感觉,让陈友谅如坠地狱。所以今天再被对方召见,就处处陪着小心,以免哪句话不小心说错了半个字,就被对方找茬推出辕门之外,一刀了结了性命。
“叫你等坐就坐,我们淮安军,没让客人站着说话的规矩!”吴良谋的眼神一寒,声音渐渐转高,“至于救命之恩,那你们得去感谢我家主公,而不是吴某。”
“嗯!”吴良谋笑了笑,轻轻摆手,“免礼,来人,请三位大人坐下说话!”
“不做皇帝,对徐大哥更好!太师,你应该明白,他根本就不是那块料子!”陈友谅得理不饶人,看了邹普胜一眼,继续强调。
“是,吴将军吩咐得是,我等莽撞了!”陈友谅、张定边和邹普胜三人心里又打了个哆嗦,赶紧顺坡下驴。
注1:梁公之位,公元前256年,秦军攻周。东周末代皇帝姬延准备流亡韩国,大臣劝他说,反正其他诸侯早晚也得被秦国所灭,不如尽早投降大秦。于是姬延投降,献上东周最后的三十六城,三万户口。被封为周公,迁居梁城。所以后世又称其为梁公,以与通常的周公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