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三十九章 文明(九)

真正的主谋还没抓到,如今,除了胡三舍之外,谁都不该死。徐达无辜,胡大海无辜,甚至那个畏罪自杀的郭团长,都有可能死得非常无辜。
刘伯温则淡然一笑,拱着手回应,“主公言重了。苏长史日前所做,没什么不妥。若是微臣与其易位而处,恐怕只会做得更干脆彻底!”
“不准跪拜!”朱重九抢先一步,赶在刘伯温向自己行礼之前,大声吩咐,“洪三,过来扶我一下。伯温,这几天委屈你了!你放心,我一定会让苏明哲那老匹夫当重向你赔礼道歉。”
不光朱重九自己一个人这样以为,站在旁边的徐洪三,也忍不住笑着摇头,“军师,知事大人,您到时候真忍心抛下我等去教四书五经么?要教,也该教孙子兵法,三略六韬才对,那才是您的老本行!”
“啊?这,这算什么请求啊?!”朱重九又愣了愣,笑着举手与刘伯温相击,“行,甭说一座,十座都可以。只要你有本事招到足够的学生!”
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刘伯温受了委屈之后,心冷齿寒,再也不愿和-图-书意再替自己出谋划策。然而现在看来,刘伯温居然觉得苏明哲做得很对,自己不该指责其捕风捉影,殃及无辜。这不是典型的狗咬吕洞宾么?早知道如此,自己何不下令再多关他几天?
“啊?”朱重九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皱眉。
“好吧,就依你!”朱重九心中偷乐,继续举掌与刘伯温凌空相击。“三击之后,天地为鉴!”
“微臣斗胆,请主公与微臣击掌!”刘伯温立刻竖起右手,在半空中向朱重九发出邀请,“他日主公若得天下,请再出资给刘某办一座书院。让刘某辞去官职,用余生光阴来弘扬儒学精义!”
“既然主公一时半会儿找不出主谋来,他们就该杀!”刘伯温脸色冰冷,就像神殿里的判官,不带任何人间烟火之色,“若不是他们妖言惑众,怎么会有人觉得主公已失天下民心?若不是觉得主公失了天下民心,再无一统九州的希望,怎么会有人想让徐达、胡大海之流取主公而代之?若不是前一段时间,军心民心俱被此等腐儒所惑,外贼hetushu.com又怎么可能有机会染指淮扬?是以,微臣请主公下令尽诛杀此獠,以安天下!”
故意放刺客进入街道两旁房屋的,是第三军团的三零二旅一团长郭秀。组织人手行刺的,是胡大海之子胡三舍。那些腐儒事先虽然嚷嚷的凶,实际上却根本没有付诸行动。哪怕是其中唯一有行刺企图的伯颜守中,其手下的家丁也只携带了短兵器,根本不可能冲破近卫旅的重重防护。
而刘伯温不问青红皂白,居然要先杀了这群最不可能是主谋的腐儒,这不是故意制造冤案么?怪不得他自己要去开书院弘扬儒学,原来是有愧于心!
正百思不解间,却又看见刘伯温叹息着摇头,“主公居然连这些都不懂!微臣真不明白主公是怎么会坐上如此高位的?!非微臣有意诅咒,万一主公伤重不测,这淮安军就随时面临分崩离析的危险。此刻,就需要有人出来快刀斩乱麻般收拾残局。宁可冤枉一些人,也好过令出多门。否则,乱局一旦为外界所乘,淮扬上下所有人都必将死无葬身之地!hetushu•com
所以这次,朱重九也不看好刘伯温的山长生涯。哼,什么弘扬儒学?只不过是怕朱某将来得了天下后,学刘邦大杀功臣,所以提前找个退路而已!别以为朱某读书少就看不出来!
“啊?”朱重九打了冷战,刹那间,就觉得有寒气从床板处朝上钻,一直钻过了自己头顶上的百汇穴,才终于缓缓止步不前。
但以朱某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做出如此凉薄之举?事实会证明,刘伯温今日的未雨绸缪,注定是杞人忧天。
答案很清楚。但是朱重九的嘴巴张了张,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朱重九尴尬地摇摇头,实言相告,“倒没觉得他们有多无辜,只是觉得,他们罪不致死?”
“遵命!”徐洪三大声答应着,上前抱起朱重九,让他斜倚着靠枕坐好。
“快,请!”朱重九的眼睛猛然睁开,浑身上下困意全无。“你带着她们几个先下去休息,让伯温立刻进来见我!”
“啊——!”朱重九又激灵灵打了个冷战,身体顿时坐了笔直。胸口处的剧痛随即传来,令他忍不住和_图_书发出一声闷哼,“呀!”
这是赤裸裸的政治哲学,甭说原来的朱老蔫不懂,另一个时空的朱大鹏也同样看不明白。而对于苏明哲,对于逯鲁曾,对于刘伯温来说,却像“1+1=2”般简单。根本不需要仔细考虑,一切都是顺理成章。
“那主公以为,谁才罪该万死?”刘伯温又笑了笑,抬起头,目光如刀,直刺朱重九内心。
“也罢!”刘伯温无奈地耸动肩膀,“主公要做有情有义的仁君,这无情无义的毒士,也只能由微臣来做了!谁叫微臣当年鬼使神差,偏偏跑到扬州来查探什么天下气运呢!只是,微臣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主公现在就能答应!”
“这……”朱重九被说得脸红,赶紧强压下心中的不适,冲着刘伯温轻轻拱手,“朱某愚钝,还请先生不吝赐教。”
想当年,刘伯温不肯辅佐自己,也是赌气在扬州开办了一所书院,专门教授朱氏理学。结果整个书院里头教师比学生还多,只坚持了几个月,就不得不关门大吉了。
“唉!”见到自家主公脸色瞬息数变的模样,刘伯温忍www•hetushu.com不住又摇头叹气。“主公这个性子,若是从某朝某代继承了皇位,肯定是千古一帝。能做您的臣下者,都是有福之人。然在这乱世当中,主公您,您如何来荡夷群雄,问鼎逐鹿啊?!”
“说吧,伯温,你就别绕圈子了。你的提议,只要合理,朱某什么时候拒绝过?!”朱重九被刘伯温神神秘秘的举动,弄得非常不适应。笑了笑,轻轻点头。
“主公请再击一次!”刘伯温的手追过来,跟朱重九拍了第二次,然后停下,继续发出邀请,“三击之后,天地为鉴!”
“是,夫君!”禄双儿笑着点点头,带领一众媵妾起身离去。片刻后,屋门又被人从外边推开,徐洪三带领这刘伯温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
“主公是不是觉得,刘某在滥杀无辜?”不愧为刘伯温,光是从朱重九的举止和表情上,就猜透了他的全部心思。翘起嘴角笑了笑,傲然询问。
然而刘伯温,却没接他的茬。迅速收起笑容,正色说说道:“主公,微臣请主公尽早下令,以谋逆罪,诛杀郑玉、王翰、伯颜守中等一干腐儒,安天下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