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沁园春

第七章 药(下)

“殿下切莫生气,李大人手中的海船,未必不能派上用场。”不忍心看着李国凤被杀鸡儆猴,太子府怯薛副万户伯颜拱了拱手,主动接过话头,“末将听人说,淮贼重利。若是殿下派人与朱屠户搭上线儿,即便皇后临阵退缩,有了淮贼派来的死士相助,殿下也一样稳操胜券!”
爱猷识理答腊的腿顿时绊了一下,以为自家母亲又要反悔,赶紧转回身来,笑着轻怕胸脯,“娘亲还有事情么?放心好了,儿臣真的会把握分寸。至亲不过父子,高丽也是弹丸之地,对大元没任何用途。”
正感慨间,又听见爱猷识理答腊冷笑着补充道,“当年奶公曾经说过,大元帝国之所以走到今天这般地步,就是蒙古人身上少了祖宗身体内那种狼性,而汉人身上的羊性却越来越多。只可惜父皇误信谗言,居然生生逼死了他。儿臣即位后若是想中兴大元,恐怕最便捷的方法,就是从恢复族人的狼性上着手!”
冒顿单于鸣笛杀父的典故,对熟悉汉家文化的她来说,一点儿都不陌生。为了从他的亲生父亲和_图_书头曼手中夺取单于之位。冒顿先制作了一支可以发出声音的利箭,命令麾下士卒凡鸣镝所向,就万弓齐射。待士卒们听懂了他的命令之后,他就开始将目标从猎物、宝马一步步升级到自己最喜欢的姬妾。每一步中,凡是犹豫着不肯放箭者,皆处以极刑。士卒们非常在严刑的逼迫下,逐渐被培养成出了一种本能,只要是鸣镝声响起,就不管目的是谁,万箭齐发。最后,冒顿在打猎时,将鸣笛射向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谁料太子爱猷识理答腊,却对其母的建议不以为然。摇摇头,笑着道:“一个无胆鼠辈而已,何必因为他而打草惊蛇?就算猜到了什么,他敢去父皇那里出首么?他就不怕他给儿臣讲的那个故事,被父皇当作挑拨离间?”
“犀牛儿——!”奇氏没来由心里一酸,停住脚步,再度侧转身,对着儿子的背影低声呼唤。
母子二人又展望了一会儿未来,最终打消了全部疑虑,确定一切按照原计划执行。看看外边天色将晚,爱猷识理答腊便起身向自己的娘m.hetushu.com亲告辞。那奇氏知道自家儿子事情多,也不挽留,命令宦官和宫女点起灯笼,亲自送对方出了广寒宫。走过太液池上的廊桥,转身回返,在掉过头的瞬间,却发现自家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高出了自己大半个头儿。走起路来龙行虎步,早就过了需要人搀扶的年龄。
“这,这……”李国凤被吓得打了个哆嗦,支支吾吾说不出具体去向来。出海的话,最妥当的地方当然就是高丽。然而在大元朝廷的重压下,高丽国又怎敢不交出众人的脑袋?
“桑哥失里是急着往上爬,韩元善已经是汉臣中的第一人了,还能往上爬几步?”爱猷识理答腊非常有主见,摇摇头,继续笑着反驳,“娘亲且安,此人挑这个节骨眼儿上给儿臣讲鸣镝杀父的典故,无非是想告诉儿臣,他想站在儿臣这一边而已。况且即便他不是这个意思,儿臣也觉得冒顿单于的确干得不错。接任单于之位后,没多久就一统塞外诸部。连汉高祖刘邦都被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不得不靠和亲进贡,才能保www.hetushu•com住一夕安枕!而匈奴百姓提起冒顿,只会记得他横扫二十六国,谁会在乎他怎么得到的单于之位?!”(注1)
做事就怕预留退路,未等开战就先想着逃命。只要开了个头,后果就非常难以预料。所以他一定要果断刹这股歪风。
“去哪?孤能去哪?若大事不能成,谁又敢收留孤家?”爱猷识理答腊狠狠瞪了他一眼,厉声质问。
所谓奶公,就是大元前丞相脱脱。爱猷识理答腊幼年时,曾经长时间寄养在他家。文武和权谋等各方面的启蒙,都是脱脱亲力亲为。后来爱猷识理答腊迟迟不能被确定太子之位,也是脱脱出马,才说服了妥欢帖木儿,令他下定最后的决心。
他现在时间不充裕,才没耐心花费在母慈子孝这些琐碎事情上。回到自己的东宫太子府,立刻将手下的一众心腹召集起来,重新调整策略。以防事到临头时奇皇后那边又出了问题,影响了整个大局。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谁能保证他会不会像桑哥失里那般一根筋!”奇氏说不过自家儿子,只能拿别人的和*图*书例子做比方。
“立刻派人杀了他!”奇皇后大惊失色,双眉倒竖起来,如两柄出鞘的匕首。
注1:刘邦在公元前200年亲征塞外,被冒顿以优势兵力包围。最后靠贿赂冒顿的妻子,才逃出生天。此后汉军再也无力出塞,刘邦派刘敬送汉朝皇族的公主去给单于当阏氏,每年奉送给匈奴一定数量的棉絮、缯、酒、米和食物,换取和平。直到汉武帝时期,局面才彻底逆转。
“我儿既然有成竹在胸,当娘的自然不能拖你的后腿!”对于逼退了妥欢帖木儿之后该如何治理国家,奇氏心中也没有任何既定之策。听爱猷识理答腊说得似模似样,并且还拉了已故的丞相脱脱背书,就笑着点头答应。
所以在爱猷识理答腊心目中,脱脱等同于自己的授业恩师,甚至半个父亲。虽然在脱脱落难时,他没有给予任何援手。
成,就是平步青云,败,就是满门抄斩。太子府众人也知道大伙都无路可退,因此很快就拿出了好几种应急方案。只是太子府的实力过于单薄,这些方案看似精密,若是真的失去了奇皇后那边的和_图_书支持,单独面对妥欢帖木儿的雷霆之怒,依旧胜算甚低。
“不是,不是!”奇氏擦了下眼角,轻轻摇头。“娘亲只是想多看你一眼。算了,你走吧。天冷了,小心地上露重!”
“臣有一弟,如今在直沽市舶司任水师千户之职,麾下有大海船五艘。可为应急之用!”太子府詹事李国凤素来谨慎,见种种策略都不能确定万无一失,干脆提醒爱猷识理答腊预先考虑退路。
“儿臣知道了,娘亲也小心!”爱猷识理答腊也笑着摇头,转过身,昂首阔步而去。
一番话,再度说得奇氏无言以对。鸣镝杀父这件事从私德上来说,的确是违反父子人伦。但是对于当时的匈奴,却明显是一件壮举。匈奴之后五十余年的兴盛,就是明证。而今天她和爱猷识理答腊所谋划的事情,若是能让大元中兴,即便对妥欢帖木儿本人有所亏欠,心里也无须过于内疚了!
无论中书左丞韩元善是怀着什么目的给爱猷识理答腊讲这个故事,很显然,他已经发觉大都城中正在进行的阴谋。所以,为了保全自己,奇氏就必须让他死,死得越早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