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六章 渐近线(下)

“大总管远见卓识,我等望尘莫及!”
他的心肠很软,见不得自己人流血,更不愿意举起刀来与昔日的兄弟自相残杀。但是,他真的很担心,总有那么一天,他会不由自主地拔出杀猪刀,把昔日的谋臣、良将、朋友、伙伴,一一杀光。
“大总管威武!”
如今好了,借着刘基的逼宫,朱重九终于可以,将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担忧,统统说个痛快。虽然未必足够严谨,但是至少,他让大伙知道了自己到底想要干什么,到底想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度!
欢呼声中,朱重九感觉到自己的眼角湿湿的,有两行泪不知不觉就淌了满脸。
然而光是这些还不算可怕,最为可怕的是,朱重九的歪理还能自圆其说,还能与古圣先贤的名言相互印证。如果按照他的说法,刘伯温发现自己先前的所有担心,几乎全都是杞人忧天!平等上应三代,下切时弊,乃为治国料民的第一法门,没有任何不妥当的地方!
朱重九不想做朱元璋,更不想做罗伯斯庇尔。
说着话,他快步走回桌案旁。提起焦玉专门给自己打造的汲水笔,在一张白纸上迅速勾画。
“臣愿为主公之人镜!”刘伯温忍住眼泪,用力点头。
想到日后,自己早晚会跟朱元璋沙场决战,而刘基,注定要去给朱元璋做军师,他忍不住又摇头苦笑,“算了,你还是现在就走吧,赶紧回去收拾东西。朱某就不送你了。朱某怕自己一时忍不住,就想先杀了你永绝后患!”
见刘基落泪,朱重九心中又是一阵翻滚。
……
“这……”朱重九知道刘基现在是全心全意想替自己谋划,犹豫了一下,轻轻松开对方的胳膊,“伯温,你跟我来!”
然而,在朱大鹏的记忆里,朱元璋最后回报给功臣们的,却是屠刀和毒酒。
这其中许多道理和危机,大伙以前隐隐约约也曾意识到过。但大伙谁也没有仔细去想,更没有能力如此直白地表达出来。而朱重九,却替他们说了,将他们的期盼、恐惧于担忧,都说得一清二楚。
大总管府众官员闻听,再度爆发出一阵和_图_书热烈的喝彩。包括禄鲲、逯鹏和从蒙元俘虏过的张松,都干笑着频频附和。
随即,他的手指迅速上移,指向弧线,“这个,就是朱某现在想走的路,与朱某所求的平等之道也许永远无法重合,但总归会越来越近。”
“是啊,刘参军,你跟主公两个今天这到底唱得哪一折啊?君臣相试么,要不要胡某出去牵一匹白马回来?!”胡大海的反应也不慢,紧跟着拉起刘伯温的另外一条胳膊。(注2)
眼看着刘基被自己气成了如此模样,朱重九心中隐约有些不忍。将双臂伸开,微微向下压了压,然后继续笑呵呵地解释道:“诸位先莫叫好,先听朱某说个明白。朱某提这人人生而平等,是因为朱某不想再被别人骑在自己头上。不想让自己的儿孙,再重复朱某当年的苦日子。朱某不能容忍,某些人仗着筋骨强壮,就为所欲为。某些人仗着家中有钱,就横行乡里。朱某不能容忍,有些人仗着自己是官,就高高在上,对百姓生杀予夺。朱某亦不能容忍,有些人读了几本书,就觉得自己的命格高贵万分,无论杀人还是放火皆有情可原。朱某不仇钱,不仇权,不仇官,不仇智。朱某所仇的是,有人凭借钱、权、官、智,去做人上人,把百姓黎庶皆视为牲畜杂草,肆意欺凌践踏!”
的确,朱重八那边,更符合心中的“大道”。和州那边,也更有可能重现他心中的汉唐盛世。而朱重九这边,却是谁也看不清最后的结果。一旦失败,就是万劫不复。
这是一个宿命轮回。许多人都能看得见。却从没有人,知道该如何去打破。
“啊~!哈哈哈哈哈哈——”众文武先是一愣,随即又大笑着叫嚷成了一整片。
刘基和自己所追求的道不同。
顿了顿,他的声音再度转向郑重,“即便玄成公结局果真如书中所言,能与先贤齐名,臣此生亦无所憾!”
当罗伯斯庇尔将昔日的战友,同僚,挨个送上断头台后。
同样的悲剧,不仅仅限于古代,也不仅仅限于华夏。
“说罢,伯http://m•hetushu•com温。如果你想走的话,朱某今天就为你摆酒践行!”知道该来的早晚会来,朱重九微微叹了口气,笑着回应。
朱大鹏的记忆,朱老蔫的苦难,还有自己起兵以来的种种领悟,在此时,已经彻底融合于一处,难分彼此。“所以,朱某今日与诸君立以平等之约,宣告人人生而平等。朱某所说的人人生而平等,是互敬互爱,彼此把自己当成人看。是遵纪守法,王子犯法与民同罪。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老吾老及人之老,幼吾幼及人之幼!是华夏诸多先贤之遗志,非朱某一人之梦想!”
他自己的脚步,距离断头台也不遥远。(注1)
看着朱重九写满遗憾的面孔,再看看周围同僚们愤怒或者惋惜的目光,已经到了嘴边上的告辞话,刘伯温再也说不出来。双膝一弯,重重跪在地上,深深俯首,“主公,微臣不敢相弃。前路艰难,微臣愿为主公出谋划策,拾遗补缺。”
“好——!”
也许,最后他只剩下了一个选择。
道不同不相为谋。
朱重九的话虽然糙,道理却一点儿没错。有钱不是罪,当官不是罪,身子康健、头脑机敏更不是罪。有罪的是凭借钱、权、体、智为非作歹。有罪的是自己稍稍取得一点儿成就,就不拿别人当人看。
却没料到,最后这句大实话,却结结实实地戳在了刘伯温的心脏上,令后者愈发颤抖得如风中残荷。
注2:君臣相试。三国戏,刘备有白马名叫的卢,伊籍告诉他此马妨主,劝他将马送人。但刘备却认为,与其让的卢害别人,不如害自己。伊籍感于刘备之仁厚,就效忠于他。
淮安军独立门户其实没多久,即便是当年最早追随朱重九从徐州造反的那批老臣子,如今不过才摆脱了苦难三年多一点儿,还没有完全忘记自己当初是如何被别人踩在脚下蹂躏。而陈基、罗本这些后来加入大总管幕府的文官,日子过得虽然比最底层百姓好一些,但对蒙元官吏贪赃枉法,率兽食人的行为也是深恶痛绝。所以大伙很容易就接受了朱重九http://www.hetushu.com最后的几句警告,如果大伙掌权之后反过头来欺压良善,早晚就会有重蹈鞑子覆辙的那一天!
一道横轴,一道无限贴近于横轴的渐近线,还有另外一道,则是与弧线起于同一源点,与横轴呈九十度角笔直向上。
唯独无法跟大伙保持一致的依旧是刘伯温,在一片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中,他的身影开始摇摇晃晃。今天他是报着以死相谏的心思而来,却万万没想到,朱重九对“平等”二字,竟然如此执着,竟然早已在内心深处推演得出了一整套的歪理邪说。更令他万万没想到是,朱重九居然还如此能言善辩,总能突出奇招,驳得他理屈词穷。
初见时的资助办学之义,一年多来的国士相待之礼,数度小心回护之恩,还有平日间朝夕问对,虚心求教,信任有加。回忆一桩桩,一件件,就像山一样从半空中压下来,压得刘伯温无法站稳,亦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平缓呼吸。
甚至明知道这个选择,会将他们自己也埋葬。
注1:罗伯斯庇尔,法国革命家,法国大革命时期重要的领袖人物,是雅各宾派政府的实际首脑之一。他不断革命,杀掉昔日的同僚。最后自己也被送上了断头台。
而自己又不忍下手杀掉他,还不如趁着现在,放他远走高飞。
刘伯温又听得满头雾水,沉吟半晌,才明白朱重九又在乱用典故。忍不住含泪摇头,笑着回应,“主公,《新唐书》编纂仓促,其中疏漏颇多,所载之事亦未必属实。”
经过这两个人一打岔,朱重九终于发现,自己今天人品大爆发。虎躯一震,招得名臣倾心相投。赶紧将苏明哲和胡大海二人轻轻推开,亲手从地上扶起刘伯温,“原来你不是要走!那,那你刚才说得何必如此郑重。吓得我魂儿都快飞了。起来,起来,咱们秦王与魏征之约,依旧算数!”
“你放心,朱某将来肯定不会推倒你的墓碑!”朱重九高兴得忘乎所以,顺口就胡来了一句。
可若是真的去了朱重八那边,他刘伯温怎么可能,怎么忍心,用计来对付淮扬,对付曾经将他视为肱骨的昔日hetushu.com主公?!
这条路,注定很难,也许有人在中途就会掉头而去。但是,朱重九坚信,有人会跟自己志同道合,有人会跟自己一直走到底,不离不弃。
“主公若是读书少,大总管府上下,至少有一大半儿人是白丁!”刘伯温终于决定了自己今后的道路,心情愉快,一开口,就又把半数同僚给扫翻在地。“然主公所选之路,毕将步步荆棘。微臣不才,敢问主公心中可有准备?”
可恨的不是蒙古这个民族,而是他们加诸于汉家百姓身上的那些暴行。
“主公既然心意已决,微臣,微臣……”刘伯温分开人群走上前,冲着朱重九郑重施礼。他的脸色很憔悴,好像刚刚大病了一场般。他的胳膊和大腿依旧在微微颤抖,每走动一步,仿佛都走在钉子尖上,痛彻心扉。
“大总管,您放心,谁要是敢忘本。不用你来捅,我们大伙先就干翻了他!”
“噢,噢,我读书少!”朱重九听闻,心中好不尴尬。抬起手,习惯性地搔自家后脑勺。
“大总管说得对!”
“这个,是朱某所言的平等!”抬头看了一眼刘伯温和围拢过来的众文武,朱重九深吸一口气,指着刚刚画好的横轴说道。
“啊——!”朱重九愣了愣,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倒是苏明哲最知晓他的心思,赶紧抢先一步,用单手拉住刘基的一条胳膊:“刘参军,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老夫刚才说了你几句,你就要赌气离开么?那怎么行,咱们淮扬哪有如此规矩?!”
没有人生来就想做暴君。另外一个历史上的朱元璋,如果生性就与其晚年一样残暴多疑的话,就不可能得到那么多名臣良将的拥戴,一统河山。
他发现自己好像压根儿就没名臣缘儿,朱升归了朱元璋,李善长、宋濂也是如此。好不容易留下一个刘基,彼此间磨合了一整年,付出了无数耐心,彼此间却依旧水火难以同炉。
“若他日此约有成,我华夏必将重新崛起于世界。若他日此约有成,你我之子孙必然永不再为奴隶。若他日此约有成,中原大地将再难闻绝望哀哭之声。若他日此约有成,你、hetushu.com我、我们的儿孙,无论走到哪里,都必然可以挺直腰杆儿做人,因为他们父母、他们的兄长从小就没欺凌过他们,他们的膝盖,从小就没有对强权和不义弯曲过!也永远不会弯曲!”
但,告辞两个字,不知为何说起来却如此艰难?
“过去,鞑子不拿咱们当人,所以咱们要起来造反,要驱逐他们回漠北。而如果今后朱某与大伙儿一道取了江山,却同样高高在上,为所欲为,同样拿百姓不当人看。朱某不知道,朱某和大伙现在造反,还有什么意义?朱某不知道,那么多兄弟前仆后继地慨然赴死,还剩下什么价值?!”在欢呼声中,朱重九发现自己的头脑从没一刻,如现在这般清醒。
那符合他心中的大道,却不是他刘伯温该走的路。真的今天转身离开,他保证自己将要一辈子永远活在痛苦和悔恨当中。
早晚有一天,忘记了苦难和初衷的反抗者,会被另外一群反抗者推翻。无论当初他们有多大功劳,受过多少拥戴。
如果汉家百姓在驱逐了蒙古人之后,自己再度奴役起自己,他们的反抗就没有了任何意义。
他的话,再度被一片潮水般的欢呼声吞没。
“大总管说得好!”
“主公恩义,微臣没齿难忘!”刘伯温也没想到朱重九居然如此痛快地就放自己走,心里一酸,两行老泪夺眶而出。
“大总管你真的说道我们心窝子里去了!”
他的志向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与朱重九所持,或许同归,但肯定殊途。所以,与其留下来日日在愤懑中煎熬,还不如趁现在相忘于江湖。
“大总管……”
“而最后这个!”就在大伙微微发愣的时候,他用力砸了一下最后一条竖线,“就是尊卑贵贱的等级秩序,只要我们选了它,就会掉头而去,永无终点。你爬得再高,头顶上也会还有比你更高的人在踩着你。一样会受尽欺凌奴役,永远不得解脱!”
未必全都是君王无情。如果他亲眼目睹自己手下的谋臣和良将们,变得比当初的蒙元官吏还变本加厉,变得比蒙元还蒙元,他的心情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