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九十三章 雷雨(中)

杀刘福通,夺取对汴梁红巾的控制权。是杜遵道带着他和另外几名心腹谋划已久的“大事”。但罗文素心里,却一直有一种预感,此事绝不会像大伙谋划时那样简单。
“那件事不是不能做,而是要做,就必须做得干净,不能留一丝首尾。”用力推开罗文素,他支撑着自己摇摇晃晃朝书案旁走。“最好能着落在察罕帖木儿和李思齐头上,甚至潘癞子和彭大两个也行。教中长老,呵呵,那群没用的东西,你千万别对他们报任何希望!”
“对付刘福通不难,难得是如何对付姓朱的!弄不好,你我就是第二个倪文俊!”杜遵道背对着他,好像是在点拨,又好像是在给自己打气,“你不去主动招惹他,只要咱们动作足够快,事后将少主搬出来,亲自指证刘福通的不臣之罪。那朱重九即便心里再不满意,也会受高邮之约的束缚,轻易不敢兴兵来犯。而你若是想先下手为强的话,那睢http://m.hetushu.com、谯、徐、宿四地对他来说不过是可有可无,待冬天水退,他跟你我之间便是不死不休之局,任谁出面说和都无济于事!”
说罢,他毅然转过身,逃一般走向门口。然而杜遵道却又突然从背后叫住了他,“回来,此事不急在一天两天!”
“起来,起来,客气的话就不用说了!”杜遵道叹了口气,双臂再度用力,“你我原本都是先主帐下重臣,如今所做的一切,也是为了辅佐少主。但凡事是要多花些心思,小心谨慎。毕竟眼下不比当年。当年你我造反不成,顶多是自己掉脑袋罢了。而如今,你我如果一招不甚,少主、主母,还有你我各自身边的人,全都要万劫不复!”
这几句话,的确全都说在了点子上,不由罗文素不低头。第三次躬身施礼,他心悦诚服地说道:“左相高瞻远瞩,下官佩服。下官这就去挑选死士。重新谋划。和_图_书一定不会让任何人想到咱们头上!”
“彭大今天下午冒雨带着他的亲信出城打猎去了,据说半个月内不会回来!”罗文素心中一凛,赶紧今晚最应该该汇报的事情合盘托出,“赵君用给了小弟半块兵符,说只要丞相需要,他麾下的三千重甲,随时可以拉出来匡扶宋王。潘癞子最近生病,不敢见风。咱们派去探望的人只留下了礼物,没带任何消息回来!”
罗文素见状,赶紧加重手上的力气,朝着杜遵道的后背猛捶。接连捶了几十下,总算将咳嗽声止住了。再看杜遵道,脸色由惨白已经变成了紫黑,上下嘴唇,亦是漆黑如墨。
但是,此时此刻,罗文素却没勇气劝杜遵道罢手。首先,此事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如果敢在这个节骨眼儿表现出丝毫犹豫,下一个被杜遵道喝令推出去斩首的必然就是他!
正忐忑不安间,却又听见杜遵道低声询问,“你今天又去见彭和图书大、赵君用和潘癞子他们三个了么?这三家伙怎么说?愿意不愿意跟咱们一道共同辅佐少主亲政?!”
“睡不着,老夫睡不着啊!”杜遵道叹着气,用力摇头。“老夫当年追随先主起兵,想重建的大宋不是当下这般模样。老夫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先主。他若问起来,大宋国是什么样子,是不是真的如传说中的那样?老夫,老夫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向他交待啊。”
“丞相!”罗文素又动情地喊了一声,靠过去,抬手替杜遵道轻敲脊背。“丞相,那该歇一歇也要歇一歇,养足了精神,才能收拾那群乱臣贼子!”
“丞相……”罗文素没想到杜遵道对自己最不满意的地方在这里,而不是自己的计策过于歹毒。一时间竟然没转过弯来,被惊得目瞪口呆。
首先,刘福通身边至少带着四百名护卫,除了进入皇宫的时候外,平素几乎寸步不离。其次,即便可以成功诛杀刘福通,朱重九也和_图_书不会真的像杜遵道分析的那样,被高邮之约束缚住手脚。毕竟,这将是他插手中枢的最好机会。只要他以给刘福通报仇为名,带领淮安军杀向汴梁,届时,恐怕没有几个人愿意出来抵抗他的兵锋。
“下官鲁莽了,差点误了丞相的大事。”罗文素先前脸上仿佛还带着些委屈,闻听此言,立刻跪在地上红着脸拱手,“死罪,死罪!”
“丞相!”罗文素感动得两眼发红,缓缓站起身,低声回应,“丞相所言极是。下官记住了。还请丞相将心思放宽点儿,毕竟,万一哪天您累垮了,让我等,让少主让咱们大宋国可怎么办啊?!”
说着话,他真的觉得自己心力憔悴。手扶住廊柱,开始不停地咳嗽,“咳咳,嗯嗯,咳咳咳……”
“这几天你还是把心思主要放在刘福通身上!”杜遵道想了想,阴阴地补充“虽然他的行程被风雨所阻,但早晚他都会进城。只要他进得汴梁城来,老夫,老夫就不想再看http://www.hetushu.com到他活着出去!”
说罢,又是一连串的咳嗽。整个人半趴在柱子上,喘得如将作坊里的风箱。
说到这儿,他的眼睛里瞬间滚出了两行热泪,一颗颗落在地上,簌簌有声。
“喀嚓!”又一道闪电凌空劈落,照亮他花白的头发和胡须。
“鞠躬尽瘁耳!除此,老夫还有什么办法?”杜遵道笑了笑,傲然摇头。“你也不必难过,少主乃天纵英才,他总有长大的那一天。咱们,咱们不过是在此之前,为他看好这个家罢了。用不了太长时间,也就是两三年的事情。两三年么,老夫还支撑得住!”
其次,即便杜遵道能够悬崖勒马,恐怕刘福通在不久的将来,也会对杜遵道痛下杀手。毕竟汴梁是整个大宋国的都城,刘福通不可能容忍自己出兵在外之时,后方还埋着一颗早已点燃了引线的掌心雷!
“是!”罗文素心里猛地打了个哆嗦,缓缓收住了脚步。
“是!”罗文素被话语里的寒气冻得打了个哆嗦,肃立拱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