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八十八章 战争(中)

事实上,他也跟胡大海等人一样,弄不太明白金币和金锭在使用上有什么差别。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站出来重申自家主公的思路。因为在赵君用麾下的那几年,揣摩上意就是当官的必备技能之首,不由得他不在这方面多下功夫。
而支持的方式之一,就是向荆州附近的各路各州撒钱。用淮扬新铸出来的金、银、铜、铁四种新币,收购各地的粮食和各类特产,同时低价向上述地区销售淮扬所产的棉布、丝绸、农具以及各类生活用品。
“原来大总管是想让全天下的百姓自己分辨,到底谁是官,谁是贼!”胡大海虽然依旧听不懂什么是货币信用体系,但对朱重九此举的目的,却立刻了解了个清清楚楚。
一时间,大总管内部人心浮动。很多官吏认为当初大伙过于急功近利,不该对吴良谋和于常林等人表示支持。更有甚者,还试图劝说朱重九毁掉盟约,追究几个主导者的责任。
因为在座某些人当时心怀抵触,再加上准备仓促,所以这一招施展得极为简单粗暴。几乎就是淮扬商号的货船,满载着四种制钱逆江而上,通过在当地的关系商户,以及军情局撒出去的细作,对着地方大砸特砸。铜臭之气,令沿江两岸的士绅名流无不掩鼻。
“哈哈哈……”户局、工局、军情处和内卫处的官吏们闻听,忍不住又大笑出声。
“甭说一换十,一换八的时候,我都遇见过!”
他记得在准备制币之初,张松就跟自己提醒过银价的波动问题。自己之所以在银元之上加铸了金元,也是为了稳定货币而打算。谁料实际操作起来,依旧没能完全将问题解决掉,至少把金币买回去重新回炉这一招,让大伙都始料未及。
“眼下市面上,一两金子能换几两银子?一直是这样么?大概多长时间变化一次?”朱重九侧着耳朵听了一会儿,敲敲桌案,把话头拉回正题。
“胡将军所言甚是!和-图-书”朱重九笑了笑,得意的点头。“前一段时间外边对咱们的风评,朱某也隐约听到了一些。朱某写不出那么好的文章来,也没功夫跟别人打嘴皮子官司。所以干脆拿出些干货,让老百姓自己选。看他们是相信某些人的信口雌黄,还是相信自己拿到手里的东西!”
“嗯——!”朱重九点点头,低声沉吟。关于泉州蒲家和广州麻家垄断海贸的事情,他曾经多次从沈万三嘴里听说过。大总管府之所以冒险将线膛炮卖给沈万三,打得也是让沈家去牵制泉州蒲寿庚家族的主意。但从目前的结果上看,沈家的发展重点,显然不是跟蒲家争夺海上贸易路线上,而是全力经营三佛齐,试图海上立国。所以将来对付蒲、麻两家的事情,依旧得由淮扬大总管府自己亲力而为。
淮安军兵锋之利,堪称天下无双。但淮安军打仗时的开销,恐怕也是天下第一。所以大伙必须居安思危,存在足够的钱粮备战。而不是稀里糊涂地就把老本儿都花在别的地方。
“不妨,咱们这里,向来不会因言而罪人!”朱重九摆摆手,和颜悦色地开解。“你慢慢想,什么时候有了办法,随时可以说出来。哪怕说错了,也没人会追究。”
……
……
一片热闹的欢笑声中,中兵参军刘伯温的身影,显得格外孤独。当初吴良谋炮制《荆州之盟》,用军队给商贩背书时,他的反对最为坚决。过后四下里山雨欲来,他也是力主大总管府收回盟约,并对吴良谋施加惩处的总源头。如今事实却证明,读书人和士绅们的口诛笔伐,在大总管府的真金白银面前,根本无还手之力。让自诩深谋远虑的他情何以堪?
“哈哈哈……”这个比方实在太贴切,令议事厅内许多人都大笑失声。
“那为什么没人到广州和泉州拿银子换金子?”朱重九听得奇怪,忍不住低声追问。
“嗯——!”众人闻听,http://m.hetushu.com几乎同时低声沉吟。
“正是!”张松又拱了下手,大声回应。“事实上,这两家都是色目人,非我族类。蒙元朝廷只管让他们包税,从没管过他们在地方上如何胡作非为。”
也不怪大伙兴奋过度,在此之前,他们从没想过,原来还有不出兵就打击敌人的办法。这太符合传说里头“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形象了,让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仿佛是孙武在世,诸葛重生。
“金子又好带,又好用。没必要造成金元,白费力气!”
“对,咱们宁可以后不再造金元,也不能自己毁了自己的名声!”
谁料向来从谏如流的朱重九,这次却又难得独断专行了一次。非但驳回了毁约的提议,并且立刻宣布,大总管内部停止对此事的争论,任由外界评说。随即,又动用大总管府和淮扬商号的所有力量,给第五军团提供全力支持。
“不一定!”内务处主事张松对此颇有研究,从座位上站起来,拱着手回应,“眼下咱淮扬差不多刚好是一兑十一,湖广那边大概能到一兑十二。但广州路和泉州路等地,因为海商云集,金价反而要低得多。一兑十、一兑九都有可能。”
在起义之前,大伙几乎都吃过蒙元劣钱的亏,对其所犯下的各种恶行都记忆犹新。特别是纸钞,官方规定每贯纸钞换铜钱一千文。而实际上,五百贯纸钞拿出去都换不回一斗米。而因为含铜量越来越低的缘故,官府所铸造的小平钱在民间的口碑也极其差,通常被称为黑钱,黑心钱,被接受程度连前宋末年的咸淳元宝都不如。
“嗯!”中兵参军刘伯温,也低声沉吟。但是抬头看了看众人的气色,他又咬着牙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给咽回了肚子里。道不同不相为谋,自己去年一时没忍住,明珠暗投。虽然再想抽身已经来不及,但至少可以学一学当年的徐庶,终身不为曹阿瞒和_图_书再献一谋。
他的提议,迅速被一阵反驳声给吞没。“不成,大总管说的是,信誉,信誉第一。”
“嗯哼,嗯哼!”户局副主事李慕白大声咳嗽,打断了众人的吵嚷。然后先偷偷朝帅案后看了一眼,再小心翼翼第提醒道:“各位将军有所不知,大总管的初衷是,是让沿江各地的百姓,尽快,尽快习惯使用咱们、咱们的淮钱!”
正沉吟间,却见逯鲁曾站了起来,大声说道:“主公,老臣以为,即便有人大肆收购金元,我淮扬依旧不能停止铸造。一则,主公此举所谋甚远,不能半途而废。二来,以眼下的金银兑换比,咱们大总管府会吃一些亏。但银价不可能永远这么低,只要它慢慢高起来,就能保证收支平衡!”
“这……”于常林低下头,想了好一阵儿,才给出答案,“启禀主公,户部存金甚足。假使金银兑换比一直不变,至少也能支撑个三五个月乃至一整年。只是如此一来,其他方面的支出恐怕就会受到影响。毕竟只有今年下半年我淮扬没大肆向外用兵,而往年却无一日不闻战鼓之声!”
“微臣,微臣没有,微臣不通此道,所以不敢妄言误国!”刘伯温的脸色瞬息数变,但最终还是决定不继续跟大伙“同流合污”。
“伯温,你可有良策教我?”朱重九很敏锐地看到了刘伯温的神色变化,主动向他咨询。
而在他决定加入大总管府之后,朱重九待他更是亲厚有加。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把他提拔到了参谋本部中第二高的位置,仅仅低于老榜眼逯鲁曾。
“启禀主公,微臣以为,原因至少有三!”张松虽然以前在蒙元那边是个大贪官,但无论智力还是反应速度,却都属于一流水准。稍作斟酌,便条理清楚第给出了答案,“第一,金银比价波动不定,除非事先有准备,否则未必来得及。第二,便是因为路途上不安全,官府、绿林都得打点,得不偿失。第www.hetushu•com三,就是泉州、广州的贸易,事实上都被当地的大户把持。外人一头扎进去,轻则赔得血本无归,重则连命都会丢掉!”
“善公所言甚是!”朱重九笑着挥挥手,示意逯鲁曾坐着说话。“不过……”
“嗯!”胡大海也朝帅案后的朱重九看了一眼,沉吟着坐了下去。这次带领第三军团回扬州休整,他发现自己对大总管府里的很多地方都变得越来越不适应。非但在跟同僚议事时总是满头雾水,跟自家主公之间的关系好像也疏远了许多,很难再像原来那样总能找到机会坐在一起没大没小的说一些疯话。
但十几船“阿堵物”砸过之后,效果却不是一般的好。非但荆州附近的百姓对淮扬的印象迅速逆转,连沿江的其他地区,淮扬大总管府的形象也大为改观。
受到他的提醒,兵局和留守扬州的将领们,纷纷开口,“是啊,拿些金子去不得了么。何必让外人占咱们的便宜!”
只是私恩归私恩,朱重九的治国理念,却跟他的想法格格不入。最初之时,他还一厢情愿地以为,自己可以与章溢等人联起手来,将主公拉回正途。却万万没有料到,大伙都低估了朱重九的固执。虽然表面上他仿佛从谏如流,实际上,此人一直在他选定的邪路上加速狂奔,任大伙都筋疲力竭,甚至粉身碎骨,也不可能令他偏离一丝一毫。
“何不直接带些金锭过去?反正一样能当钱使!”第二军团都指挥使胡大海显然是个外行,开口就提了一个冒失的建议。
因为在《荆州盟约》中,大总管府公然替淮扬商户撑腰。惹得四下里骂声如潮。非但是铁心效忠蒙元的无赖文人对淮扬口诛笔伐,就连一些号称隐居山林,一心治学的名士、大儒,也纷纷跳了出来。或者赤胳膊上阵,或者发动其门生故旧,朝着淮安大总管府痛泼脏水。
“那,那就有些麻烦了!”黄老歪没想到金元成色太好了,反倒成了一个大http://m.hetushu.com问题。愣了愣,犹豫着说道:“咱们大总管府治下各地除了太平路之外都不产铜,而太平路刚刚打下来没多久,铜矿和铁矿都刚刚恢复,产量远远供不上消耗。眼下的铜料来源主要靠四下收购,而造炮和造枪也要用到大量铜材……”
刘伯温闻听此言,心里又是一阵波涛汹涌。凭实而论,朱重九对他的确不薄。即便当年他拒绝了大总管府的招募,对方依旧待之以礼,甚至主动拿出钱财,资助他在扬州开办书院,传播先贤之学。
“你是说泉州的蒲家和广州的麻家?”朱重九的眉头跳了跳,双目中快速闪过一道寒光。
迅速将目光转向于常林,他低声问道:“户局所存的金锭还多么?假使铸造金元一直像现在这种赔法,还能支撑多久?”
“金子和银子的比价一直在变,谁知道哪天,就又落回一换十!”
“是我想试一试,能不能尽快建立咱们的货币信用体系!”察觉到胡大海的困惑,朱重九放下手里的钱币,笑着解释。“简单点说,以前老百姓觉得咱们是反贼,朝廷是正朔。但咱们的钱好,一个顶一个花,即便朝廷严令禁止流通,但老百姓揣在口袋里依旧觉得比朝廷的交钞和小平钱踏实,依旧会偷偷地用。而反过来,朝廷的钱越铸越次,钞不如纸,一吊小平钱能买到的东西越来越少,蒙元官府还总是逼着老百姓使,还总是强买强卖。用不了多久,老百姓就会觉得,咱们淮扬比朝廷更讲信誉,更值得他们信任。那样的话,即便咱们的军队没打过去,当地百姓对咱们也会有好感,觉得咱们肯定比朝廷强。慢慢的,就有人觉得,改朝换代对大伙来说肯定是一件好事!至少,他们手里的钱还能当钱花,不会头天能买一只羊,第二天就只能买一把羊毛!”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工局可以在金元里多掺些铜,降低其成色!”根本没人注意到刘基的落落寡合,一名吏局的官员站起来,大声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