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二章 春来(下)

因为紧张,他的声音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开始发颤。禄双儿被吓了一跳,手指瞬间深深地扣住了朱重九的手背,“没,没来。原本七八天前就该来了,夫君是说,夫君是说……天啊!这怎么可能?!”
“有病就看郎中,你以为你们都是女华佗啊!”朱重九越听心里越着急,脚步迅速如风。两名媵妾根本追不上,咬着牙赶了十几步,相继着在二堂后台阶旁停下来弯腰喘粗气。另外两个到了此刻,才想出搀扶着追二堂后门,望着朱重九风风火火的背影,眼睛里头充满了闪亮的星星。
“是!”众丫鬟仆妇听出他语气中的不快,连忙答应着,转身往外走。不多时,就逃了个干干净净。
“调皮蛋,瞎嚷嚷什么?”朱重九爱怜的冲着鹦鹉数落了一句,快步迈上台阶。
没等众人去远,朱重九已经扑到了床榻旁,伸手按住正在试图往起坐的禄双儿,低声吩咐,“不要起来,不要起来。你不舒服就躺着。老夫老妻的了,哪有那么多讲究!不舒服时要注意通风,周围来探望的人越多,反而越不容易好!”
朱重九可没心情管几个媵妾追得上追不上。禄双儿天资聪颖,什么东西一学就会。仅凭着他所回忆的东鳞西爪的知识,就已经将数学追赶到了另外一个时空的大二水准。其余物理、化学、自然百科,只要朱重九懂,并且能说出大致道理的,她这几年来也都学得差不多。并且能每每举http://m.hetushu•com一反三,填补朱重九记忆中的疏漏和空白。
“啊——!”禄双儿迁就地张大嘴巴,露出雪白的牙齿和淡红色的舌头。
“今天上午突然开始的!”禄双儿不想让自家丈夫太担心,只要顺着他的脾气如实回应。
“不舒服!”朱重九被吓了一跳,顾不上再管另外两个媵妾为何脸会红成那样。迈开双腿,大步流星朝内堂冲去。一边冲,一边头也不回地大声追问:“去请郎中了么?郎中怎么说?”
说着话,她有些担心地拉着丈夫的手去摸自己的小腹。朱重九却猛地眼前一亮,翻腕将妻子的手紧紧握住,急切地追问道:“你,你,你这个月的月事来了么?”
“别哭,别哭,小心动了胎气!”见妻子激动成如此模样,朱重九赶紧用粗大的手指,替妻子擦拭面孔。
“还好吧,其实妾身最近挺能吃的。您瞅瞅,肚子都起来了!”
越是珍惜,越是怕失去,一路上,无数恐惧的画面,在他脑海里走马灯般轮换。好不容易来到内堂前门儿,他已经满头大汗。将手掌按在门上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缓缓推开门,尽量放低的双腿,一步一挪地绕向卧房。
“都起来,咱们家什么时候有这么大规矩?”朱重九弯下腰,先一手扯起一个,然后低声问道,“双儿呢?她今天没和你们在一起么?”
二堂的门“吱呀”一声被从里边拉开,八名媵妾中年龄和图书偏大的四名,满脸恐慌地隔着门坎儿蹲身施礼,“夫君回来了,贱妾迎接来迟,请夫君恕罪!”
因为提到了一个药字,她立刻又扑在床头上开始干呕。娇俏的面孔上,透出几分虚弱的苍白。
听到外边传来的急促脚步声,丫鬟仆妇们先是被吓了一跳。然后赶紧纷纷蹲身施礼,七嘴八舌地问候,“国公大人回来了?”“奴婢给国公大人问安了!”“国公大人……”。
“那你胃口到底怎么样?”
如今好了,一切都瞬间烟消云散了!只要丈夫的判断正确……自家丈夫怎么可能判断不正确?他连日月星辰的运行规律都了如指掌,怎么可能看不出女人是否怀了孩子?!!
“还说没事儿呢,都快把苦胆吐出来了!”朱重九急得火烧火燎,冷不防抓起禄双儿的一只胳膊,就开始找寸脉所在。
“最近胃口怎么样,我在外边跑来跑去,也没顾上跟你吃几顿团圆饭!”朱重九有些内疚,望着妻子的眼睛,低声赔罪。
“好,都好,大家都不错!”朱重九被吵得一个头两个大,摆摆手,耐着性子吩咐,“大家都下去吧,该忙什么忙什么去。你们都不是郎中,给屋子里腾点儿地方,通风要紧!”
“什么时候的事情?”朱重九却拿出了自己的科技宅男精神,继续寻找蛛丝马迹。
“没事儿,妾身结实着呢,夫君根本不用担心!”见他紧张成了如此模样,禄双儿忍不住又停下来,小声和*图*书安慰。
话虽然说得体贴,他自己的胳膊,却也开始不停地哆嗦。一颗心脏在胸膛里跳来跳去,恨不得立刻飞到半空当中。代替他高声向全世界宣布:“我有孩子了。我朱重九有后人了。谁说朱大鹏一定就是朱元璋的子孙!这世界上,又不止他一个人姓朱!”
“嗯!嗯!嗯!”禄双儿只顾着小鸡啄米般点头,一刹那,泪水就淌了满脸。
朱重九见了,更慌得手足无措。亏得四名媵妾又冲进来,替禄双儿换过了痰盂,擦拭了嘴角,才终于缓过一口气儿,坐在床头看禄双儿在别人的伺候下慢慢喝水。
“调皮蛋!调皮蛋!”在鹦鹉眼里,朱重九这个主人没有半点儿威严。欢快地扯开嗓子,继续高声学舌。
“怎么不可能?!”朱重九的心脏,瞬间被巨大的幸福所填满。双手捧住妻子的胳膊,仿佛捧着的是一块和氏璧,“你想想,你最近是不是老爱吃些怪怪的味道。是不是老觉得头晕?是不是力气不够用。是不是,是不是不愿意闻油烟味道?是不是总想呕吐?……对,你还呕吐,不停地呕吐!”
朱重九越看越担心,忍不住又开始摸额头,听后背,查脖颈两侧。反复折腾了好一阵儿,依旧没任何收获,倒是把禄双儿的注意力给分散开了,不再继续呕吐,斜躺在靠枕上,跟他有一句没一句地唠起了家常。
娶一堆年青老婆其实也有好处,至少他一回到后宅,笑容就会变得年青和-图-书。而不是像对着逯鲁曾、刘伯温等人那样,每时每刻都必须保持着冷静和成熟。
禄双儿却又被弄了个脸红,强忍着羞意,低声提醒,“夫君,夫君,脉在大拇指那边,不是小拇指。您弄错胳膊了,应该是男左女右!”
“看你说的。你是做大事的人,岂能把心思全花在儿女情长上!”禄双儿笑着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几分满足。
“嘤咛!”被他拉到手的两个媵妾,像触电一样哆嗦了着,满脸通红,半个字都回答不出。另外两个则唧唧喳喳地回应:“启禀夫君。夫人身体不太舒服。”“其他几个姐妹正陪着夫人在屋子里头休息。我们四个是夫人派出来特地迎接夫君的。”
朱重九勉强能认得扁桃体和腭垂,没发现太多异常。禄双儿却因为嘴巴张的时间有些长,又开始呕吐了起来。“呕,呕……”,一口清水跟着一口清水,片刻不得停歇。
夫妻二人成亲多年,却始终一无所出。对她来说,早已经成了一块心病。而朱重九又不是个见异思迁的人,对八名媵妾始终有些疏远。结果站在禄双儿角度上,反倒看成了是因为自己专宠,导致了朱家迟迟无后。所以在丈夫这里得到的怜惜越多,心中的郁结就越沉重。
丈夫刚才的举动很粗鲁,但丈夫对自己的关心,却是如假包换。这让她想提醒几句,都不忍心。抓住朱重九的手,借力又往起坐了坐,斜倚在床头的靠枕上,低声解释,“你别听她们和图书咋咋呼呼的,根本没啥大事儿。顶多是前几天在外边跑得多了些,被风吹了一下。等郎中来看过了,吃两付汤药,呕——呕——”
“去请了,郎中还没到!”两名没被拉到手的媵妾一边追,一边忙三叠四地答复,“夫人是今天上午在后花园散步时,突然开始不舒服的。先是吐了几口,然后又觉得胸闷气短。姐妹们就陪着夫人回屋子里休息了。原以为是受了风,喝几口热汤水就会好。谁知道热汤水下肚,吐得反而厉害起来了!”
“夫君!”禄双儿白了他一眼,声音里隐隐透着几分甜蜜。
房间里都通着他带领焦玉等人研制出来的暖气,越是往深处走,温度越高。隔着卧房的纱帘儿,他看见至少有十七八个人围在床榻旁。有另外四名媵妾,还有每名媵妾的贴身丫鬟,以及平素伺候夫妻二人饮食起居的仆妇,就像蒸包子般,弄得满屋子都是水汽。
换句话说,除非朱大鹏那个时空恰恰还有一个女生穿越而来,否则,禄双儿就是这世界上跟朱重九知识面儿最接近,最有可能产生共鸣的人。这种琴瑟相谐,在他这个两世宅男心里,比拥有一个巨大的后宫更要幸福的多,也值得他一辈子去珍惜。
“那是医生瞎扯,左右都是一样!”朱重九手忙脚乱,低声反驳。但寻来寻去,他最终也没察觉出禄双儿的脉搏有什么特别变化,又冲着妻子低声吩咐道,“把嘴巴张开,让我看看喉咙。啊——,对,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