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五十八章 历史的尘埃(中)

“怎么是连襟,是郎舅亲!”书办覃不如立刻大声纠正,“吴都指挥使是咱家大人的叔伯……叔伯舅子。呵呵,虽说拐了个弯,但,但总归也是舅子!”
“舍家为国,古人所谓舍家为国,不就是如此么?”
“要不说你这个人胆小呢,要是早上十天半个月,说不定……”
谁让朱总管那时麾下只有千十号弟兄呢,虽然战斗力着实骇人,刚刚硬生生正面击溃了三倍于己的阿速军。但比起刘福通、徐寿辉、布王三、彭和尚这些大势力,却是明显不够看。只有吴家庄和刘家庄属于例外,这两家派出的都是各自家中的绝对翘楚,吴良谋和刘魁。所以这两家如今也赢得最多,一个是深受信任的正都指挥使,一个为可以让朱总管放心地安排其独当一面的副都指挥使。兄弟两个互为助力,煊赫一方。
“甭说那时了,就是大人刚到扬州那会儿,张榜招贤。我也是犹豫了好一阵子才敢前来应募!”
像人一样活着,像人一样去死。哪怕死无葬身之地!
当年的韩老六、韩老三、韩十七、韩十九等人,就是韩家庄派出来的一副筹码。几个人资质都不算太好,在身为族长的大爷爷眼里,也不怎么受待见。所以即便死在某个不知名的阴沟了,恐怕除了各自的父母之外,整个庄子里头,也没几个人会觉得心疼。
韩建弘记得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却记不起其中绝大部分人的面容。
韩建弘依稀还记得,当朱总管下令,将被俘的蒙元将士折价http://m.hetushu.com发卖时,所说过的那句话,“他们拿咱们当驴子看,咱们就来而不往非礼也!如果哪天他们拿咱们当人看了,咱们自然也会拿他们当人看。这里边没有什么仁恕不仁恕的说法,只有平等!”
反正族长们总是睿智的,他们的睿智程度和各自的年龄以及脸皮厚度绝对成正比。他们如今正努力将各自的睿智发扬光大,将各自家族中真正的蒿子和才俊,塞进大总管府各级衙门和淮安军中,以期待在不久的将来,能收获更多。
耳畔传来的声音纷乱无比,而韩建弘,却又隐隐听见了当年离家前头一天晚上,老父的交代,“小六子,别怪你大爷爷心狠。自古以来,谁家都是这样。世道要乱了,咱们韩家总得多寻几条活路啊!”
非但韩家如此,孙家、李家、栗家、许家以及其他处庄子的赌本,也都差不多。当初抱得恐怕都是有枣没枣先打三杆子的心态。
“大人当时真有远见,那么大的家业,居然说舍就舍下了。毫不犹豫地就跟在了咱家大总管身后!”不知道是谁,在耳边低声赞叹。
当时火堆旁立誓的少年,大部分都已经战死了。
“丞相伯颜于江畔立帐,左相吴坚领诸将负草而入,唱名跪拜……”家谱中关于这段历史的记载很模糊,但在火堆旁重新复述到这段文字时,给韩建弘灵魂上带来的战栗,却无比的清晰。(注2)
“大人,大人,听说您当初跟吴良谋将军一道,从阴沟m.hetushu.com里爬进了淮安城?”正沉浸于对往事的回忆中时,耳畔忽然又传来同僚们充满期待的声音。
这个梦想和誓言不属于族中那些老朽,却属于他们每一个在军中长大的少年。他们不该遗忘,也永远不敢遗忘。
……
“可不是么,我那时,我那时连杀各鸡都不敢,更甭提,嗨……”
然后,少年们就清晰地发现,所谓天命,所谓五德轮回,不过是一块用烂的遮羞布。在陆秀夫背着宋少帝跳入大海的瞬间,华夏已经亡了。现在的朝廷,不过是一群外来征服者的朝廷,他们趁着华夏孱弱,以野蛮征服了文明。
注1:历史的尘埃(上)中,遗漏了一个注解。儿子犯下滔天大罪而其父辈不受丝毫牵连,历史上只有杨广这么宽厚过。他被困雁门关时,宇文化及兄弟两个盗卖军粮给突厥,被发现后,他却不忍心让宠臣宇文述老来丧子,只给了宇文化及兄弟很轻的处分。宇文述则没受到任何牵连。
这是老祖宗们传承下来的生存智慧,凡是稍微大一点儿的家族,基本上都深通此道。所以每当乱世来临,家族中的年青子弟就成了下注的筹码。朝廷那边押上一票,“反贼”那边也押上一票,如果有可能,或者一时判断不准确,不同的反贼之间,还要再分头下注,宁多勿少。
他们早就应该站起来,驱逐鞑虏,恢复中华。也许他们会失败,但是他们却会像个人一样死去,不是继续作为驴子而苟活,继续任凭征服者欺凌。
和*图*书“那大人,大人您跟吴将军岂不是,岂不是连襟?!”副知事唐涛根本没注意到韩建弘眼睛里流露出来的遗憾,猛地向后仰了一下身体,尖声惊呼。
也许是潜移默化吧!韩建弘依稀记得自己奉命投军之后没多久,在训练场上,就有教官亲口告诉他,人和人是平等的。没有任何人天生是奴隶,也没有任何人天生喜欢被别人奴役。
对于被当作筹码的子弟来说,万一被押在了赌输了的那一方,他们的个人结局必然会十分悲惨。而对于整个家族来说,无论最后哪一方成功问鼎,整个家族都可以跟着沾光。即使不能水涨船高,也至少可以保证平平稳稳,继续繁衍传承。
“要不大人就是大人呢!”其他几个同僚一边将羡慕地眼光看向韩建宏,一边笑着互相奚落。“老吕,如果换了你,恐怕没这个胆子吧。即便是家人拿刀子逼着你,也说不准也死了命朝后缩!”
这些道理,韩建弘最初时候也不懂,但是现在,他却认识得越来越清晰。至于到底是谁,在什么时候,把这些道理铭刻在了他的内心深处,他也说不清楚。
“别胡说。早上一年,这个位置也该是韩大人的。他是靠真刀真枪搏出来的功名,不像咱们,全靠得是笔杆子。”
吴良谋最近大半年来在荆襄,以三个旅的战兵,就打得蒙元十万大军退避三舍。其威名和功业早已随着江风传遍了南北两岸。而此番朱总管领军出征,放着刘子云、王克柔等宿将不用,却单独将此人从荆襄调和-图-书回来挟半个军团兵马坐镇中枢,也充分说明了此人在朱总管心中的份量。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吴良谋职位必然大幅向上攀升。而韩建弘作为他的至亲兼好友,又曾经立下过实打实的功劳,少不得位置也要更上一层楼。
曾经有一段时间,他心中的梦想,也与那些逝者的面孔一样,日渐模糊。但是,从盐政大使的位置上被赶下来之后,他却又慢慢记起了少年时的梦想和誓言。
驴子,原来在他们眼里,我们的祖先就是一群驴子!没错,就是一群驴子。在蒙古朝廷眼里,所有汉人都是驴子,哪怕爬到张松和逯鲁曾那样的高位,也是一样!只不过变成了一头可以推磨拉车的大驴子而已,与其他驴子,没任何不同。
注2:左丞相吴坚,以胆小而闻名。曾经作诗言志,“更宜筑屋云烟上,门外莫关谁是非”。1275年,元军兵临宋都临安城下,吴坚出使元军营求和。第二年正月,升任左丞相兼枢密使,再度先赴元营议降,后为祈请使,赴元大都(今北京)呈降表,交宋玺。宋亡后,吴坚悄无声息死于大都。
然后,少年们就清醒地站了起来,发誓永远不再跪拜于野蛮之下。
自古以来,谁家都是这样!具体古到多古,韩建弘不清楚!但是他却清楚地记得,三国时代魏蜀吴各方都有一个姓诸葛的臣子,官儿做得都不小。
“啊——?你说吴良谋啊,那厮从小就不务正业,整天除了爬墙头就钻阴沟。所以,在淮安城下,他的本事刚好就派上hetushu.com用场!”韩老六的记忆,瞬间就又被拉到了自己人生中曾经最为辉煌的时刻,带着几分骄傲,大声回应。
世人总喜欢在事情过后,炫耀自己当初的聪明!如今山阳湖畔那些庄主、寨主们提起来,谁不自夸当年目光长远?至于经历战火洗礼,依旧活到现在的少年们,到底是正出,还是庶出,最初在各自的家族中具体地位如何,当然也果断地变成了族中第一支蒿子,从小就被重点关注培养了。
韩建弘依稀还记得,有一天晚上,少年们坐在火堆旁夸耀各自的祖先。忽然就惊讶地发现,各自的祖辈居然都曾经在李庭芝帐下为大宋而战。而大宋太后带领满朝文武出降后,祖先们所承受的磨难与屈辱,也立刻涌上了每个人的心头。
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他们加入淮安军,并非单纯地为了博取个人的功名。他们的肩膀上,还担负着跟自己一样的,所有汉家子弟的未来。他们自打加入淮安军那一天起,就不光是为了一家一姓而战,他们即将捍卫和重塑的,是整个华夏民族。
想到这儿,众属吏看向韩老六的目光更为热切。嘴巴里说出来的话也愈发恭敬有加。而韩老六心思,却早已从兵科里飞了出去,飘飘荡荡不知道飞向了何方。
但是韩建弘却知道,族长们最后恐怕会大失所望。因为少年们很快就会有自己的梦想,与垂垂老朽们的梦想截然不同。
“拐着弯的舅子,当然也是舅子啊!”其他众兵科属吏,纷纷附和。看向自家上司韩建弘的目光,愈发地跟以往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