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九十五章 迎新(上)

据谣传,天降大火的当晚,右丞相刘福通曾经带领一万精兵从万胜门入城,冒雨直扑延福宫。同夜,居住在相国寺附近的无赖儿们,也曾经听见归德大总管赵君用的府邸内,有铁甲铿锵之声。甚至有人曾经亲眼看见,五城兵马司的将士,在起火之前就围住了杜遵道的府邸,趁着夜黑雨大,对敢于贸然出入的人痛下杀手。中书省参议李晔、左司郎中黄守华等辈十余名高官,皆是死于五成兵马司刀下。其他无辜丧命者,全加起来恐怕有五千之多。
朱重九立刻上表请辞。按照故宋遗留下来的规矩,赵林儿再次颁发圣旨,另外加封朱重九为吴公,以示相待之诚。朱重九再度请辞,赵林儿则三度颁下恩旨,在原来的基础之上,加封朱门禄氏为三品诰命夫人,另外八位如夫人也别有封赏。然后朱重九第三度请辞,谁料宋王赵林儿却没有第四次派人来催促其赴任,而是直接诏告天下,左相之位永远由淮http://www.hetushu.com扬大总管遥领,除非他本人驾崩,宋国绝不再做他选。
当然,以上全为官方说法。见诸于红巾天下兵马大元帅府长史,大宋国平章政事盛文郁所主办的报纸,“皇宋正议”。并且有汴梁城内的另外三家民间报纸大肆转载。但坊间巷里,某一段时间却悄悄地流传着另外一种版本,与官方说法大相径庭。
但对于人口高达六十余万的汴梁城来说,猛然间减少五千人和猛然间减少五百人,其实都差不多。反正谣言和传播谣言的人,很快就一起消失了。青石板上淡红色的血迹没几天就被冲刷干净,街道也迅速恢复了安宁。仅仅在深夜,才有人家会传出一两声哭泣,在连绵更鼓声里,显得微漠而孱弱。
与朱重九晋升为左相的同时,汴梁朝廷的其他官位,也做了大幅度的调整。五成兵马司指挥使崔德因为指挥救火有功,被升为龙武军都指挥使,出http://m.hetushu.com镇陕州。御林军统领李武被升为神武军都指挥使,出镇商州。其他百战悍将,如沙刘二、关先生、破头潘等,也各有升赏,分别出任都指挥使、指挥使不等。众武将各领麾下兵马,从睢州到函谷关,沿着黄河一字排开,随时准备杀向北岸,直捣幽燕。
实惠捞得最多的,莫过于原归德大总管赵君用。从寄人篱下的客将,一跃升为大宋国平章政事,带领新任枢密院知院彭大、潘癞子两人出巡荥阳。三家兵马再度合为一体,更名为神策军,都指挥使和左右副都指挥使,亦有三人分头兼任。
这可不是既定的话本儿。当年大宋朝文教盛甲天下,如三公、三孤、枢密使等显赫之职的接替,通常都是君臣双方默契地演完三辞三让的戏码,直到第四次圣旨颁下,才最终各得其所。然而突然有一方不按固定套路演了,另外一方准备的所有应对也就瞬间都落了空。于是乎,朱重九的左和图书相和吴公位置,就算彻底定了下来,无人再去问他是到底接受还是反对。
如此一来,无论当初刘福通的嫡系心腹,还是闲置于汴梁城中的外围武将,就都有了切实归宿,大家伙儿人人对刘丞相赞不绝口。随即,当初紧紧追随杜遵道脚步的文官,只要没死在那场天火中的,也都分别得到了实惠,个个心满意足。唯一原地踏步的,好像只有刘福通本人。除了头上新增加了一个太尉的虚衔之外,什么新变化都没有。
“过年喽!过年喽!”孩子们提着纸糊的灯笼,在火树银花下,往来穿梭,且歌起舞。
由朱重九改进过的火药,只有在这几天里,才会变得无比温柔。带来的不再是鲜血和杀戮,而是梦境般的祥和。
当头顶上的乌云缓缓被秋风吹散,汴梁城又显出了原有的华贵与雍容。街道上的积水迅速顺着汴河褪去,碧瓦灰墙上的积年老尘,也被冲得干干净净。包括街头巷尾很多从来没人打扫的角落,经历和图书了暴风雨的一番涤荡之后,都纷纷露出了原来的面貌,从里到外,透着古朴与典雅。
唯一不会再恢复旧时颜色的,只有左丞相的杜遵道的府邸。那个风雨交加的深夜,因为闪电引发的天火,将杜遵道满门老小,包括他的心腹家将家丁,幕僚随从,左邻右舍,一共五百四十二人,全部推进了鬼门关。当负责开封府治安的高官罗文素会同五城兵马司的将士赶到之时,任何援救都已经来不及实施。
汴梁城的天气向来温柔,即便是深秋,也不妨碍建筑物的施工。特别是采用了淮扬购买来的水泥之后,简直令任何工程的速度都提高了三倍。于是乎,到了腊月初,一座崭新的左丞相府,在废墟上拔地而起。于是乎,连微漠的悲哀也听不到了,四下里都被喜庆的氛围所笼罩。人们开始杀猪宰羊,准备迎接新的一年到来。
据说,当时烈焰已经席卷了小半条街。亏得兵马司指挥使崔德当即力断,命手下兵丁拉倒了临近的大批房屋http://www.hetushu.com,才成功遏制了火势的蔓延。否则,死在天火中的,恐怕就不止是五百四十余人,而是五千甚至五万!毕竟汴梁城内的大部分建筑都是木制结构,一旦让祝融氏烧发了性子,恐怕就是当年的扬州城第二!
天火熄后,宋王赵林儿因为伤痛左相杜遵道之死,三日不餐不眠。多亏右相刘福通赶回来的及时,以国事相劝,才令其勉强忘掉了哀思,重新出面处理朝政。
除了给杜遵道治丧之外,宋王赵林儿振作起来后的第一件事情,自然是重新调整了麾下文武百官的位置,以填补死者腾出来的空缺,保证朝廷正常运转。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他将左相的金印,派人快马加鞭送去了扬州。
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龙凤元年终于姗姗到来。
火再大,也终有熄灭的时候。正如雨再急,天空也早晚要放晴。
“呯!”有焰火在半空中炸开,迅速散落成一个巨大的富贵菊。然后,又是数十朵菊花绽放,将夜幕中的汴梁,打扮得分外妖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