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二十五章 匕现(一)

一众先前带头募捐者从腰间拨出匕首、短刃,满脸悲愤地朝楼梯口处堵去。
“一起上,除魔卫道,乃吾辈之责!”
他的同伙们却谁也不肯停下来施以援手,继续朝酒肆的门口猛冲。谁料迎面忽然伸过来数根水火棍,“呯呯,呯呯,呯呯!”兜头几棒,将他们统统打晕在地。
“卫道而死,死得其所!”带头募捐者们齐声响应,拔腿就朝楼梯上冲。说时迟,那时快,他们脚步刚刚踏上三五级台阶,姓张的差役猛地从腰间拔出一把半尺长的短铳。右手食指猛地向里一压,只听“呯”的一声响,青烟滚滚。冲在最前方的那个“读书人”仰面而倒。
想到这儿,众人一个个对周不花怒目而视。后者和他的同伙们脸皮虽然厚,也知道今天无法再蒙混过关了。像事先约好了一般,大叫了一声,“大伙赶紧一起上啊,除魔卫道,乃我辈之责!!”。随即,猛地撞开身边的那些被气得浑身发抖的书生们,撒腿就逃。
“啊!”众热血上头的读书人,立刻发现事情好像不太对劲儿。纷纷停住了脚步,一个个大眼瞪起了小眼儿。
“紫阳书院,始建于宋,毁于元www.hetushu.com兵南下。至元年间重建于歙县,至正二年北迁。从至正二到今年为止,共卒业学生一百七十八人,在读二百一十人。姓周的,你既然师承紫阳书院,敢问你的授业恩师是哪个?哪一年卒业,同窗有谁?”张姓差役站在楼梯口,大声追问,每一句,都如匕首般刺在周不花等人的脸皮上。
众持着兵器的募捐者,再度发出慷慨激昂的呼吁。动员酒肆里呆呆发愣的读书人们,跟自己一起去和姓张的官差拼命。
那周不花和他的同伙闻听,知道事情败露。却舍不得掉在地上的银两和铜钱,朝其他读书人们看了看,大声蛊惑道:“别听他的。他是朱屠户的坐探,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大伙今天要么跟他拼命,要么等着衙门挨家挨户上门抓人,谁也甭想幸免!”
“我辈今日卫道而死,千古流芳!”
稍微顿了顿,他快速补充,“先以南下以死相谏之名,在恩州骗足了银子。然后又一路骗到了淮安。上月初四,在高邮骗了四百贯,全都买了淮扬商号的干股。本月初三,又骗到了江宁。不信你们搜搜他的身,看看股票是否就随身带www•hetushu•com着!”
众持刃的募捐者闻听,又被吓了一大跳。谁也不敢赌,对方腰间藏没藏着第三支要命家伙。就在进退两难之时,先前被火铳射翻了的徐秀才,却忽然扯开嗓子哀嚎了起来,“啊——,啊——!疼死我了。你们这帮王八蛋,不是说好了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么?还不上去给老子报仇?!”
“我辈受圣人教化几十年,仗义死节就在今日!”
“啊!”手里拎着半褡裢碎银和铜钱的周不花,被问得顿时一愣。随即,扯开嗓子大声咆哮,“他,他这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大伙不要上当,赶紧,赶紧冲过去宰了他。然后咱们共同进退!”
“大伙都来啊,我辈读圣贤书,岂能心中没了正气!”
“受圣人教化?我呸,你们几个也有脸提圣人教化!”楼梯上,姓张的官差却一点儿都不着急。一边将打空了的那支短铳慢吞吞地别回腰间,一边破口大骂:“圣人教过你们,打着他的旗号骗人钱财了?!圣人教过你们,煽动无辜者替尔等做炮灰了?圣人门下,才不会有你们这种不孝子弟!姓周的,你自称是前年的中书省乡试第七。我来问你http://www.hetushu.com,中书省当年共录取了多少名举人,第一名是谁,主考官姓什么?”
“啊——!”周不花的屁股,显然不及脸皮厚,厉声惨叫着跌倒,在桌子底下来回翻滚。
“一起上,火铳只能装一颗弹丸。一起上杀了他,然后咱们冲到夫子庙前,让全天下读书人,都看清楚朱屠户的嘴脸!”
“哪里走?”姓张的差役断喝一声,将匕首当作飞刀,狠狠地掷向了周不花的屁股。
“拼了,杀了这个朱屠户的走狗,为民除害!”
“退你娘!”张姓差役先抬起手,一枪打在周不花手中的的褡裢上,将其轰飞了出去。里边的铜钱、碎银稀里哗啦落了满地。然后,趁着众人微微一愣的时候,继续大声提醒道:“连主考官是谁他都不知道,也敢自吹乡试第七。老子这里有一份名单,从第一名到第七十五,就是一个姓周的,还是年过花甲的老儒。他再怎么长得面嫩,也长不了似这般模样!”
“啊——!”众读书人面面相觑,手里的凳子腿、桌子面和酒壶,再也举不起来。周不花的文凭造假,看在对方人模狗样的份上,也许他们还能容忍。但此人居然把和-图-书捐款买了淮扬商号的股票,不是明摆着觉得淮扬商号前程似锦么?如何还有脸皮再忽悠大伙跟他们同生共死?!
“人生自古谁无死!”
众读书人还没弄明白究竟发生什么事,一个个站起来,不知所措。就在这个时候,周不花却一把将装银子和铜钱的褡裢抄在手里,大亨喊道:“一起上啊,打死这个官府的狗腿子!打死了他,咱们一起去夫子庙前哭祭。就不信,朱屠户还敢杀绝了天下文种!”
“一起上,一起上!”
“呀——!”其余几个手持短刃的读书人吓得大声惊呼,随即,又挥舞着胳膊大声喊道,“大伙一起上啊,杀了他,抬着徐秀才和他的尸体,一起去夫子庙前论理。看官府能把咱们怎么样?!”
“狗屁!”张姓差役反应极快,抢在读书人们冲动起来之前,大声反驳:“我家大总管连被俘的蒙古鞑子都会放掉,哪有功夫理睬你们几个穷措大?!至于这姓周的……”
“你血口喷人!”周不花闻听,第一个跳起来,大声斥责。“周某乃为弘扬天下正气而来,岂能受你如此侮辱?今天若不还周某清白,周某就跟你同归于尽!”
……
那些读书人,虽然被吓和_图_书得腿脚发软。听他们喊得义正词严,忍不住热血上头。弯下腰,抄桌子腿的抄桌子腿儿,搬椅子面儿的搬椅子面儿,即便是身体单弱如常家小二者,都把两个酒壶拎在手里,随时准备奋力一掷。
虽然他们喊得大声,却谁也不肯抢先向楼梯上多前行一步。倒是那个姓张的差役,笑呵呵地从腰间拔出了第二支短铳,晃了晃,大声道:“有种!有种就千万别往后缩。张某就这么两支火铳,打完了就只能任由尔等宰割了。赶紧,别耽误功夫!”
“上啊,都别躲。等官差赶来,咱们谁都逃不掉!”
……
说罢,将第二支火铳朝腰间一别,伸手就自袖子里掏出了一张皮纸,用力抖在了半空当中,“你们这群糊涂蛋,都赶紧睁开狗眼看看。这是蒙元官府颁发的乡试榜,哪个跟姓周的能对上号?”
“你血口喷人,大伙不要上当!”几个持刀的募捐者见此,知道越耽搁越要麻烦,大喊了一嗓子,再度带头往楼上冲。然而那姓张的差役虽然没了火铳,身手却远比寻常人利落。抬腿先踹翻了冲得最快的二人,然后弯腰抄起他们落下来的匕首,左右一划,“叮叮”数声,将其他几人又全都逼回到楼梯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