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沁园春

第三章 糊弄(上)

当年大元在福建道损兵折将,是因为那里出现了一个忠勇无双的陈吊眼。明知道宋室已倾,依旧试图只手擎天。而如今,哪个吊眼将军肯为大元拔剑而战?
“这,这……”朴不花知道妥欢帖木儿自打开始修炼“演蝶儿”秘法后,心智就不可用常规衡量。所以也不敢将人尽皆知的事实坦诚相告。犹豫了一下,决定祸水南引,“陛下所言没错,想那福州同知王章,至死都念念不忘皇恩。我大元,忠义之士又岂止一个王章?!只是他们的事迹和名声不显,不被朝廷所知而已!”
从这种角度上说,他更像是一个汉人皇帝,而不是黄金家族子孙。毕竟,黄金家族在入驻中原之时,只看结果不问道义。只要有宋国文武来投,哪怕出了名的奸佞之辈,也一律高官厚禄相待。而他,却对汉家千百年来所奉行的那一套忠孝节义理念,打心眼儿里头认同。
蒙古兵马初入中原的时候,恨不得将当地百姓杀光。亏了有人说留下百姓还可以每年按时收到一大笔税赋,才勉为其难的放下和图书了屠刀。而今晚,妥欢帖木儿居然跟自己说大元养活了天下百姓,还说什么两淮百姓会念皇恩。天呐,前几年到底是谁炸了黄河大堤?莫非脱脱当年也曾经与朱屠户暗通款曲?!
妥欢帖木儿不知道蒲家属于天方教的哪一分支。却对蒲家会捅朱屠户刀子的事情,确信不已。如果朱屠户在全力对付陈友定时,忽然被蒲家的亦思巴奚军给抄了后路。那可真是报应不爽。
“呵呵,呵呵,不知道谁能做朕的陈吊眼!”听朴不花编得似模似样,妥欢帖木儿心怀大乐,拍拍手,神神叨叨地期盼。
“陛下莫急,他们两家彻底翻脸,也就是几个月的事情!纵使眼下蒲家忽然改了性子,不再出尔反尔。那天方教的传经人们,又岂肯放弃建立地上天国的良机?老奴以为,只要朱屠户在福州露出丝毫疲态,等待着他的,恐怕就是一场灭顶之灾!”被自己蓄意编造的假话绕了进去,朴不花也是越说,越觉得眼前一片光明。
闻听此言,妥欢帖木儿的脸上,再度涌起一www.hetushu.com抹不健康的潮红。瞪圆眼睛,急切追问,“你是说,蒲家很快就会向朱屠户动手?!你有把握么?依据何在?”
顺着完全自我的角度想下去,妥欢帖木儿忽然发现,好像将哈麻、月阔察儿、定柱等一干不肯为皇家尽力,一心只想着捞好处的权臣们挨个除掉,也不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而当自己将内外权力都收归掌控之后,就可以着手整顿兵马,挑选良将谋臣,择取一个恰当时机御驾亲征淮扬,将朱屠户等辈犁庭扫穴!
“如,如果,察罕贴木儿和李思齐的确是可用之才。朕,朕不会亏待他们!桑哥失里也是一样,只要他肯忠心替朕办事,朕,朕不介意他本领差一些!”越想,他的思路越是顺畅,脸色也红得越是妖异,“朕可以给他机会,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你说得对,昔日秦王能三用败将,朕也能!朕不但要重用他,朕还要带着他和太子御驾亲征。朕就不信,我大元养百姓七十余年,两淮百姓都半点恩情也不念!”
“只怕http://m•hetushu•com豪杰们力有不逮!”脱欢帖木儿听得耳顺,再度惋惜地摇头。“而等到朕整顿好了兵马,他们的血恐怕也都冷了!”
“是啊,是朕,是朕以前过于信任权臣,忽略了他们。是朕,朕有时候,唉……”妥欢帖木儿闻听,摇头扼腕。
“陛下别忘了,当年蒲寿庚也是前脚发誓与大宋共存亡,后脚,就把留在泉州城内的赵氏子弟,还有两淮伤兵三千余人,杀了个人芽不留!”朴不花诡秘一笑,猩红色的舌头在嘴巴里来回翻滚。
见对方果然不再追究自己先前的失态,朴不花偷偷抹了下额头上的冷汗,继续东拉西扯,“陛下节哀!王章大人虽死,其忠义之心,却足以光耀日月。而那福建道八路,如今心怀大元者,何止王大人一家一户?那朱屠户素来重小民而轻豪杰,想必用不了多久,便会遭到当地大姓联手抗击!”
按照这一套理念衡量,泉州蒲家,就是标准的逆子二臣,背叛成性。无论与谁定盟,只要有便宜可占,就会毫不犹豫地从背后捅刀子。而从朱重九以往m•hetushu•com的举动上看,却是个难得的信人。这种有诚信的人和毫无底限的人做买卖,被对方所害简直就是必然。
“陈友定,陈瑞孙,皆出于闽南陈氏。与陈吊眼乃为同宗!”反正编一句谎话是欺君,编一车谎话还是欺君,中间没太大分别。朴不花咬了咬牙,继续说道:“朱屠户要是杀了他们,就跟闽南陈氏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此外,老奴亦敢保证,那蒲家之野心,绝对不只是泉州、兴化和漳州三路。原来有陈友定、陈瑞孙等人在侧,蒲家虽有不臣之心,却不敢公开自立。如今两位陈大人被困,蒲家岂有不趁机扩张之理?他花钱交好朱屠户,不过是想迷惑对方。而那朱屠户又是有名的妇人之仁……”
“怎么,朕说错了么?难道朕即位之后,亏待过天下百姓?!”妥欢帖木儿的狂想被咳嗽声打断,皱起眉头,看着朴不花的眼睛质问。
“不会,不会,陛下千万别这么想。老奴说句不该说的话,想当初,我大元在福建道有蒲家带路,尚花了六年有余,才平定了八闽。那朱屠户初来乍到,m.hetushu•com岂能轻易便在此地站稳脚跟?”在妥欢帖木儿的“全力配合”下,朴不花的撒谎本领直线提高,摆摆手,大声补充。
“嘶——!”妥欢帖木儿长长地倒吸冷气。他对泉州蒲家没有任何好感,不光是因为蒲家长年把持泉州市舶司,贪墨本该属于朝廷的巨额抽水。蒲家在大元立国之初所做那些事情,也让他深深觉得鄙夷。
“嘶——!”妥欢帖木儿闻听,继续倒吸冷气。大元朝境内,天方教信徒众多。甚至有人戏称,整个大元朝的税收,皆由回回人把持。但同样为天方教,不同派系的作为却大相径庭。有的天方教徒一言一行都谦和有礼,无论做臣子还是做生意伙伴,都忠诚守信。但有的教派,却是自诩高人一等,对普通人动辄打骂欺凌,对地方官府也是阳奉阴违,甚至公然聚众挑起事端。
哪怕其侥幸没有死掉,恐怕也要元气大伤。届时,朝廷再寻找机会,从江西行省调兵入闽平叛,未必不能将八闽之地,尽数给夺回来!
“嗯,嗯哼!”朴不花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捂住嘴巴,红着脸咳嗽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