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八十一章 獠牙(上)

并且局势发展也逐渐证明,无论淮扬做出多少让步,都不可能换得张士诚、朱重八和韩林儿等人的善意回报。天无二日,国无二主,在解决了蒙元朝廷这个最大威胁之后,大伙就是命中注定的敌人。如果朱重九坚持不肯让这些诸侯流血,则大总管府上下所有人的血都要为这些诸侯而流干。
“你是说,咱们不该休生养息?”朱重九微微一愣,眉头迅速皱紧,“这可是在议事堂里反复谋划才定下的决策,那时,你可没有说任何反对的话!”
“嗯?!”朱重九的眉毛跳了跳,满脸惊喜。
“老臣的确没有反对!”苏明哲继续笑着点头,“咱们淮扬一口吃不成胖子,稳扎稳打最为合适。但要是有人肯出钱出粮,主公何不让淮安军多出去磨砺一番?毕竟光是埋头苦练,练不出精兵来。是骡子是马,早晚还得拉出去遛遛才算!”
所以在养精蓄锐的同时,如何保证兵马的战斗力,和*图*书就成为了一个难题。朱重九一直找不到妥善解决办法,没想到被大伙认为尸位素餐的苏明哲,会将答案送上门来。
接受上次与脱脱交手时兵力严重不足的教训,最近半年多来,淮安军一直在不停扩充。除去王宣的第六军团和王克柔的第七军团不算,其他五大主力,眼下光是每个军团里的脱产战兵就已经高达六个旅。三十个旅,完全以战斗为职业的十余万条壮汉,单算每天的吃吃喝喝,都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数字。好在淮扬大总管府每年收上来的盐税和商税惊人,淮扬商号的许多买卖又是一本万利,否则,光凭着田地里那点儿收成,朱重九还真养不起这个庞然大物。
然而兵马数量虽然得到了急速的扩充,战斗力如何,却是一个未知数。不像当年,朱重九这个大总管可以亲自下去,手把手指点每一个弟兄。他现在根本没时间再下到一线,淮hetushu.com扬大总管的如今的规模,也不允许他再像当年那样事必躬亲。
“我当然记得,要不是他的提醒,咱们也不会那么快地就领兵南下!”朱重九的思绪迅速被拉回现实中来,笑着点头。“所以朱某终究没看错他,这个家伙虽然人品不怎么样,眼光和见识,却都是一等一!”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中间几乎没有第三种选择的可能。淮扬上下包括苏明哲在内,都不愿意坐以待毙。看在朱重九的份上,他们可以暂时选择忍让。但忍让到最后的结果,依旧是殊死搏杀。这,根本不会因为朱重九本人的善念,而发生半点儿改变。
“老臣从那时起,就不敢再小视他。”苏明哲也点了点头,笑着补充,“所以老臣最近就一直在想,咱们大总管府,是不是又重蹈当年的旧辙!”
“老臣以为,吴良谋这个盟约里头,对荆州方面重视程度远远不够!”反复偷看朱重九的脸色,m.hetushu•com苏明哲的声音陡然加大。“主公如果觉得委屈的徐寿辉的话,不妨将第五军团的六个战兵旅全都派过去,尽快帮助荆州收复失地。如果条件许可,甚至可以帮助荆州向外扩张。等第五军团力气耗尽了,就把第三军团派出去。待第三军团又成了疲兵,第七军团的整编也该结束了。刚好让他们去战场上磨砺一番。”
这几句话,让朱重九怦然心动。
苏明哲说得一点儿都没错,他的确不想跟天下豪杰兵戎相向。因为在他内心深处,总觉得这些人能带领大伙起来反抗蒙古人的统治,就功在千秋。而这些英雄豪杰没死在蒙古人刀下,最后却全死在他朱重九手中,则是一个天大的悲剧。即便他最后能成功一统全国,成功将蒙元殖民者赶回漠北,夜深人静时回想起来,心中也会觉得负疚万分。
“主公可曾记得当年咱们与朱重八初次想见时,他曾经说过的话。”见朱重九的脸色不停www.hetushu.com地变来变去,苏明哲斟酌了一下,继续小心翼翼地劝谏。“他当时觉得咱们过于谨慎,甚至有些小富则安的愚昧。话虽然说得婉转,却让老臣十分恼怒!”
受朱大鹏的记忆影响,他的发展思路一直是“种地——开矿——爆兵——扩张——再种地——开矿——爆兵……”这个思路。所以每次大步扩张之后,都本能地想停下来,重复前一轮的套路。今天被苏明哲轻声一点,立刻意识到了其中可能存在的问题。
“你是说让荆州那边负担军资?以战代炼!”朱重九又皱了下眉头,迟疑着询问。
而吴良谋和逯德山等人炮制出来的荆州条约,无疑在“你死我活”这两个选择之间,另外撕开了一条狭窄的缝隙。虽然眼下还看不出这个缝隙最后能否成为第三条道路,但是至少,他让大伙看到了一个希望。
然而大总管府的其他人却不会这么看,尽管朱重九已经按照禄双儿的提议,开始努力宣扬自www.hetushu.com己的观点,努力影响身边的人。但是收效却微乎其微。因为在大伙眼里,朱重八也好、张士诚也罢,都是依仗大总管府的扶持起家,然后又背信弃义的卑鄙小人。大伙谁都不知道这两家伙在另一个时空的那些辉煌轨迹,所以巴不得趁其羽翼未丰就下重手剪除他们,永绝后患。
一个既能避免其他英雄豪杰死于淮安军之手,又不会耽误淮安军将来一统天下的希望。当然,其最终结果,距离朱重九平素所宣扬的东西,依旧非常遥远。但是至少,能满足他的一部分想法,不至于让他活活郁闷死,或者抛弃大伙自己含愤归隐山林。
“主公英明!”苏明哲立刻竖起拇指,大拍特拍,“老臣就知道,主公早晚能看到这一点。吴佑图那小子虽然做事莽撞,但一颗心却全向着咱们淮扬。让徐寿辉和彭和尚他们将钱粮出了,咱们就派遣兵马轮流去荆州参战。反正那里距离扬州甚远,即便战事偶有不顺,也影响不到这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