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七十四章 涤荡(下)

三排连射过后,这一波溃兵至少被留下了四成。剩下的则调转身形,追随着自家同伴用尸体铺就的道路,也冲向了西南方的未知地域。没有人来得及思考,等在此处的淮安军,为何不将山谷彻底封死。没有人跑到高处去瞭望一下,前方是否真的存在生路。
绝望之下,既然有人带了头,接下来溃兵们的反应就顺理成章。沿着自家队伍的末尾,像被冰雹打过的庄稼般,一排接一排,主动跪到在地。铜锤、铁锏、独角铜人儿,铁蒺藜骨朵儿,各色沉重笨拙的奇门兵刃,丢得到处都是。
“二连举枪,预备,放!”
“遵命!”传令兵迅速跑上最近的山坡,用灯球、焰火和唢呐声,将主将的命令传递了出去。
……
“投降……”
“轰!”“轰!”“轰!”“轰!”持续的爆炸声,响成了一条直线。沿着直线两侧,数不清的苗兵被炸得筋断骨折。过于慌乱的心神,令他们根本想不起来躲避。过于密集的队伍,则令每一枚手雷炸开,杀伤效果都成倍的增加。
说罢,不搭理被气得摇摇欲坠的张昱,迅速将头转向身边的王弼,“敬夫兄,烦劳你派人给胡大海送一封信。告诉他后路已靖,尽管奋勇向前!”
尾随战兵入山的淮安军辅兵,很快就赶至。一个负责招呼三到五个,熟练利落地将投降者用他们自己的腰带绑了起来,押到一旁临时设立的收容点儿看守。有被自己人砍伤的山民,在血泊中翻滚哀嚎,也被淮安军发现,陆续拖上了山坡。有奄奄一息,明显是神仙也救不回来者,则被淮安军辅兵干净利落地杀死,彻底摆脱了绝望。
陆续逃过来的苗军溃兵没有力气转身再逃,也没有力气冲上前拼命。在连绵不断的弹雨中,一排接一排地倒下。有个别理智尚存的机灵者,见势不妙,果断趴在了地上,双手抱头,哭喊求饶。大多数溃兵却连求饶也都失去了勇气,只是茫然地停住脚步http://www.hetushu•com,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子弹在自己身体上打出一个个血红色的窟窿,然后脸上突然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缓缓仆入血泊。
“啊!”李子鱼大吃一惊,抬腿又给了张五一脚,大声抱怨,“你他娘的怎么不早说!来人,放焰火,放焰火,告诉山外头,任务顺利完成!”
原本奉命在山间制造混乱,干扰各级土司指挥的淮安斥候们,则纷纷从半山坡的石块后,树林里冒出了头。端起燧发枪,居高临下地射杀猎物。凡是有战马代步,或者衣着华丽者,都成了他们的重点关照对象。一个接一个被子弹击中,惨叫着跌入人群。然后被成千上万双逃命的大脚踩过,瞬间变成一滩滩肉饼。
“还有你们,老梁、老周,你们赶紧去集合队伍。扼守住上山的路口,大部队距这儿还远着呢,咱们得确保万无一失!”
淮安军不会乱杀俘虏,这是全天下人尽皆知的事实。即便远在江南的苗军将士,对此也是深信不疑。所以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们宁愿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对方。哪怕最终没有逃过传说中那个罗阎王的审判,至少,能死得明白些,不至于像其他袍泽那样背后挨刀,稀里糊涂地上路!
“都长史,咱们追不追?”副团长张五却是个直肚肠,唯恐敌军都跑光了耽误自己立功,走上前,大声提醒。
他的本意是揪出真正的杨完者,以其为人质威胁山下的苗军,令后者投鼠忌器,不敢马上发起进攻。谁料威胁的效果竟然好到了如此地步,竟然令紫云台下,至少三万多苗军不战而逃。
淮安军的战兵们,则在连长、都头的率领下,一队队从他们身边跑过。每个人都大声地重复,“双手抱在脑后,弃械不杀。”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胜利者的骄傲。
已经渐渐西坠的满月,忽然间变得极为面目可憎。在如此明亮的月光的照耀下,战败者几乎无和图书处遁形。他们只能盲目地追随大队,翻过一座座原本可以用来阻挡淮安军的山头,连滚带爬地冲向最低洼的山谷,然后在火枪声和呐喊声的逼迫下,顺着山谷继续狼奔豚突。
三零五旅的火枪兵,没有尾随追击,只是在原地清理枪膛,快速装填弹药。很快,又一波溃兵从山谷里逃了出来,进入燧发枪射程。火枪兵们按照各自位置,三排轮番上前射击。子弹一排接一排飞出,将溃兵打得尸横遍野。
“三连举枪,预备,放!”
这种无组织的溃退,没有丝毫效率可言。很快,淮安军的三零一、三零三旅,就从后面追了上来。缺少了一部分兵力的三零二旅,则在其旅长的灵机一动下,果断迂回到了苗军侧翼的山坡,然后借助地形的优势,毫不费力地将成排的手雷丢入山谷。
当跑得最快的“野羊”们,终于以为自己摆脱了狮子的猎杀之时,天色已经渐渐放亮。他们一个个筋疲力尽,步履蹒跚。忽然,耳畔传来一阵熟悉的唢呐声,“滴滴答答,滴滴嗒嗒嗒……”清脆而激越。“野羊”们的心脏猛地打了个哆嗦,喘息着抬起头,只见一群淮安将士,排着整齐的军阵,横在了他们的必经之路上。
因为数量实在过于庞大的缘故,令淮安军一时半会儿根本抓不过来。那些见机最快,和砍杀自家袍泽最果断的苗军溃兵,在月亮彻底没入树林之前,冲出了白起岭西侧的山谷。然而,迎接他们的,却是兜头一阵弹雨。淮安军三零五早已奉命在此严阵以待,只等着猎物自己跳进陷阱。
徐达的目光果然被他的举动所吸引,皱着眉头上上下打量。
“投降……”
“娘咧——!”嘴里发出一声尖叫,好不容易逃出死亡之谷的溃兵们丢下数百具尸体,掉头冲向西南。西南方是否有路通向山外,他们也不清楚。但是西南方地势总比西北低一些,西南方至今也没传来任何火枪射击声。
“投降hetushu.com,小人把兵器扔了,请淮安老爷饶命!”
“是!”四下里,回答声音分外响亮。接到命令的亲兵们,纷纷从钢丝背心内衬下取出专门用于夜间远距离传递消息的焰火,跑到紫云台最高处点燃了引线。
“各营一连举枪,预备,放!”团长贾强果断地挥动令旗,右臂前指。
“卖主求荣之辈,不得好死!”老儒张昱兀自不甘寂寞,冲着钟矮子的方向,用力吐了口吐沫,大声诅咒。
早就等得心急如焚的各旅主将,见到信号,立刻按照预先发下的作战计划,迅速朝山中推进。一串串火把被点了起来,一盏盏马灯被挑上了半空,一队队训练有素的士卒,或端着遂发枪,或擎着钢刀盾牌,向各自的预定目标发起了最后的攻击。
“传令,三零五、三零六旅扎紧口袋。其他各旅,按计划攻击前进!”望着夜空中绽放的烟花,第三军都指挥使徐达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宣布总攻开始。
失去了指挥中枢的苗军,根本组织不起有效抵抗。最外围的山头迅速易手,土司、头人、小锣、麻线们带头逃命。冲上山头的淮安将士尾随追杀,很快就将溃兵推向临近的另外一座山头。然后又是几排火枪,数颗手雷,第二座山头上的苗军也痛快地转身,放弃阵地,加入逃命者队伍。
更多的溃兵陆续从山谷里冲出来,就像迁徙的野羊群,丢下一部分同伴给路边的狮子,然后埋头继续狂奔。他们在此刻是无比的温顺,令三零五旅的火枪兵在扣动扳机时,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他们的数量是如此的庞大,很快就在三零五旅的阵地前形成了一座完全由尸体组成的屏障,层层叠叠,拐着弯子,由西北转向西南。
“追个屁!”第三军都长史李子鱼瞬间从震惊中回转心神,抡起胳膊,狠狠朝张五的头盔上拍了一巴掌,“追,就知道追!带着五百追五万,你把人追得狗急跳墙,用吐沫就能把你活活淹死!给我带几个弟www.hetushu•com兄,先把下面那几门火炮炸了去。免得有不甘心的家伙回过神来,再找咱们的麻烦!”
“这……”李子鱼被山下的奇观吓了一跳,两眼呆呆发愣。
“是!”副团长张五赶紧给自家上司敬了个军礼,然后期期艾艾地提醒,“大人,还没,还没给徐将军发信号呢!黑灯瞎火地,他未必知道咱们已经得手了!”
义兵万户,伪骠骑将军,飞山蛮土司杨完者被俘虏。他的两个弟弟,杨通泰和杨通知死于逃命途中,麾下心腹爱将李才富、肖玉、蒋英、刘震等人或死或降,全部落网。只有平素非常受其器重的猛将钟矮子,因为临阵倒戈,得到了善终。丢下铁蒺藜骨朵儿,像一条猎狗般跟在第三军团都指挥使徐达的战马旁,满脸媚笑。
闻听到近在咫尺的手雷爆炸声,正在埋头逃命的苗军彻底崩溃了。互相推搡,互相践踏,互相砍杀,只为能比同伙多跑出三五步距离。没人再管谁是自己的同寨兄弟,谁是隔着山的仇家。也没人再认哪个是阿哥,哪个是麻线和小锣。所有秩序和等级,亲情或者族规,这一刻都被彻底地打了个粉碎。只要能跑得更快,麻线不怕砍翻寨主,牤子不怕剁掉土司。溃兵与溃兵之间自相残杀,效率比淮安军的子弹和手雷还高出十倍。前后不到半个时辰功夫,山谷里就躺满了两眼圆睁的尸体,血流漂杵。
“是!”团长梁万石和掌功参军周十斗齐声答应着,转身去召集人手。副团长张五却没有跟着二人一起离开,而是扭着半个身子看向李子鱼,一脸欲说还休模样。
当朝阳在不知不觉间跃上山顶,整场战役已经接近了尾声。纵横江南数载,屠杀无辜百万的苗军,在淮安第三军团的打击下,全军覆没。
“投降!小人是被土司逼着当兵的,小人,小人愿意出钱自赎!”
李子鱼狠狠瞪了他一眼,大声催促:“有屁就赶紧放!没屁就去炸炮。别舍不得,鞑子造的破烂玩意儿,用不和-图-书了几下就炸膛。白送给老子,老子都不敢要!”
“呯呯呯呯呯呯……”火枪声连绵不绝。训练有素的淮安三零六团士兵,用枪口指着敌军前胸,射出一排排滚烫的子弹。
很少发生僵持,淮安军的攻击速度用摧枯拉朽四个字来形容,也毫不为过。紫云台上忽然消失的喊杀声和腾空而起的火光,已经将杨完者兵败的消息,告诉了周围所有长着眼睛的人。故而上至土司、洞主,下至阿哥、牤子,谁也不想留在原地替一个已经失败的家伙殉葬。
须臾,一朵朵绚丽的烟花在半空中炸开,落英缤纷,照得周围群山亮如白昼。
“噪呱!”徐达不屑地瞪了他一眼,轻轻撇嘴,“助兽食人之辈,有何资格让徐某记住你的名姓?老实在地上蹲着,别污了徐某的耳朵!”
没有任何苗军将士,将目光转向两侧山坡。不知不觉间,逃命就成了他们唯一的技能。哪怕淮安军斥候就跟他们隔着不到十步远距离,哪怕他们只要转过身来进行一次反冲锋,就能将那些淮安军斥候杀散,让其他所有逃命者都彻底摆脱威胁。他们却绝对不肯做一次尝试,只愿将手中钢刀砍向挡在自己前面的袍泽,然后踩着对方的尸体继续撒腿儿狂奔。
……
“投降,小人当兵不到三个月,没杀过人,愿意出钱自赎!!”眼看着逃在自己前面的同伙或者被其他同伙杀死,或者死于淮安军的手雷。几名掉了队的溃兵,忽然果断丢下兵器,转身跪倒。
老儒张昱立刻来了精神,扯开嗓子大声叫嚷,“老夫乃虞文靖公门下弟子,翰林学士张蜕庵公之族侄,庐陵张光弼,今日不幸落入你手……”
“呯呯呯呯呯呯……”白烟翻滚,跑得最快的苗军溃兵倒下一整排,死不瞑目。
“一连举枪,预备,放!”
跑着跑着,原本宽阔荒凉的山谷,就变得狭窄而拥挤。从紫云台下溃败出来的苗军,与丢弃了外围阵地的逃命者不期而遇,彼此推搡着,谁也不肯让对方先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