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一章 春来(上)

“这个……”最初听到禄双儿的话时,朱重九还有些将信将疑。可随着对生活的适应,对民俗的理解,他却发现妻子说得一个字都没差。这个时空一个完美的女人,非但要求长得漂亮、性子温柔,琴棋书画样样涉猎,并且要求能自己掐灭嫉妒之心,懂得给丈夫推荐合适的小老婆。越是诸侯之家,越是如此。否则,她们就是泼妇、嫉妇,就会在生前被扣上种种恶名,死后依旧会被数落几百年。
至少,每当看到另外八双眼睛里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幽怨时,他的心脏总好像被人那针在偷偷地戳。然而,放八位媵妾回家的话,却提都不敢再提。因为第一次跟禄双儿商量时,他得到的答案便是,“夫君欲置妾身于善妒之名?还是要活活逼死她们?既然进了朱家的门,无论您喜欢不喜欢她们,都是她们的命。若是被放出去,甭说没人敢收留,光是世人的风言风语,就能活和_图_书活逼她们自寻绝路!”
初二上午,他则又要换上粗布衣服,跟禄双儿一起去参加乡祭。代表整个淮扬徐睢地区的八百多万百姓,向天地献上六牲,焚香祷告。请老天爷赐福各地,在本年度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空气中还有几分寒意,但甬道两侧的梅花却已经盛开了。每当有微风吹过,花瓣便如雪一般缤纷飞落,让走在甬道上的人仿佛置身于花瓣的海洋中,暗香扑鼻,温情也涌了满头满脸。
淮扬商号宛若一只会拉金坷垃的怪兽,在年底给他带来巨大的分红。除了当作“年终奖”发给各级骨干的那部分,剩下的依旧是个令人心情无比愉快的数字。而上一年,随着工商业的蓬勃发展和士绅百姓一体化缴赋纳税政策的落实,淮安军控制地区的税收数字也节节攀升。除了维持官府和军队的日常开销之外,还能有不少盈余。再也不用他这和图书个大总管整天蹲在大匠院里琢磨还有什么能赚钱的“新发明”。
而那禄双儿,又是个难得的聪明女子。知道自家丈夫的性情,所以也不担心她自己的地位问题。倒是对其他八位陪嫁,愈发地和气礼敬。如此一来,朱重九的后宫倒也安宁,从没发生过什么乱七八糟的妻妾相争,也未曾弄出一大堆家务事来让他心烦。
国库和战场都没什么麻烦,朱重九就有了更多的时间跟麾下肱骨们一道欢庆新春。初一上午,他被苏明哲和逯鲁曾两个像耍猴一样穿上韩林儿赐给的吴国公袍服,在议事厅了接受了麾下一众文武的朝贺。中午的时候,就命人在外边包了一家属于淮扬商号名下的酒楼,带着大伙吃“正旦宴”。到了晚上,文臣们各回各家,武将们则非常默契地留了下来,继续跟自家都督把盏叙旧,一直喝到有人不小心推翻了桌子才大笑着收场。
与税和_图_书收盈余增加的同时,大总管府用来应付战争的支出也在大幅减少。按照打下一地便稳定一地的思路,淮扬系暂时没有想法继续大幅扩张。所以在蕲州战场,始终只投入了三个旅兵力。光凭着这点儿人马显然无法将答失八都鲁和倪文俊两个赶走,但维持战线的稳定却丝毫不成问题。特别当军情处和淮扬商号联合出手之后,元军的反扑就越来越没力气。有细作甚至传回消息说,答矢八都鲁如今对朝廷已经非常失望。正在偷偷跟手下密谋带领兵马返回四川,关起门来裂土称王。
在朱重九的记忆中,另一个时空里的梅花应该不是眼前这般模样。像这种花开满树,花落如雪的植物该为樱花才对。但是他上辈子的植物学水平和他的追女生水平一样烂,所以这辈子他就不敢献丑,只管随着大流将满园的落樱当作梅花看。
这个年,朱重九过得非常滋润!
想到另一个时空里自和_图_书己不过是宅男一个,连女生的手都没拉过几下。这辈子却一次就娶了九个夫人,他又觉得眼前的情景恍然如梦。想当年趴在网络上看小说时,他自己对别人娶十七八个老婆,打下个大大的后宫直流口水。等轮到自己头上,才发现除非心脏足够强大,否则老婆太多了也未必是福气。
只是今天,后院里的气氛明显有些不对头。听见他的脚步声,以往立刻会快速迎上来的妻子却不见身影,其他八名媵妾也都无声无息。整个后宅都静悄悄的,连鸟鸣声都很少。只有挂在二堂门口树枝的鹦鹉,看见朱重九的身影从花海中穿过,猛地扯开嗓子,大声喊道:“夫君回来了,夫君回来了,夫君回来了……”每叫一声,都换一种嗓音,听起来无比之娇媚。
到了初三,则是吴公夫妻当众表演“亲民”秀的时间。在逯鲁曾的安排下,大总管府从各地挑选了一百名七十岁以上的老汉,与朱重www.hetushu•com九、禄双儿夫妇共进午餐。同时听取父老们对上一年施政得失以及大总管府治下各地官员的反应,采纳其中有益的谏言,并且挑选民怨最大的进行调整。
一直到了初七,才算终于忙到了头。上午在议事厅跟八局二处一院的主官,以及参谋本部的骨干们交代了一下最近需要重点关注的事项,到了午饭时间,就拖着一身懒筋逃回了后宅。
“看样子,男女平等,恐怕我这辈子都甭想提了!”朱重九不是直男癌,当然也不会主动去推行什么女权主义。所以他只好采取一种听之任之的态度。对于后院的事情,向来全交给禄双儿做主,自己不闻不问。
初四则是专门留出来接见从扬州路之外的返回给大总管拜年的地方文武官员,以及他们的信使。初五他一整天都花在校场之上,检阅新兵,抚慰那些因伤退役荣养的老兵。初六再专程前往江湾新城,视察百工作坊以及制币、铸炮和造枪等军机重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