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四十七章 背叛(中)

“早灭了,天下太平。大伙开开心心做生意多好。何必杀来杀去的,越杀越穷?!”
“可不是么?那,那,什么来着?那阿速军百户阿斯兰,现在是他那边的指挥使,相当于咱们这边的万户!”
“早知道这些,当年咱们就,算了,不说了。唉!”
“呼保义宋江!”旁边的火堆前,有个红脸的将军跳起来提醒。
“其实,要,要我说,皇上,皇上就该招安,招安朱屠户。哪怕,哪怕让他做三公,都,都绝对值得!”酒水上了头,有些人的嘴巴就开始变大。该不该说的,全都一股脑往外倒。
“正是!”周围数名操着大都口音的千户、副千户们纷纷响应,每个人好像都跟朱屠户有八拜之交般,一门心思地替此人说好话。
“可不是么?打什么打啊,那朱屠户根本没什么反心。要不然,当年脱脱被撤职时,他早趁机,趁机一路向北,跟皇上要个说法了!”一名横着比竖着还高副万户,拎着半截没啃完了羊骨头,醉醺醺地附和。
越说,众人越不靠谱。仿佛已经看到朱屠http://m.hetushu•com户摇身一变,穿上了朝廷赐给的锦袍。挥舞着一把杀猪刀,将周围的红巾反贼挨个剁翻,割掉首级,先后送到了大都城内的皇宫当中。
“一头羊当年成才,第二年能就剪毛。每年最少两斤毛,当年毛钱就超过了大都城内的肉钱。要是放倒草原上,这一头羊就顶原来的五头,不,十头。”
“可不是么?打个什么劲儿啊?”红脸儿千户大声附和,“打赢了对谁有好处啊?要不是朱屠户,谁家在塞外的牧场里,不是把羊毛像杂草一样乱烧。可现在,一斤羊毛能卖六十个钱呢,还是足色的淮扬大铜钱!”
“然也!”
“他抓了朝廷的人,从来,轻易不会斩杀!”
“雪雪,你该跟你哥提一嘴。那朱屠户根本就没反心。封他做河南行省的达鲁花赤,这天下早太平了!”
“还有个叫伊万诺夫的,做得更高,副都指挥使,乖乖,差一步就是开府建牙了!”
“狗屁!你才变交钞,你就活该用一辈子交钞。朱,那朱屠户,要变就变铜m.hetushu.com钱,还有银元!”
“要不说人家朱屠户本事呢?不用拿黑心钱,照样发大财!”
“这才几年呐,几年功夫?人家朱屠户那边,随便一个小小的千夫长,身价都以万贯计了!看看在咱们,还得从绵羊身上薅毛呢!”
“还有皮子,骨头。太奶奶的,除了朱屠户,谁想到过,羊骨头居然也能卖钱!”
“这年头,我是看出来了。爹亲娘亲,没有钱亲啊。你说咱们苦哈哈地在外边喝一年露水,朝廷才给几个饷啊。都怪咱们喝兵血,骚扰地方。可就以前那会儿,你不喝兵血,不骚扰地方,日子能活得下去么?”
“可不是么。他从没切断过运河!”
“他奶奶的,到底老子是汉人,还是他们是汉人啊?!”参军陈亮晃了晃脑袋,晕头转向。他发现自己先前可能犯了个巨大错误,根本不该隐瞒哈麻啊让那个雪雪准备投奔朱重九的消息。假如哈麻死于权力争斗,恐怕不用他劝说,雪雪第一时间就会带领麾下的这帮御林军,倒戈奔向潍水对岸。唯一不太确定的是,http://www•hetushu.com雪雪等人投奔过去之后,是准备解甲归田,去做他们的大富翁,还是掉过头来,冲着以前的袍泽举起跃马抡刀而已!
“对,就不该打,该招安,招安才对!”
“不但有本事,人家还仗义。有了发财的路子,知道先通知一声!哪怕咱们今后还要跟他刀兵相向!”
……
“除了咱们蒙古人,天底下哪会生出此等豪杰?”
“你说那朱屠户也是,他怎么不让吴良谋早点把答矢八都鲁给灭了?!”
闻听大都城下来了老乡,除了他身边的嫡系将领之外,临近几处军营里,也有不少人主动跑过来凑热闹。大伙一年多来养尊处优,个个都闲得百无聊赖。因此一边听陈亮讲述大都城内最近发生的掌故,一边喝酒吃肉,很快一个个就醉眼惺忪。
“杀也是杀那些罪有应得的。对咱们,特别是咱们蒙古人,一直都是客客气气!”
当晚,雪雪礼贤下士,在军中摆开宴席,盛情款待相府故旧。
“那算什么,照这样下去,哪天朱屠户从地上薅一把草,都能变出交钞来!”
“这还真http://www•hetushu•com不好说。咱们蒙古人,也有不少是遭了难,流落到民间的。比如那个,那个俞通海,不就是武平郡王之后么?”
“可不是么,只要不跟朱屠户翻脸。咱们就可以开开心心赚钱。这可都是干净钱,谁都说不出什么歪话来!”
“可不是么,早灭早利索!”
“对,呼保义松江!”众人异口同声重复,“他是被小人逼反的,反贪官,不反皇上。不信,你们看,那个称帝的徐,徐什么玩意儿,被他逼着退位了。而他自己,到现在打的旗号还是淮扬大总管朱,连韩林儿封的吴公,都没接茬!”
“反正甭管朝廷怎么说,让老子再去跟朱屠户拼命,老子肯定要自残!”仿佛唯恐他吃惊程度不够,那名横起来比竖着都高的副万户,丢下手中的羊骨头,大声说道。
你一句,我一句,根本不在乎被别人听了去,捅到朝廷手里。直听得参军陈亮两眼发直,眼前不断地冒小星星。
“对,说不定,他还会替朝廷去平了韩林儿和朱重八!省得咱们哥几个拎着脑袋往上冲!”
“有毛薅就不错了。我听说川陕那边,和_图_书好多将领都亲自轮着锄头下地了!朝廷钱不够花,答矢八都鲁那边又可着劲糟蹋!”
“他不会是蒙古人吧!”
而众“御林军”将领们,依旧没说够。举完了朱屠户对被俘官员和将领的优待,又开始例举淮扬治下各地的民生。仿佛他们都亲自去黄河以南游历过般,说得唯恐不够翔实。
“他们到底是谁的人啊?”参军陈亮放下酒碗,悄悄地掐自己大腿。不是梦,自己的确坐在雪雪的中军帐旁,正跟着一群从大都城里头出来的蒙古勋贵把盏言欢。而这群蒙古勋贵,居然比他这个汉人书生,对天下第一号大反贼朱重九还要推崇。仿佛双方早已化干戈为玉帛,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一般。
……
“对,银元,银元好。又轻便,又好看!我看着就稀罕!”
“对极!”
“原来一头羊,在大都城里才一百二十钱啊。打死了朱屠户,谁他娘的有本事把羊毛也变出钱来?!”
“要我看,他就是说书先生嘴里那个,那个什么什么江来着。唉,看我这记性!怎么突然就想不起来了!”一名蜡黄脸千户沮丧地拍自家脑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