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八十三章 激流(下)

“接连遇到几个孬种,这一路上打得可真没劲!咱们第二军团,好歹也得打几场硬仗,磨砺一下刀锋!”一万诺夫跟胡大海搭档多年,毫不犹豫地就站在了老朋友的一边。“况且那石抹宜孙在处州盘踞多年,威望不可低估。他要是不死的话,谁知道又会弄出什么乱子?”
话虽然说得客气,但是于内心深处,他却依旧觉得非常困惑。按照出征前总参谋部的安排,第二军团任务就是长驱直入,攻城拔寨。而遗留在身后的敌人,则交给徐达第三军团负责收拾,胡大海不应该过多浪费时间。
不过无论他理解不理解,胡大海昨晚有一句话,却很快就得到了证实。在蒙元的文臣武将当中,聪明人的确足够多。主动请缨去攻打葛渡的胡深,居然一箭未发,光凭着伶牙俐齿,就说得守将王世元当场举起了义旗。另外一路去攻打桃花岭的队伍,也只是刚刚拔掉了守军摆在半山腰的几处据点儿,岭上的几名千户就杀死了http://www.hetushu•com主将,献寨而降。
这是一句大实话。在此时的世界上,华夏恐怕是最不注重血统的地方。而换了金帐汗国及再往西的地区,在宗教和继承权的双重碾压下,普通人想改变自己的身份难比登天。非但造反鲜有成功的可能,并且即便造反成功,起义者们畏惧于宗教势力和世俗传统,往往也只敢选择一位贵族的子侄来做整个国家的主人,将牺牲了无数弟兄才换来的胜利果实双手奉上。
“不必!”胡大海依旧是一幅心事重重的模样,脸上不见半点喜色。“传令给胡深和王章,让他二人放火烧掉桃花砦和葛渡砦,带领各自麾下的兵马以及新降之军,联手去攻丽水。第二军团,立刻全体翻过打虎口,到樊岭正南方的桃花渡扎营。咱们在那,等着石抹宜孙下来决战!”
“第二军团的目标,不光是石抹宜孙!”仿佛猜到了他口不对心,第二军团都指挥使胡大海忽然笑了笑hetushu.com,轻轻摇头,“谁事先都没想到胡深会投降,更没想到葛渡与桃花岭会不战而克。所以,咱们第二军团的南进速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刘枢密的预估。所以……”
顿了顿,他用极低的声音补充,“你我现在必须将推进的速度减缓,等一等蒙元那边的反应。无论是陈友定还是泉州蒲家,必须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动起来!”
一番没头没尾的话,再度把伊万诺夫弄了个满头雾水。对手那边城狐社鼠越多,对淮安军一统天下越有利,这句话他很赞同。但淮安军一统天下容易不容易,跟自己有福没福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老伊万却是抓破了脑袋都弄不清楚。
仔细算下来,他也不是朱重九的原班人马。也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选择效忠于后者。也算是在投诚之后,赚了个盆满钵溢。
而在华夏,血脉的“高贵”性,却早于一千五百多年之前就已经被质疑。到了中唐,科举制度被广泛施行,上品http://www.hetushu•com无寒门的现象更是被彻底送进了坟墓。也就是蒙古人南侵,野蛮征服了文明之后,血统论才再度大行其道。但蒙古人的野蛮统治马上就要面临终结,朱重九即将建立的新国度,即便不能做到像他希望的那样平等,至少对于新朝治下的大多数人来说,所能享受到的权力,也必将超越以往的任何朝代。
“那倒是!”伊万诺夫笑着点头,“不过这样也挺不错。如果全天下的狗官都像胡深这般聪明,咱们用不了多久就能打到大都了。到时候赶走了蒙古皇帝,换都督来做。以他那重情义的性子,你我说不定都能当上公爵。嘿嘿,公爵啊,你知道么?除了在咱们都督麾下,谁能得到这等好处?除了在咱们大秦这里,谁能奢望有这等奇迹发生在自己身上?反正我以前从没听说过,虽然我这辈子走过那么多地方!”
伊万诺夫没读过多少书,智力水平也非常普通。但是他经历和见识,却远远超过淮安军中除了和*图*书朱重九之外的任何人。所以几句大实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竟然令胡大海无言辩驳。再度沉吟了半晌之后,才勉强又笑了笑,低声道:“你这话其实也没错!对手那边越是聪明人多,咱家都督问鼎逐鹿也就越容易。唉,你是个有福气的,不像我,唉……”
“你来得比我还早,咱们的情况和他们也完全不同!”敏感地猜到了伊万诺夫尴尬的原因,胡大海立刻冷笑着补充,“咱们投奔都督的时候,他麾下战兵和辅兵全加起来都不到五千,能带兵打仗的将领,也就那么十几号。论实力非但跟刘福通、徐寿辉等人没法比,连赵君用都能甩得他看不到马尾巴。而如今,放眼天下,还有几人堪称他的对手。这会儿再急匆匆投奔过来的,肯定都是天下少有的聪明人!”
“多谢伊万大人指点迷津!”第三军团都长史点点头,礼貌地拱起手来致谢。“王某先前想得浅了,好在没干扰两位将军的决断!”
“这……”军团都长史王凯愣了一下,脸上露和_图_书出了几分迟疑。
葛渡和桃花岭两处战略要地一下,处州门户大开。当即,行军长史王凯便低声提议,派少许兵马在樊岭附近监视石抹宜孙动静,第二军团主力,立刻拔营南进,直扑处州的治所,五十里外的丽水城。
偏偏胡大海还不想跟他继续这个话题,很快就找了个由头去巡视军营了。弄得老伊万心里直敲小鼓,总觉得胡大海好像在暗示着什么,但凭他自己的本事,却无论如何都琢磨不透。结果后半夜根本无法平安入睡,躺在临时搭建的地铺上滚来滚去,第二天早晨起来,两只蓝眼睛周围都绕上了一个大黑圈儿。
“这,这,嘿嘿,嘿嘿……”伊万诺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红着脸继续赔笑。
在朱重九的参谋部里头历练了两年时间,他多少也学了一些军略。知道兵贵神速,这一古今颠扑不破的至理。而胡大海的做法,却是反其道而行之。放着唾手可得的丽水城不去拿,偏偏要在已经不成为障碍的樊岭附近,跟注定战败的石抹宜孙纠缠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