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七十九章 生意(下)

“这……”徐寿辉眼睛里的火焰跳了跳,立刻委顿了下去。对方的话一点儿也没错,淮安军不欠他任何东西,他没资格要求别人帮自己那么多忙。只是如今他手里,根本拿不出任何看起来有价值的东西。
“那也未必!”吴良谋又摇了摇头,笑呵呵抛出第二个诱饵,“如果淮安军狠狠给答矢八都鲁一个教训,让他轻易不敢再来找你麻烦呢?如果吴某留两千弟兄给你做随身侍卫,保护你和你家人的安全呢?以徐统领的本事,莫非还没把握坐镇蕲州么?”
吴良谋却又笑了笑,继续说道,“先前吴某说你卖过布,并非故意折辱。吴某真的想折辱你的话,办法多得很,何必做这些口舌之争?吴某只是想从你最熟悉的事情上,跟你聊一聊今后的出路。你要是不愿意,吴某也不勉强!”
“徐某,徐某马上就,马上就可以下旨诏告天下,愿意主动逊位!”徐寿辉从吴良谋的笑容里,大受鼓舞,立刻顺着杆子往上爬,“然后以南http://www.hetushu•com派红巾大统领的身份,宣布愿意奉《高邮之约》为圭臬。然后,徐某愿意,愿意在淮安军的保护下,为朱总管暂摄蕲州,以安地方百姓和南派红巾诸将之心。以淮扬律法为治下律法,以淮扬政令为治下政令,亦步亦趋。待,待大总管腾出手来之时,徐某,徐某就立刻率部归顺,接受大总管调遣!”
“我,我……”徐寿辉双拳紧握,围着椅子直转圈儿。想拿地盘做交易,池州彭莹玉和安庆赵普胜未两个必肯听他的。想拿金银珠宝,这几年的辛苦积攒,早就被陈友谅拿去做了投名状。剩下的,剩下的恐怕只有这条老命,可这条老命偏偏最不值钱,随时都可能被人夺走。除非,除非淮安军能始终留下来给自己提供保护,让自己可以狐假虎威,空买空卖……
“当真!”徐寿辉心里一热,随即又喟然长叹,“多谢吴将军高义,只是,只是吴将军先前也曾说过,徐某没本事再把和图书蕲州城守住,要了等于自寻死路!!”
“徐统领先不要着急,还是仔细想想再回答为妙!”吴良谋摆了摆手,示意徐寿辉稍安勿躁,“吴某说过,咱们是做生意,在商言商。徐统领并非《高邮之约》的签署人,我淮安军肯前来救你,已经是念在你没有向蒙元朝廷屈膝的份上。但交还蕲州,还有替你弹压宵小,却不是我淮安军必做之事。所以,徐统领必须要为这两件事付出代价!”
“那,那,那当然,当然……”徐寿辉的眼睛里头立刻写满了狂热,站起身,结结巴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
“徐统领又何必妄自菲薄呢?”吴良谋知道火候已经差不多了,摇摇头,笑着鼓励,“好歹你现在没落到别人手里。这蕲州城,吴某也曾说过,过几天就可以还给你!”
“你可以讨价还价,但必须有足够的诚意!”见他迟迟给不了答案,吴良谋端起茶水来抿了一小口,非常耐心地提醒,“要知道,想跟我家主公做和*图*书生意的人不只是你一个,吴某完全是敬你当年的所为,才特意先把你请来优先谈一谈价钱!”
“我家主公当年就是个屠夫。”吴良谋一点儿都不生气,笑呵呵地将徐寿辉没敢说出的话也给接了下去,“我家苏长史是个衙门里跑腿的,至于吴某,若不是当年跟了我家主公,这辈子恐怕也不过就是一个开矿化铜的工头,岂可能有今日之风光?”
没有按照朱重九的暗示除掉陈友谅,他心中对此事一直非常忐忑。所以一定要立一件盖世奇功,来化解朱重九心中可能出现的不快。而徐寿辉的存在,则让他看到了建立盖世奇功的希望,所以无论如何都要诱导对方按照自己的设想而行。
想到空买空卖,猛然间,他眼前就是一亮。停住脚步,大声叫道:“徐某,徐某愿意向,向大总管效忠。徐某以天完国皇帝的身份,向大总管效忠。蕲、黄四州、半个安庆,还有池州,徐某愿意尽数献于大总管阙下。只求大总管护得徐某一家周全!若hetushu•com是有人不肯听从命令,他就是乱臣贼子,徐某愿意亲自替大总管去征讨他!”
“实在没办法,你甚至可以赊欠!”吴良谋看了看他,继续循循善诱。“先把以前的欠账还上,然后好好想一想,你能替我家主公做些什么?用你今后能做的事情,再还最近之账。一笔一笔倒下去,只要人没死,就早晚有还清的时候!”
“呼——”徐寿辉别他憋得说不出话,歪着脖子直喘粗气。
“我,我……”闻听此言,徐寿辉的脸色更红,额头上的汗水出完一层又一层。然而毕竟他当年也是个生意场上的老手,明白只要对方没拂袖而去,就还存在继续讨价还价的余地。于是先抬手在自己脸上胡乱揉了一把,然后继续结结巴巴地说道:“那,那徐某,徐某愿意,愿意先,先打欠条。以后有了钱慢慢再还。徐某,徐某可以先以天完皇帝的名义,在‘高邮之约’下联署。还,还了此番淮安军前来相救的欠账。然后,然后再……”
“这……”徐寿辉抬起http://m•hetushu•com头,再次小心翼翼地打量吴良谋。过了很长时间,才终于确信,对方不是在故意戏耍他。于是又长长地叹了口气,幽然说道:“如此,徐某就多谢吴将军了。不过咱们丑话说到前头,徐某可只剩下了烂命一条。别的,你想要,徐某也拿不出来!”
“你倒是不傻!”吴良谋笑着撇嘴。“还知道别人的东西来给自己换好处。可我家大总管连蕲州都不想要,又怎么为了你几句话,就去找那彭和尚和赵普胜两人的麻烦?!”
“徐某出身的确寒微!”虽然吴良谋已经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淡,徐寿辉听在耳朵里,依旧觉得非常羞恼。然而他又自知没本事与对方硬抗,只好想方设法从别处找场子,“但汉高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亭长,汉昭烈也曾织鞋贩履,至于其他英雄,呵呵……”
“这……”徐寿辉老脸一红,额头瞬间又冒出一层热汗。
“天完皇帝的名号,你肯定得主动去除的。否则,我家大总管根本无法跟你做交易!”见对方渐渐上道,吴良谋笑着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