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四十三章 怪圈(三)

“这……”参军陈亮不敢接茬,瞪大了眼睛,恨不得自己变成一股烟,顺着墙角飘出门外。
哈麻疯了,他居然把大元朝的机密,顺口就说给了自己这个小参军听。汉官不得参与军机,此乃朝廷祖制。即便地位高如中书左丞韩元善,恐怕都不清楚大院的国库里头到底还有多少钱粮。而陈某,陈某不过是丞相府的一个小抄手,天可怜见,陈某刚才干什么要回过头来多那一句嘴?
“老夫不累,老夫今天精神得很。老夫既然用你,就给你交个实底儿。这些话,雪雪不会听,听了他也不懂。所以老夫必须交代给你!”哈麻根本不给陈亮逃避的机会,伸出手,用力搬住他的肩膀,“就察罕帖木儿和李思齐他们两个义兵万户,比脱脱一根脚指头都不如。当初朱屠户羽翼未丰,脱脱用了大半年时间,都没能奈何得了他。就凭察罕贴木儿和李思齐两个村夫,就能横扫淮扬?!做梦吧!做梦都没这么美的事情!”
“丞相,丞相大人!”陈亮顶着一脑门子冷汗,努力将自己的身体缩进墙角,http://www.hetushu.com“您累了,该休息了!请,请准许卑职告退。”
但下一个瞬间,他却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双腿和身体颤抖得犹如筛糠。
一边笑,他一边用衣袖抹泪。平素飞扬跋扈的面孔上,此刻居然写满了愤懑和忧伤。
“忙什么,站住!”哈麻却是被憋得很了,或者说单纯想要发泄一番。所以根本不愿就此打住,向前追了几步,如一头病狼在俯视着无力逃命的猎物,“老夫已经跟你说了这么多了,不在乎更多一些!你以为老夫就不想做个一代名相么,凡是到了这个位置上的,谁不想着流芳百世啊?老夫当初上位之时,国库空的能跑耗子!老夫又是拉下脸皮来跟朱屠户学着开作坊,做买卖,又是四处抓流民来大都附近屯垦。花了这么长时间和力气,好不容易才令国库里的存钱又上了百万贯,好不容易才让大都城里边粮食能够自给自足。老夫,你说老夫容易么?”
“你怕了,是么?”哈麻撇着嘴扫了他一眼,继续大呼小叫,“实话告诉www.hetushu.com你吧,老夫心里也怕得很。当年若是能打垮淮扬,则是脱脱一个人的功劳,但战事久拖不决,却得让文武百官都少收几百贯。凭什么啊?所以老夫动手时,就像推土墙一样,轻松地把脱脱给推倒了?没办法,老夫的帮手多啊。满朝文武,除了跟脱脱一根绳的那几个蚂蚱,其余全都恨死他了!哈哈哈哈……”
“丞相……”陈亮又低低的喊了一声,提醒对方注意不要过于坦率。有些事情,原本不该他这个级别的人知道。他也很有自知之明,不愿意因为知道的事情太多,哪天睡梦中就做了糊涂鬼。
“丞相,丞相多虑了。陛下,陛下一直对您信任有加!这次给察罕帖木儿和李思齐下中旨,有可能是小人作祟。以陛下之圣明,今后肯定能发现不妥当。然后就会疏远那个小人!”实在想不出脱身之策,参军陈亮只好硬着头皮安慰。
“可皇上偏偏就给他们两个下旨了,并且是没通过老夫的中旨。老夫这个丞相,从始至终,根本就不知情。嘿嘿,这战火一旦蔓延和图书开,肯定至少又得打上一整年。到那时候,老夫辛辛苦苦替朝廷攒下的这百十万贯,肯定就得见了底儿。到那时候,满朝文武一看又要发交钞当俸禄了,就又该琢磨着换丞相喽!!”
大元朝的国库,居然曾经空虚到如此地步。三万四千五百贯,放在民间,也许是巨富之资,放在一个国家的官库当中……怪不得脱脱兵败后,朝廷居然就默认了朱屠户对淮扬的占据!连蒙古和探马赤军的开拔费都付不出了,这仗还怎么继续打?
“卑职,卑职不敢,不敢妄议朝政!!”参军陈亮被逼得无路可逃,把心一横,咬着牙拱手,“既然丞相看得如此清楚,何不激流勇退?卑职素闻,那朱屠户向来讲道理,抓到现役的大元将领都不诛杀,即便他将来真的得了天下,怎么可能会为难您一个告老还乡的丞相?”
哈麻却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何过分,又摇了摇头,继续嗤嗤惨笑,“抄了老夫的家,换个人来当丞相。然后过两年看情况不对,再抄此人的家,再换一个丞相。呵呵,等满朝文武谁都不敢当丞相了,hetushu•com咱这儿大元朝,也就差不多该完蛋了。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激流勇退,哈哈,哈哈哈哈!”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般,哈麻仰起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老夫,老夫说你胆小却机灵,老夫,哈哈哈,老夫果然没看错你。但是,你以为老夫现在退,宫里那位能答应么?满朝文武能答应么?甭说他们不答应,咱大元朝自立国以来,有过能活着告老的丞相么?有么?老夫如今占着这个位置,尔等和雪雪好歹还能多活几天。老夫如果主动示弱,恐怕三日之内,老夫和尔等,就都得成为别人口中的血食!”
“丞相?”参军陈亮愣愣地站在门口,两眼发直,手足无措。
不需要对方回答,顿了顿,他又继续大声补充,“而察罕贴木儿他们明知道朱屠户没死,还斗胆去跟淮安军开战,他们,他们这不是故意把老夫往火坑里头推么?”
正后悔得恨不得以头跄地之时,却又见哈麻惨然一笑,继续大声补充道:“你以为这满朝文武,个个都忠字当头么?狗屁,那是做戏给人看的,满朝文武,和-图-书包括老夫在内,全都是戏子!倒是你们汉人有句俗话说得实在,千里做官,只为吃穿。大伙所图的,不过是官位,俸禄,以及由官位带来的那点儿额外好处罢了!至于国事如何,天塌下来自然有高个子顶着,与他们何干?当年就因为这么个道理,大伙一看再打下去,朝廷就只能发交钞当俸禄了,所以齐心协力做掉了脱脱。嘿嘿,恐怕脱脱到死,都没弄明白他到底错在了哪里!”
“陛下跟脱脱,还联手斗垮过伯颜呢!”哈麻抬起手,用力擦了一把眼角。“结果脱脱什么下场,你也看到了。嘿嘿,臣子佞,陛下圣。打空了国库,就换一个丞相。把丞相的家一抄,至少又能支撑三个月。你看着,如果这仗真打上一整年,下次就该抄老夫的家了。到那时,皇上保管连眉头都不皱!”
“丞相,丞相太累了。卑职,卑职告退!”听对方越说越真实,越说涉及到的秘密越深。参军陈亮不敢再耽搁。趁着哈麻停下来换气的时候,大声祈求,“卑职今晚就走,连夜去见雪雪大人。丞相您放心,您交代的事情,卑职绝不敢耽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