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八十七章 战争(上)

“那老百姓就不恨咱们?别得了些钱财,失了民心!”
“我记得咱们的通宝,不是一个顶两个小平钱么?怎么到了那边,要顶两个半还多?”黄老歪关心的不是粮食贵贱,而是华夏通宝能否被周边的百姓接受。趁着其他人都在消化于常林所提供信息的时候,带着几分炫耀询问。
跟于常林一样,他现在对自己所承担的差使,也是极为自豪。不光可以刺探敌情,给前线将士提供可靠的支持,并且还能直接出手打击敌方,动摇蒙元朝廷的统治根基。这让他觉得自己的才能可以尽情的发挥,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力气。
“小金元绝对不行!”没等他把话说完,陈基就焦急地打断,“咱们的小金元成色太好,一枚才换十枚银元。想当于一两金子换十两银子。而最近市面上,金价远远高于十两。所以小金元用出去,很快就会被聪明人换去融了做金元宝。根本不会在市面上使用!”
“不敢当于主事盛赞!蔡某只是蒙中了,蒙中了而已!”工局副主事蔡亮立刻摆着胖胖和-图-书的小巴掌回应,但脸上的得意之色,却将他的真实心思暴漏无疑。
“蔡主事不必过谦,接下来的事情,还需要工局全力支持!”对于这个胖胖的后起之秀,于常林印象非常好。摇摇头,笑着补充,“下个月军情处和户部,打算再动用二十万贯通宝,砸到荆州附近。蔡主事到时候千万别说拿不出足够的制钱来!”
没等于常林开口,军情处主事陈基主动接过话头,大声解释:“蒙元那边的小平钱,一代不如一代。特别是最近几年,铅已经掺到了六成半到七成,份量也远远不足。所以眼下咱们的通宝无论到哪里,都是实打实的硬通货。换小平钱已经能换到三个,要是换泉州那边私铸的铁钱,甚至能换十五六个!”
与他们两个的眉飞色舞相比,中兵参军刘基的表现,就有些意志消沉了。前一段时间在商议是否签署《荆州盟约》时,此公曾经舌战群雄,最后却因为朱重九和苏明哲两个双双站到了对手那边,而大败亏输。这令他受到的打击非常hetushu•com沉重,以至于到了现在,依旧不愿意再给朱重九出谋划策,每到议事的时候,都选择一言不发。
“嘶,居然还能不赔本儿?”
……
“那商号岂不又受了损失?”
“很简单,百姓打了粮食,除了给地主交租子外,最先留出来的,肯定是自家的口粮。所以户局和军情处才选择夏粮入库后动手,可以尽量避免殃及池鱼!”于常林得意第笑了笑,把声音提高几分补充。
“嗯!”黄老歪非常吃这一套,得意地咳嗽了一声,笑着站起身,“光用通宝的话,的确有点儿麻烦。要知道眼下不光荆州一带用钱,其他地方,咱们的华夏通宝一样抢手。倒是小金元……”
“怎么会,包在工局……”工局副主事拱了下手,就准备大包大揽。然而猛然想起自己身份,又赶紧将黄老歪往前头推,“工局现在差不多有二十套机器在造钱,倒是不会耽误功夫。但具体材料和工期能否保证,得问黄主事才行。下官任职时间短,很多事情还只懂一些皮毛!m•hetushu.com
不像一开始心里存着抗拒,他现在是越来越喜欢户局主事这个差使了。位高权重不说,还能像传闻中的诸葛武侯一样,坐在中军帐内,就能令千里之外的敌军头破血流。比起在前线领兵作战,效果一点都不差,在某些方面,甚至远远过之。
“咱们花钱买到了粮食,一部分囤积在蕲州城内,供应第五军团的三个旅。另外一部分运回了扬州。因为淮扬的粮价一直比外边贵,所以运回扬州这部分,每石大概只亏一百五十文。”见大伙不再提问,于常林翻了翻账本儿,继续汇报,“但军情处通过淮扬商号在当地的分号,卖出了大量的棉布、绸缎和我淮扬所产的其他各类农具。所得红利,差不多刚好能将收购粮食折掉的本钱收回来!”
“上个月,我们向蕲黄、安庆及湖广靠近蕲州的各地,又分别投入了五万贯通宝、两万枚小银元和三千枚小金元。”议事厅正中央,淮扬大总管府户局主事于常林捧着一个厚厚的账本,侃侃而谈,“如今在蕲州附近,糙米已经又和_图_书被推高到了华夏通宝三百五十枚一石,如果用蒙元小平钱买的话,则需至少需要九百文……”
“这么高?”冯国用被吓了一跳,本能地出言打断,“那周围的百姓岂不都得活活饿死?”
“怎么会这样,冯某愿闻其详?”冯国用听得满头雾水,拱了拱手,虚心求教。
金银铜钢,四摞华夏制钱整整齐齐第摆在朱重九的桌案上,每一摞都散发着温润的光泽。
“那倒不至于!冯参军多虑了。”于常林摇了摇头,满脸高深莫测。“夏粮刚刚入库没几天,这几个月粮价贵了,对百姓只有好处没坏处。但对于答矢八都鲁父子来说,却是一个天大的麻烦!”
“荆州那边百姓手里很有钱么,怎么会买那么多棉布和铁器?”
四下里,又是询问声一片。很多刚刚入职的参谋及各局官吏,都对财货流通没什么概念,弄不懂于常林所说的事情究竟包含着什么奇妙的道理。
“往年这个时候,是粮价最低的时候。黑心商贩们纷纷压价,原本市面上能卖到三百文,也就是一百五十华夏通宝的糙米,m.hetushu.com他们不到一百文就敢提出收购。而百姓们开春时欠下的饥荒,却必须抓紧时间还上,所以明知道吃亏也得低价卖给他们!”工局副主事蔡亮显然是个读书人中的异类,想了想,主动替于常林解释。“所以咱们在这个时候高价收粮,吃亏的只是那些粮贩子和囤积居奇的大户,普通百姓反而能从中得到许多好处。而他们手里有了余钱,自然会添置些东西。余主事,陈参军,不知道蔡某猜得对是不对?”
“蔡主事慧眼如炬!”于常林佩服里拱手,“正是如此,在当初决定高价收购粮食时,户部就跟商号的掌柜们探讨过,如何才能既让敌军吃不上饭,又不至于自己亏得太狠。”
朱重九知道他心里有怨气,也不苛责。因为朱重九自己对淮扬商号所展现出来的巨大影响力,也是喜忧参半。但最近针对答矢八都鲁父子的阴谋中,因为没有刘基的参与,就明显缺乏阴柔之美。军情处和户部联起手来,只管拼命拿钱朝交战区周围砸,砸得答矢八都鲁父子招架不及,砸得荆州附近的官方和民间都哀声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