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八十章 秦郑之好

目光继续从其余的文字上扫过,他也迅速皱起眉头,“这?过了,过了,真的有些过了!不过徐寿辉居然也肯接受。唉,虽然有些过了,但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估计外边也说不出些什么来!”
如是种种,共写了二十三条,五十多小款。涵盖了从官府运作、军队组成到民间纠纷处理等极为广阔的范围。虽然放到朱大鹏所在的时空,这个由一帮年青将领与徐寿辉之间仓促签订的城下之盟,实在是漏洞百出。但放于朱重九所在时空,却是古往今来的头一份!
“至于荆州百姓……”见朱重九眉头依旧皱得紧紧,苏明哲继续小心地开解,“虽然三个旅的粮饷辎重要着落在他们头上,可比起徐寿辉大修宫室,没事就瞎折腾,还是要轻松许多。并且有咱们的人在旁边盯着,今后荆州各地的官员吃相也会多少注意些,不至于主动把百姓往咱们这边推!”
第七条,自盟约缔结之日起,淮扬的县学、府学和讲武堂,均向荆州开放。荆州各级官员和良家百姓的子侄,可以去淮扬求学,待遇与淮扬当地人相同。学成之后,可以自行选择出路,两家官府都不得随意干涉。
盟约中的第三条,则宣告双方从即日起,互通有无。此后荆州治下各府路,包括黄州和安庆半壁,淮扬商号可以随意开设分号,并且受当地官府保护。荆州的大小商人如果获得了荆州大总管府颁发的担保文凭,也可以前往淮扬大总管府所掌控的各地开设分号hetushu.com,同样接受淮扬各级官府的保护,任何人不得借故打击,强买强卖。
这种变化,让朱重九越来越不舒服。但这种变化,却会令淮扬大总管府越来越强大。作为一个众多思维碰撞和综合出来的整体,它不会被任何感情所左右。它只会选择对自身最有利的路去走,哪怕这条路两边躺满了尸骸。
第六条,自盟约缔结之日起,荆州和淮扬双方往来的商船,皆以最低标准抽水。淮扬货物运往荆州,卸货时支付半成“抽水”给荆州大总管府。荆州的货船抵达淮扬,也只支付半成的“抽水”给淮扬。双方平等相待,童叟无欺。
但同一件事情在苏明哲眼里,却是完全不同的观感。“主公莫非觉得吴将军对徐寿辉过于苛刻?请恕老臣不敢苟同。徐寿辉原本就是一具冢中枯骨,如果没有主公庇护,恐怕连三个月都活不过。如今非但能保住性命,并且还能继续对南派红巾的其他豪杰发号施令,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好结果。”
“你自己看!”朱重九将吴良谋和逯德山等人炮制出来的盟约底稿丢给苏明哲,继续大笑着摇头。“连法外治权都想出来了,亏得咱们与徐寿辉还是一国之人。要是去了非洲,少不得他也会整船整船往外拉黑奴!”
第十条,凡淮扬商贩、百姓,在荆州大总管治下各地违反了法律,或者与当地官府、百姓起了冲突。荆州官府没有随意处置他们的权力,必须将他们交给淮扬官府,或者淮扬官www.hetushu•com府派出的专人来处置。即便罪在不赦,审理时也必须由两个以上淮扬方面的官吏在场,才可以结案。所处刑罚,也必须由在场的淮扬官吏点头,才可以执行。
第九条,当淮扬的将士,在荆州大总管府治下各地展开行动时,与当地官府不得干扰,否则,淮安军有权力对其执行军法。
淮扬长江水师就停在蕲州城外,当晚,便派了最快的哨船,将条约昼夜兼程地送回了扬州。朱重九正在为吴良谋辜负自己的密令,断然放掉陈友谅而郁闷。待再看了后者和逯德山、刘魁逼迫徐寿辉签署的《荆州条约》,顿时气得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好,好个吴佑图。好个二十三条!你可算是生不逢时!等朱某把海路探出来,肯定让你去大展宏图!”
“一国之人?”苏明哲接过盟约底稿,满脸困惑。在他眼里,自己和徐寿辉根本不属于同一国度。但这么多年来,他也逐渐习惯了朱重九一些思维方式,很快就明白对方所说的国,指得是整个华夏,而不是如今每位诸侯所占据的地盘。便笑了笑,将目光慢慢扫向盟约上面的文字,一边看,一边低声点评,“徐寿辉既然答应退位了,并且还带头承认《高邮之约》,咱们这次用兵的基本目的就已经达到。至于其他……”
“是啊!”朱重九接过话头,轻轻撇嘴,“谁敢说什么闲话,咱们吴都指挥使还可以打上门去,割了他的舌头,焚其书,毁起史!”
第四条,为了避和*图*书免答矢八都鲁和倪文俊两人的联军趁虚而入,淮扬第五军团将派遣三个战兵旅,常驻蕲州。直到倪文俊授首,黄州、荆安、安陆等地被完全光复为止。在此期间,淮扬第五军团的补给,由荆州方面担负。所消耗的弹药先由淮扬商号供应,然后再以最低折扣作价,让荆州方面以金银或者其他货物的方式来支付。
第五条,为了让荆州大总管府早日获得自保能力,从缔约之日起,淮扬第五军团将抽调教头,按照自己的标准,为荆州方面打造一支规模为三个旅的军队。名字就叫做荆州新军,主将由在蕲州保卫战中功劳显赫的陈友谅来担任。其他各级军官位置,荆州和淮扬方面暂且一家一半儿。待荆州方面的军官切实掌握了新式武器和战术,并且通过长江讲武堂考核后,淮扬方面派出的教官再逐渐退出,将指挥权逐步移交给陈友谅。
……
第八条,当有周边势力挑衅《高邮之约》权威,或者有对荆州和淮扬不利举动之时,第五军团驻扎在蕲州的三个旅,可以自行决定是否出战。荆州方面不得干涉,并且要提供一切便利条件。
注1:秦郑之好。秦国派兵马替郑国守城,然后就准备趁着郑国不备,夺取整个郑国。
而在本时空,徐寿辉所面对的情况,要比朱大鹏所在那个时空的发生的历史还复杂好几倍,与此同时,他本人所掌握的力量,又远比另一个时空的历史上单薄。所以稍作挣扎之后,他便选择了屈服。按照吴良谋所提www.hetushu.com出的建议,“主动”接受淮扬大总管府的保护,双方发誓以“高邮之约”为基础,联合天下豪杰,一道驱逐鞑虏,恢复中华!
无论在本时空还是朱大鹏的那个时空,徐寿辉都不是一个心志坚定的人。在另一个时空的历史上,他先是被丞相倪文俊操纵,躲在深宫中数年无法过问政事。随即又被陈友谅劫持,成为后者的傀儡,直到最终被陈友谅榨干了利用价值,沉江于采石矶。
只是吴良谋却不知道自己正在重复另一个时空历史上别人做过的事情,见徐寿辉如此“上道”,心中不由自主就涌起了几分好感。接下来提出的具体细则,就比预先准备好的宽容了许多。而徐寿辉又是个非常精明的商贩,发觉对手并不想将自己逼得太紧,立刻开始悄悄地“短斤少两”。
正感慨间,却又听见苏明哲笑着说道:“主公仁厚宽宏,乃天下万民之福。然而主公早晚会跟天下豪杰放手一博。不流他们的血,就得流咱们这些人自己的血。倒是吴良谋弄出来的这个条约,看起来别出蹊径!至少,如果真行得通的话,将来可以少死很多人!”
于是乎,在一派“亲切友好且不失坦诚”的氛围中,双方经过长时间的探讨,正式订立了“互利互惠”的外交关系。待淮安水师将盟约的底稿送回淮扬,请大总管朱重九用印之后,就可以正式生效。
盟约中首先公开宣布,天完皇帝徐寿辉感于淮安军千里来援之德,不愿让自己窃居于朱重九这位义薄云天的贤者之上和图书,所以从即日起,正式宣告退位。去“天完”国号和“献武”帝号,转而出任荆州大总管之职。从今往后,荆州与淮扬约为兄弟,一方有难,另一方将无条件赶来支援,刀山火海,绝不敢辞。
“也倒是!”朱重九继续摇头,脸上的愤懑却一点点变成了无奈。大总管府早就不再是他一个人的大总管府了,虽然大多数情况下,他还能让自己的意志无条件地得到执行。但这个他亲手缔造的怪兽,已经渐渐有了其自己一套的行事准则。里边中的每个人,包括对最为忠心耿耿的苏明哲,也都已经有了自己的思维方式,不再对他唯命是从。
盟约中第二条,则正式宣告,荆州与淮扬之间的关系,受《高邮之约》保护。双方同为《高邮之约》的初始缔结者,共同维护该约的威严。如果在《高邮之约》的第一个五年期内,发现有背信弃义者,双方将共同出兵击之。
也不怪他义愤填膺,吴良谋逼迫徐寿辉接受的东西,与朱大鹏记忆里的西方人对东方的殖民统治非常类似。然而另外一个时空的殖民统治毕竟发生在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之间,而淮扬人和蕲州人,却同为炎黄子孙,彼此间连语言习俗都一模一样!
苏明哲正在旁边处理淮安军的内部事务,听自家大总管笑得古怪,心脏悄悄打了个哆嗦。赶紧放下手头公文,低声劝解,“主公,主公息怒。吴佑图年青气盛,做事难免莽撞。等蕲州那边的战事结束,主公将他调回来狠狠怎么收拾都行,千万别因为一时之怒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