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三十二章 文明(二)

原来我刚才在做梦!朱重九努力眨了一下眼镜,晕晕乎乎地想着。
然后是辛亥革命,军阀混战和日寇入侵。从一九一一到一九四九,长达三十八年的大乱世。期间华夏大地上血流成河,汉奸卖国贼们,则一个比一个趾高气扬,理由充足……
“五天!把遇刺那天也算上是第五天!”禄双儿迅速回应,然后挺着大肚子去拎水壶。其他几个媵妾则将她迅速搀扶住,然后七手八脚将水壶提起来。年龄最大的那名叫芙蓉的女子,倒了一盏热参汤,先用嘴唇试了试温度,紧跟着深深喝了一大口,噙在嘴里,缓缓靠近朱重九的双唇。
“啊——!”朱重九又是一愣,脸涨得宛若猪肝儿。但另外一个年龄很小的媵妾接下来的话,却令他彻底放弃了挣扎,“双儿姐姐怕有人下毒,所以给您的食物和水,我们姐妹都尝过。只要我们姐妹还活着,别人就甭想再害您!”
虽然已经承认对方是自己的妻子之一,但如此香艳的hetushu.com喂水方式,朱重九依旧有点儿无法接受。正准备摇头拒绝,却又听见禄双儿低声劝道:“夫君,你就这样喝吧。这几天,姐妹们一直这样轮流喂你。”
“呼——!”朱重九听见自己长出了一口气,紧绷的心情,慢慢放松。“胡大海的情况怎么样?他还活着么?别瞒我,告诉我实情!”
一口,两口,三口,尽可能地,他让自己多喝。只有喝下去那些参汤,他才能尽快站起来。只有站起来,他才能保护自己的禄双儿和这些与自己生死相连的少女,还有双儿肚子里的孩子。
“啊——!”朱重九艰难地点头。脑海里好像有无数条麻线彼此缠绕成了一个巨大的谜团,想要一根根解开,却又找不到最先该从哪里下手。“我,我昏迷几天了!麻烦,麻烦给我拿点水过来!”
“夫君别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妾身去做!”
“那,启禀都督,胡大海的伤很重。但是……”苏和_图_书明哲犹豫了一下,声音里明显带着几分颤抖,“但是,他,他也被救下来了。不过……主公不用担心,等您的伤好之后,随时都可以召见他!”
是火铳,数量至少在十杆以上,并且采用了淮安军刚刚推行的三段轮射方式。距离大概在三十步到四十步之间,如果不是碍不过苏先生的啰嗦和暑热的双重折磨,自己在下船前,特地于胸甲内又穿了一层可以促进空气流通的钢丝背心……
“善公在政务院主持政务,子云在枢密院坐镇。在主公昏迷期间,三院运转一切正常。老臣已经下了封口令,严禁您的伤情向外流传。敬初和永年正在戴罪立功,发誓不将刺客全部捉拿归案,他们两个就提头来见!”苏明哲难得聪明了一回,捡着朱重九有可能最希望了解的情况,大声汇报。
那也不完全是梦,而是朱大鹏那个时空发生过的事实。付出了无数热血和生命才建立起来的大明,只屹立了二百七十多年就轰然倒www.hetushu.com塌。然后就是旷绝古今的“我大清”,窃国二百余年,光卖国条约就签署了一千多个。
“好了,我喝饱了!”朱重九轻轻摇了摇头,示意禄芙蓉不要继续再喂。然后努力将胳膊弯曲,试图用手肘支撑起上身。这个动作,令他顿时疼得满头大汗,刚刚放下了一点儿心的众女也又被吓了一大跳,不约而同地扑上来,一边搀扶,一边大声劝阻,“夫君小心。大夫说您受了内伤,必须静养!”
想到这儿,朱重九忽然不寒而栗。本能就想坐起来,查验周围环境。然而,胸口处的闷痛却像巨石一样,压得他动弹不得。嘴里发出的示警声,也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双,双儿,不要哭。走,带着她们离开这儿,回扬州去。立刻回扬州!”
当一整壶参汤落肚,他觉得自己的精神又好了许多。胸前的痛楚,也越来越清晰。有一处外伤,还有几根断裂的肋骨。自己亲手改进了火药和火枪,然后,自己差点成为一个m.hetushu.com死在火枪下的义军将领。
“你们……”朱重九愣了愣,胳膊上的力气用尽,迟疑着缓缓躺倒。“善公和子云呢?还有敬初和永年,他们几个呢?”
“夫君,咱们就在扬州,现在就在扬州啊!”禄双儿又是欢喜,又是害怕。瞪圆了一双泪汪汪的眼睛,大声回应。“咱们现在就在扬州的家中。前天晚上,近卫旅就把您送回来了!”
这些记忆,一直隐藏在朱大鹏的内心深处。所以在两个灵魂融合之后,也成为了朱重九记忆的一部分。让他根本不用费功夫去想,就会浮现在眼前。也不用花什么力气去推算,形形色色的人物,就会在脑海里粉墨登场。
正手忙脚乱间,门外忽然响起了苏明哲那特有的公鸭嗓子,“都督,老臣还有洪三、煕宇、佑图、伊万都在,您有事情,可以随时吩咐!”
……
“所以,朱某绝不会让他们如愿。这就是朱某存在的意义,也是两个灵魂共同的使命!”想到这儿,朱重九再度努力睁开眼睛,强http://m•hetushu•com迫自己不再陷入沉睡状态。尽管,这样做让他非常疲惫。
“咚!”仿佛什么东西,在心脏深处轻轻敲了一下。朱重九认命地张开嘴,与芙蓉凑过来的红唇紧紧印在了一处。带着体温的参汤顺着喉咙淌进肚子,同时淌进来的,还有万缕柔情。
潘毓桂不是最后一个国贼,也不是最无耻的一个。他那番“卖国是为了接受先进文明,卖国是为了爱国”的高论,也不会断了传承。在朱大鹏那个时空,天天叫嚣着中国该被殖民三百年的家伙大有人在。天天喊着为了全盘接受西方文明而不惜再亡一次国的家伙,也数不胜数。
禄双儿的面孔愈发的清晰,同时慢慢清晰起来的,还有右胸口处一阵阵袭来的闷痛。“我好像被子弹打中了!”昏迷之前的记忆片段,迅速涌入朱重九的脑海。连绵不绝的火铳射击声,阴狠歹毒的女死士,用身体替自己挡了利刃和子弹的胡大海……
“夫君,苏长史和徐洪三将军就在外边,您需要的话,妾身随时可以喊他们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