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十九章 科技(三)

若论得罪人之多,整个淮扬大总管府内,除了刘基刘伯温之外,就得排到他张松。若是真开了因言罪人的头,哪怕朱重九对他再信任,最后他也难逃身败名裂的结局!
“那可不一样!你刘伯温毕竟跟大伙共患过难,且有保全扬州之功!”刘子云素来有主见,怎么可能三言两语被刘伯温说服?摇了摇头,笑着反驳,“而他们,里边不少人都是被各地红巾所败,才畏罪辞官的吧!他们的前程被红巾军给毁了,心中岂能没有恨意?他们连我淮扬大总管府之下百姓都不是,却终日四处妖言惑众,拉帮结伙,乱我军民之心。就凭着他们的所作所为,说他们乃蒙元朝廷派来的细作死间都不为过,凭什么跟你伯温相提并论?!”
“算了,伯温!”朱重九看了一眼刘基,又看了一眼张松,轻轻摆手,“你也算了,张主事!都坐下吧!你们俩想说的话,我都知道了!”
“刘将军此言甚是!”军情处主事陈基也早就看一众老儒名流不耐烦了,不待刘伯温继续辩解,抢先接过话头,“我淮扬大总管府不因言而罪人,乃是针对我淮扬官员百姓,他们这些人有什么资格受此律条保护?若是按照蒙元那边的规矩,他们即便不被抄家充军,也早被剥夺了功名,站枷羞辱了。哪还有胆子私下里拉拢人手,聚众闹事?!”
“你……”冷不防被张松狠狠咬了一大口,刘伯温气得直打哆嗦,却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
正被憋得进退无路之时,军情处主事陈基,却又在旁边冲着朱重九拱手:“主公,佛经有云,行得霹雳手段,方显菩萨心肠。主和*图*书公今日若对那些人多加宽宥,其必定会得寸进尺。万一哪日图穷匕见,届时主公要处置的,恐怕就不是这区区二十几人了!且主公也知,彼等视我淮扬若仇雠。双方之间,根本没有化干戈如玉帛的可能!”
“二位,二位大人也是儒林翘楚,相煎何必如此之急耳?”刘伯温以一对三,当然招架不住。气得狠狠瞪了陈基和张松二人几眼,怒气冲冲地质问。
到底是官场中滚打多年的人精,说出的话来,都每一句引经据典,每一句看上去都似乎恰如其分。
整个枢密院中,除了黄老歪、焦玉和最近随第二军回扬州整训的老伊万之外,其他人都算得上是读书人,因此对张松的话理解起来丝毫都不费力气。很快,大伙就纷纷点着头,满脸佩服地附和道:“张主事所言有理,乱世必以重典。如果不及时处置了这些腐儒,难免有人会受其蛊惑!”
第一句话引自蜀汉丞相诸葛亮,他在刘备的支持下辣手打击蜀中士绅豪强,才让蜀国迅速安稳下来,并且在刘备死后还能继续坚持数十年。
“非相煎何太急,乃各为其主,各忠其事也!”张松跟他两个素来就不对付,冷笑着接过话头,大声回应,“张某食大总管之禄,当然处处要捍卫我淮扬利益。而他们受的是大元的皇恩,念的是大元的好处,当然恨不得将我淮扬基业付之一炬!刘知事你到底应该站在哪边,还是仔细斟酌一下为好!”
他现在的确是朱重九的臣子,理应急自家主公所急,想自家主公所想。然而他内心深处,却始终无法放弃浸淫多年的理学和*图*书要义,不知不觉间,就会站在城中闹事的那批读书人之立场上说话。
想到这儿,朱重九又深深吸了口气,摇着头说道:“只是朱某既没想过,还能从他们这帮人嘴里,落到什么好名声。也不愿意,下重手处置了他们,以儆效尤。他们只是他们自己,不是天下儒林。犯不着朱某花太多心思讨好或者针对他们。至于我淮扬之不因言以罪人,也不是光为了鼓励人进谏!更不是只适用于淮扬!”
深深吸了口气,他的手指在桌案上缓缓敲打。咚、咚、咚,每一下,都仿佛直接敲在大伙的心脏上。
……
“伯温想说的,无非是他们背后站着几乎全天下的读书人,处置起来必须慎重,以免坏了我淮扬的口碑!!”又看了刘伯温和张松二人各自一眼,朱重九缓缓补充,“而你,张主事,无非想说,这种时候,得杀一儆百,或者人才非我所用必该为我所杀!”
“哈哈哈哈……”这番不着南北的话,瞬间又引发了一阵哄堂大笑。但笑过之后,大伙却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转向了朱重九,等待着他做出最后决断。
第二句话,则借鉴了北宋和南宋灭亡的教训。在保卫汴梁和保卫杭州的两个关键时刻,士大夫和读书人的过分干预,都没起到什么正面效果。反而让朝廷自乱阵脚,给了敌军可趁之机。
“然。我淮扬乃主公带领大伙一起打下来的。那批腐儒既没跟我等一道拼命,又未曾缴纳过任何赋税,凭什么天天在城内品头论足?再言者无罪,也轮不到他们这些外人!”
“是!微臣遵命!”刘基和张松被朱重九说话的语气和图书吓了一跳,互相横了一眼,相继退回原位。
“主公且听微臣一言!”刘基顿时额头见汗,冲着朱重九深施一礼,满脸惶急地求肯。
“朱某其实早就气得想杀人了,但杀人容易,脑袋砍掉之后,却无法再接回来。并且此事只要有了开头,就谁也预料不到结尾在哪儿!”目光缓缓从大伙脸上扫过,又深吸了一口气,他笑着补充:“今日朱某只是因观念不合,处置了他们。他日就不敢保证,会不会因为跟尔等观念起了冲突,便循此旧例。然后你们几个之间,先是因为治国的观念不合,而互相痛下杀手,然后是因为吏治或者某一项政事不合,再恨不得将对方抄家灭族。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接着就是朱某的私事,或者尔等说出来的话,朱某听着不顺耳,命人将你等推出去斩首。然后大伙接着杀来杀去,终有一天朱某耳根子彻底干净了。再一低头,帐下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了!诸君都是聪明人,诸君请仔细想想,朱某所言有没有道理?!”
但接下来朱重九的话,却让大伙的印象急转直下,“你们先别忙着拍我的马屁,光拍马屁解决不了问题。终究还得想一些办法,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继续折腾。敬初,此事便交给你们军情处来负责,永年带内务处全力配合。除了不准动武抓人之外,其他办法都可以考虑。就当他们是蒙元派来的细作,我就不信,一群专业人士,还会输给几个业余玩家!”
“主公智慧如海,微臣愧不能及!”这辈子第二次,刘基为朱重九所折服。自家主公貌似读书不多,自家主公经常从嘴里冒出http://www.hetushu.com一些莫名其妙的新词和怪话。但这些新词和怪话在仔细揣摩之后,却无不透出绝顶的智慧。仿佛有人已经对着史册总结了几千年般,才能参悟得如此之深邃!
凭心而论,朱重九真的非常认同张松等人的看法,需要行霹雳手段,刹住十几个读书人带头掀起的这股妖风。但另外一个世界的经验却不停地告诉他,息怒,必须控制住自己心中的怒火。所谓言论自由,是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权力,哪怕他说得是蠢话。而不是“我们在讨论言论自由,你赶快给我闭嘴!”
他们的思维局限于时代,但却不代表着他们理解不了,此后六百年中那颗人类智慧的结晶。
不因言以罪人,保护的不是某一个人,或者某一类标新立异者。这条准则是双向的,约束和保护的,是持不同观点的双方。
对于刘子云这位枢密院右副知事,刘伯温就不太好张口就喷了,斟酌片刻,拱了下手说道,“刘将军此言,请恕伯温不敢苟同!圣人门下,古来不乏舍生取义之士。他们只是心忧大道被废,而蒙元那边又言路闭塞,才特地赶来扬州,欲说服主公改弦易辙罢了。伯温当初,做得也是同样之事。然主公却不怪伯温狂悖,始终视如腹心!”
第三句话,依旧说得是赵宋。赵匡胤之所以对士大夫优渥有加,是因为其得国不正,所以怕读书人们私下里编排他。而朱重九的基业,是亲手一刀一刀砍出来的,即便现在就当皇帝,也名正言顺,根本没必要想方设法讨好全天下的读书人!
林林总总,观点或急或缓,却没有一个站在刘伯温这边。包括听得晕头转向的伊万hetushu.com诺夫,都拍打着桌案,低声嚷嚷道:“打,狠狠地打,这事儿要搁在欧罗巴那边,都得把他们绑在十字架上活活烧死。也就是咱们华夏,还讲究什么不因为乱说话就打屁股!”
“主公圣明,微臣惭愧之致!”张松第一个站起来,顶着满脑袋汗珠拱手。他原来一直以为,朱重九是顾忌到名声,所以才一时半会儿不肯下令抓捕那些老儒。到了此刻才发现,自家主公竟然想得如此长远。
“要我说,早打早好。一顿板子打过去,是真不怕死,还是卖支求名,立刻就清楚了!”
“主公,微臣这里,也有一言!”张松唯恐刘伯温再给那些腐儒名士们求情,也紧跟着站起来,冲着朱重九深深俯首。
“主公,主公此言,微臣必铭刻五内!”陈基、黄老歪等人沉吟了片刻,也纷纷站起来,冲着朱重九拱手。
“的确!陈主事所言不虚!”内务处主事张松做过大元朝的官,对这群士子名流的底细最为清楚不过。抚了下掌,大声补充,“都说圣人门下不乏舍生取义之士,但他们这些人舍得是哪门子生,取得是哪门子义?不过是发现在我淮扬闹事,既无性命之忧,又可以快速扬名罢了!放在蒙元那边,哪个敢如此造次。早一顿板子打下去,个个哭喊求告,发誓痛改前非了!”
“主公,自古以来,乱世治国除奸,必须秉持重典。”张松得到了支援,于是口齿愈发机敏,“赵宋之所以失国,待士人太宽,乃至纵其乱政耳!且主公乃百战立国,纵使现在就面北称称朕,也没人能说出什么话来。何必学那逼人孤儿寡母的赵大,拉拢儒生士子,以搏什么仁义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