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八十七章 抉择(一)

“吁——!”哈麻狠狠地拉了下缰绳,带住了坐骑。心中虽然憋着一肚子无名业火,他却不会发泄在无辜的人头上。特别是像郭恕这种对自己没任何威胁,却又经常能出入皇宫的“后党”头上。
本打算回到家中,迅速联络自己的弟弟雪雪,尽早安排整个家族的退路,免得事到临头措手不及。谁料刚刚走过一个街口,就看见工部侍郎、军械局大使、百工坊主事郭恕,笑吟吟地骑着马,从侧面朝自己的卫队贴了过来。“丞相,留步,暂且留步。下官有要事相禀!”
“微臣愿意亲自前往汴梁走一遭!”桑哥失里也不甘心自己好不容易才想出来的绝杀妙计,居然变成了一个大笑话。咬着呀,躬身回应。
“明君”和“能臣”的设想非常完美,只是圣旨被诏告天下之后,收到的结果却不太理想。妥欢帖木儿和桑哥失里两个期待中的,刘福通、朱重八、彭和尚、赵普朗等人倒戈来投的情况,迟迟没有出现。倒是流窜于中书、陕西、甘肃和云南等地的一些打着红巾军旗号的土www•hetushu.com匪草寇,都纷纷宣布“奉诏勤王”。而其中最大的一伙,规模才五万上下,其中能提刀上阵的青壮不足一万,其余全都是老弱病残。
“这,这……”妥欢帖木儿瞪圆的眼睛里,隐隐涌起了几分泪光。这就是我大元的少年才俊,勇于担当,为国而不惜身。相比之下,脱脱、哈麻之流,哪个不是行将就木,贪生怕死?!
“千金买马骨而已!他们既然肯奉诏,朕又何必苛求太多?搠思监,明日起,你代朕去巡视来归群雄。核实其麾下兵马的真实数量,铠甲兵器装备情况,以及这些人的具体才能,酌情授官!若有切实可用之兵,则酌情整理之,自成一军。补给、粮饷,皆照察罕帖木儿和李思齐两人旧例!”心里明白自己行事又莽撞了,但是妥欢帖木儿却不愿意着手补救。相反,他干脆将错就错,派遣枢密院知事搠思监去收编新降各路土匪流寇,以备将来之需。
然而,桑哥失里却是豪气干云。根本不待妥欢帖木儿把拒绝的http://m.hetushu•com话说完,就再度躬下了身体,“陛下对微臣有知遇提拔之恩,臣正愁无以为报。此行若能说得刘福通来降,微臣纵然粉身碎骨,又何足惜?此行即便不能说得刘贼倒戈,微臣亦可以借助手下随从,送回汴梁那边的详实情报。若能让朝廷今后在剿贼的时候知己知彼,微臣纵死,亦死得其所!”
很显然,这些人是发现自家地盘距离朱屠户很远,无论怎么叫嚣都没有危险,所以才趁机出来捡现成便宜。而只要他们接受的招安,蒙元朝廷和地方官府按照白纸黑字的诏书,就不得不捏着鼻子承认他们对各自所控制地盘的合法统治权。并且从此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再也不能派兵去征剿,任由他们从先前的奄奄一息的边缘上,慢慢恢复实力,死灰复燃。
如今,遂发枪之秘,居然被六指郭恕给破解出来了。怎能不让人喜出望外?如果真的能装备上数万支燧发枪,自己和雪雪兄弟两个,又何必仰人鼻息?!
“丞相,下官幸不辱命,已经揭开了燧发火铳之秘。hetushu.com如果丞相有空,请移步往军械局一行。”郭怒又急追了几步,抬起拥有六根手指的右掌,满脸期待地发出邀请。
要知道,眼下盘踞在汴梁的刘福通、韩林儿部,是除了朱屠户之外,第二具进攻性的势力。并且刘福通可不像朱屠户那样假道学,讲究什么两国交战不杀来使的规矩。万一哪句话说得不妥当惹恼了他,桑哥失里恐怕就没有机会再活着回来!
“是迅雷铳,那种不用药捻儿,扣动扳机就可以击发的?”虽然对大元朝已经濒临绝望,哈麻依旧为之精神一振。
“桑哥失里,你从御史台中,找几个胆大忠心的汉臣,派他们去出使红巾各部。当面明示朕的求贤若渴之心!”成功地给哈麻又树立了一个劲敌,妥欢帖木儿再接再厉,继续公开表明对桑哥失里的支持。
这些年,朝廷的武力之所以被淮贼越甩越远,最大问题就出在火器上面。四斤炮,六斤炮,火绳枪,燧发枪,朱贼就像鲁班转世一样,不断地造出神兵利器。而朝廷这边,投入了巨大的精力和财力,却始终追赶和*图*书不及。
右丞相乃大元百官之首,桑哥失里和汪家奴父子的迅速崛起,主要分权对象也是哈麻。所以,既然连哈麻自己都不愿意计较,其他文武重臣,如左相定柱、太尉月阔察儿以及哈麻的妹夫秃鲁帖木儿等人,也都没必要故意跟妥欢帖木儿的对着干。于是乎,桑哥失里的“绝计”,迅速就被付诸实施。大元朝中书省、枢密院以及相关各部门迅速行动了起来,以前所未有的利落,将妥欢帖木儿的圣旨,贴遍了蒙元朝廷所控制区域内的每座城池。
“谢陛下!微臣这就去挑选人手,持节出使,为陛下招揽群雄!”听妥欢帖木儿说得激动,桑哥失里也红着眼镜,跪倒叩头。然后站起身来,再拜,三拜,昂首出门,义无反顾。
“这……”妥欢帖木儿心中原本对桑哥失里已经有些失望。在对方躬身下去的那一瞬间,却又再度瞪圆了眼睛,刮目相看。“爱卿,你,你又不是汉人。那刘福通狼子野心,万一他……”
想到此处,他断然拍案,“也罢,你去,朕在大都城里为你祈福。若是你能成功归来m•hetushu.com,朕必不惜平章之位。若是你此番,此番舍生取义,朕,朕亦不会负你一腔热血,必让你的两个弟弟,还有你刚刚两岁的儿子,富贵终生!”
“是!”枢密院知事搠思监与哈麻等人一同斗垮了脱脱之后,却没得到足够的分润,这两年日子正过得委屈。此刻听妥欢帖木儿将领兵的机会直接赐给了自己,无法不喜出望外。当即,出列跪倒,大声领命。
君臣两个都悲壮到了如此地步,哈麻原本预先安排下的一些针对桑哥失里的手段,就全都成了昏招、败招,没等发出就宣告胎死腹中。而妥欢帖木儿也不准备给群臣们太多的“擎肘”机会,草草过问了几句东南方向的战事,就宣布散朝。
丞相哈麻没能报复到政敌,当然愈发地心灰意冷。出了大明殿后,连跟老朋友月阔察儿、定柱等人打招呼的精神头都提不起来,跳上坐骑,扬鞭便走。
“正是!”被哈麻热辣辣的目光看得心里发虚,六指郭恕努力将头侧开,用极低的声音补充,“太子殿下此刻也正在军械局。如果丞相现在就过去,刚好能指点他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