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七十五章 处州(上)

“临行之前,大总管倒是说过,若遇到敌军严防死守,不必过于着急寻求突破!反正……”知道胡大海心情烦躁,长史王凯又想了想,低声安慰。
“嗯——!”胡大海低声沉吟。
闻听此言,胡大海的眼睛骤然就是一亮,“不必等到明天了。你现在就去把六斤炮集中起来,给我猛轰樊岭西侧的打虎口。别惜血本,把炮弹砸完了拉倒!老子这些天憋屈够了,干脆跟石抹宜孙玩个狠的。看最后谁收拾了谁!”
“这徐天德,早已卸了兵局主事,却又管起老子的闲事来!”将徐达和王弼两人的信朝桌案上一丢,胡大海不屑地撇嘴冷笑。
特别是车弩,早在宋孝宗时代,制造技术就已经非常成熟。大将魏胜所开发的弩车,据史载,“……其上寘床子弩,矢大如弩车凿,一矢能射数人,发三矢可数百步。”而浙江行省,偏偏又是当年南宋的京畿,官府手中有大量弩车图纸留存,民间懂得制造弩车的工匠也不计其数……
整体说来,到目前为止,这个计划的执行情况还算顺利。第三军团由徐达率领着,将第二军团右后方最大的威胁,杨完者部苗军给彻底消灭了个干干净净。第一军团也在朱重九的率领下,也将张士诚、方国珍以及蒙元绍兴路守将迈里古思给堵在了各自的老巢中不敢露头。只是担任前锋的第二军团,在经历了最初的势如破竹之后,如今却被阻于樊岭,迟迟无法向前再多前进半步!
m.hetushu.com数月前的刺杀案虽然表面上是他的儿子胡三舍主使,但实际动手的死士,大多数却来自徐达麾下的第三军团辅兵各旅。因此,胡大海心中就留下了一个疙瘩,总觉得刺客能找到下手机会,与徐达有脱不开的干系。若是徐达能早加提防,而不是一味地信任他的濠州老乡,也许主公和自己根本就不会受伤。而自己的儿子胡三舍,也会在事发之前就被内务处揪出来,然后被主公念在年龄尚轻的份上下令宽大处理,不至于落到身首异处的下场。
“那还不是一样?绕过了桃花岭,绕不过括苍山!”胡大海停住脚步,目光迅速在摆于中军帐正中央的米筹舆图上移动。“括苍山的地势,比樊岭这边还要险峻。石抹宜孙只要扼守住几处要地,就能让咱们进退两难。况且仙居眼下是方国珍的地盘儿,那厮素来小气,丢根儿稻草都要跳起来跟人拼命。此番主公南下,原本就有假道灭虢之嫌。万一吓得方国珍与主公反目,我淮扬肯定得不偿失!”
“四斤炮呢?”胡大海皱了皱眉头,继续追问。
“如果实在不成的话,明天就集中起全部六斤炮来,先试着朝樊岭西边的打虎口处轰上几轮。然后我亲自带着铁甲营杀上去,通甫你派一个火枪营给我掠阵。我就不信了,没了火炮,咱们第二军团就打不了仗了!”眼睁睁看着一个个办法相继被否决,伊万诺夫心里也烦躁了起来,跺和-图-书了下脚,瓮声瓮气地说道。
与第三军团相呼应,朱重九亲自率领的第一军团,则承担保护胡大海左翼的任务。同时威慑张士诚和方国珍二人,令后两者不敢轻举妄动。
第三军团的任务,则是护住第二军团的右翼和后路。凡是第二军团丢在身后的敌军,只要敢轻举妄动,就尽数歼灭之。
四斤炮的优势在于轻便,阵地战中遇上居高临下的弩车,没任何优势可言。六斤炮的威力和射程倒是将优势占尽,可准头却很难保证。若是守军战术应对得当,无论四斤炮还是六斤炮,都很难再像前些年刚刚面世时那样,所向披靡。
“元军的确占据了地利,但咱们也没必要非从这一带死磕。稍微向东再走一些,绕路仙居……”见胡大海急得团团转,伊万诺夫想了想,又主动进言。
胡大海闻听,眉头瞬间又皱成了一个疙瘩。沉吟半晌,用力摇头,“不行,力度不够。石抹宜孙不过是个小杂碎,咱们第二军真正要对付的是陈友定和赛甫丁。如果连处州都拿不下来,陈友定和塞甫丁两个根本不用动窝。”
“难!”王凯和伊万诺夫两个双双摇头。“石抹宜孙奸猾,在山上挖了大量的壕沟。”
“将军!”长史王凯大惊失色,立刻举起右臂来反对,“领军打仗并非儿戏,将军不可意气用事!”
“不过你的办法也不是毫无用途!”不忍心一再让老搭档难堪,胡大海死盯着用谷子和竹片摆出来地形和_图_书模拟图,喃喃补充,“王长史,现在咱们手里还有多少六斤炮,炮弹还可以用几天?”
战争是最好的磨刀石。这些年,不光是淮安军在飞速成长,淮安军的对手们,包括最为腐朽落后的蒙元,也在努力完善自己。特别在火器的使用的防御方面,新的武器和战术层出不穷。床子弩、车弩、擎张弩和投石机等传统军国利器,也被充分与火药结合起来,再度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石抹宜孙那厮是个耗子精,就会到处钻洞。他的兵只要钻进洞里不露头,六斤炮就很难要了他们的命!”
“嗯……”伊万诺夫眉头紧锁,咬牙切齿。
本次南征,枢密院给出的作战方案非常简单明了。第二军团担任前锋,借道张士诚控制的昌化、富阳,攻略婺州。然后再沿婺州的金华、武义继续向南,取处州、寿宁、闽清,直抵泉州城下。沿途的蒙元兵马,只要不主动出来拦路,就一概不管。
后半句话,是对自己的新任长史王凯问的。此人乃第一届科举选拔出来的英才,虽然不像陈基,罗本、叶德琛等人那样出色,却也在朱重九身边做了数年参军,对军中事务极其熟练。没等胡大海的声音落下,立刻就给出了确切答案,“六斤炮除了前天不小心被石抹宜孙派死士炸毁的那三门之外,剩下的十七门还都能用。就是炮弹少了些,每门大概还能配六十发左右吧。再想多,就只能等下一批辎重运过来了!”
王凯略微沉www.hetushu•com吟了一下,非常谨慎地回应,“四斤炮倒是有许多,每个旅下面都有百十门,炮弹也远比六斤炮充足。但是末将不建议咱们用四斤炮,射程太短,地形又不占任何优势。”
人心中一旦有了偏见,自然看对方任何作为都不顺眼。所以徐达的好心,非但没收到任何感激,反而被胡大海直接当做了对自己的侮辱。倒是第二军团副都指挥使伊万诺夫,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得更清楚些,走上前,拉了一下胡大海的披风,低声提醒道:“胡将军,比起第三军团来,咱们第二军团的推进速度的确差强,差强那个人意。若不想办法打破眼前僵局,恐怕主公的作战计划……”
他只顾着考虑避实就虚了,却没考虑到自家主公与方国珍之间的“友谊”,单薄得竟比不上一张糊窗纸。特别是在淮安军有可能一鼓作气,席卷整个江浙的情况下,与张士诚或者蒙元地方势力联手自保,几乎已经成了方国珍的最佳选择!
后半句属于绝密,他四下看了看,没有直说。但脸上所露出来的态度,已经非常明显。
“你几曾见胡某意气用事来着?”胡大海看了他一眼,脸上忽然涌起了几分得意。“你说得其实也没错,胡某今天一定要意气用事一回。你等着看吧,没了火炮,老子照样把处州给大总管拿下来!”
“我知道,但你也不看看,咱们这一路上都是些什么地形!”胡大海横了他一眼,如困兽般在中军帐内焦躁地踱步。
和*图*书成如此尴尬局面的最大原因,是由于敌将的狡诈。率部挡在第二军团正前方的对手,名叫石抹宜孙。此人乃契丹名将之后,自幼受父辈的熏陶,熟读兵书。成年后又多次领兵与海盗和山贼作战,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再加上此人心胸开阔,做事豪爽大气,仗义疏财,素得军心。因此凭借着仙霞岭、樊岭、桃花山、葛渡一带地形的优势,竟然与胡大海斗了个旗鼓相当。
胡大海久经战阵,自然知道王凯说得都是实话。目光在米筹上流连了许久,才又抬起头来,再度低声询问:“如果先用六斤炮开路呢?用六斤炮开路,然后再以四斤炮补位。能不能压制住敌军手中的床弩?只要能轰开一个缺口,我就可以派一个团弟兄上去,牢牢将其占住!”
四斤炮自诞生以来,虽然经历了多次改进。但在射程方面,却依旧差强人意。平地上勉强能达到四百步,仰攻山头目标的话,射程就会随着高度的增加而大幅减小。偏偏敌军在樊岭、桃花岭等要地上,又配备了大量的床弩和弩车。居高临下,足以用前端绑上了火药包的巨箭,与淮安军的四斤炮展开对射,以命换命。
造成如此尴尬局面,当然不是因为胡大海自身出工不出力。事实上,从被朱总管再度委以重任的那一刻,他已经暗暗在心中发了誓,此生将以国士相报。最近四、五天来,几乎每一场战斗,他也都亲临前线,甚至三番五次带队冲杀。但是收到的效果,却是前所未有的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