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九十三章 英雄(中)

“这凤阳小子,当真了得!”
……
朱重八在江西行省取得立足之地后,继续向南,肯定不是最佳选择。那样做的话,一旦彭和尚也在淮扬的支持下突然发力,依旧可以想办法将其包夹在淮安和池州两家势力之间,失去继续向外扩装的可能。而如果他像彭大所说的那样,挥师东进,杀入湖广,就可以彻底海阔天空。
“你还是小瞧了朱重八,我要是他,就继续向**进,攻取天临、宝庆和辰州三路。”彭大被逼得没办法,只好承担地本该由刘福通承担的角色,直接点明朱重八此行最大的战略可能。
“我没走神儿,我说得都是实话!”明明彭大是一番好意,赵君用却根本不领情。迅速集中起精神,大声狡辩,“江西行省除了广东道宣慰司何真所部尚有一战之力,其他各路元军,有哪家当年没被彭和尚收拾过?怎么可能挡得住朱重八的锋樱?”
他是在感慨朱重八的本事,然而这句话听在众人耳朵里,却让大的m.hetushu.com伙脸色愈发惭愧。先前听闻桑哥失里代表蒙元朝廷开出的条件之时,大伙或多或少都有些心动。如果不是被刘福通强行将那些歪念头从心里驱逐出去,接下来,众人恐怕就是要跟蒙元朝廷方面开始讨价还价。而同样的诱惑面前,朱重八却半分都没有耽搁,直接将和州军开进了江西。在摆明了不会与蒙元朝廷合作的同时,还替他自己捞取了巨大的好处!
一方面,他可以打出旗号,说是支抄答矢八都鲁的后路,在道义上占据上风。另外一方面,他还可以名正言顺地把兵力相对空虚的益阳、邵阳、辰州等地拿在手里,进而席卷整个湖广。
“什么?赵普胜怎么会跟朱重八联手?他,他可是彭和尚的弟子?”众人闻听,齐齐大惊失色,疑问的话脱口而出。
况且按照朱重九自己给他自己做的茧,凤阳小子朱重八与赵普胜二人眼下所做所为非但没有违反高邮之约,并且还可以冠冕堂皇地http://www•hetushu•com说是在极力配合淮安军。毕竟江西行省与江浙行省紧邻,朱、赵二人联手杀进了江西,无形中也避免了江西元军再跨界给江浙提供支持。
听到周围热烈的议论声,赵君用终于没脸继续胡搅蛮缠了。撇了撇嘴,低下头去看自己的靴子尖儿。
话是大实话,江西行省的蒙元兵力的确非常单薄。朱元璋无论是打着南下抢地盘的心思,还是真的如他自己所说,想兴兵替宋国左丞相朱重九报仇,都应该继续挥师向南。然而,此刻任何有理智的豪杰与朱重八易位而处,恐怕都不会那样做。否则,他的地盘就又要跟朱重九紧邻,日后的发展难免又要受到影响。
如此眼力、魄力和纵横捭阖能力,又如何不令大伙自惭形秽?也就是那凤阳小子起步太晚了,若是能早上一时半刻,恐怕在赶走了蒙古人之后,这天下是楚汉相争,还是三国鼎立,还未必可知。
同样是被朱重九在东路红巾中排挤得无法立足才负气http://www.hetushu.com投了汴梁,他却远比赵君用看得开。从没起过这辈子拼着自己粉身碎骨,也要让朱重九不得安生的念头。相反,仔细比较过汴梁与淮扬两方的长短之后,他还悄悄的把自己的一个儿子派回朱重九手下。以期待能两头下注,给彭家多寻一条出路来。
他甚至还可以进而图谋四川,将基业全部放进天府之国。像汉高祖刘邦那样,彻底避开楚霸王的兵锋,然后寻找恰当机会,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如果能将此战略达成,他甚至可把自己在江北的地盘,都抛弃掉。抢在其他红巾诸侯能腾出出来之前,全力经营湖广。反正有高邮之约在前面挡着,朱重九又是出了名的妇人之仁。
而其他汴梁诸文武,则继续你一言,我一语,脸上写满了羡慕与不甘。
“趁着咱们在襄樊跟答矢八都鲁拼死拼活,他绕过去捡现成便宜。”
早在数年之前,天下谁人认得朱重八?即便当初淮安军与和州军的江上之争,刘福通也认为是朱重九和_图_书小题大作了,过于把凤阳小子当成了人物。而如今,那姓朱的凤阳小子,居然在朱重九和彭莹玉二人的两面包夹之中,硬是又瞅准机会,杀出了一条通道来。
“掉头向西,他放着吉安、赣州等地不去,为何要掉头向西。那湖广等地的元军,可是比江西强大得多!”赵君用兀自沉浸在不能趁机抄朱重九后路的懊恼中,闻听此言,尖着嗓子叫嚷。
刘福通先让人给大伙都倒了一盏茶解渴,然后定了定神,沉声说道:“那朱重八麾下大批将领,都是巢湖水贼出身。此番跨江南下,第一目标又是鄱阳湖。老夫估计,他在江南早有内应。南康、龙兴、瑞州诸路的那些元兵,也肯定不是他麾下和州军的对手。但是其拿下瑞、袁、南康数路之地后,是继续向南,还是掉头向西,却未必可知!”
一边惭愧地想着心事,大伙一边纵马前行。很快,就回到了汴梁红巾的权力中心,延福宫。下了马后却不是去拜见韩林儿,而是径直来到专供丞相处理政务的昆玉http://m•hetushu.com殿里。
“老赵,你别走神儿!”彭大被赵君用的举止弄得脸红,轻轻扯了一下他的衣袖,低声提醒。
但是下一个瞬间,他们脸上的惊诧就迅速变成了感慨。赵普胜如何不能跟朱重八联手?按道理,朱重九还是韩林儿的下属呢,谁又曾经看到淮安军将汴梁这边的命令当过一回事儿来?这年头,谁都兵马强壮谁说话的底气就足,至于表面上的统属关系,不过是一个遮羞布而已。
“怪不得朱重九这些年来一直在努力打压他,这凤阳小子,果然非池中之物!”此时此刻,刘福通自己,也是感慨万千。摇了摇头,叹息着点评。
早有刘福通的心腹幕僚,在殿内挂起了巨幅舆图,虽然略显粗略,却也将南方几大行省各路各府轮廓,以及山川河流,险要所在,大体勾画了出来。
“的确,只要这一步走出,他就龙翔在天。至少在高邮之约结束之前,谁也甭想再限制他!”连彭大都能看得出来的战略形势,当然也难不住其他人。众文武纷纷开口,接过这个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