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六十九章 秋露(四)

大总管府过去很少插手各军团的具体事务,所以淮安军的几大主力,都受其主将的影响,在战斗中形成了自己的特定风格。第一军团火炮配备数量最多,型号也最复杂,所以每战必以火炮开道。第二军团则保留了最多的冷兵器和重甲,冲锋陷阵时锐不可当。而徐达所指挥的第三军团,外界通常只传闻一个“稳”字。每战必然谋定而后动,动起来就如海水涨潮,一浪接着一浪,吞噬任何阻挡……
“呼啦啦!”绸缎做的旗面儿被夜风吹动,来回翻卷。反射出一团团金色的流光,照亮每名淮安士卒的眼睛。
“诺!”周围的亲兵们齐声回应,然后用灯笼和唢呐,将命令转化为所有人都能听得见,看得见的信号,传遍整个山丘。
“掷弹兵,攻击前进!”第三军团长史李子鱼用力挥动令旗,带领三百名精挑细选出来的壮汉,将甜瓜大小的手雷朝敌军砸去。
所以在得到了军情处的密切配合之后,第二军团都指挥使徐达,立刻将掷弹兵这个杀手锏祭了出来。由长史http://www.hetushu.com李子鱼亲自带队,率领一个步兵团和一个掷弹兵营,在苗军内部线人的带领下,悄悄地潜行到了杨完者的中军驻地,白起岭紫云丘附近。然后再利用山民们每逢中秋月圆必然放下手边一切进行拜月祭典的时机,自紫云丘侧面的断崖,直接攀上的丘顶。
随着他们的主动撤离,山丘上敌我双方的队伍,就渐渐变得分明。阵形齐整,有条不紊地朝着丘顶帅旗处推进的,是一千三百多名淮安精锐。而东一簇,西一股,像受惊的蚂蚱般四下乱窜的,则是杨完者匆忙调回身边护驾的嫡系亲兵。
正所谓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冷兵器时代,血缘关系,往往比政治或利益同盟更为牢靠。尽管挡在淮安军兵锋所指位置上的山民,一队队地被钢刀砍死,一排排地被火枪射成筛子,一簇簇地被手雷送上天空。却依旧有麻线和小锣,前仆后继地带着自家嫡系上前卡位,拼将一死,也要替杨完者这个主帅争取时间。
后者要么出和图书身于杨完者自己的寨子,要么寨子首领,与他杨氏家族之间长期通婚,互有姻亲。
“滴答答,滴滴答,滴答答滴答答!”铜唢呐声撕心裂肺,三角形攻击阵列猛地从中裂开,化作两条长龙。一条继续长驱直入,另外一条,则在半山坡上猛地来了一个大摆尾,扫开周围的阻挡,绕向杨完者的身前。
只要能与麾下几个大将所统属的部落兵汇合,淮安军的整个作战计划就会落空;只要他能逃到安全地点,凭着百倍于敌的山民,就是一人一口吐沫,也能将由断崖爬上紫云丘的这千把淮扬精锐活活淹死!
从黑暗处杀出来的淮扬第三军团精锐们,在跑动中迅速组成了一个巨大的攻击三角。刀盾兵在最外,然后是两排火枪手。跟在这个三角形之后,则是三百名身材高大,膂力强劲的掷弹兵。每个人身上,都只披了一件非常单薄的钢丝背心。每个人腰间,除了一把匕首以外,就只剩下了一排香瓜大小的手雷。
又是一阵电闪雷鸣,四个苗军百人队足足被放翻了三分之一和图书,剩下的魂飞胆落,转身加入了逃命的队伍。
诚然,早期的点火式手雷,存在着攻击距离近,哑火率高,容易被对手避开等若干缺陷。所以随着四斤炮和虎蹲炮的出现,其地位就迅速被后者取代。但是,随着玻璃的诞生,如今淮扬所产的手雷,已经不需要外部点火。而黑火药的颗粒化和内部引火线技术的不断改进,也令手雷的威力与稳定性,与日俱增。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集结、列阵、摸索前进。当确定了前来巡逻的敌军,是早已被军情局收买了钟矮子之后,胜利的曙光,已经遥遥在望。
而那钟矮子,在将李子鱼领到正确位置之后,就果断带领其所部的山民,主动让开了攻击的道路。他的任务到此已经基本完成了,再冲杀下去,便会让自家伤筋动骨。而整个部族的搬迁,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没有足够的男丁为依仗,钱财越多,越容易受到周围其他山民部落的窥探……
“想走,没那么容www.hetushu.com易!”李子鱼早在出战之前,就在沙盘上反复推算过杨完者的应对举措。发现此人果然准备弃军潜逃,立刻从亲兵手中扯出一面金黄色的战旗,高高举向了空中。
“滴答答,滴滴嗒嗒嗒,嘀嘀嘀,哒哒哒哒哒……”
“第三零二四团,结三角阵,攻击前进”李子鱼继续挥舞令旗,古铜色的面孔上,写满了为将者特有的从容,“掷弹兵,跟在三零二四团身后,随时准备强行开道!”
“呯、呯、呯、呯!”火枪手在走动中不停地扣动扳机,将滚烫的铅弹打进敌军胸口。走在龙头处的十余名刀盾兵则默不作声,迅速扑过去,踩着中弹者的尸体,将其余挡路的敌军,从中央一分为二。其他位置上的刀盾兵,则在前进中,化作了护体金鳞,将整个队伍护住,避免受到敌军残兵的骚扰。而被刀盾兵护在身后的掷弹兵们则瞅准机会,朝着敌军密集处丢出一枚又一枚手雷。每次炸响,都是血肉横飞。
他们是掷弹兵,老徐州左军中最早的火器部队。新淮扬军中最老的火器兵种。他们http://www.hetushu•com已经太长太长时间被人遗忘。他们今夜要在敌军的尸山血海中涅槃,如浴火重生的凤凰一般,骄傲地展示自己的翅膀!
此外,手雷的攻击距离虽然远不如火炮,但是手雷却拥有火炮无法相比的灵活性。并且还不需要造价高昂的炮管。一千门四斤炮,足以让淮扬大总管府的财政连续数月入不敷出。而培养训练一千名掷弹兵所花费的开销,却与普通战兵基本相同,甚至远低于重甲战兵。
而杨完者在此时此刻,也显出了一个百战老将的应有素质。知道自己的安危,是决定整场战役的胜负关键,所以也不在乎什么颜面不颜面,在剩余的四百名亲兵的簇拥下,果断退向了山丘的另外一侧,果断向临近的其他部落靠拢。
这些传闻不能说完全错误,但是几乎所有人都不小心忽略了两个事实,第一,三军团除了都指挥使徐达之外,还有一个武力堪比陈德的副都指挥使王弼。第二,三军团的长史李子鱼原本为掷弹兵副千户,而第三军团是几大主力当中,唯一还保持着掷弹兵建制的队伍,规模为一个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