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八十五章 等待(中)

妥欢帖木儿却丝毫没察觉到诸位重臣的心理变化,扶着桌案喘了一会儿粗气,又皱着眉头发问,“虽然蒲家之恶,丝毫不亚于淮贼。但朕却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淮贼把江浙给一口吞下。诸位爱卿,汝等可有良策,能令淮贼跟蒲贼斗得两败俱伤之后,却无法于江浙立足?”
前一段时间,他开始布局削弱哈麻。而汪家奴的儿子桑哥失里,恰是一粒非常可靠的棋子。既能感激皇恩,主动替皇家监视群臣的动静。又颇有理财治政只能,可以令朝廷在抛弃哈麻之后,不至于没有管理国库之人可用。
接连遭到两位老前辈的质疑,桑哥失里却丝毫不惊慌。笑了笑,继续补充道:“诸位可知西楚霸王死后,韩信、彭越之流的下场?我大元所忌,不过朱屠户一人而已。待朱屠户一死,刘福通、朱乞儿和彭和尚之流,不过砧上之鸡尔。朝廷欲割其首,何患无辞?”
先前妥欢帖木儿因为距离远兼事情多,还以为泉州市舶司真的商情凋敝,举步维艰呢。如今跟刚刚开设的海津市舶司一比较,才知道自己即位这二十余年来,到底被泉州蒲家给坑走了多少?!
“这……”没想到妥欢帖木儿被自己和妹夫二人临时编织出来的几句瞎话,就说得出尔反尔。大元丞相哈麻一时间非常不适应,双手扶着地面抬头张望,眼睛当中写满了迟疑。
如果妥欢帖木儿这辈子都过得顺风顺水,他也许对金钱没那么敏感www.hetushu•com。而他偏偏是从小颠簸流离,穷到需要奇氏亲手纺纱补贴家用的地步;即位初期又受制于权臣和疯子太后,任何开销都无法自主;前些年还因为变钞和伐淮的失败,两度亲眼目睹了国库见底的窘境。因此,越算越生气,越算越伤心,到最后,他甚至彻底忘记了自己今晚将哈麻等人召进皇宫中斥责的来由,一边不停地咬着牙,一边冷笑着补充道:“也罢,既然蒲家从没拿朕当皇帝看,朕又何必替他家的兴亡操心?等着,就依照你现在的策略,继续等着。蒲家不主动向朝廷上缴钱粮,你就一兵一卒都不要发!”
“谢陛下!”桑哥失里又躬了下身子,年青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得意,“红巾群贼想争的是我大元江山。而眼下,朱屠户的实力,却远远超过了他们。所以,请恕微臣说句丧气的话,哪怕天命不归我大元,恐怕也落不到他们头上。因此,他们心中对朱屠户之恨,恐怕更超过恨我大元。”
所以,在能给桑哥失里创造展露头角机会的时候,妥欢帖木儿绝对不会吝啬。哪怕桑哥失里所献之策没有丝毫可行之处,也绝对不会苛责。
“无妨!桑哥失里虽然年少,但见识和谋略,却丝毫不逊于你!”妥欢帖木儿瞪了他一眼,笑着摇头。
“臣也以为,桑哥失里此策过于莽撞!且不说群贼会不会上当,即便他们真的与朱屠户反目,陛下难道就如约封赏他www•hetushu•com们,准许他们永远为祸一方么?”太尉月阔察儿也站出来,大声反驳。
“这……”哈麻、定柱、月阔察儿等人以目互视,低声沉吟。
“的确,微臣先前确有此意!”没想到自己随口编造出来的理由,居然能让妥欢帖木儿恢复理智,大元丞相哈麻咬了咬牙,硬着头皮继续将谎言补充完整,“那蒲家仗着朝廷这几年无力难顾,趁火打劫。要么借口海上航路不畅,肆意截留市舶司的抽水。要么就随便派一只船过来,应付了事。臣查过户部账册,这几年蒲家最多一次,才给朝廷上缴了三百两金子。而微臣刚刚在泥沽开设的海津市舶司,每月递解到国库的抽水都有足色赤金一千余两!!”
“当真?可恶,这蒲家的狗贼真是该死!”妥欢帖木儿闻听,又恨恨地拍案。不过这次针对的不是脚下群臣,而是远在数千里之外的泉州蒲家。
仿佛唯恐他不会算账,丞相哈麻的妹夫,秃鲁帖木儿也磕了个头,絮絮叨叨的补充。“启奏陛下,海津市舶司,所停泊的商船主要跑的是淮扬和高丽,即便如此,每月都能给陛下赚回一万贯铜钱。而那泉州市舶司,据闻与南洋诸国,天竺,乃至天方诸地都有商船往来,每月应得抽水恐怕是海津这边的十倍不止。那蒲家却仗着距离大都遥远……”
“所以,微臣恳请陛下传一道圣旨给天下群贼,凡是起兵与朱贼相攻者,朝廷尽恕其前罪。http://m.hetushu.com并且以其所占之地封之,以其所立之功赏之。许其封茅列土,子孙世袭。如此,朝廷不必发一兵一卒,定然可令朱屠户四面受敌,转瞬步西楚霸王后尘!”
“陛下,微臣,微臣有一策,也许能够给淮贼致命一击!”正当几位重臣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之时,在大伙的身后,却传来了一个年青的声音。
“行了,别说了!朕知道了!”妥欢帖木儿用前所未有的力气拍了下桌案,大声咆哮。“尔等先前驱虎吞狼之策没错,错的是朱屠户,他居然放着蒲家不去抢,反而专抢朕的江浙诸路!该死,朱屠户该死,蒲家更是该死。从世祖皇帝时就欺骗朝廷,一直欺骗到现在,应该被诛灭九族!”
比起先前的翻脸不认账,此刻勇于“改正错误”的妥欢帖木儿,更令他们失望。
而桑哥失里,这一次也的确不负其所望。向前走了几步,躬身补充,“陛下,微臣以为,那朱屠户此刻非但是我大元的心腹之患,其他红巾诸贼,恐怕也恨他的多,敬他者少。否则,数月前,他就不会遭到当街刺杀!”
“起来说话,你还有什么难处,尽管起来说。还有你们,定柱、汪家奴、月阔察儿,你们几个也统统给我滚起来!”妥欢帖木儿被看得脸色微微一红,皱着眉头喝令。
“胡闹,哪有你说话的份!”侍御史汪家奴立刻转过身去,冲着说话者大声斥责。随即,又冲着妥欢帖木儿躬身谢罪,“陛下http://www.hetushu.com,微臣管教无方,令犬子不分轻重,信口开河。请陛下将他逐出宫门,然后治微臣之罪,切莫听他一派胡言!”
“嗯,言之有理。”妥欢帖木儿闻听,高兴地点头,“说下去,你到底有什么办法对付朱屠户?尽管说,无论对错,朕都替你撑腰!”
对大元朝来说,十万贯也不能算多,但每月至少十万贯,一年下来,可就是百万贯之巨。蒲家当初以三千赵家皇室子弟的脑袋做投名状,从大元世祖皇帝那里骗取了信任。而后其家族掌控泉州市舶司近八十载。如果每年按照贪墨一百万万贯计,那,那又是何等庞大的一笔巨款!
俗话所,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鉴于眼下国库的空虚情况和官兵的具体实力,朝廷的最佳选择,恐怕就是把早已收不上一文税银和一石粮食的江浙行省,丢给朱屠户。以给大元换取两到三年的喘息之机。而想不动用刀兵,就令朱屠户将已经吞下去的地盘再吐出来,则无异于痴人说梦。
大元朝立国以来,对海上贸易,一直处于不闻不问状态。所以当初建立的十几个市舶司,在有心人的运作下,迅速就被消减成了两个。而这两家市舶司上缴给国库的收入,也是逐年递减。
“不可,陛下,此计万万不可!”话音刚落,丞相哈麻就跳了起来,双手如车轮般用力挥动。“此乃祸国之计,灭掉一个朱屠户,则再起来一个刘屠户,张屠户,即便侥幸成功,天下亦将永无宁日!”
但有些http://m.hetushu.com想法,可以心照不宣,却不能据实以奏。特别是涉及到舍弃国土和“姑息”反贼这两方面。一旦哪天当皇上的又不认账了,提出建议的人,恐怕就得成为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弄不好,被戴上一顶“通淮”的罪名,满门抄斩都极有可能。
皇帝是长生天的儿子,偶然翻云覆雨一次,就像四季变化一样,所有人都会认为正常。但一天之内就连续变化好几次,就远远脱离正常范畴了。非但子民们会抱怨,其他“世间万物”也会大受影响。
“当初决定驱虎吞狼的人是你,今晚怪我等迟迟不出兵的是你,现在又决定不出兵的还是你!都登基二十五六年了,居然还没个准主意!”月阔察儿等人俱是微微一愣,苦笑着磕头,“是,臣等叩谢陛下隆恩!”
没办法,当年脱脱将国库挥霍一空的窘迫情景,他到现在还记忆犹新。群臣的俸禄发不出,军队的饷银没地方筹措,连皇家每年例行布施给佛寺的香火钱,都得七裁八撤。亏得他当机立断,撤换了脱脱,才终止了危机的继续扩大。而此番被迫跟朱屠户开战,国库里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银子和粮食,恐怕又要迅速见底儿……
“有理!”妥欢帖木儿听得眉飞色舞,用力抚掌,“那群扶犁者能有什么长远见识?不过是恨人有,笑人无。眼下他们心里所想,恐怕正如爱卿所言!”
“钱粮?你是说打算让蒲家自出钱粮?”一听到“钱粮”两个字,妥欢帖木儿肚子里的无名业火就迅速减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