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沁园春

第五章 糊弄(下)

刹那间,他仿佛看到了自己身披金甲,带领大批武士冲入哈麻家中,厉声质问对方可否知罪。而哈麻、月阔察儿、秃鲁帖木儿等一干乱臣贼子,都吓得面如土色,瘫在地上不停地磕头乞怜。
“你明白就好!”见到对方如此上路,朴不花的眼睛立刻一亮。笑了笑,弯腰把桑哥失里单手扯了起来,“有些话,咱家不方便说。但是咱家却要告诉你,陛下对你期望甚厚!”
“雷霆雨露,俱是君恩!”桑哥失里眼睛微红,哑着嗓子说道。“只要对陛下有用,甭说舍得这顿打,就是舍了命,微臣也毫无怨言!”
“滚,都深秋了,太阳再毒,还能毒得了几时?伞就算了,你过来,我这里有份鱼食,你帮我投到太液池里去!快起风了,得让池子里的鱼儿攒攒肚子,做些准备,以应付寒潮!”朴不花狠狠瞪了崔不花一眼,大声骂道。随即从腰间掏出一个软软的布包和图书,顺手递了过去。
“沉住气,先回去跟家人告个别,装出一幅含冤受屈的模样来!否则,万一被哈麻看出了端倪,陛下的一番苦心可就白费了。”见桑哥失里激动得连站都站不安稳了,哈麻赶紧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继续补充。“记住,此事,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儿!”
“卑职遵命!”桑哥失里被从幻想中拍醒,红着眼睛,郑重拱手。
果然,听了他的表态,朴不花再度满意地点头,“嗯,你是个聪明的!一点就透!那老夫就不绕弯子了,陛下最近要招察罕贴木儿和李思齐二人入大都,当面询问朱屠户那边的虚实。圣旨马上就要发出去,但在这之前么,需要有人替陛下跟他们通个气,让他们多带些精锐回来。这些,你可明白?”
“一群上不了台面的,真是给你们操不完的心!”朴不花冲着崔不花的背影骂了一句http://m.hetushu.com,转身去往回走。不知不觉间,原本过早苍老的背影,居然多了几分矫健。
恰巧有个叫崔不花的高丽太监头目从西华门口经过,见到朴不花,赶紧小跑着上前问候,“哎呀,老祖宗。您今天怎么有时间出来了?是准备到太液池么?看看这太阳毒的,不打伞怎么行。您老先等等,晚辈这就给您找伞去!”
“你是个有心的,不枉陛下看重你!”朴不花闻听,心里愈发满意。点点头,用蚊蚋般的声音陆续补充,“你上次给太子的奏折里头说,太不花和雪雪两个无故克扣察罕贴木儿和李思齐二人的军需对不对?陛下已经知道了。但眼下哈麻和雪雪两兄弟一个在朝党羽众多,一个在外手握大军,陛下想管这件事也投鼠忌器。这其中道理,你可明白?”
“这蠢货!”听到他撕心裂肺的叫声,朴不花瞬间又变了脸色。摇摇头,转身朝内和*图*书宫走去。穿过了大明殿,却没按照以往的惯例去妥欢帖木儿日常休息的延春阁,而是信马由缰地走向了侧面的西华门。
“罪臣,罪臣这就去赴任。大人请放心,即便是粉身碎骨,微臣也在所不惜!”桑哥失里的脑袋里头,立刻被豪情壮志充满。彻底忘记了身上的疼,站直身体,肃立拱手。
皇上要召察罕帖木儿和李思齐二人入卫,入卫大都,顺手清君侧。哈麻、月阔察儿,还有那些与哈麻狼狈为奸的乱臣贼子,终于要遭到宝应了。而自己,汪家奴之子桑哥失里,就要成为整个锄奸计划里头最重要的那个人。如此器重,如此……如此……让做臣子得怎能不激动万分?!
他是朴不花,高丽人朴不花。高丽陷入蒙古之手已经近百年了,不知道还有多少豪杰,记得自己的故国?
“罪臣,罪臣……”桑哥失里挣扎着又要跪倒叩头,却没朴不花力气大,努力了两www.hetushu•com次都没成功,只好尽量将身体站直,低声道:“罪臣知道。罪臣知道陛下没有忘记罪臣。多谢陛下,多谢老大人。罪臣,罪臣愿意为陛下赴汤蹈火。”
“明白,明白!该如何做,卑职愿听老大人调遣!”桑哥失里想了想,激动得混身战栗。他早就看出哈麻是个祸国殃民的权臣来了,只是人微言轻,无力当朝拆穿此人的真面目,更无力为国锄奸。而此时此刻,大元天子能让朴不花私下里跟他说这些,无疑已经知道了他的耿耿忠心,准备要对他委以重任。
“啊?罪臣叩谢皇恩!”早在另外两个挨了板子的被放走,唯独自己被留下来的时候,桑哥失里就感觉事情有点儿不对劲儿。如今听朴不花提起,立刻挣扎着跪倒,朝着内宫方向磕头施礼。
“老祖宗,您可真是心善。晚辈这就去,这就去。断然不会耽误了您老的事情!”崔不花满脸堆笑的接过布包,快速塞进怀里,小http://www.hetushu.com跑着远遁。
“赴汤蹈火,倒是轮不到你!”朴不花笑了笑,轻轻摇头。随即迅速朝四下看来看,确信周围都是可以相信的心腹,然后将声音压得更低,“并非陛下想要发落你,而是今天,不打你一顿糊涂板子,瞒不过有心人。”
“是!”几名心腹怯薛冲进来,架起桑哥失里,大步往外拖去。桑哥失里则默契地开始大声喊冤,声泪俱下,直到人已经被拖出了皇宫,还隐隐有尖叫从外边传进来。
见到他一幅不成功便以死回报君恩模样,朴不花相信自己果然没找错人。于是乎,又和颜悦色地叮嘱了一些出行及与察罕帖木儿、李思齐二人沟通的细节,并且从衣袖深处,拿出一块妥欢帖木儿常用的龙行玉佩作为信物,让桑哥失里收好。待确认万无一失了,才用力拍了拍桑哥失里的肩膀,然后大声冲外面喊道:“来人啊,把这没用的东西叉出去,押回府中收拾东西。待明日一早,立刻遣送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