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八十四章 华夏通宝(二)

妥欢帖木儿闻听,果然看着哈麻愈发顺眼。笑了笑,大声夸赞,“你能恪守本分就好。朕非凉薄之人,可别人总是欺朕过于宽厚。最终令朕不得不下重手除之。你只要恪守本分,即便才能方面有所欠缺,朕也容得下你。咱们君臣两个今天就说定了,你尽管用心做事,朕信你。咱们君臣,有始有终!”
“也罢!”轻轻甩了一下衣袖,妥欢帖木儿低声回应,“来人,宣御史汪家奴之子桑哥失里,入宫见朕。就说朕久不见他到宫中来了,想看看他长大后变成了什么样子!”
“怎么回事?又有地方受灾了么?”妥欢帖木儿被吓了一跳,本能地就往天灾上想。
不过激愤归激愤,发誓归发誓,敢主动请缨,领兵去“讨伐”朱重九的英雄豪杰,却不见几个。即便是蒙元朝廷,对难得的民间支持,也保持了绝对的冷静。当朝丞相哈麻还公开宣布,要对淮贼徐徐而图之。务求待其“运迁自衰”之后,一战而竟全功。
“唉!这朱屠户,不把天捅出个窟窿来,我看他是绝不肯消停啊!!!”与普通百姓相比,士绅们见识多,看得“远”,对朱重九三个字,感觉更为复杂。
对于自己亲手提拔起来的这位丞相,到目前为止,他还是基本满意的。至少自从此人取代了脱脱之后,原本已经可以跑耗子的国库,渐渐又有了起色。拨给皇家的各项用度,也有了一定保证,不至于让自己这个大元天子想礼敬一下佛祖都束手束m.hetushu•com脚!
“哈麻通淮!”“雪雪勾结淮贼!”“太不花畏敌如虎!”“月阔察儿跟淮贼早有勾结!”七月,一份份来自地方上的奏折,如雪片般飞向了大都,转眼就淹没了整个中书省。让哈麻等人用尽了浑身解数,也无法再阻拦其中某几份直达“天听”!
而那朱屠户还不知道收敛,最近居然又纵容属下几个佞臣,炮制出来了个“荆州盟约”。让其手中兵马,公开替商贩张目。这下,可是朝烈火堆上泼了一瓢热油。顿时,黄河以北,长江以南,凡是还在蒙元官府掌控中的地方,无不“群情激奋”,连续半月,每日站出来声言要助官府讨贼安民的“义士”都数以百计。即便是已经落入红巾军掌控的庐州、汴梁、杭州等地,也有不少名宿大儒拍案而起,发誓于淮贼不共戴天。
“哈麻误国!”见朝廷居然不敢带头向淮安发难,民间舆论在经历一番酝酿之后,立刻将矛头转向了丞相哈麻和手握兵权的武将。
“可是汪家奴之子桑哥失里?他怎么会知道荆襄一带的米粮行情?”妥欢帖木儿迅速停住脚步,回过头来,低声询问。
“的确是陛下的怯薛桑哥失里!”哈麻点点头,低声回应。在与推翻脱脱兄弟“战事”中,汪家奴父子功不可没。故而他也随时打算给二人以回报。“汪氏乃川陕望族,家中多有经商者,所以对金泥玉屑之事,甚为精通。微臣曾以民事考校桑哥失里,和-图-书其所答无不中的。实乃难得的少年才俊!”
“是!”朴不花答应一声,立刻派人去宫外叫人。妥欢帖木儿却想了想,继续向哈麻说道:“你先前提及米粮行情,可是察觉问题所在?大都城眼下的米粮行情如何?你据实启奏,不要弄些假的东西来粉饰太平!”
“你是个肯用心做事的!至少不像某些人,老拿大话来糊弄朕!”满意于哈麻态度,妥欢帖木儿继续笑着夸赞。
“那三地该解往大都的金银,可曾运到了?”妥欢帖木儿继续紧皱眉头,刨根究底。
这话说得很有水平,既顺着妥欢帖木儿的调子,贬低了好大喜功的脱脱,又表明了自己不会像前任那样大权独揽。
至于什么时候朱重九头上的好运能够迁移到别处,哈麻却语焉不详。反正想让他学着前丞相脱脱那样领兵亲征,或者让他弟弟雪雪在潍州主动向淮安第六军团发动进攻,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启禀陛下,去年拖欠未交的部分,今年五月份已经入库。但今年上半年的,还没运到。三省平章都有折子来,说银车已经上路,不出意外的话,两个月之内就能抵达大都!”
“这上面说得可是真事?他麾下六万战兵,粮饷严重不足?以至于他在跟吴贼良谋交战时,麾下勇士只能饿着肚子上阵?!”将奏折朝哈麻面前推了推,妥欢帖木儿笑着问道。
“这就有些奇怪了?”妥欢帖木儿无法得出结论,倒背起手,围着书案来回多步。
无论以http://m.hetushu.com前做过多少龌龊事,至少在掌握了实权之后,他干得非常对得起良心。非但一直想方设法去填补大元朝的财政窟窿,于粮食供应方面,也尽量努力减少对南方各地的依赖。
“这?”哈麻被问得先是微微一愣,随即意识到,中书省里头还藏着脱脱的余孽。这些家伙,还在暗中给自己使绊子。“微臣敢保证,自打微臣就任后,从没克扣过四川行省的钱粮。所以答矢八都鲁丞相所奏,恐怕其中别有隐情?”
“微臣鲁钝,无法替陛下解惑。但微臣以为,陛下有必要宣召桑哥失里,询问一下荆襄一带的米粮行情!”不敢眼睁睁地看着妥欢帖木儿一个人着急,哈麻想了想,低声提议。
“嗯,你是说,下面有人,居然把咱们君臣都瞒过了,偷偷向拨给答矢八都鲁的钱粮伸手?”没想到哈麻比自己还糊涂,妥欢帖木儿眉头皱了皱,脸上涌起几丝失望。
如果按照哈麻的说法,答矢八都鲁手中应该钱粮十分充足才对,不至于亲自写了本章来告御状。况且他与哈麻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又不是脱脱的嫡系,按道理,不被逼到山穷水尽地步,根本没必要主动挑起事端,给他自己结仇。
“陛下圣明!”哈麻立刻躬身行了个礼,低声汇报,“正如陛下所料,最近两个月,大都城内粮价飙升了将近一倍。所以臣刚才推测,答矢八都鲁告微臣的状,是因为各地图省事,转运给他的也是金银,而不是粮草辎重等实hetushu.com物。万一荆襄各州物价飞涨,他的用度自然就出现了巨大缺口。”
“微臣不敢诿过于人。但微臣给答矢八都鲁的钱粮,是按照就近支付的方式。责令云南、陕西、湖广三个行省划拨。然后再从三省应该缴纳给朝廷的钱粮里头扣除。”哈麻犹豫了一下,非常诚实地补充。“而据微臣所知,陕西今年雨水尚算充足,湖广大部分地方也没有受到红巾贼波及。并且因为路途遥远,微臣已经命令云南和湖广两个行省,将本该解运到朝廷的钱粮,折成金银,取道川陕转运。无形当中,二地又能省下许多火耗!”
从故宋的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到蒙元的豪杰替天子打理地方,最后到淮安军目前的四民平等,摊丁入亩,士大夫犯法与百姓同罪。这中间的落差,恐怕比庐山瀑布还要大。所以也怪不得天下的士绅提起淮扬就人人咬牙切齿。
“微臣既然被陛下视作肱骨,理当鞠躬尽瘁!”哈麻被夸得心头一热,躬着身子回应。
淮安军的实力不容小视,这点,绝大多数士绅自打脱脱从黄河南岸退兵那时起,就已经看得清清楚楚。朱重九隐隐已经有了天子之相,这点,他们当中许多人也不得不痛心疾首地承认。但是要他们放弃对地方“义兵”和蒙古达鲁花赤的支持,悄悄去向朱重九服软低头,却比杀了他们还难。理由很简单,朱重九要得不是光是钱和土地,朱重九还夺走了他们手中已经延续了上千年的特权!
“微臣自知才能有限,所以和-图-书不敢专断。将需要行家的事情交给行家去做,方能不辜负陛下所托!”哈麻赶紧又接了一句,以巩固自己在对方眼里的好印象。
这是他实打实的政绩,所以说出来格外自豪。妥欢帖木儿听闻百官家中都有余粮,也笑着点头,“有劳你了,朕以前虽然每年开春都去祭天,却从没往开荒种地方面想过。倒是你,不知不觉间,就替朕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大元天子妥欢帖木儿最近修习藏传秘法,又略有进境,一眼就看出这些奏折上面写的东西,大多都是捕风捉影的无稽之谈。但其中有一份来自四川行省的奏折,却让他不得不将哈麻宣进宫来,认真核实。因为那份奏折的书写者是他麾下为数不多依旧还敢主动跟红巾军开战的猛将之一,四川行省丞相答矢八都鲁!
“不是!”哈麻用力摇头,“今年开春以来,北方各地都风调雨顺。微臣派人在大都周围屯田,麦子收成也高于往年。所以百官之家,才能在俸禄之外,再多得一份实惠。不至于因为大都城内的粮价上浮,就人心惶惶!!”
所以去年蒙元朝廷虽然接连失去了苏杭和山东两个重要产粮区,大都城内倒也没出现遍地饿殍的景象。甚至有一些豪门望族,还从将中书省内的牧场改变为良田尝试中,赚了个盆满钵圆。
“嗯——!”妥欢帖木儿低声沉吟。从哈麻的回答中,他不难发觉结党营私的痕迹。但桑哥失里曾经做过怯薛的经历,却深深打动了他。让他决定暂且赌一赌自己的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