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八十二章 激流(中)

“请大将军静候佳音!”王章、刘毅和胡深又重重磕了个头,站起身,抖擞精神,点齐麾下精锐,抢在夜幕降临之前,直奔各自的目标。
“嘿嘿,嘿嘿……”伊万诺夫听得似懂非懂,只能讪讪地赔着老搭档一起笑。
“葛渡和桃花岭地势险要,未必那么容易攻破!”明明有机会利用两支降兵之间的竞争,将他们一一削弱,胡大海却不屑利用。摇摇头,笑着提议,“这样吧,我给你们两家各派一个炮营,二十门四斤炮,四百发弹药!不过只能算借用,等葛渡和桃花岭拿下之后,你们得将火炮和炮手,都全须全尾给胡某送回来!”
因为位置相对靠后,桃花岭和葛渡两砦内所留的兵马原本就不太多。他们出其不意杀过去,再借用四斤炮狂轰,根本没有打不赢的道理。
“谢,谢大将军!”王章、刘毅和胡深三人又惊又喜,再度跪倒拜谢。
“末将也只带本部,只带本部精锐就够了。一些老弱和辅兵,就拜hetushu.com托大人代为照顾!”胡深的态度更诚恳,干脆直接把军中老弱“抵押”给了对方。
“谢过大将军!”王章迅速瞄了一眼胡大海的肩牌,轻轻舔自己的嘴唇。
“无妨,他们三个虽然都不是好人,但都足够聪明!”仿佛早就猜到了伊万诺夫的担忧,胡大海笑着摇头,“聪明人往往难成大事,但绝对不肯做任何亏本买卖,更不会冒着自家灭族的风险,去替注定要塌的房子修修补补!”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们尽管放手去做。”胡大海笑着挥了下胳膊,霸气十足。“待扫平处州全境,胡某会亲自向大总管给三位请功!”
但是如果王章、刘毅和胡深三人带领兵马离开后,又突然变卦。淮安军就等于帮了石抹宜孙的大忙。非但放走了刚刚投诚过来的一万多“义兵”,并且还将错失攻打桃花岭和葛渡的最佳战机。
然而,没等王章把自己心中的渴望说出来,小腿处,却被他的同m•hetushu.com伴刘毅狠狠踢了一脚。“大人,我等只带本部兵马就行了。请大人在此静候佳音!”后者躬身抱拳,大声说道,言语当中带着无比的自信。
“让他们各地带领麾下的兵马,放手去做!”正在伊万诺夫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赌一回的时候,耳畔忽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打心眼里,他不赞成胡大海傍晚时的做法。能拿自家袍泽作为投名状的家伙,反噬任何人的时候,心中恐怕都不会犹豫分毫。而淮安军派出去协助对方的那两个炮营,极有可能被后者一口吞下,有去无回。
樊岭、葛渡和桃花岭三地,乃为扼守处州北侧的三道门户。如今樊岭已经一半归了淮安军,如果能赶在石抹宜孙做出调整之前,再顺势攻破桃花岭和葛渡。胡大海就能将重炮直接摆到处州的治所,丽水城下。届时,即便石抹宜孙长出三头六臂,恐怕也无力回天了!
“大人,某愿领本部兵马去攻打葛渡!”没等和_图_书伊万诺夫做出反应,胡深也猛地单膝跪倒,大声求肯。
“让他们放手去做,你我率军切断樊岭到那两个地方的道路,给他们押阵!”胡大海点点头,笑着补充。随即,又向前走了几步,亲手将王章、刘毅和胡深三个陆续搀起。“你们三个马上出发,需要什么,无论人手还是兵器,尽管提。胡某这里尽力给你们补充!”
老搭档胡大海变了许多,自从再度出山掌管淮安第二军团之时起,他就仿佛换了一个灵魂般。原先写在脸上光明和坦诚,一天比一天少。取而代之的,则是令人冷到骨头里的阴暗和狡诈。
需要的东西太多了,特别是曾经让浙军吃过大亏的火炮,对他来说简直是梦寐以求。虽然此物在已经熟悉其缺点的人面前,杀伤力已经不及其刚刚面世那会儿的十分之一。但此物在战争当中,依旧为攻坚破阵的第一神兵。哪怕是其中最为鸡肋的四斤炮,都是传统步兵战阵的噩梦。只要让它贴近到三百步的距离之和_图_书内,再严整的阵列瞬间都会被轰得土崩瓦解。
“蒙元大厦将倾!”知道伊万诺夫的道行不够,胡大海又笑了笑,叹息着补充,“有蠢货如石抹宜孙,还幻想着能一柱擎天。所以最后他只会落个粉身碎骨的下场。还有庸人如咱们一路上遇到的那些昏官和庸吏,发现事情不妙,立刻撒丫子逃走,独善其身。而最聪明者,发现大厦将倾,就该拆大梁拆大梁,该抽檁子就抽檩子,管他最后砸死多少人,只要我自己能趁机赚个盆满钵溢便行。等到尘埃落定,刚好在原来的地基上起高楼!嘿嘿,连材料都是现成的,都不用自己花钱去买!嘿嘿,嘿嘿……”
好不容易才在淮安军中有了立足之地,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后来者将自己比下去。这非但涉及到一名武将的尊严,对战后各自的家族在处州的利益划分,也有不可忽视的影响。
“这……”伊万诺夫汉语虽然说得流利,但是于人性和权谋方面,造诣却非常有限。望着老搭档胡大海,hetushu.com满脸困惑。
“嘿嘿,嘿嘿……”胡大海继续摇头,越笑,他的声音越低沉。脸色的表情也越来越阴冷,“而你我,日后会跟越来越多的这种聪明人打交道。赶不走,也杀不绝。日后,也是这种人活的最滋润,不信,你等着瞧!嘿嘿,嘿嘿嘿嘿……”
然而,出于对老搭档的尊重,伊万诺夫当时却没有出言反对。只是到了胡大海清闲下来的时候,才找了个独处的机会,将自己心中的担忧说了出来。
“胡将军,那三个家伙?”如水月光下,伊万诺夫的影子靠近胡大海的影子,用极低的声音提醒。
“胡将军?”他愕然回头,刚好看见胡大海那坦诚的笑脸。
胡大海则依照先前的承诺,派出两营炮兵为胡深等人提供支援。同时调遣兵马,摆出一幅要连夜攻打樊岭的姿态,威慑石抹宜孙,令其不敢轻举妄动。待虚虚实实的一系列招数施展完毕之后,天色已经全黑。半眉金黄的弯月从天边缓缓升起,将崇山峻岭全都笼罩在一片柔柔的光芒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