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四十九章 讨伐(上)

换句话说,大元朝如今只剩下了两个市舶司,广州和泉州。如果泉州再被朱屠户给强占了去,则就剩下了广州一个。而广州距离大都又路途遥远,每年从海贸上所抽的厘金,根本没机会运到大都。
注3:显灵义勇武安英济王,元文宗天历元年对关羽的追封。
“可,可……”参军陈亮再也找不到保住泉州的理由,却又不甘心,顶着满脸油汗,继续结结巴巴地苦撑,“可大元朝,大元朝的脸面。那泉州毕竟是大元朝的地方。若是,若是朝廷按兵不动,岂不,岂不让天下,天下忠义之士心寒!”
注2:元末泉州的“亦思巴奚”兵叛乱,给泉州港带来了毁灭性打击。此乱历经十年,凡是非天方教徒,包括在泉州存在已久的基督徒,都被亦思巴奚兵大肆屠杀。直到大明立国,外来非大食船只都不敢再进入泉州半步。
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那泉州港虽然不大,却是大元朝的厘税重地,立国时七大市舶司几经裁撤,最后只留其三,泉州便是三个里边的一个。而和*图*书如今,庆元市舶司又早就落入了海贼方国珍之手……
“这……”陈亮彻底哑口无言了。既然泉州蒲家早已经有了拥兵自重的心思,朝廷借朱屠户之手消灭他,就无可厚非。只是,大元朝廷真的能坐收渔翁之利么?恐怕到时候,收到好处的永远是极少数几个人。而泉州城被朱屠户吞进了肚子,却谁也不可能轻易再让他吐出来!
“这你又错了!”布日古德继续冷笑着摇头,“蒲家要是忠义,这天底下,就没有背信小人了。知道吗?那蒲家勾结大食海商,早有不臣之心。其麾下的‘亦思巴奚’兵,里边全是天方教徒。非但不肯听从官府号令,只唯蒲家马首是瞻。就连当地其他大族,也深受其荼毒。如果朱屠户肯跟他们拼个两败俱伤的话,刚好给朝廷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注2)
因为拜服雪雪的忠勇,朱屠户的臂膀冯国用,答应以每斤七十文的高价,向北方商户,每年至少收购五百万斤羊毛。超出五百万斤者,则依行就市。除和-图-书非战火重燃,令交易中断。否则,双方按月在海门港交割,货到款付,互不拖欠。
消息传回,整个御林军上下欢声雷动。人人皆赞,雪雪将军有“显灵义勇武安英济王”之能,德被苍生。(注3)
而为了照顾陷入贼人治下百姓的生计,彰显皇家恩典,雪雪答应,向朝廷谏言,在直沽港和更北的狮子口,各开设一市舶司,供民间商旅往来。但如果朝廷不予通过,则对双方的羊毛交易不构成任何影响。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尽管连日来心脏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淬炼,陈亮也被震惊得身子一歪。多亏用手撑住了桌案,才勉强没有当场栽倒。
“可,可他,他们毕竟,毕竟还交了一点儿!”参军陈亮虽然不太懂俗务,却也知道三百两黄金实在少了些。犹豫了一下,期期艾艾地替蒲家辩解。
“嗯!谢谢布日大哥!”陈亮被拍了身体又晃了晃,然后用力点头。
哈麻是大元的丞相,不是朱家的。即便他的弟弟跟朱屠户暗中勾搭,满朝文武当中m.hetushu.com哪怕还有一人脑袋没被马踩过,也不会让朝廷眼睁睁地看着朱屠户去砸自己的饭锅。然而,对于参军陈亮来说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在布日古德眼里,却非常顺理成章,“怎么不可能?”轻轻撇了撇嘴,他冷笑着说道,“那泉州蒲家天生反骨,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借口陆路不畅,大肆于海上漂没本该解往朝廷的厘金了。今年更狠,从年初到现在,只往直沽那边发了一批海船,上交二十斤南珠,金子三百两,剩下的全都是些不值钱的稻米。连往年的一成都不足。他既然有脸推说是在海上遇到了风暴,就别怪朝廷对他心狠!”(注1)
雪雪效仿关羽关云长,单刀过河赴会。然后据说当面斥贼,将朱屠户麾下的臂膀冯国用骂得无言以对。最后,双方商定以黄河与潍水为界,再度罢兵止戈。
剩余四百万斤,自然无须雪雪操心,自然有“商家”协商瓜分。但凡是拿到份额的商号,免不了要再来雪雪的营帐内拜访一番,或者送上一些薄礼,或者留下几百石米hetushu.com粮,也算为了怯薛军的武备重整,略尽了薄绵。
按照对方的叮嘱,接下来日子,他每天都瞪圆了眼睛。果然发现了更多“有趣”的东西。
他吃惊的不是淮安军找上了蒲家,毕竟朱重九遇刺之后,淮扬内部人心动荡,急需一场必胜之战来提高凝聚力。他吃惊的是,朱重九居然恬不知耻,要求雪雪帮忙斡旋,让蒙元朝廷眼睁睁地看着他去把泉州港一口吞下!
“你以为珠子还像往年那样值钱么?人家淮扬商号早就有了点珠之术,同样的大小珠子,如今在扬州已经论簸箕卖了!而三百两金子能干什么?买个县令当都不够吧!况且朝廷只要一声令下,就能在直沽重开市舶司。届时,买卖就放在皇上眼皮底下,不比放任蒲家守中强?!”也不知道是被高人私下里指点过,还是天生精明,副万户布日古德撇了撇嘴,将陈亮驳得体无完肤。
所有人都为到手的便宜,兴高采烈。只有参军陈亮,一个人蹲在账本旁,愁容满面。这朱屠户一出手就是五百万斤羊毛,手笔的确大得吓http://m.hetushu.com人。而满朝文武吃了这么大一笔好处,拿人嘴短,待淮安军向泉州用兵时,谁还好意思再提策应蒲家的话头?!这姓朱的屠户,究竟是哪路魔王下凡,居然将一掷千金绝技,修炼得如此出神入化?!
注1:因为蒲寿庚出卖赵家有功,泉州市舶司在整个元代,都被蒲家把持。关税被大幅截留。在举国上下仅有两个海关的情况下,正常年景也只上缴黄金三千多两。而泉州港当时,货物与一百多个地区有直接进出口交易关系。
就连一向很少露面的大元枢密院知事,平章政事太不花,都亲自到怯薛军中慰问了雪雪。当众褒奖了他的“任事”之能。并且当众宣布,五百万斤羊毛份额中的一百万斤由雪雪自行处置,获取红利购买武备,以壮军容。
“陈秀才,你还年青!”见陈亮眼睛里写满了茫然,布日古德同情之心大盛。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安慰。“这世界上,若是非忠即奸的话,那就啥事儿都简单了。算了,现在跟你说你也听不懂。慢慢瞧着吧,今后,有的是热闹可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