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七十二章 执旗者(下)

张定边很快就没有功夫再胡思乱想了,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双臂和双腿上。双臂与两侧袍泽们的双臂同时向前劈刺,双脚与周围袍泽们的双脚,努力保持着同样的步幅,同样的节拍。这种战斗方式,丝毫显示不出他的身手,也远不及单人独骑,立马横刀来得酣畅。但这种作战方式,却别有一番魅力。让他不知不觉间沉醉于其中,与周围的袍泽们一道,变成一条巨龙的牙齿和四爪,每一次挥动,都令对手尸横遍地。
无数声音,在周围轰然响应。
张定边接连迈过两具敌军的尸体,终于重新追到了自家队伍最前方。这一回,他没有再走神,也没有再本能地去给自家副团长张五挑刺。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旗枪上,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的旗枪,与身边袍泽的刺刀保持齐平。
“弟兄们,跟我来!杀杨完者”左侧的张五大喝一声,挥舞着光秃秃的旗杆,指向金甲敌将。
跑在张定边侧面的弟兄,毫不客气地将刺刀捅入了此人的肋下。然后迅速拔出,带起一抹红烟。伤者的浑身力气,也随着刺刀的拔出而被迅速抽走。只见他丢下弯刀,身体踉踉跄跄,踉踉跄跄,醉鬼般前后晃动。后面跟过来的另一杆刺刀在他腹部又补了一记,然后一抽一拨,将他放倒于血泊当中。
他们用这种方式给自己壮胆,然而却无济于事。顶着箭雨冲过来的淮安军,就像一支铁凿,直捣每一个山民的眉心。让他们和图书只要睁着眼睛,就能感觉到那扑面而来的压力。无法忽略,亦无从逃避。
宛若巨龙张开了大口。
这种毫无花巧的杀人方式,残酷而又高效。甚至还带着几分惊心动魄的壮丽。张定边与两侧的袍泽们不停地突刺,不停地突刺,速度快得宛若挥镰割稻。
“杀!”“杀!”“杀!”短促的怒喝声,在他身侧交替响起。同一排的袍泽们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出手,将各自对面的山民捅翻在地。数股猩红色的血柱喷出,溅了大伙满头满脸。但是他们却谁也顾不上擦,脚步也丝毫不做停留。以最快速度重新端平三棱刺刀,刺向下一名近在咫尺的敌人。
张定边的目光,瞬间就被头盖骨吸引了过去。那极有可能就是天完将士的头盖骨。当初在武昌城外战败,所有被俘弟兄,无一生还!
两杆同样被敌军之血润透的战旗,从他侧后方快速追了上来。是副团长张五和郑姓特级士官,二人惊诧地看了一眼张定边,然而同时向山坡后扭头,“继续,攻击前进!”
“我要你的命!”愤怒地咆哮声,从他的嘴里喷出来。双手的动作陡然加快,拨、带、缠、刺,锐利的旗枪贴着苗军麻线的胳膊肘儿掠过,“噗!”地一声,刺入了此人的小腹。
“嗷啊——!”有人撅起屁股,双脚悄悄用力,试图将身体藏进同伙背后。却被其他山民们推搡着,咒骂着,像粪便一样挤了出来,在自家队伍前踉踉跄跄hetushu.com。还有人调转身形,试图逃向自家军阵两翼,队伍中的麻线们立刻发现了他们,手起刀落,将其拦腰砍成了两段。
自家副团长张五的指挥固然鲁莽粗疏,但对面的敌将,表现却比张五更拙劣了十倍。而这当口上,主将哪怕做出错误决定,也好过迟迟做不出任何决定。否则,等同于将自家袍泽送到了对手的屠刀下,任其宰割!
“嗷啊——!”有人受不了重压,朝着越冲越近的淮安军前锋丢出了兵器。沉重的铁蒺藜骨朵、粗大的铁锏和拴着链子的铜锤凌空而起,却只飞了十几步远就纷纷掉落于地,徒劳地砸出一团团红烟。
又一伙敌军,主动把身体送到了刺刀前。张定边双手紧握旗杆,将旗枪的枪锋对准距离自己最近那名敌军的胸口。此人身手看上去颇为灵活,居然非常敏捷地用弯刀拨开了枪锋。然后又果断斜向跨步,试图从侧面给张定边致命一击。
“攻击前进——!”张定边大喊一声,加入自己的队伍。与张五、郑姓士官以及第一排另外七八名弟兄一道,并肩而行。
他的眼前瞬间一空,周围的敌军纷纷逃散,露出呆呆发愣的弓箭手们。那些已经将羽箭搭在了弓臂上的家伙表现更是不堪,嘴里发出一声绝望的惊呼,丢下角弓,撒腿就逃。
张定边用力抖了一下破烂的旗面儿,快步追了上去。身体另外一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一名新的士官,长相与郑姓士官截然不同,hetushu•com只是头顶上的红缨同样的显眼。
“杀杨完者!”
张定边的眼睛,也变成了赤红色。抬起一脚,狠狠将受伤的麻线踹翻在地。然后左脚迅速踩上去,踩住对方胸骨,双臂用力回抽,下刺,回抽,下刺,回抽,下刺,直到将这名麻线的胸口戳成筛子,才终于恢复了几分冷静,双手用力夺回旗杆,高高地举过头顶,“啊——!”
“他的铠甲太薄!身手太差,也没经过任何训练,简直完全凭着本能在战斗!”下一个瞬间,无数乱七八糟的结论一并涌入张定边的脑海。右手腕子下压,左胳膊一提,一推。他干净利落地将对手的尸体甩了出去,然后用旗杆顶端的利刃刺向下一名敌人,“杀!”
一排排刺刀放平,跟在三零二四团二营的军旗之后。跟在了众多红盔缨之后。
“啊——!”苗军麻线嘴里发出厉声长嚎,丢下兵器,双手抓住旗面用力撕扯。滚烫的血浆泉水般从伤口冒出,将几片儿头盖骨瞬间染成赤红。
张定边追上了其中两个,从背后将其一一捅死。随即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脱离的本队,主动放缓脚步,扭头四下张望。
周围的袍泽也在加速跑动,明晃晃的三棱刺刀平端在胸前,如同猛兽亮出的尖牙。无数躲避不及的苗军士卒,被尖牙刺中,惨叫着倒了下去,双手捂住伤口在地上绝望地翻滚。
……
“张营长,跟上队伍!”有人在不远处喊了一声,像极了已经阵亡的六十三。
hetushu.com下一名距离张定边最近的敌人,是一个苗军麻线。身上穿了一件不知道从哪里抢来的扎甲,腰间系着根淡绿色的丝绦。丝绦的尽头,则是几片已经变成了黑色的头盖骨,彼此不停地相撞,发出渗人的摩擦声。
没有任何对手能够阻挡他们的脚步。在十余把整齐的刺刀和三支旗枪面前,任何个人勇武都找不到发挥的余地。无论敌人如何腾挪躲闪,总会有一把刺刀或者一根旗枪在等着他。而张定边和他周围的袍泽们,只要反复将手中兵器向前突刺,就能轻松地刺死任何一名对手。
张定边的眼神迅速恢复清明,高举着淮安军战旗,快速追向队伍的正前方。旗面儿被鲜血润透之后,重量足足增加的五倍。他却丝毫感觉不到沉,只管迈动双腿不断加速,加速,加速……
下一个送到张定边旗枪上的,是一名阿哥。他的兵器已经不知去向,空着双手,侧转身体,做逃命状。张定边在放过此人,还是保持自家阵形之间,果断选择了后者。手中旗杆一送一带,将此人的脖颈捅了个对穿。
“张营长,跟上队伍!”“张营长,跟上队伍!”“张营长,跟上队伍!”更多的提醒,在他耳畔反复回荡。
一排又一排敌军,无论是故意冲上来拦路的,还是不小心挡在了他们身前的,都被迅速放翻,尸体挨着尸体,就像夏天田野里的稻捆。
忽然间,他的前方再无拦路者,只剩下了一片惊恐的尖叫。张定边惊愕地抬起头,立刻看见和*图*书在自己不远处,有名身穿金甲的苗军大将,在一群亲信的簇拥下,狼奔豚突。
“杀杨完者!”
一队敌军被杀散,然后又是一队。一伙敌军死于非命,然后又是一伙。张定边不停地突刺,突刺,突刺,不知道自己究竟捅死了多少敌人,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冲到哪里才算结束。手中的旗枪越来越轻,枪杆上的旗面儿稀里糊涂就变成了烂布条儿,他却依旧没将脚步停下来,依旧在寻找新的敌人,然后跟周围袍泽们一道冲过去,将敌人刺成筛子,送回老家。
“嗷啊——!”这双眼睛的主人,嚎叫着伸出双手,试图扯住半空中舞动的旗面。张定边又奋力抖了一下旗杆,将此人的身体带歪,随即又将战旗猛地向上一挑。旗杆顶端的利刃就从对手的小腹处戳了进去,直没至旗轴。
正乱七八糟地想着,迎面又扔过来一面巨大的盾牌。张定边只是奋力抖一下手中旗杆,就将此物挑了出去。随即,他看到了一双黄褐色的眼睛,带着几分紧张,但更多的还是绝望。
对面的敌军明显有些震惊,不安地舞动兵器,嘴里发出凄厉的狼嚎,“嗷啊——!啊啊——!嗷嗷——!”
“他们应该用长兵器顶住正面,然后派出人手从两翼包抄。弓箭手要果断后退,拉开距离,控制节奏,射得越仓促,准头越差!还有那个百夫长,光杀人有个屁用。这时候就应该带队顺着山坡往下逆冲……”张定边将对手的表现看在眼里,心中立刻涌出了无数条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