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八十章 破军(下)

只有原本该最先率部投入战斗的陈仲贞,依旧有些迟疑。目光看看扼守在山路两侧,以寡敌众的胡亮。再看看打虎口阵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竖起来的几十面白旗。手按刀柄,喟然长叹,“唉——!”
正被烧得魂不守舍间,身后忽然又传来一阵剧烈的脚步声响。曲瀚、王章、刘毅,三个平素深受石抹宜孙器重的义兵将领,也带着给自的族人部曲赶到了。看见陈仲贞部居然还没进入打虎口阵地,不觉都是微微一愣,质问的话脱口而出,“陈四哥,你怎么还在这里?赶紧上去夺回打虎口,快啊,别耽误功夫了!胡,胡老三他,他反水了!”
话说那奉了石抹宜孙之命前往打虎口接管防务的陈仲贞,与胡深算得上是半个同乡。彼此之间,还是没出五服的姑表兄弟。先前听闻石抹宜孙一口咬定自家表哥胡深有去无回,心里头难免产生了一些抵触情绪。所以在召集兵马和赶路的时候,当然也是拖拖拉拉。
“大哥!”陈家军的义兵千户陈仲义见到此景,赶集凑上前,用力狠拉自家主将的战马缰绳,“你倒是速做决断啊。这样迟疑下去,无论最后谁输谁赢,咱们都没好结果!”
陈仲贞闻听,立刻笑着撇嘴,“放屁!你少给我糊弄人?你哥是什么性子我还不清楚?他动谁也不会动你!况且老子还奉了石抹元帅的将令!”
一句话没喊完,至少有两百多支羽箭劈头盖脸地射向了他。吓得他赶紧将身体一歪,自己跌下了马背,然后双手抱头,藏于马腹之下,同http://m.hetushu.com时在嘴巴里大声嘶叫,“防箭,给我防住冷箭哪!盾牌手,盾牌手赶紧上前挡箭!”
说罢,将战马向南一拨。既不肯去攻打胡亮,也不肯返回樊岭向石抹宜孙覆命。带着麾下部众,扬长而去!
“打不赢的,打不赢的!”陈仲贞苦笑着摇头,失魂落魄。“胡深在杀虎口留了人,曲瀚他们虽然人多,但是一时半会儿攻不上去。只要淮安军从山那边冲上来,此战就结局已定!”
“是啊,大公子,您赶紧做决定吧!我们都跟着你!”其余陈家翘楚,也纷纷低声附和。
作为地方豪绅家的子弟,他们跟朱重九之间,原本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唯一坚持跟淮安军厮杀下去的理由,不过是想保住家族的特权和家族手中的巨额的田产罢了。而按照眼下淮安军的政策,特权肯定不可能继续拥有,但田产却有办法保住一大半儿,甚至还能在原来基础上翻番。如此一来,他们作战的动力自然就弱了一大半儿,在取胜无望的情况下,谁也生不起与阵地共存亡的心思。
“那咱们就学胡深!”陈仲义年青胆大,跺着脚谏言。“好歹站在一头,万一站对了,多少也能捞点儿回来!”
说罢,带着麾下弟兄,缓缓缩入山道两侧的乱石之后。角弓硬弩上弦,闪着寒光的箭簇,直指三尺宽的羊肠小道。
“反水?!”陈仲贞被吓了一大跳,本能地就想找胡亮核实。却见胡亮迅速将身体缩进了胡家子弟身后,同时扯开脖子大喊道:“陈四哥,和*图*书刚才我的话你仔细想一想。放着能分地的好事不干,咱们凭啥非要拿脑袋跟炮弹硬顶啊?打跑了胡大海,姓石的和姓叶的加官进爵,咱们能捞到什么好处?!”
好不容易顺着后山腰走到了打虎口南侧,正要去接管防务,却又被胡深的同父异母胞弟胡亮给挡住了去路。
“这……”陈仲贞抬头朝山前看了几眼,却因为所在位置稍低,目光根本无法翻越山脊。而耳畔传来的唢呐声,分明又预示着胡深正率领兵马跟淮安军亡命厮杀。在胜败没分出来之前,自己就去抄胡深的后路,的确不那么仗义。况且石抹宜孙只是担心淮贼逆袭打虎口,如今打虎口上分明还有胡家的人驻守,自己稍等片刻,待山前分出了胜负再去接管防务,想必也来得及。
陈仲贞心里,其实也觉得胡深冒险出击之举,是被叶琛所逼。但是他却性子相对绵软,不愿意背后议论人。因此皱了几下眉头,压低了声音说道:“叶大人读了一肚子圣贤书,心肠应该没那么坏。况且咱们守在这里,也是为了守各自的家。你没听说么?那淮安军每到一地,就要摊丁入亩!”
“啪啪啪,砰砰砰嘭!”早有盾牌兵拼死上前,将他的人和坐骑一并护住。令大部分羽箭都扎在盾牌上,未能发挥任何作用。但是也有十余支幸运者,直接命中了数名士卒胸口,将目标放翻于地,大声哀嚎。
想到这儿,陈仲贞又是微微一笑,“奶奶的,你小子这张嘴巴,死人都能说翻了身。有这么好的口才,你先前怎和-图-书么不劝住你哥,叫他不要冲出去冒险?那胡大海的炮是好炸的么?虽然你们五百年前都姓胡,他也不会把大炮白送给你哥啊!”
这话,可是说道了很多人心里去。刹那间,陈仲贞身后就响起了一片窃窃私语声。与胡家军相似,他们这些“义兵义将”,大多出身于处州望族陈家。要么为陈姓子弟,要么为陈氏的庄客佃户。这些年来跟在陈仲贞身后对抗土匪流寇,算是为了保卫父老乡亲。可无缘无故拉到樊岭周围来挨炸,又是图个啥?
“嗯!?”面对着族中子弟那殷切的目光,陈仲贞按在刀柄上的手,反复开开合合。胡深的举动,无疑聪明至极。但石抹宜孙平素相待的恩义,却又令他无法割舍得下。想来想去,终是用力摇头,“算了,咱们去龙泉。樊岭肯定守不住了,咱们守住龙泉,好歹也能给石抹宜孙大人留一条后路!”
羽箭一落,双方就彻底翻了脸,再也没有任何人情可讲。所以王章和刘毅两个义兵将领,也相继举起了钢刀,派遣各自麾下的兵马上前助战,发誓要赶在淮安军上来之前,夺下打虎口。
“进攻,进攻!”曲瀚顶着一脑门子冷汗,从盾牌后探出钢刀,用力朝岭上挥舞。
“谁的将令也不成啊。陈四哥您又不是不知道,那石抹宜孙身边的叶都事,向来就跟我哥不对付。这眼看着我哥就要立下惊天大功了,他就赶紧派人来分一勺子。但陈四哥您不是那种人啊,您跟我哥是什么交情,犯得着为了这一勺子功劳,把多年兄弟情分都冷了http://www.hetushu.com么?”胡亮的谎言被当众戳破,却也不尴尬。又冲着陈仲贞深深施了一个礼,继续舌灿莲花。
“呀!是陈四哥!”胡亮闻听,赶紧跳下来马来躬身施礼。“怎么把您给惊动了?我哥带人去炸淮贼的火炮,临行前有过吩咐,只要他没回来,就不准放任何人进寨。您也知道他那个火爆脾气,我这要是随随便便把您给放进去,他回来之后,我还有得活么?”
后者虽然是庶出,但是在龙泉胡家,也是数得着的少年才俊。以往跟着胡深一道,没少与陈仲贞、曲瀚、王章等人喝花酒,彼此之间都算是有不浅的交情。故而陈仲贞见他带领兵马挡在了通往阵地的山路上,也不好立刻就翻脸。策马冲到队伍前,将令箭向半空中举了举,大声喊道:“胡老七,你发什么疯?老子奉大帅之命前来增援你,你凭什么不让老子的人上去?!”
“不是我没劝啊,陈四哥,您可不知道,我哥这几天来被姓叶的欺负得有多惨啊!明明把弟兄门从山脊上往后撤十几二十几步,就能躲开淮安贼的炮轰,可他就不是不让我哥躲。敢情,死的不是他叶家的子弟,他不心疼。把我们这一万胡家子弟全填进去,他叶琛照样加官进爵!”胡亮把嘴巴一咧,大声诉苦。
“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呢!”胡亮摇了摇头,不屑地撇嘴,“我倒是听说,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至于摊丁入亩,倒也无所谓。那淮安军不是还有个按军职和军功授田呢么?大不了老子去当兵吃粮,待搏他个将军出来,少不得和图书又给家里头赚回来几千亩!”
当初这个念头只是在他心里一闪,就被他本能地给压了下去。而此刻猛然又被人提了起来,却像野火般,开始吞噬他的心脏。继续死守下去,就能打败淮安军么?说实话,陈仲贞心里对胜利不抱任何希望。那朱屠户与泉州蒲家有不共戴天之仇,石抹宜孙这回即便耗走了胡大海,用不了多久,徐达、吴良谋、吴煕宇,甚至朱屠户本人都可能亲自杀过来。到那时,浙军该怎么办?继续死守下去,用人命跟炮弹拼消耗?胡亮刚才说得好,死的可不是他石抹宜孙和叶琛的族人。
“姓胡的没一个好玩意儿!”义兵副万户曲瀚不用细看,也知道陈仲贞刚才中了胡亮的拖延之计。抽出腰间钢刀,高举过头,“弟兄们,给我杀,拿下打虎口,生擒胡深!啊——!”
“嘶——!”陈仲贞明显感觉到对方的话不对劲儿,但是又不知道从何驳斥起。拜四下流传的报纸所赐,淮扬那边的各项政令,他都有所耳闻。特别是一两个月前推出的那条按军职和军功授田,简直让他羡慕得眼睛发红。如果朝廷也按照这种办法,他陈仲贞和他身边的这些陈族子弟,就能给家族赚回几十万亩良田。足以抵偿摊丁入亩和减租减息所带来的损失!
片刻后,伊万诺夫又整理出两个团的精兵,带着刚刚反正的胡家军,快步冲向打虎口。路才走了一小半儿,耳畔就听闻“呯呯呯呯”的火枪射击声,先头追随胡深骑马返回的赵不花等亲卫,已经跟前来接替胡深守卫打虎口的浙军各部,厮杀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