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五十章 讨伐(中)

“只用了区区三十五万贯,就换得蒙元朝廷袖手旁观。此番南征如果顺利,国用功当居首!”淮扬大总管府,朱重九放下敌我双方达成的协议,大声夸赞。
“那倒是,我淮安军不怕任何对手。”军情处主事陈基生性谨慎,先点了点头,随后又继续低声提醒“然而事实正如主公先前所言,我淮安军也没有现在就直捣黄龙的实力。万一双方打成了两败俱伤,恐怕就白白便宜了某些阴险卑鄙的枭雄!”
这话,可真说道了点子上。刹那间,四下里鸦雀无声。所有人看向黄老歪的目光不再包含任何轻视,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敬服。
他知道自己能力有限,所以在三院共同议事的时候,就很少开口说话。即便偶尔插一两句,也尽量限制在给大伙拾遗补缺,而不是别出心裁。如此一来,却是令他的威望不降反升。举手投足间,已经越来越有当朝宰相的风范。每次谏言,都会得到许多人的倾力追随。
“胜之不武,胜之不武!”政务院左副知事,兼第一军团长史冯国用红着脸,讪讪摇头。
对付雪雪这种二世祖,他简直是手到擒来。预算中的六十万贯铜钱,只花掉了五万贯砸在了雪雪等中间人身上,又留出三十五万贯用来从下个月起按实到港口数额分期支付羊毛货款,剩下的二十万贯,则完全成了结余。
啰啰嗦嗦兜了大半个圈子,他却始终没有找到主题。急得枢密hetushu.com院右副知事刘子云轻轻皱眉,低声提醒,“黄大人,你到底想说什么?难道就是想告诉大伙别杞人忧天么?”
所以大伙先前的担忧,根本就没道理。淮扬商号花费三十五万贯购买羊毛,转眼就能变成七十万,乃至一百万贯的毛料或者毯子卖出去。而泉州那边,花三十五万贯就是浪费三十五万贯,可再一绝不可能再二。
“不敢,不敢!”黄老歪闻听,额头上立刻冒出了豆子大的汗珠,“黄某,下官,不是不是,黄某,俺,不是不是……”
不像冯国用本人那样谦虚,淮扬大总管府群英们,则纷纷站起身,笑着打趣。像这种既没有任何危险的任务,有谁不愿意侧身其中呢?反正无论怎么做,最后的结局都是赢。区别只在赢多赢少,赢的过程中能玩出多少花样来罢了。
什么叫做不战而屈人之兵,这就是!经过了数年适应与磨砺,眼下淮扬大总管府的议事厅中,已经没有任何人觉得拿钱“砸死”对手,有何不妥当之处!两国交兵,原本就是无所不用其极。更何况,淮扬子弟的性命金贵,能用三十五万贯避免两线作战,避免数千将士的流血牺牲,大伙又何乐而不为?!
“微臣也以为,光是以利诱之,不足以保证蒙元朝廷按兵不动!主公还需加之以威!”内务处主事张松,沉思了片刻,缓缓站起来,对陈基的观点进行补充。
www.hetushu.com冯知事若是觉得此行索然无味的话,下次不妨换了魏某去!免得将来史册当中,只见诸君,对魏某却语焉不详!”
“陈主事多虑了!北线自有我第四军团枕戈待旦!”话音刚落,枢密院右副知事刘子云,立刻笑着站起来给大伙解惑,“上次李双喜和傅友德二人孤军深入,被困于单县。虽然暴露出了我军的多处不足,却同时也试探出了察罕贴木儿和李思齐两家的真正实力。而雪雪和太不花所部元军,虽然武备上强于察罕贴木儿,但战斗力方面,却比前者还要不如!如果真的要兴倾国之兵一决生死的话,蒙元朝廷未必能从我淮扬这边占到什么便宜去。”
“噗!”以魏观和陈宁为首的几个年青官员实在忍不住,低下头去,以手捂嘴。
“只怕那蒲家听到消息后,也会东施效颦!”坐在大伙身边笑呵呵地听了一小会儿,政务院知事苏明哲清了清嗓子,低声提醒。
因为上次二人做事疏忽,导致自家主公差点命丧黄泉。虽然过后大总管府并未深究二人的罪责,但他和陈基两个,却汲取到了足够的教训。再也不敢盲目自信,重蹈上一次的覆辙。
众人闻听此言,继续轻轻点头。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几分自豪。
就在此时,平素很少说话的工局主事黄老歪忽然站了起来,先冲着朱重九拱了拱手,然后结结巴巴地说道:“诸位,诸位大人,且听,且听黄www.hetushu.com某,黄某一言。这个,这诸位大人都是聪明人。但,但诸位大人有时候,想得,想得是不是,是不是太多了?!”
而经过大总管府多年的鼎立扶植,眼下淮扬地区的纺毛和织布能力,可谓冠绝天下。甭说区区一个泉州比不起,就是将华夏大地上其他所有城市的纺织力量全加起来,也同样比不上淮扬的二分之一。
而蒙元那边,如果想要再对淮安军动武,就得更加仔细掂量其中利害。三十五万贯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数额不算太大。但换成五百万斤羊毛,就涉及到了数百万亩草场,成千上万的牧民和几十户勋贵之家。甭说轻易没人敢向妥欢帖木儿再谈对淮扬用兵,即便提出来,没有足够的实力和理由,也很难在廷议中得到通过。
黄老歪听到了别人的窃笑声,额头上汗珠更多。用力跺了跺脚,大声补充道:“算了,我就不客气了。反正我客气也是摆客气!我直接说了吧,蒲家没那本事跟咱比阔。即便他拿得出三十五万贯铜钱,也吃不下那么多羊毛。非但他,放眼天下,恐怕没任何一家,能一口气吃得下如此多羊毛。然后还能保证不赔本儿,将它变成毯子和面料和将士们所穿的征衣!!”
“冯知事过于自谦!”
这一次,也不例外。苏明哲的话音刚落,监察院左副知事陈宁就起身大声附和道:“苏长史所言甚是。微臣听闻那雪雪自以为得计,已经将双方的交易结果和_图_书传扬了出去。而以大食人之精明,只要主公的讨罪檄文一出,肯定会想方设法拉蒙元朝廷下水!”
“前功尽弃倒未必!”闻听此言,军情处主事陈基的笑容,也缓缓收敛。“但是得提防蒙元朝廷那边坐地起价。若是我淮扬和泉州轮番提高好处,岂不白白让他们占了便宜?主公,微臣以为,鞑子无信,我等不可不防!”
受他二人的提议影响,议事厅内纷纷点头。几乎所有人都开始怀疑此次协议的实际效果,准备考虑如何另起炉灶。
“哈哈,是极!冯知事大才,对付雪雪,还是我等才更妥帖!”
正感慨间,却又见黄老歪笑了笑,继续高声补充,“况且商家赚钱都讲究个长远,蒙古人也是人,也得赚钱养家。想赚钱,就得知道某些事情可再一不可再二。他们绝没道理,因为泉州这次多给了五万贯,就把明年另外三十五万贯白白丢掉。此外,诸位不妨跟刚刚被处死的那群老酸丁学学,也想办法先下手,让泉州蒲家名声先臭了大街。如此一来,大都城内谁再替蒲家说话,就是与全天下人为敌。谅他也不敢自己主动找死!”
在大总管府的百工坊没开发出水力纺毛机和水力织布机以前,羊毛就是废料,除了塞外的蒙古人偶尔用一少部分擀毡子做蒙古包外,其他的大部分的结局就是挖坑埋掉。但是在有了水力纺毛机和织布机后,羊毛就成了仅次于蚕丝和棉花的第三妙物。织出的毛料虽然没hetushu.com有棉布那样柔软吸水,却远远好于麻布和粗葛。并且在保暖方面,比丝、棉、麻、葛四类都远远胜之。
“诸位大人只看到了军力,财力,却疏忽了我淮扬最大的一个依仗,那就是天下莫敌的工坊!”在一片钦佩地目光中,黄老歪大受鼓舞。抬手抹了把脸上的油汗,继续粗声大气地补充。“放眼天下,哪里有淮扬这么多的工坊?放眼天下,哪里有淮扬这么多的纺车,织机,这么多的商号、店铺?蒲家想跟咱们拼财力,他拼得起么?他买那么多羊毛回去干什么,难道还能堆在仓库中,眼巴巴地看着它霉掉?”
“嗯——!”众文武脸色顿时发暗,齐齐冷哼。枭雄两个字,用在某个与自家主公同姓的豪杰身上,再恰当不过。虽然眼下大总管因为拿不出足够证据,不得不暂时把报复的矛头对准泉州蒲家。但事实上,却很多蛛丝马迹却隐隐指明,真正的幕后黑手,眼下应该身在和州。
高邮之约还有两年多时间才到期,大总管府不能出尔反尔,所以在没有充足证据的话,不能主动向“友军”发难。但对于朱重八这个“友军”,却不会再给与任何信任。更不肯自己在头前浴血奋战,到头来给此人做了嫁衣。
“是啊,以利服人,利尽则势衰。那蒙元朝廷中的贪官们所图的无非是羊毛的红利,万一蒲家也豁了出去,翻倍收购羊毛。我淮安岂不是前功尽弃?!”另外一个知事魏观想了想,也小心翼翼地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