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沁园春

第九章 暗战(中)

“暂时还没!”伯颜轻轻摇头,“但他已经动心了。卑职可以接着说服他!李国凤、哈拉哈、寒葛答等人也动了心。即便不请淮安军出兵,也会请淮安军帮忙提供一部分火器!”
一年多以前接到淮扬送过来的三种特殊情况推断之时,他根本不相信那上面写的东西将来会有可能发生。爱猷识理答腊是二皇后奇氏与妥欢帖木儿的唯一儿子。妥欢帖木儿最近已经逐步在放权,让太子参与处理朝政。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妥欢帖木儿亡故后,爱猷识理答腊即位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根本没必要为了早日登位而冒上失败被废的风险。
“复述第三条行动规定,我需要记录!”军情处大都站襄理路汶竖起眼睛,低声喝令。“按规定,记录后还会给你过目,签字画押!”
“什么?真的被大,被大人说中了?”胖大厨路汶手一哆嗦,墨汁在白纸上抹出了偌大的一团,“老天爷啊,这怎么可能?”
“大人,卑职当然记得。但是……”伯颜立刻站直身体,急切的解释,“但是卑职……”
http://m.hetushu.com而,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在他眼皮底下真真切切地发生了。并且早在一年半之前,就被朱总管给预测了出来。作为妥欢帖木儿的仇人之一,他要是还能沉得住气,才怪!
鸡毛店内,也是一片死寂。掌柜、伙计,还有平素在店里栖身,靠打把式卖艺为生的几个江湖人物,全都像鬼魅一样钻了出来,迅速占领了院子内所有要害位置。纯钢打造的手弩,在月光下泛起点点寒星。
“他还想要火器?!他准备付出什么代价?”强压住心中的激动,路汶调整了一下呼吸,继续低声询问。
关于自己被爱猷识理答腊斥退的事情,他没有主动汇报。首先他觉得此事与自己的任务无关,其次,则是唯恐汇报了太多的细节,影响到淮扬大总管府参与此事的决心。
胖大厨先取来纸笔,在香案上快速铺开。然后才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油花儿,正色问道,“还珠楼主,军情处第三条规矩是什么?你是否还记得清楚?”
“在讲武堂特别班时,大总管也提起和图书过这三件事。”大厨路汶想的,则是另外一件事情。抬起手,在自己的额头鬓角等处不停地擦拭。然而,越擦,那些地方的油珠冒得越急。“他老人家还曾经说过,三种情况无论哪一种发生。淮安军北伐的日期就要大大提前!老天爷,居然会这么快。老天爷,咱们淮安军的一大半儿兵马,眼下可都在八闽!”
唯一手里没拿兵器的,是平素在后院负责煮驴肉的大厨。只见他拿起一个满是油脂的琉璃灯,冲着不远处一棵老榆树缓缓晃动。昏黄的灯光被外面特制的罩壳遮挡,忽明忽暗,忽明忽暗,看上去好生妖异。很快,老榆树背后另一处人家的阁楼里,也开始有灯光闪动,亮亮灭灭,亮亮灭灭,宛若有星星在眨着眼睛。
“是,禀告路襄理,军情处第三条行动规定是,深度潜伏人员不得主动逆向联系。”伯颜被训得面红耳赤,又端端正正地敬了个淮扬军礼,然后快速补充,“但去年传达的补充规定写明,若是发生预判中的三种特殊情况之一,则可以按紧急事件处http://www.hetushu.com理,务必第一时间将消息送回鹰巢!”
“这……”伯颜被兜头泼了一大瓢冷水,很不情愿地回应,“这怎么可能!好吧,卑职遵命就是!”
“爱猷识理答腊答应了么?他不可能傻到如此地步吧?!即便他蠢,他手下的人怎么可能也全都是傻子?!”胖厨子路汶又吓了一大跳,一把拉住伯颜的胳膊,低声追问。
然而尽管他对真实情况做了隐瞒,胖大厨路汶的反应依旧远不如他期待的那样积极。又缓缓地喘了几口气,非常冷静地吩咐,“不要再试图说服他了,成功的可能性太低。他身边的谋士不至于蠢到那种地步。你今天偶尔冒一次头,他们会认为你是鲁莽。如果一而再,再而三地坚持想淮安军搬救兵,就会被怀疑别有用心了!”
“胡闹,你跟我来!”大厨将琉璃灯吹灭,然后用不容置疑的口吻低声吩咐。
“我的老天爷啊!”胖厨子路汶放下笔,双手抱头。“居然跟大人猜测的一模一样,一年半啊,大人居然在一年半之前,就已经看了今天!”
“谁说不是呢,卑职http://m.hetushu.com得到确切情报之后,也给吓了个半死!”伯颜点了点头,佩服得无以复加。
那昏君父子害得他义父死脱脱无葬身之地。他昏君父子必须遭到报应。至于昏君父子死后,蒙元群臣会推哪个登基,黄河以北会乱成什么模样,他根本没想过,也没心情去想!
“我知道你急着报仇的心情!但是,你的命远比妥欢帖木儿父子两个值钱。至少,在大总管眼里,是这样!为了早几天报仇就牺牲掉自己,那不值得!”路汶抬起头看了他几眼,继续慢慢调整自己的呼吸节奏。
作为经过讲武堂专门培训过的高级细作,他知道越是关键时刻,自己就必须保持冷静。而不是轻易地就冲动行事。那叫什么来着,业余!对,业余,朱总管给骨干们做秘密培训时,经常强调的就是这个词儿!
“是!”平素在大都城内恨不得横着走的副万户伯颜,则突然就变成了一个刚刚惹过祸的无赖顽童。小心翼翼拱了下手,陪着笑脸追了上去。
佛堂内点着几盏鲸油灯,照亮四壁上的天王相。正对着门处,则有一尊弥勒挺着肥肥的http://www.hetushu•com肚子,笑看世间沧桑。
“所以卑职今天跟爱猷识理答腊提议,让他沿海路主动向淮扬求援。然后咱们就可以从登州调人过来,趁机拿下大都!”伯颜咬了咬牙,眼圈慢慢开始发红。
“卑职也觉得不可能,但是大,大人就是猜中了。”这回,伯颜终于松了一口气。抬手在脸上抹了几把,急切地补充,“太子爱猷识理答腊果然跟他老娘勾结起来,准备逼妥欢帖木儿退位。文武大臣凡是跟哈麻走得近的,或者这几年得罪过太子的人,都在清洗之列!”
伯颜轻轻点头,“是李国凤提议的,向淮安军秘密购买手雷和锁子甲,装备太子身边的精锐!但具体代价,卑职就没继续听。卑职觉得,最好还是想办法说服他主动求淮扬派兵。”
二人一前一后,穿过伙房、马棚、猪圈、菜园,以及一些故意折腾出来的曲曲弯弯。费了好大劲儿,才来到鸡毛小店深处,一处佛堂模样的小屋前。大厨扭着肥胖的屁股,迅速钻了进去,然后回过头,一把将伯颜扯入。“呯!”包铁的屋门迅速关闭,将佛堂内外隔成了完全不通音信的两个世界。